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第二十六章 救治

作品:《雪鹰领主

    在旁边的青甲守卫立即抱住东伯雪鹰,咻,身影一闪便已经降落到地面上,手掌一挥,地面便完全被切割平整,他这才将宛如黄金雕塑的东伯雪鹰放下,高空中司空阳、陈宫主、贺山主他们也都个个立即跟着瞬间降落下来。

    “快救他,他撑不了多久了。”青甲守卫急切道,“不能再拖了!”

    “贺源,你来,赶紧看看。”陈宫主看向身旁的贺山主。

    “嗯。”

    贺山主轻轻点头,肃容看着眼前躺着的宛如金属雕塑的东伯雪鹰,眉头皱着,全身完全被甲铠庇护,他怎么查?法力也无法渗透进去啊。

    “打开他的嘴巴。”贺山主看向青甲守卫。

    青甲守卫当即伸手轻轻打开了东伯雪鹰闭着的嘴巴,很轻松就打开了!在战斗时,流金甲铠保护全身每一处,包括耳朵乃至嘴唇,流金都完全相连封闭。不过奥兰长老他们逃窜后,东伯雪鹰出了虚界后也曾开口想说话,自然嘴唇上的流金退去。

    没想到才远远眺望到靖秋的身影,精神稍微一松,就完全昏迷了,都来不及和陈宫主他们说些什么。

    “雪鹰,他中了巫神剑之毒,贺山主你查看时要小心。”青甲守卫连道。

    “放心,你退到一旁。”贺山主吩咐道,他听到巫神剑之毒,也是心中一紧。

    虽然他不知道巫神剑是什么,可从名字也隐隐猜出……应该和巫神有关。

    贺山主刚才让青甲守卫打开东伯雪鹰嘴巴,也只是要确认东伯雪鹰嘴巴没有被甲铠封闭,没封闭,这就简单了。嘴唇虽然合着,可还是有着很细微缝隙的。

    精神力量操纵着一缕法力,轻易沿着嘴唇缝隙,钻入东伯雪鹰体内,开始渗透东伯雪鹰的肌肉筋骨,欲要仔细探查。

    可刚一渗透——

    便查探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力量,它邪恶且凶戾,渗透筋骨肌肉最深处,渗透进粒子层面。

    幸亏法力和斗气一样,都不受这du su影响,所以贺山主还能查探,可同样的……法力和斗气,也都无法驱逐抵抗这du su。

    “这,这是什么毒啊。”贺山主完全吃惊了,“完全渗透进雪鹰身体每一处,连他的丹田气海都完全被渗透,它仿佛成了雪鹰的共生体,在粒子层面就和雪鹰完全合为一体了,根本没法驱逐。”

    身体最细微层面每一个粒子,都有神秘du su渗透粒子。

    “除非强大到,能够对粒子进行剖析操纵,让粒子碎裂,将其中du su全部驱逐,而后让完好粒子部分重新合为一体?”贺山主摇头,脸色都难看的很,粒子是已知的最小构成,要对一颗粒子进行深层次的分裂,这超乎了他的想象。

    绝对是神的领域了。

    ……

    旁边一大群夏族半神们都聚集在这,都看向正在查探的贺山主,当他们看到贺山主皱着眉头脸色难看时,个个心中都一沉。

    “我没有办法。”贺山主声音都有些沙哑,他真的很想救东伯雪鹰。

    “没办法?”夏族诸多半神们都一愣。

    “这,这……”陈宫主急了,他目光一扫周围的一大群夏族半神,很快目光落在了最角落的那落寞老者,这位落寞老者乃是异界来客,实力境界的确在任何一个夏族半神之上,且见多识广,之前破法阵,他也是起了大作用。

    “梅山主人,还请你来试试看。”陈宫主连道。

    “好。”

    落寞老者没有提任何条件,他的一缕超凡斗气立即沿着东伯雪鹰的嘴唇渗透进去,一查看,他便微微摇头,他之所以不提要求,就是猜到自己恐怕无能为力,事实也和他预测的差不多。

    “这巫神剑,应该是巫神漫长岁月的长期佩剑。”落寞老者摇头道,“这已经超出了我们这些超凡的能力范畴,如果你们要救这个东伯雪鹰,还是求你们夏族的先辈神灵吧,对了,这恐怖的巫神剑之毒,正在不断破坏东伯雪鹰的身躯,幸亏他已经练成不死之身,他的身体生命力在本能的不断维护着身体,可这也在消耗他的生命力,一旦生命力消耗殆尽,他就死了!所以你们必须尽快,我如果猜的不错,东伯雪鹰的不死之身也最多还能抵抗一个时辰!”

