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百年后 第二十六章 逃命

作品:《雪鹰领主

    “什么!”远处观战的四支队伍都吃惊看着眼前这幕,太快了,刚刚他们还以为东伯雪鹰奈何不了尤兰领主,谁想局势立转!夏族宁可付出不小代价丁九战船再度发出一击,紧随其后的就是东伯雪鹰恐怖的一枪,躲得了一下,躲不了第二下!

    “不会死吧?”他们个个紧张看着,好歹是媲美神灵的半神,就这么死了?

    而丁九战船上的夏族超凡们也都紧张看着。

    ……

    “不!”尤兰领主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毁灭奥妙传递进来,疯狂摧毁着他的魔体,几乎瞬间,他的整个头颅都完全塌陷化作虚无。

    不过也仅仅只是头颅化作虚无。

    脖子以下的整个黑色皮肤身躯却依旧保持完好!

    他的黑色身躯立即暴退!

    在暴退的同时,脖子以上立即生长出了一个新的头颅,他这一尊魔体比库蒙将军的魔体更加强大,身体如果变大,甚至能够达到恐怖的三百里高度!所以手臂才能轻易暴涨数十里,用那位大魔神的话说——这绝对媲美真正魔神的身体!

    不过就算如此,一击之下,尤兰领主的身体依旧被完全摧毁湮灭了头颅!

    “这样的攻击,只要十次,我的魔体也将完全湮灭。”尤兰领主劫后余生,心中惊骇,刚长出新的头颅,他脸色就大变。

    他感觉到。

    一种神秘的du su正迅速蔓延,即便是他如此强横的魔体,媲美魔神的魔体,也无法阻拦这种du su,du su渗透侵蚀身体的每一处,包括他修炼黑暗魔力的体内‘魔海’,du su也一样渗透,开始影响他体内魔海的运转。这也就罢了。

    du su还渗透进头颅脑海,这种渗透,是粒子层面的完全渗透。

    “啊啊啊”一股恐怖的剧痛,这种剧痛是尤兰领主从未感受过的,虽然在黑暗深渊也经历了无数厮杀危险,可痛到这种地步,也是他都有些措手不及的。

    这种疼痛超越了,让灵魂都在战栗。

    “啊啊啊!!!”尤兰领主发出了痛苦的咆哮怒吼,他的面色狰狞,状若疯狂。

    “巫毒!鬼六怨巫毒!”尤兰领主的怒吼充满着无尽的恨意杀意,他的声音在天地间回响。

    “什么!”

    观战的四支队伍包括丁九战船内的夏族超凡们个个大吃一惊,他们听到尤兰领主那不甘心痛苦的怒吼,就能感受到此刻尤兰领主何等之悲愤!

    “竟然是鬼六怨巫毒。”

    “对,一定是东伯雪鹰,他本就身中巫毒,全身处处都是巫毒,定是在战斗前,将巫毒抹在了枪尖上,真够毒辣的啊。”

    “好可怜的尤兰领主,他现在中了鬼六怨巫毒了?听说这巫毒疼的要命啊。”

    “太狠了,真是太狠了。”

    四支队伍的成员个个都有些同情尤兰领主,这尤兰领主实力是很强,仗着时间减速真意敢来威胁夏族,或许他本有成功可能,可惜运气不太好,夏族出了一个天赋恐怖的东伯雪鹰,这下子麻烦大了。

    ……

    尤兰领主感觉到这种无比的疼痛,心中却是冷静的,因为他知道到了生死时刻!

    “是鬼六怨巫毒,不过只是他血液中蕴含的du su,已经被大大削弱,这巫毒虽然厉害,不过我魔体自身恢复力就能抗住了。只是有些麻烦的是……竟然渗透进我体内魔海,我修行产生黑暗魔力的速度,都因此减慢五成。”尤兰领主做出判断。

    这很正常。

    就算东伯雪鹰自身,中的鬼六怨巫毒,也不是真正最原始的,而是‘巫神剑’上携带的du su,也是属于削弱版的。

    东伯雪鹰当初中了一剑时,身体恢复力都是能够对抗du su的破坏力的,还是后来连续中剑……造成那般结果。

    东伯雪鹰虽然体内处处都是鬼六怨巫毒,可这du su……和巫神剑上相比,则要更弱一筹了。

    毕竟!

    不可能一个中了源石鬼六怨巫毒的,体内的血液拿出来就是‘鬼六怨巫毒’,如果这样的话,鬼六怨巫毒就能源源不断的造就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

    东伯雪鹰血液中的巫毒,毒性要比巫神剑上的du su还要再弱一级别。

    尤兰领主中毒后,魔体轻易就能抵抗侵蚀力,只是修行黑暗魔力受到影响,当然最重要的是……疼痛!!!

    “这巫毒是被大大削弱,可最致命的是,太疼了!我竭尽全力才能保持冷静,可这样的状态和东伯雪鹰交手,很容易再中招的!”尤兰领主虽然心灵意志很强大,可和百年来日日夜夜受巫毒折磨的东伯雪鹰相比,还是弱些的。

    幸亏巫毒较弱,他还能继续战斗。

    “必须逃!”

