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第三十四章 大婚(本篇终章)

作品:《雪鹰领主

    宽阔的大船撕裂开空间裂缝,碾压飞入云雾中,一些超凡生命们俯瞰下方,便看到了那座张灯结彩的雪石城堡。

    “雪石城堡到了!”

    “还记得五十年前看东伯兄的超凡生死战,那时候我就知道,东伯兄定是前途非凡,而正如我猜测的,他修行都不足百年,就比当初的长风骑士要强大的多!只可惜……被巫神和大魔神设计报复,毁了我夏族历史上天赋最逆天的超凡,想想我都痛心!”

    “今天是东伯雪鹰的大喜事,这些都别说了!”

    “对,大喜事,其他都休提!”

    大船缓缓下降。

    一名兽人狮人男子率先走下来,而后带着一群超凡生命。

    “谭石老哥。”都是一身红袍的东伯雪鹰和妻子余靖秋一同前来迎接,“还有诸位海神宫的超凡们。”

    “东伯老弟。”谭石笑道,“恭喜恭喜啊,将我们夏族超凡中最美丽的那一朵花给摘到手了,你可不知道,多少超凡在暗中咬牙切齿呢!”

    “哈哈,没事,今天让他们都多喝几杯,喝酒浇愁么。”东伯雪鹰打趣道,“对了,还没恭喜谭石兄,跨入半神境。”

    “我也是刚突破,宫主都没让我参加攻打魔神会总部的事,错过这等盛事,遗憾的很。”谭石道。

    左丘骑士谭石是刚突破,如今正在巩固,他一个半神初期的新晋骑士,去也帮不了什么忙,陈宫主也未曾允许他参战。毕竟‘池丘白’和‘谭石’是他们那一时期最优秀的两位超凡了。

    “有其他超凡来了,我就先去迎接了,诸位都里面坐!”东伯雪鹰说道,余靖秋也在旁边微笑陪着。

    “好。”

    海神宫的这一批超凡们都尽皆入内。

    东伯雪鹰带着妻子则是去迎接另一批超凡。

    ……

    超凡的婚礼,没有凡人那般多规矩,有一些超凡甚至连仪式都懒得办,毕竟个个寿命悠久,洒脱的很。

    东伯雪鹰和余靖秋,同样一切从简。

    他们俩一起去陪一位位好友来客喝上几杯,也算是借今天告知大家,他们俩自此正式结为夫妻了。

    “来,长风兄,我们夫妻敬你一杯。”东伯雪鹰和余靖秋来到池丘白这。

    池丘白立即起身,只是他虽然尽力掩饰,可神情中还是有一些复杂,对此东伯雪鹰二人也了解……超凡们其实也都听说过,池丘白当年是经历过一场情劫的,自此以后,池丘白一夜白头,在修行上却越加疯狂,越加突飞猛进。可大家都知道他内心的痛处,一般都不会提。

    “雪鹰,靖秋。”池丘白说道,“你们俩都是我们安阳行省的超凡,我也一直将你们当成兄弟姐妹,雪鹰你遭此一劫,我也难受。不过你能和靖秋有qing rén一直相伴,却也胜却无数人了,你们也得好好珍惜。”

    “嗯。”东伯雪鹰和余靖秋相视一眼,都不自禁露出笑容。

    “看你们柔情蜜意的样子,我都受不了了,赶紧,赶紧,去陪其他人喝酒去吧。”池丘白连催促道。

    东伯雪鹰二人当即离开。

    池丘白则是坐在那,虽然刻意掩饰,可还是一杯又一杯的酒,他的目光深沉而悠远。

    “哈哈……雪鹰师弟,靖秋师妹,来来来。”

    “哇,雪鹰师弟,你穿着这一身红袍,可真是帅气啊。”

    赤云山世界的一群人都在这。

    东伯雪鹰和余靖秋他们俩都是赤云山是一份子,也熟络的很,个个敬酒。

    都柔柔师姐笑的咧嘴,文永安依旧笑吟吟,巫苍依旧闷不吭声只有被敬酒时干巴巴说了句恭喜,余风、濮阳波、张鹏他们都热闹的多。

    “雪鹰师兄,余师姐,看到你们俩能在一起,我真的好开心,我先干了。”平常话很少的袁青,却难得主动仰头喝酒。

    东伯雪鹰和余靖秋对这个小师弟也是很有好感,都和他多聊了几句,袁青显然有些激动。

    “雪鹰师弟,靖秋师妹。”那温柔甜美的声音响起,正是卓依。

    余靖秋似笑非笑看了一眼东伯雪鹰。

    卓依,对东伯雪鹰有意,在赤云山世界的这群人中可不是秘密。

    “看到你们俩在一起,真的很好,师姐也敬你一杯。”卓依说道,她心思颇为复杂,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她曾慕其天赋才华,在他被司空阳观主训斥时,她也敬而远之。可后来崛起时,她也曾妄图再追求,可东伯雪鹰不管是耀眼还是潦倒,都对她保持距离。

    如今看着他无比耀眼却成了一个废人,甚至寿命都有限,卓依也遗憾。

    即便如此,卓依也在暗暗想着……如果能嫁给他,即便只有一两百年,可能成为这样在夏族历史上地位都很重要的人物的妻子,也很不错吧。

    只可惜从头到尾,东伯雪鹰对她都没心思,他喜欢的是余靖秋师妹。

    ……

    陪着众多超凡们,一个个喝酒,一个个也聊着。夏族半神们则大多都只是斗气分身法力分身过来,毕竟他们本尊需要坐镇各方,如今整个夏族世界并不像表面那样平静,暗中的汹涌甚至超越历史上诸多时代,夏族一直在警惕着巫神和大魔神。

    酒终人散。

    待到下午时分,超凡们开始一一离开了,东伯雪鹰为了保持今天能够一直好的状态,甚至多喝了一次解药!余靖秋还有些舍不得,东伯雪鹰却觉得……大婚这天,是自己和靖秋非常重要的一天,如果自己全身都是汗水脸色苍白的在朋友面前,多丢脸?

