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第三十一章 尽皆知晓

作品:《雪鹰领主

    二人回到薪火宫东伯雪鹰原先住处,在住处这里,陈宫主和贺山主已经在等待了。

    “雪鹰,你还好吧?”陈宫主看到东伯雪鹰脸色苍白脸上都是汗水,不由担心道。

    “没事,理论上我是能够撑一整天的,这还早的很。”东伯雪鹰笑道,陈宫主之前送那一葫芦解药后,很快就发了一份表单给东伯雪鹰,详细记录了理论极限上的喝药时间,按照这个理论极限时间,那么就能活到两百年。

    在前面九个月,每天只能喝解药一次,每次一份的量。

    而现在东伯雪鹰自喝药清醒以来才三个多时辰,离一天时间还早的很,这也是神界记载中,很多中鬼六怨巫毒者,虽然在神界比较容易得到这解药,可在疼痛折磨下会控制不住去喝解药,每次都提前点,那么越往后喝的会越快,活不到百年是常有的。

    “嗯。”陈宫主没劝,他也明白,能撑越久越好,撑到理论极限是好事,虽然那疼痛超乎想象。

    “你要记得,一旦你昏迷,就让青甲守卫给你喂药。”陈宫主连道,“昏迷后,不死之身恢复力及不上鬼六怨巫毒的破坏力,恐怕一个时辰你就毙命了。”

    “明白,我等会儿就会拜托战兵前辈。”东伯雪鹰说道,青甲守卫化作手环在手腕上,能够时刻知道东伯雪鹰情况,而其他人,包括亲人,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东伯雪鹰。

    “对了,陈宫主,贺山主。”东伯雪鹰笑道,“我和靖秋准备结婚,就后天。”

    陈宫主、贺山主都惊讶看向眼前这二人。

    余靖秋也抱着东伯雪鹰手臂,笑着。

    “好嘛!你们俩可真快啊,哈哈。”陈宫主大笑道,“大喜事大喜事,竟然就后天,不过快也好。”

    “我们到时候可得去贺喜,我得想想送什么礼物好。”旁边的贺山主也笑道,“对了,是在雪石城堡?”

    “对。”东伯雪鹰点头,“我和靖秋都想好了,我们明天就回雪石城堡,一切从简,所以也无需弄出太大声势来。”

    “我懂。”陈宫主连道,“好了,你赶紧去歇息吧,有事尽管传讯即可。”

    “嗯。”

    东伯雪鹰此刻说话都已经开始有些声音不够平稳了,他也不逞强,先进屋了。

    看着二人进屋,陈宫主和贺山主在廊道上也都微微点头。

    “这样也好。”贺山主说道,“雪鹰至少以后有余靖秋去陪着。”

    “嗯。”陈宫主点头。

    看到雪鹰以后一百两年的日子,能有一个妻子陪着,他们俩也都心中好过点。

    “对了,雪鹰明天就回去了,那件宝物的改造你赶紧弄好。”陈宫主说道,“虽然我觉得巫神和大魔神不太可能再次对雪鹰下手,可还是有备无患!”

    “放心,今晚我就改造好。”贺山主点头。

    ……

    而此刻在整个夏族世界各地,分散在各处的夏族超凡们,也都得知了东伯雪鹰中了巫神剑之毒的消息,同时他们也知道了攻破魔神会总部、毁掉大魔神分身肉身的事,以及东伯雪鹰遭到奥兰长老、青魇王、蜘蛛女皇以及神界战兵联手围杀的事。

    大魔神分身肉身的事,注定巫神和大魔神,背后恐怕还有谋划。所以也不该瞒着。

    这时,这些夏族超凡们才明白东伯雪鹰做了什么!如今又遭遇了什么!

    “五位恶魔将军死了四个,一个苟延残喘。原来是因为东伯雪鹰!”

    “我夏族历史上之前从未发现过魔神会总部,这次被发现还被攻破!还毁掉大魔神分身肉身……”

    “可惜。”

    “是啊,真可惜。”

    “东伯兄修行不足百年就如此了不起!如果让他继续修行,我都不敢想象,天下第一?成神?甚至在夏族先辈神灵中都能排在最前列?”

    “想再多都是空,东伯老弟中了巫神剑之毒,接下来日子,日日夜夜承受巫神剑毒之苦,斗气和身体都没法修炼,据说连参悟天地自然都很难。唉……”

    “这样不就是一个废人了?”

    “你说谁是废人?再怎么样,即便实力不提升,他都是杀死魔神会大祭司席云的!奥兰长老、青魇王、蜘蛛女皇等几个凭借巫神剑围攻,也没能立即取他性命!寻常半神恐怕都不是他对手,论手段玄妙,恐怕能媲美半神榜前十!也是你一个飞天级超凡有资格称之为废人的?”