    “什么?”

    “一个时辰?”

    “快快快。”夏族半神们大惊。

    “回薪火宫!”陈宫主立即一声令下,青甲守卫更是立即抱起了东伯雪鹰。

    哗哗哗,一个个迅速进入上方庞大的丁九战船内。

    “长风大哥,带我一起去吧。”在夏族半神旁边,早就有其他超凡,正是余靖秋、濮阳波等一群人,余靖秋之前不敢出声,只能默默在后面看着,可她也听到了贺山主和梅山主人说的话,这让她的眼睛一瞬间就红了,看着躺在那宛如金属雕塑的东伯雪鹰,她真的很心疼。

    那个一直都那么耀眼,似乎没什么事解决不了的强大超凡。

    如今却生命垂危。

    “走。”旁边的宫愚师傅则是叹息一声,带着余靖秋也一飞冲天。

    “你们就别去了,去了也没用,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的。”池丘白则是看向濮阳波、余风、袁青等人说道。

    呼呼呼……

    很快高空中的丁九战船,迅速撕裂空间消失了夷风城外的半空。

    “东伯,你之前救我性命,可现在你自己却又……”濮阳波看着高空中丁九战船离去时的方向。

    “雪鹰他一定会没事的,我夏族先辈神灵若是出手,定能轻松救雪鹰的性命。”余风则是道。

    “我夏族先辈,很多都有大手段,一定会好的。”

    他们都期盼着。

    而这时候落寞老者则是轻轻摇头,暗自叹息:“救?夏族的先辈成神的也有一群,可据我所知,虽然有一些或许已经很强大。可真正达到‘界神’那等能引领信徒灵魂转生,重塑的那般境界的……却是一个也无!毕竟只是一个凡人世界的先辈神灵,想要诞生出一位真正伟大存在,是那么容易的么?要救这个东伯雪鹰,希望渺茫。”

    神界,神灵众多。

    亿万凡人世界以及广阔的神界,成神的何其多?

    有资格称得上‘伟大的存在’,何其难?

    魔兽一族信仰的巫神、魔神会信仰的大魔神,都是达到这层次的伟大存在。当然大魔神要比巫神强的多!大魔神在三千万年前就已经是巫神如今这层次实力了。

    ……

    在雪石城堡,书房内。

    在书桌的一个抽屉里正放着一传讯手环,在不久前,红袍东伯雪鹰还坐在这书桌前,他在传讯手环内留下了给靖秋,给家人的一些遗言。

    他做好了死的准备。

    传讯手环内的讯息平常人炼化是得不到的,只有陈宫主能得到,因为陈宫主掌管着整个夏族超凡传讯手环的运转核心!因为有了运转核心,传讯手环彼此才能联系的。

    当然如果能活下来……这些遗言自然没必要公开。

    “呼。”

    在本尊遭到巫神剑刺入时,巫神之毒进入体内产生无比恐怖痛苦时,痛苦的灵魂都在战栗,这使得东伯雪鹰的这一尊斗气分身也瞬间如同砂砾一样,完全分解散开,在这书房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斗气分身,只是有一丝灵魂而已,这一丝灵魂是无法维持一个真正生命的存在的。

    必须借助本尊强大的灵魂,才能让斗气分身一直维持。

    本尊灵魂痛苦跟不上斗气分身,或者失去意识等情况……斗气分身都会消散,这一丝灵魂无法独自存在,也会消散。

    这书房内。

    依旧一片平静,只有那抽屉里躺着那一传讯手环。

    第一更!第二更也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