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第十六章 巫神和大魔神

作品:《雪鹰领主

    魔神会总部内。

    大祭司‘席云’身体周围长期笼罩的雾气已经散去,都暴露了,还有必要隐藏吗?

    此刻的席云全身满是鳞甲,头顶也长出两根尖角,黑暗魔力汹涌浩荡。

    “大魔神。”席云恭敬无比。

    魔井处,殿厅墙壁上正有着巨大的头颅雕像。

    头颅雕像此刻开口说话,带着怒意:“大祭司,三祭司已经失败,我即将降临所需已经被夏族夺去,外界如今更被神界的‘丁九战船’所封锁!夏族半神们尽皆到来,这魔神会总部注定守不住,你也逃不掉。这时候我需要你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报复!透过总部的法阵宝物,能杀一个夏族超凡就杀一个!至于你,你死后,你的灵魂我会引入黑暗深渊,我会为你重塑肉身,让你继续在黑暗深渊生存下去!”

    “是!”席云恭敬道,一些强大的神或者魔神,是能够将超凡的灵魂引领走的。

    时空神殿就是如此!那些行走亿万世界的轮回者,即便战死,只要灵魂未灭,时空神殿也会将他们引领走进行‘地狱级任务’的惩罚。

    所以信仰强大存在的超凡,一般都很忠诚。

    毕竟在强大神灵刻意庇护下,是很难摧毁一名超凡的灵魂的。

    “给我报复,报复,能杀一个是一个!”头颅雕像低吼道。

    话音几乎刚落。

    旁边从虚无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随手一甩,六道流光便凭空出现在了这魔井所在的殿厅内,只见这六道流光个个气息浩荡,有瞬间就化作庞然大物挥舞着巨大枝叶的古树守卫,有冷酷无比背着两柄神剑的男子,有霸道无比的黑色黄金人,有奇异的张牙舞爪的八爪生物……

    足足六个!

    个个都是达到凡人世界极限的神界战兵,他们要么攻击能够排在半神榜前三,要么就是擅长束缚敌人,要么擅长领域类……总之,他们个个都是打不死毁不掉,实力还很强,六尊同时出现,就算是贺山主、太叔宫主这级别恐怕也得毙命!

    也就保命堪称天下第一的魔躯圆满又有神器甲铠的三祭司有保命希望。

    “这……”席云蒙了。

    碰!

    古树守卫最先一巨大的枝条抽打,就把席云给抽的倒飞撞击在旁边的殿壁上,跟着就是六个一起围攻!

    “该死,该死,又是他!东伯雪鹰!”殿壁上的头颅雕像面容狰狞,发出怒吼。

    “蓬。”黑色黄金人直接一脚揣在头颅雕像上,轰隆隆,整个殿壁都崩塌一大截,那头颅雕像自然也完全粉碎了。

    ……

    虚界中东伯雪鹰默默看着,看着席云被围殴至死!连一个呼吸时间都没撑住,这位魔神会的大祭司身体就碎裂崩解,又耗费了足足十个呼吸时间,才将大祭司的魔躯给完全摧毁,魔神会的这一代大祭司,就此毙命!这也是东伯雪鹰索要其他四尊神界战兵的原因,仅仅两尊的话,要杀大祭司,并无十足把握。六尊……才堪称横扫!

    又是一只手伸入真实世界,六尊神界战兵尽皆收回,大祭司遗留的宝物也尽皆收走。

    “神器?”东伯雪鹰轻易炼化大祭司的储物戒指,也发现了储物戒指内的一件神器,那是仿佛灯模样的神器,这件神器蠢蠢欲动,似乎要飞离。

    “可惜神器没法用。”东伯雪鹰暗暗摇头。

    就像夏族的神器,夏族超凡也都只是暂用!这魔神会的神器……同样是受大魔神操纵的,只是现在在储物宝物内,它走不脱。夏族超凡虽然能暂时镇压,却也无法使用这件神器。

    “继续!”

    东伯雪鹰带着六尊神界战兵,行走虚界,来到关键地方就放出六尊神界战兵让他们去破坏!

    能破坏的地方,都破坏掉!