    “我,我也只是感到可惜。哪里敢瞧不起。”

    整个夏族世界各地的超凡们,彼此传讯议论,有遗憾,有愤慨,有痛心。

    不过也有些心思阴暗的。

    “这东伯雪鹰不是和靖秋法师走的很近么?现在他成了一个废人,而且都活不了多久了!哼,靖秋法师和他恐怕也要分了,等他一死,我或许还能追到靖秋法师!”

    作为超凡中最美的余靖秋法师,自然很多超凡也想要追求。

    只是过去东伯雪鹰和余靖秋走的很近,让其他超凡看不到希望,现在这些个不由看到希望。

    可没过多久,一则消息传开!

    “东伯雪鹰和余靖秋法师,将在后天,在雪石城堡大婚!”

    这一则消息……

    顿时让那些个心有妄想的超凡们,瞬间心思破碎!因为一旦结婚,即便东伯雪鹰死了,以超凡的心性,是不可能二嫁的,历史上二嫁的超凡女子就从未有过!其实身为超凡,很多超凡女子甚至一生都不嫁。

    ……

    在大型超凡世界‘树海世界’。

    金袍男子虚影和巨大头颅虚影又再次碰面了。

    “你的消息可真快,看来夏族中还有你魔神会的。”金袍男子虚影说道。

    “在夏族,我的消息比你灵通。”大魔神道,“我渗透夏族可是很久很久了,对了,你觉得,这消息会不会有虚假隐瞒的地方?”

    “无需怀疑。”

    金袍男子虚影道,“我当初漫长岁月一直使用的这一柄佩剑,上面蕴含的正是鬼六怨巫毒!真没想到啊,夏族先辈中竟然有能够被吸纳进血刃神廷的,而且还精通药道,能够迅速就辨认出巫毒。”

    解毒,辨认是最重要一环,巫神原本认为……夏族的先辈们应该辨认不出。毕竟神界中巫毒太多了,鬼六怨只是其中一种。

    “不过也不足为虑!他们无法本尊降临,只能靠外在药物。‘苦百回’是最低层次的解药了,可送下来代价也媲美送一件神器。对夏族那群实力弱小的先辈神灵而言,能送下这药已经算是付出很大代价了。不可能救好东伯雪鹰的。”巫神说道,“这东伯雪鹰也不足为虑,他估计也就再活一两百年吧!而且鬼六怨巫毒日日夜夜折磨他,他也无法修行,无需管他了。”

    “不继续下手?”大魔神问道。

    “一来,夏族恐怕有防备,再次下手成功把握要低的多,这东伯雪鹰是能轻易隐藏在虚界或者阴影世界等处,要杀也很难。二来,这一次动手我们付出的代价已经不小了。如果再次动手,恐怕得付出更高的代价。仅仅为了对付一个不足为虑的超凡,且失败可能性还高,不值得付出那么大代价。”巫神道。

    之前动手,单单在一个呼吸内布下的十二座法阵,就很珍贵。

    因为每一座法阵都是迅速布下,都是可移动阵盘构成……能够在一个呼吸内,布置下如固定存在的黑风神宫这般强度的法阵,代价是极为高昂的。黑风神宫之所以多年未被攻破,是因为都是超凡一个个靠自己实力去闯。并非夏族真的倾族之力都攻不破。像之前都有龙山大帝等神灵进去过,就是因为黑风老祖真正的宝物并没有留在黑风神宫,夏族之前都没有真正‘用强’,而是遵循黑风老祖定的规矩,靠个人实力一个个来。

    而这次破阵,倾族之力,还有梅山主人帮忙都耗费那么久,且都是瞬间布置下的法阵,代价多大?

    更别说那撕裂的卷轴,加持在巫神剑上,因为不加持的话,巫神剑是无法镇压虚界内的空间的,这样一卷轴,代价何等恐怖?

    第一次代价就如此高。

    再次行动,代价只能更高!且夏族有准备,恐怕还会失败。且为了现在的东伯雪鹰,根本不值得!

    “对了,夏族先辈紫雷帝君被吸纳进血刃神廷,你怕不怕有麻烦?”大魔神忽然道,“血刃神廷,我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栗呢,那可真是极为恐怖的势力啊,这紫雷帝君以后在血刃神廷或许能混上去呢。”

    “哼,我身为领主,比他厉害千倍万倍的我都不怕。更何况为了红石山,谁挡我路,我就杀谁!”巫神眼眸中满是凶光。

    “哈哈,我觉得你更适合来我们黑暗深渊啊。”大魔神大笑。

    “哼哼。”

    巫神冷笑两声,随即身影消散,大魔神的头颅虚影也消散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