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第九章 这就足够了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在遥远处看到这一幕,也是心都悬起来了。

    是谁?

    那暗红甲铠神秘人的实力太惊人了,在海洋上竟然能够压制太叔宫主!这样的实力,在明面上已经足以称之为天下第一了。寻常的魔神会强者也就罢了,可是出现一个堪称‘天下第一强者’的存在,这就太让人心惊了。更让东伯雪鹰感到忌惮的是……这样的强者,竟然之前从未听说过!

    “大魔神和巫神到底在谋划什么,这样的强者竟然一直隐藏着,之前从未出现过!而且还在培育神之分身!”东伯雪鹰皱眉,“而且这个暗红甲铠神秘人,他是我认识的夏族超凡吗?可夏族半神不算大地神殿和血刃酒馆的一共才十七个,这次参战的就十一位,算上陈宫主以及暴露的席云就十三位,……那剩下的仅仅才四位,还都是实力一般般的。”

    剩下四位,屈指可数啊。

    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位暗红甲铠神秘人。

    “还是说,某个未知的强者?”东伯雪鹰暗道,也有可能是在凡人阶段就被魔神会培养的某个天才?

    “风雨欲来啊,哼,不管怎样,打蛇就打其七寸!魔神会对我夏族威胁最大的就是那一尊神之分身,只要毁掉了那一具肉身,将魔神会总部内的诸多宝物一锅端,仅仅凭借一个强者还翻不起大的风浪来。”东伯雪鹰暗道。

    忽然——

    “雪鹰!”陈宫主传讯道。

    “陈宫主。”东伯雪鹰回应道。

    “在想那神秘人呢?哈哈,别太担心,那神秘人至少不是我夏族最顶尖的这一群半神,只要我们夏族最顶尖的一群人都团结,那谁都无惧!”陈宫主自信说道,“查他身份的事就交给我们吧,你无需太烦恼。还有,你现在就过来吧,这次大胜,半神们都开心畅快的很。”

    “好,我这就来。”东伯雪鹰说道。

    说完后。

    东伯雪鹰站在这海岛的低矮山顶,看着茫茫海洋,长长呼出一口气。

    不管怎样,恶魔军团的威胁可以说已经微乎其微了,剩下的那些弱小恶魔们威胁较弱,一旦被发现就会被轻易斩杀!唯一一个活着的恶魔将军‘拉尔夫’,再怎么样他也就一个罢了,一旦他敢现身,夏族可以立即进行围攻绞杀!像之前足足五位恶魔将军才麻烦呢,五位遥相呼应,彼此合作,夏族要铲除他们是很难的。

    这次是有东伯雪鹰提前发现,预先准备,针对性的进行围攻,也是几乎倾巢出动才成功!

    如果不是这样围攻的绝佳机会……

    按照夏族历史上的经验,夏族都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以亿计的凡人的死亡,半神的陨落都是正常的。

    “终于解决了这个大祸患。”东伯雪鹰有一种成就感,虽然他没参加厮杀,可这一场大的围杀,正是他一手推动,凭借虚界真意耗费六年时间几乎查探遍了夏族世界大半地方,找出了五个恶魔将军位置。

    ……

    薪火宫的一座地下空间中。

    “吼人类,该死的人类!有胆子和我一对一。”在地下空间中正有着被锁链给捆缚住手脚的庞然大物,那庞然大物正是有千米高的山脉恶魔,山脉恶魔四肢尽皆被捆缚,一重重符纹阵法渗透进入他的体内,完全封禁了他的灵魂,这山脉恶魔甚至都无法调动一丝天地力量。

    “哈哈,这山脉恶魔到了这份上,还在叫嚣呢!”一群夏族半神正在旁边看着,彼此笑着谈着,虽然来此庆贺,不过他们大多本尊都坐镇各处,来这的大多都是斗气分身法力分身。东伯雪鹰赶来的也是一尊斗气分身。

    他的本尊带着青甲守卫、黄金人已经接替斗气分身,去继续监视魔神会的。

    东伯雪鹰正坐在一旁喝着果酒,和旁边的晁青聊着,同时瞥了眼远处的另外一位半神‘席云’:“这位魔神会的大祭司,wěi zhuāng的还真是厉害啊,这么多年,都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席云的斗气分身也来了,他赤色眉毛下一双眼眸满是冷光:“为了杀这恶魔将军都波及到了不少凡人,可千万不能让他死的太舒服,一定要好好利用他,好好解剖研究!”

