第九篇 第八章 意外发生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正站在一座海岛内低矮山峰的山顶,遥遥看着两千里外的一场大战,以他的肉眼视力,仅仅两千里距离他还是能够清晰看到那一战场景的。

    那一片区域无尽寒气弥漫,空间寸寸冻结。

    上位恶魔‘拉尔夫’身体极为强横,依旧在挣扎着!

    “陈宫主,怎么样?”东伯雪鹰透过传讯手环询问道。

    “哈哈哈,雪鹰啊,情况非常好,阴影恶魔、赤甲魅魔已经被我们斩杀。山脉恶魔更是被我们活捉了!现在就剩下紫甲恶魔和寒冰恶魔了。”陈宫主心情极好,“司空阳已经说了,他们也占据绝对优势,紫甲恶魔要不了多久也会毙命。只有太叔宫主那边稍微慢点估计要盏茶时间。”

    “嗯。”东伯雪鹰点头,“我知道,我现在离太叔宫主并不远,这一场战斗的确最激烈,这位寒冰恶魔将军‘拉尔夫’之前的确隐藏了实力,如今完全爆发,比我们之前情报上认定的还要强上一截。”

    “是啊,不过这也在我们预料中,我们也做了准备,他也就多撑一会儿罢了。”陈宫主说道。

    东伯雪鹰微笑着默默看着。

    听到恶魔将军们接连死去的消息,东伯雪鹰也松了口气,每死掉一个,代表着在将来的一段岁月,夏族就会更加的安宁。

    “谁让你们侵入我夏族世界的,你们将我们夏族当成牲畜!那我们只有将你们斩杀!”东伯雪鹰默默道。

    很快,消息传来。

    “雪鹰,紫甲恶魔将军已经身死!”陈宫主传讯道。

    “好。”东伯雪鹰大喜。

    这个炎泽将军,极为隐忍,如果不是派遣魔力分身偷袭自己,恐怕他的实力依旧难以确定,现在也终于倒下了。

    五个……已经倒下了四个!

    “拉尔夫,就剩下你了。”东伯雪鹰遥遥看着远处的那一场大战。

    ……

    太叔宫主他们一行三位半神以及青甲守卫,气势如虹,特别是太叔宫主不断围着‘拉尔夫’狂攻,拉尔夫身体强横无比,也依旧一次次筋骨断裂鳞甲碎裂,那海神宫最强神器‘镇海混元棍’每一次戳在它身上,都让它部分鳞甲摧毁,血肉湮灭,那是粒子层面的湮灭。

    拉尔夫全身鲜血淋漓,却同时也高速恢复。

    “这神器太难受了,每一击都让我受伤。”拉尔夫痛苦无比,“还有这神界战兵,一直缠着我!”

    如果没法阵,没神界战兵帮手。

    拉尔夫丝毫不惧太叔宫主!特别是天赋爆发后恐怕还能占据一丝上风。

    可是……夏族这次是为了灭杀他,可不是单挑!在完全克制的围攻下拉尔夫的实力根本发挥不出来。

    “拉尔夫,五位恶魔将军其他四个都倒下了,就只剩下你了!”太叔宫主的声音,动摇着拉尔夫的意志。

    “我魔躯的生机已经被消耗掉一半了,再这么下去,我必死无疑!”拉尔夫竭力挣扎着,“我可是上位恶魔,我可是拉尔夫,我还有很多很多要做的没完成,我怎么可以死在一个凡人世界!”

    渐渐的。

    他一次次被重创,他根本逃不脱,只能被镇海混元棍不断的重创,他体内的生机不断消耗。

    拉尔夫看着面前围攻他的太叔宫主,冰冷的眸子中已经带有绝望了,他低吼道:“我要死了,在死之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怎么发现我的?”

    “怎么发现你的?”太叔宫主冷笑,“告诉你,你不就传讯告知魔神会了?而且一个要死的恶魔,问这么多干什么!”

    拉尔夫越加痛苦。

    身为恶魔,他根本就不惧怕死亡,只是还有许多事没做他很不甘心,连自己怎么被发现的都不知道,这就让他更不甘心。

    可显然……这些夏族根本不愿告诉他原因。

    可实际上并非是不告诉,而是包括贺山主、太叔宫主他们一个个也只是得到陈宫主的传讯,至于陈宫主到底怎么知道这些恶魔将军准确位置的,他们也都不知道!不知道,自然也就没办法告诉这些恶魔将军了。

    “嗯?”太叔宫主忽然脸色一变。

    “谁?”海神宫的另外两位半神,银袍女子和黑袍老者也都转头看向远处半空中。

    太阳高悬,阳光灿烂。

    可此刻半空中却忽然出现了黑漆漆的裂缝,从那裂缝中走出来一道身影。

    在看到这道身影的时候,太叔宫主等三位半神都心中一颤。

    “这是……”在两千里外观战的东伯雪鹰,也清清楚楚看到了那从黑漆漆裂缝中走出来的身影,在看到的刹那,就不由心中发紧!

