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百年后 第十章 睚眦欲裂

作品:《雪鹰领主

    “陈宫主,血刃酒馆的队伍首领主动提出?你没送神级卷轴?”东伯雪鹰也被这消息给刺激了,如果能跟队伍走他当然愿意,毕竟这些队伍实力都非常强大,个个境界高且罢了,又都拥有神器,估计还有为闯红石山准备的诸多宝物。

    而他呢?

    他真的没什么宝物,只有自身实力。最珍贵的宝物他还要留给夏族!又是孤身一人,即便对自身实力颇有信心,可单独行动的难度恐怕依旧要飙升十倍。

    “你就放心吧!我不可能送神级卷轴,我也没那权力直接送。”陈宫主传讯道,“这还是血刃酒馆的队伍首领主动提的!”

    “我得去拜访下。”东伯雪鹰心中颇为感激。

    ……

    血刃酒馆的总部,是在一座普普通通的郡城内,占地有一两里的颇为热闹的超大型酒馆。

    这座超大型酒馆的后面也有许多庭院。

    其中一座庭院内就居住着从神界到来的一支半神队伍。

    “庄主,那个东伯雪鹰只是一个圣级超凡,又中了鬼六怨巫毒,实力再强恐怕在这一座凡人世界都排不到第一,带他进红石山,不是碍事么?”一名山羊胡子老者坐在一旁念叨道,他身上脏兮兮的,不修边幅。在他旁边就是盘膝坐着的光头黄袍老者。héi y aп g ěc o

    光头黄袍老者也点头道:“老贼说的有些道理,庄主,这次你可是不惜一切进来,我们可都是拿命去赌去拼了。我们不需要这东伯雪鹰有什么帮助,可如果到时候反而影响到我们,那就糟了。”

    同伴选择是很重要的。

    这也是大地神殿那支队伍敢于索要那么高条件的原因。正常的队伍,是不可能愿意带一个拖后腿的进去的,在关键时刻坑了他们下,整个队伍就惨了。

    “老贼,福叔,我也问过了,这东伯雪鹰掌握疑似虚界真意或者阴影真意,还不至于带来什么麻烦。”说话的是一名青袍中年人。

    这中年人气度不凡,整个人气息收敛不带任何威压。

    可却是这支队伍的首领。

    血刃酒馆……在神界可是三大至强势力之一的‘血刃神廷’,血刃神廷的一位高层能够找到的厉害半神何其多,能够选中这一支队伍,自然不凡的很。

    “不带来麻烦,可也带不了什么好处啊,论探查,我幻象真意可是凝聚出本尊神心了,不比那个小子的还算浅薄的虚界真意厉害的多?”山羊胡子老者瞪眼道,幻象真意是三品真意,虚界真意是二品,可架不住人家已经凝聚本尊神心,这就很恐怖了。

    “你们俩,好了,别叽叽歪歪了。”青袍中年人说道,“那东伯雪鹰已经到了,见见这小子了,以后毕竟要成同伴,生死与共的。”

    山羊胡子老者、光头黄袍老者只能无奈。

    他们是改变不了庄主的意志的!

    很快——

    吱呀,门开了。

    一名略显病弱的白衣青年走了进来,超凡强者一般个个气色都很好,东伯雪鹰被巫毒折磨下的气色自然就显得病弱了。

    “巫毒……”青袍中年人看着走进来的东伯雪鹰,却是想起了自己年少刚成为超凡时所娶的妻子,他的妻子就是在巫毒折磨下撑了三十年,陪他活了三十年,而后死去的。这是他心中永远忘不了的痛。当他知道东伯雪鹰的遭遇后,他就有了这一决定。

    鬼六怨巫毒承受百年,这个年轻人是真不容易。

    “东伯雪鹰,对吧?”青袍中年人微笑道,“我叫辰九!以后我们可就是同伴了!”