    “是波及到许多凡人。”步城主也是眉头蹙起,轻轻摇头,“它体型太庞大,我们已经尽量想要保护凡人了,可还是波及到了,主要是战斗发生的太快,根本没时间迁移凡人!”

    “死伤是难免的。”陈宫主说道。

    “呵呵呵……”晁青则是笑呵呵站起来,看着远处那庞大的山脉恶魔,“老头子我都是快死的人了,没想到大限之前,还经历了这一场大盛事!我夏族历史上经历过许多恶魔入侵,像这种程度的恶魔入侵,半神以下超凡都会死去成,半神也会死掉近半,格外惨烈!可我们这一次却相对要好太多太多了。”

    “嗯。”在场的夏族半神们都点头。

    是啊。

    他们都有为之赴死的战意勇气,可这一次解决恶魔祸患也的确超乎意料的轻松。

    “老陈,我们都很纳闷,到底怎么发现这些恶魔将军位置的?”司空阳笑看向陈宫主,“那些恶魔将军一个个临死前,被抓前都不甘心的很呢,他们在问我们……到底怎么发现他们的,其实我们一个个也都不知道。”

    “对啊,宫主,怎么找到的啊。”

    “是什么厉害手段?”

    “难道要保密?”

    “如果保密,就没必要说了。”

    这群夏族最顶尖的半神们也都好奇,毕竟历史上恶魔入侵也很多次了,可夏族一直都没有发现的手段。

    陈宫主看向眼前一群夏族半神,他们个个都在看向他。

    “这个嘛。”陈宫主微笑着。

    “快说啊!”

    “拖拖拉拉的,这个时候还吊人胃口!”夏族半神们不由笑骂。

    陈宫主这才道:“这牵扯到我夏族的重要隐秘,除了我,其他半神都没资格知道!”

    “去!”

    “还真是这理由。”

    大家也没再追问,毕竟大家都懂得规矩,夏族的确有一套保密规矩的,许多秘密只有历代薪火宫宫主知晓!

    一群人彼此谈笑吃喝着,心情都很好。

    毕竟一座大山仿佛瞬间没了,都轻松多了!虽然还有个拉尔夫在苟延残喘,可仅仅一个罢了,影响不了大局了。

    东伯雪鹰则是端着果酒杯,走到了下方那躺着的山脉恶魔的旁边。

    “好大。”东伯雪鹰惊叹,山脉恶魔躺在那发出一阵阵金属味道的嘴巴旁边露出的牙齿,一颗牙齿就比一间寻常房屋还要大了!

    “吼”山脉恶魔睁开眼皮,巨大的暗huáng sè眼睛在盯着东伯雪鹰,发出一声声低吼。

    “这头山脉恶魔还不甘心呢。”晁青老头走了过来。

    “不甘心,我不甘心!”山脉恶魔发出低沉的吼声,盯着眼前的这个人类光头老头和年轻人,“不应该的,本来不应该这样,你们不可能发现才对。”

    晁青摇头笑道:“雪鹰,这个山脉恶魔真是死,都没法死个明白啊。”

    “嗯。”东伯雪鹰点头。

    虚界真意的事,自己也没有详细告诉过陈宫主,真意知道的人越少,发挥出的威力才大!

    “其实知道不知道,没什么区别的。”晁青蹲在庞大的山脉恶魔旁边,笑呵呵的,“只要明白一点,我夏族更强大了,还解决了恶魔祸患。这就够了!老头子我随时都要死的人了,在死前,能看到恶魔祸患解决,真是开心,开心啊!”

    说着晁青仰头咕咕喝了两大口果酒,酒汁都从嘴角流下。

    “对,我夏族更强大了,这就足够了。”东伯雪鹰微笑点头。

    第二更!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