    雪石城堡中的超凡越来越少了,陈宫主也和东伯雪鹰说了几句,也离开了。

    “雪鹰。”最后一个走的则是晁青,晁青走了过来。

    “晁副观主。”东伯雪鹰连道。

    “你也知道红石山吧。”晁青忽然说道。

    “嗯。”东伯雪鹰点头。

    “我过些日子,就会进入红石山。”晁青说道,“我老了,在大限之前竟然凝聚了本尊神心,所以去红石山搏上一搏。虽然希望渺茫,可还是拼拼吧,说不定就能成神呢,哈哈哈……其实我这件事,也是有的没的,都去弄一爪子,碰运气罢了。对于雪鹰你,我其实也颇为痛心。”

    东伯雪鹰心中一暖。

    其实晁青一直对他很关注很重视,或许是因为一个人老了,对年轻人更加爱护吧。即便是司空阳当初对自己很失望的时候,晁青也依旧担心自己一蹶不振。

    “我这样的天资平平的,能活到大限,在大限前都能凝聚本尊神心。可雪鹰你这样天赋逆天的,修行都不足百年,却会是如此结果……”晁青摇头,他是真的很痛心,东伯雪鹰修行到如今才近八十年,对于超凡的漫长寿命而言,这才一个小娃娃而已!

    “各人都有各人的际遇,无需怨天尤人。”东伯雪鹰说道,“在之前和恶魔的厮杀中,我夏族都有许多超凡一一战死,而我至少还活着?还能和自己妻子一同在一起过百年,这已经很幸福了。在凡人中,有几个能有我如此幸福的?可以说,我已经超越了亿万凡人了。”

    晁青点头:“雪鹰你的心境,一直是我颇为钦佩的,老头子我如果像你这么大年纪,受这么大挫折,早就发疯发狂了。”

    “对了,那鬼六怨巫毒,是不是很影响你修行?”晁青连问道。

    “是很难。”东伯雪鹰点头,“参悟真意,需要全部心力。受巫毒影响,几乎没办法去参悟真意,还好,可以练枪法。”

    有坏处,也有好处。

    坏处是……练枪法时,可能会走上一些‘岔路’。毕竟如今没有足够的心力去全方位判断对错。

    好处则是,可以摒弃一切影响,甚至摒弃对真意的顾忌,一心就一个……让枪法更强!甭管真意是否受影响,只要枪法进步了,更强了!那就够了!毕竟自己在剧痛下本来也很难去专修真意。

    “有妻子相陪,也有喜欢的事去做,不错。”晁青点头,“好了,老头子我走了!今天就算我俩最后一别了!哈哈,如果老头子我真的能成神,活着从红石山出来,或许还有见面之日。”

    “预祝晁老功成。”东伯雪鹰说道。

    “呵呵,我都知道希望渺茫,不过能死前,去见识见识红石山,还真让我老头子有点热血沸腾呢!”晁青哈哈一笑,随即化作流光一飞冲天。

    东伯雪鹰抬头看着。

    自己以后还有机会看到这个可爱老头么?

    不知道为何……自己虽然没有见过爷爷,可在晁青身上,他感觉到爷爷的感觉。

    “晁老,保重!”东伯雪鹰默默道。

    ……

    在雪石城堡待了三个月,也将该安排都安排了下,‘超凡七叶花’也给了父母,跟着在夏天的一天上午时分,东伯雪鹰和余靖秋二人便一同开始浪迹天涯了!

    “哥,要经常来信,我会经常去找你们的。”青石高声喊着。

    “哈哈……放心!”

    在雪石山下山的路上。

    两匹踏雪马撒开蹄子飞奔着,东伯雪鹰和余靖秋分别骑着一马,他们俩潇潇洒洒,一同走天涯。

    “你可是说了,以后一直陪着我,陪我走遍天下每一处,吃各处的美食,看各处的美景,你可千万不能反悔。”

    “放心,一切听你的,你让我向左我不敢向右,你让我向前我不敢向后,怎么样?够乖吧。”

    “嗯嗯嗯,不错不错。”

    本篇终

    第九篇结束。

    其实这不单单是第九篇的结束,也是《雪鹰领主》整个第一篇章的结束,这也是整个小说的起始篇章,在番茄的计划中,东伯雪鹰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物,相比于他的惊才绝艳的天赋,他的为人是番茄更喜欢的……整个起始篇章也算让大家了解了东伯雪鹰的为人,而且整个故事也算铺垫好,接下来的情节就要开始波澜壮阔了。

    先预告下,第十篇‘百年后’。

    明天番茄也停更一天,梳理准备下,欠章会补,后天则正式开始更新第十篇‘百年后’!

    呼,将整个小说的起始篇章写出来,这种完整的感觉,好爽好爽!嘿嘿顺便讨要下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