    “见过辰九兄。”东伯雪鹰略微躬身行礼表示敬重。

    初次见面……

    这位‘辰九’也自然释放了些许气息,在超凡的世界里,实力才是最有力的。

    东伯雪鹰一感应到这位辰九释放出的气息,立即隐隐感受到了八条凶龙在咆哮!八条凶龙,每一条都代表着一种恐怖的意志,有代表着毁灭,有代表着剧毒,有代表着暴戾……这八条凶龙带着恐怖的极致,可恐怖的尽头却是无尽生机。

    明明是八条代表各种恐怖的凶龙,可却有着无尽生机。或者就是阴极阳生,阳极阴生的道理吧。

    “不愧是血刃神廷高层派遣的队伍首领,深不可测。”东伯雪鹰暗道。

    在一座普通的郡城内。

    无数人们在和往常一样生活着。

    “你这恶棍!你既然不想让我活,我就让你也活不下去,死吧,死吧!”一名看起来很老实的汉子正满脸狰狞,拿着杀猪刀愤怒的砍向一名上半身的飞扬跋扈的壮汉。这壮汉一瞪眼,立即从腰间拔出一把刀:“反了你了!”

    二人当街就厮杀了起来。

    诡异的是,街道行其他人没有谁恐惧,一个个都红着眼,有些开始彼此怒骂起来,有些也彼此殴打起来,甚至有的直接下毒手。

    “哈哈哈,美人,你喊再大声都没用的。”一户民居内,一泼皮直接闯进去强行去抓那妇人,妇人却是凄厉哭着喊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旁边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孩却已经没了声息。

    “啊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妇人声音凄厉,渐渐的她眼睛开始变得血红,手指甲一把扣在了身前这泼皮的眼睛内,噗嗤……

    “全部剥皮,都剥掉!”

    一名凶汉坐在那,看着那吊着的一个个男男女女,“谁让大爷今天高兴呢,用你们的皮做成衣服,肯定很不错,都剥,剥,剥。”

    旁边的手下们如果是过去,他们肯定很恐惧,肯定会惊恐自家主人变得如此残暴,可此刻他们一个个却都红着眼,嘿嘿笑着开始拿起了刀……

    那些被吊着的男男女女都疯狂咒骂着,怒骂着。

    ……

    这一座郡城内每一个人都仿佛入了魔,将人性中最凶残的一面都暴露出来,几乎在短短片刻,整个郡城内便是一片血腥,血腥气弥漫处处,郡城内的大半人们在片刻内就自相残杀而死。其他的依旧在各种折磨厮杀当中。

    许多惨死的,哀嚎怨气弥漫在整个城市。

    “这声音真是好听啊,哈哈哈哈……”在郡城的中央半空中,正有着一名凶戾气息滔天的瘦弱老者,瘦弱老者凌空而立,手指甲长的很,他正抓着一奇异的水晶球,水晶球内已经有着无数的冤魂在其中,这些冤魂厉鬼一个个哀嚎着。

    “这里,这里怎么回事?”半空中出现了另外一道身影,是一名很冷酷沉默的男子,身上气息也阴冷黑暗。

    正是鬼神骑士酆东。

    酆东平常再冷酷,可此刻也惊呆了,他看着生活着上千万人的郡城竟然变成了一座地狱!血腥气滔天,怨气冲天。

    “嗡!”他立即借助天地之力,瞬间查探整个郡城,这一看更让他睚眦欲裂,这郡城内的人口已经死掉了层,有一些死去的惨景让他都不忍目睹,那些死者的狰狞疯狂怨气,更让酆东心中充满着怒火。

    “你是谁!”酆东也发现了在郡城中央的那名瘦弱老者,一个瞬移,就已经到了那名老者面前。

    酆东满心怒火看着这名瘦弱老者,他完全明白,这一切就是这老者造成的。

    “就是这个水晶球。”酆东能隐隐感知,水晶球正释放无形的力量笼罩整个郡城,让郡城内的人们变得疯狂,当人们死后,他们的灵魂也被这无形力量给吸引,吸引进这水晶球内。

    “给我破。”酆东怒意滔天立即出手,手中出现一杆长戟,长戟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瞬间刺向那水晶球。

    “大胆!”瘦弱老者立即愤怒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