    大祭司掌管整个魔神会总部,那位神界战兵‘白袍少女’则是辅助。没了大祭司,东伯雪鹰也肆意破坏了许多地方,历代的魔神会的半神乃至成神的存在,所遗留的诸多法阵一一从内部破坏核心关键区域。可是还有些是这座地底堡垒炼制最初就有的,是印刻在堡垒最外层上的,却是无法破坏的。

    这些最初的法阵,则是那位白袍少女在操纵着。

    “该走了。”东伯雪鹰前前后后花费了半个时辰,随后带着六尊神界战兵返回了丁九战船。

    丁九战船内。

    这里只有陈宫主和贺山主,至于其他夏族半神们都在配合丁九战船,联手攻打着那魔神会总部!而且大地神殿也派遣了高手过来,也带了宝物过来,算是颇为尽心。

    “嗡”贺山主则是全力操纵着丁九战船,他一个强大的超凡法师,操纵丁九战船才是最擅长的,许多法阵甚至他自身体内的法力就能直接引动,威力也能发挥到极高,毕竟这是神界的制式战船,原本是让神灵操纵的,许多法阵太复杂,像陈宫主只能发挥出最基本威力罢了。

    “雪鹰来了。”陈宫主则是露出喜色看着东伯雪鹰。

    “席云已死,不过他的灵魂可能被大魔神引领进黑暗深渊了。”东伯雪鹰说道。

    “这就无需管他了,黑暗深渊,他也永远回不来了。而且黑暗深渊那种地方,他连神都不是,日子没那么好过。”陈宫主说道。

    东伯雪鹰点头,随即道:“魔神会的宝物我带回来的并不多,大魔神知道守不住,所以能毁的都毁了。不能毁的我带过来了,如何分配,等我先把濮阳送回去再说吧。”

    “魔神会那点宝物不着急。”陈宫主却丝毫不在意,因为神器?用不了。神级秘术?那是黑暗魔力的神级秘术,修炼法力和斗气的同样没法用!能毁的都毁了,不能毁掉的……估计还有些很好的宝物,可陈宫主并不在意。

    他甚至觉得,东伯雪鹰这次功劳太大,他都没法算他的功劳了。

    “濮阳呢?”东伯雪鹰问道。

    “就在旁边这屋内,他一直喊着想要回去,想要见他的女人呢,只是我们都走不开。”陈宫主笑道,“雪鹰你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吧,你去送下可怜的濮阳波吧。”

    “好。”

    东伯雪鹰走到旁边的一屋子,推开门。

    这丁九战船的确神异,明明就是隔了一扇门,以他的感应力,竟然都感应不到屋内,不愧是神界的制式战船。

    屋内,有一张床,濮阳波正半躺在那。

    此刻他面红齿白皮肤润润的,丝毫看不出之前皮包骨头的样子。超凡生命的恢复力就是如此惊人。只是他的眼眸中还有着深深的疲惫,显然那恐怖的六年的刑罚……让他太疲倦太疲倦了,这精神心灵方面的伤害,只能靠濮阳波自己来恢复了。

    “濮阳,干什么呢?”东伯雪鹰笑着走进来。

    “和晞冬聊着呢。”濮阳波立即站起来,“现在我没法走,只能透过传讯手环和晞冬聊了,这还是陈宫主新给的传讯手环,还有……东伯,这次是真的谢谢你了,不是你,我真的将永远沉沦了。”

    “说起来,我还对不住你呢,你就别谢了。”东伯雪鹰听濮阳谢自己,顿时更别扭。

    “陈宫主他们都和我说了,真正的夏族超凡,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的。”濮阳波咧嘴一笑,嘴巴很大。

    “走吧,我送你回去。”东伯雪鹰道。

    “嗯。”濮阳波虽然能看出疲惫色,却依旧激动期待。

    ……

    大型超凡世界‘树海世界’,一身暗红色甲铠的三祭司也来到了这。

    轰!轰!

    两股强大气息正出现在半空中,一个是庞大的头颅虚影,而另一个则是一袭金袍男子虚影,这两个虚影遥遥对峙,气息浩荡神秘。

    “大魔神,你可真让我失望啊!”金袍虚影带着一丝嗤笑,“我们当初定下的计划,签下誓约,可是现在呢?你竟然告诉我……你要降临的大魔神分身的肉身,被夏族毁掉了?”

    “巫神!”巨大头颅虚影低沉道,“记住尊卑!”

    “尊卑?是,你是比我强大,可正因为你的实力足够强大,我才选你当做合作者!否则你根本没资格掺和进来,你最大的作用就是你即将降临的神之分身!你的境界比我高的多,你的神之分身也是计划中堪称最重要的一环!可现在呢?没了!你无法降临分身了,你还有什么用?”金袍虚影冰冷道。

    巫神同样愤怒。

    堂堂大魔神,竟然在如此关键时刻出了致命失误。

    “你……”巨大头颅虚影满脸狰狞,“你敢这么说我,你……”

    “你一个深渊的大魔神,还想威胁我神界的神灵?”金袍虚影冷笑,“而且我作为领主,我会怕你?达尔豪!我之前一直敬重你,可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因为你无法完成你做出的承诺,当初我们定下的誓约也就是一场空了,自然也无需再执行,我制定的这一次计划你也没资格再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