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百年后 第四章 消息

作品:《雪鹰领主

    在东渔酒楼的院落北院内,那些少年们包括‘叶青’都眼睛眨巴着,如果说他们熟悉的白管家出手随意蹂躏赤焰骑士沙虎让他们难以置信的话,那他们最熟悉的病怏怏的师傅,一挥手,那一大群人包括马匹就凭空消失了,简直让他们完全懵掉了!

    “师傅,你,你?”叶青看着东伯雪鹰,不对啊,师傅身体的确不好,这都十几年了,自己和师傅朝夕相处,不可能看错的。师傅也没必要一直装病啊。

    “其实……东伯只是我的姓。”东伯雪鹰说道,“我实际上是叫东伯雪鹰!”

    “东伯雪鹰?”叶青疑惑,旁边其他人也疑惑。

    是谁啊?

    “哈哈哈……”旁边的陈宫主见状哈哈大笑起来,“雪鹰啊,你这些徒弟可都没听说过你的名字啊,你报名字,哈哈……”

    东伯雪鹰也有些无语,好吧,当年他是称号级的时候,知道的超凡名字都极少。

    自己这徒弟叶青实力比自己当年还弱,见识估计也要差一大截,超凡对他们太遥远了,一般都是透过传记小说了解的一些超凡。而传记小说则一般是很久以前的超凡了。虽说现如今关于东伯雪鹰的传记小说故事也开始流传,可终究只是部分地方。

    更何况!喜欢看传记小说故事的,并不多。自己这徒弟叶青,可不怎么看传记小说。

    “将来你就知道了。”东伯雪鹰笑了笑。

    “嗯。”叶青也有些羞愧,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师傅名字代表什么而惭愧,他暗暗下决心,等会儿一定得好好打听打听,‘东伯雪鹰’到底是谁?身为徒弟,怎么能不知道师傅的威名呢?

    “师傅,那大师兄……”叶青说道。

    “他不是你大师兄。”东伯雪鹰摇头。

    “那隆天云,以后该怎么对他?”叶青问道。

    “就当不认识这人吧。”东伯雪鹰说道,“好了,我还有事,你自己忙吧。”

    说着转身就陪着陈宫主一道朝走廊走去。

    沿着走廊。

    东伯雪鹰、陈宫主、余靖秋并肩走着,白管家‘雾雷’则跟在后面。

    “雪鹰,你教徒弟可真是,这选徒弟,心性很重要。”陈宫主在一旁笑道,“要么好好筛选心性为人天赋都确定了才能收徒,要么就从小栽培!”

    “我也只是行走夏族世界各地,随意教些基础枪法罢了。”东伯雪鹰说道,“一切随缘,不必苛求。”

    余靖秋则是道:“那隆天云当年在这学枪法时,岁数最大,都十五岁了!十五岁太大了,本性难改,我早知道他脾气乖戾,也劝过雪鹰将他赶出去,可雪鹰觉得当时这少年太可怜。”

    “他脾气乖戾也是他家庭造就!”东伯雪鹰道,“父亲是赌鬼,肆意打骂折磨他,还有要债的……他身体又病弱,都差点饿死,来我这学枪法也是为了吃一口饱饭,难道就因为脾气乖戾了些就赶他走?让他病死饿死在外面?他既然来这学枪法了就是和我有缘,我得拉他一把,出那泥潭!”

    “只是我也没想到,当初他脾气虽然乖戾了些,可也没做什么恶事,在我面前也算乖巧。可没想到越大,越是让我失望。”东伯雪鹰摇头。

    年龄越大。

    这隆天云随着实力提升将本性缺点也露了出来,好勇斗狠,奢侈,讲排场!似乎幼年太苦,反而长大了更奢侈。因为他年龄最大,加上在修行上天赋有限,东伯雪鹰当初想的是好好栽培三徒弟,给二徒弟找个好夫婿,也安排龙山楼照看下,大徒弟嘛,到时候就经营这家酒楼吧。