    这是一名穿着暗红色铠甲的神秘人。

    这暗红色甲铠表面都光滑无比,神秘人还戴着一暗红色的牛角头盔!头盔上的两根仿佛牛角般的巨大弯角更宛如要刺破苍穹!他的脸上也带着一暗红色miàn ju,唯有一双眼睛露流出来,他的眼睛……是什么样的眼睛啊!东伯雪鹰隔着两千里距离,那眼睛看的也比较模糊了。

    却依旧隐隐能发现,那是一双腾绕着灰色气息的眼睛。

    灰色……

    终极的死寂!终极的灭亡!仿佛带着最终极的黑暗!

    在他的甲铠表面也腾绕着这种灰色气息,这是让任何一个超凡看了都发自内心忌惮的气息。

    “嗤嗤嗤”干涩刺耳的声音,这名暗红色甲铠的神秘人从背后缓缓拔出了一柄巨大的弯刀,弯刀非常大,足有一米多长,这一柄弯刀通体血红,仿佛表面都是血液一般,弯刀上恐怖的血腥气息弥漫开,让太叔宫主他们立即就确定,这绝对是一柄神器!

    “死!”

    伴随着一声冷喝。

    暗红甲铠神秘人挥出了手中的巨大弯刀,仿佛代表着终极死亡的弯刀!

    “呼呼呼”几乎都没什么声息,弯刀呼啸掠来,空间直接开始崩解湮灭,海水也湮灭,连周围的阳光都湮灭,似乎万事万物都在湮灭。原本形成的法阵在这可怕的一刀下同样是开始崩解湮灭。寻常人要破阵得琢磨阵法奥妙,而‘以力破法’也是要正面碰撞的。

    可是在这弯刀下,似乎万事万物都开始湮灭,这是规则奥妙上的湮灭,无需什么力量,法阵就湮灭了!

    这种威势让人心惊恐惧。

    太叔宫主甚至有一种感觉,他的海神之躯如果被弯刀劈中,恐怕一刀就毙命!

    “滚!”太叔宫主猛然叱喝!这是海洋,这是他的地盘,在海洋上他就是无敌的!

    太叔宫主那宛如水流形成的半透明身体陡然暴涨变大,双手持着那镇海混元棍,汹涌无涛的挥出了手中的神器,一瞬间,镇海混元棍就化为了一道耀眼的金光,以极为惊人的速度正面迎接上了那可怕的弯刀。

    “轰”

    巨大弯刀和镇海混元棍正面撞击!

    无比惊人的冲击波朝四面八方波及开去,威势大的恐怖。

    太叔宫主整个人都被震得那水流身躯都散开了下,同时散开的水流身躯迅速暴退,暴退后又凝聚而成。

    而那神秘人则被震的略微往后退了一步。

    “引海洋之力,镇海混元棍不愧是海上最强神器。”那沙哑难听的声音从那暗红甲铠神秘人口中传来。

    “什么。”太叔宫主脸色却难看,“一刀之下破了法阵,还压制我?”

    上位恶魔拉尔夫还有些发蒙。

    “还不走,等夏族半神们都来围攻吗?”暗红甲铠神秘人冰冷看了眼上位恶魔拉尔夫,拉尔夫立即激动无比,毫不犹豫身形一闪就直接瞬移到了那暗红甲铠神秘人旁边了,法阵已破,如今已经能瞬移了!青甲守卫独自一个根本拦不住拉尔夫。

    “走!”神秘人带着拉尔夫,撕拉,直接穿梭空间裂缝离去。

    “宫主。”另外两位半神和青甲守卫也都赶来。

    太叔宫主皱眉脸色难看:“这个使用暗红甲铠牛角头盔的神秘人,黑暗魔力气息汹涌,应该是魔神会的!只是魔神会竟然有这样的强者?还是说借助的神器之威?可不管怎样,他的实力比我,比贺山主都要强上一截,虽然没达到完全碾压的地步,可优势已经很明显了!”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