    谁想这大徒弟刚刚接触到钱,就经常大肆花销。自己也责罚,可没想到自己二徒弟置办嫁妆的钱财,这个大徒弟竟然也敢拿出去喝花酒,还争花魁!一掷千金!东伯雪鹰那次是真的大怒,狠狠责罚。隆天云便索性和东伯雪鹰一刀两断,他显然觉得翅膀硬了,实力也够强,自己在外也能混的很好。

    “你还是太心软。”陈宫主说道,“不过可以预见,这种忘恩负义之辈没你的看顾,他以后还是会吃大亏,栽大跟头。”

    “他年少我可以看顾他,现在,随便吧。”东伯雪鹰说道。

    陈宫主微微点头。

    他算是品出味道来了,东伯雪鹰做事是由着本心的,他觉得该救则救,缘分尽则尽,心中自有准则。

    ……

    很快,他们三人进入一客厅,都分而盘膝坐下,面前条桌上都有着精致的小菜以及水果糕点和美酒。

    “我今天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陈宫主坐下便直接道。

    “哦?”东伯雪鹰、余靖秋都有些惊讶。

    他们俩一个是圣级超凡法师,另一个如今身中巫毒,什么重要事找他们俩?

    “关于红石山。”陈宫主说道。

    东伯雪鹰脸色微变,忍不住道:“靖秋她需要避开吗?”

    寻常夏族半神都是没资格知道红石山的。

    “这件事你终究还是得告诉她,所以就没必要避开了。”陈宫主道。

    “红石山?”余靖秋在旁边疑惑听着,“这是哪,我没听过有个叫红石山的特殊地方?”

    陈宫主笑道:“红石山是一处极为特殊的地方,它在我夏族世界地底十万里极深之处!”

    “地底十万里?”余靖秋震撼。

    地底深处三百里就开始有无形规则阻碍了,越是往下,物质凡人界的规则阻碍就越大,所以就算是夏族半神想要潜入十万里深度都是非常艰难的事,在这么深的区域竟然有一个叫‘红石山’的地方,余靖秋意识到事情不一般了。

    “雪鹰你也知道,自从红石山从神界降临,坠入我夏族世界,就曾有神界的一些强大存在,派遣一支支半神队伍进入我夏族世界。”陈宫主说道。

    东伯雪鹰点头。

    余靖秋更是心都悬了。

    送半神进来?半神超凡要被送进来,一般是靠时空神殿,而时空神殿的运输代价是非常恐怖的!所以除了像透过机缘巧合的空间裂缝到来的异界来客外,正常靠时空神殿运输过来的,每一个半神到来的代价都很惊人!更别说一支半神队伍了。

    “红石山太危险,九死一生。”陈宫主说道,“当初进入红石山,死在里面的外来的半神太多太多。所以最近百万年,夏族世界还算平静,偶尔才有一支队伍罢了。”

    “可现在不同了。”陈宫主肃容道。

    东伯雪鹰皱眉听着。

    “巫神和大魔神的谋划,应该被神界深渊的一些强大存在知晓!所以最近,会接连有异界来客到来,都是请时空神殿送进来的,而且听说,每一个异界来客都是带着神器来的。”陈宫主深吸一口气,“显然这一次,神界和深渊的强大存在,要真正一搏了。”

    “带着神器?”东伯雪鹰一惊。

    送那些顶尖半神进来,代价很高,送神器下来代价更高。

    这些异界来客都带着神器?疯了!

    “大地神殿就有一支队伍已经降临我夏族世界。”陈宫主说道,“我已经去见过他们,也请他们帮忙,请他们带着你一起去红石山!”

    “我去红石山?”东伯雪鹰疑惑。

    “雪鹰,你身中鬼六怨巫毒,如今都过去百年,恐怕解药药效都很低,你每天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折磨中吧?”陈宫主说道,“这种日子你受得了?”

    “还好,刚喝下解药要好些的。”东伯雪鹰说道。

    “等解药都没什么用,疼的你身体都控制不好,你还怎么战斗?”陈宫主皱眉道,“你现在还能控制好身体,还能够战斗!所以你还能去红石山搏上一搏,再拖下去,你恐怕将来搏的机会都没了。要说有一个地方能救你,我只有想到红石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