    “不能再打了,我现在都无法保持绝对的专注!”尤兰领主受疼痛折磨,面色狰狞,心中念头一闪而过,瞬间做出决定。

    他毫不犹豫手中就出现了一血色卷轴。

    撕拉

    卷轴撕裂!

    嗡!

    他的体表就形成了一层奇异的血红色流光,将他全身每一处都完全保护好。这正是他从黑暗深渊带下来的一件保命神级卷轴之一,黑暗魔力还是很完美的一种力量,能够如超凡骑士一样战斗,也能够施展法术操纵卷轴等等。

    像东伯雪鹰他们,超凡骑士是没法使用这法术卷轴的。

    “逃!”尤兰领主立即化作流光,开始疯狂逃窜!他现在都没有十足把握挡住东伯雪鹰的长枪,所以才依靠这卷轴之力。他实在不敢再尝东伯雪鹰长枪的滋味了,一来,每中一枪,伤势会越重,二来,du su也会越多,疼痛会加剧!

    这两个结果都是他无法承受的。

    ……

    说来缓慢,实则尤兰领主被刺中后,感觉到du su恐怖时,心中瞬间做出决定就撕裂了卷轴,开始了逃窜!

    “想逃?”虚界中的东伯雪鹰速度何等快?他在虚界内能够进行极点穿透,瞬间就是千里!尤兰领主跑的再快也挡不住。

    “哗。”

    尤兰领主拼命飞行逃窜。

    他的速度是真的很恐怖,不愧是媲美魔神的肉身,且整个人都化作一道金光,金光都不断撕裂空间阻碍,能达到一秒千里的恐怖速度。这比当年那位魔神会的三祭司借助影令的速度还要快些了,媲美魔神,不单单是身体,在规则奥妙他都是不亚于魔神的。

    可跑的再快,在虚界中的东伯雪鹰都能轻易跟上。

    “死。”一杆长枪从虚无中刺出。

    “轰!”尤兰领主保持极限速度逃窜,他几乎所有注意力都在关注着周围,虽然疼痛折磨,可还是至少保持冷静的,立即竭力一掌去抵挡。

    险之又险挡住了这一枪。

    东伯雪鹰也不在乎,他继续追逐,继续出枪。

    万里区域。

    尤兰领主飞了十秒,东伯雪鹰一次次出枪,共有九枪刺中尤兰领主身体,只是他体表的血色光芒防御颇为强大!竟然连续抗住九枪都没有破灭。只是暗淡许多,东伯雪鹰对此也不奇怪,当初自己遭到巫神剑攻击,虽然操纵巫神剑的奥兰大长老的奥妙很弱。

    可巫神剑威力奇大!即便穿过当时青甲守卫阻碍,削弱后的威力依旧在神级层次。

    巫神剑当时也是刺了十几剑,才破了紫雷护壁!

    “尤兰领主的护体卷轴,威力应该不亚于我当年的紫雷护壁,甚至还要超越。我和经过青甲守卫削弱的巫神剑相比,威力或许相当。可我的‘星辰陨灭击’在奥妙上却比奥兰大长老更高,破坏力更强,估摸着再来下就能破开了。”东伯雪鹰暗道。

    “撕拉”

    飞出封锁的空间范围后,尤兰领主立即撕裂出空间通道,迅速遁逃。

    “轰!”一杆长枪从虚无中刺出,刺在空间通道内的尤兰领主。

    论速度。

    空间通道……也一样在虚界映照下,一样继续攻击!

    ……

    “跟上!”巫马海他们四支队伍则是接连赶上,顺着空间波动,轻易在后面跟随着。

    “该死。”丁九战船内的夏族半神们则很不甘心。

    “这神界战船,一旦高速飞行,就无法封锁空间,无法进行攻击,唉。”贺山主也无奈头疼,就像凡人在高速奔跑时很难轻松的画画,弱些的法师在高速奔跑下也很难静心施展法术,同样的道理,贺山主的境界还是太低了。

    一旦操纵神界战船高速移动,就无法进行其他攻击了。

    只有停下来,或者很缓慢的飞行时,还能封锁空间、进行攻击等等。

    “我们也跟上。”陈宫主道。

    贺山主点头:“好。”

    干脆收了对周围空间的封锁,丁九战船立即顺着之前尤兰领主撕裂空间的波动,顺着波动追了过去。

    ……

    “他的极点穿透,在速度上也比我快。”尤兰领主飞行在空间通道内,都一次次遭到长枪攻击,很是憋屈!可没办法,真意各有所擅长,他修行的两种二品真意,一种擅长攻击,另一种则是领域类的时间减速。可惜他的时间减速,还渗透不进虚界。

    如果是梅山主人,完整的空间真意,倒是能够渗透进虚界了。

    “不好,得换一件了。”尤兰领主很快就察觉的护体的这一层血光,已经要扛不住了,“该死的疼痛。”

    若是绝对专注,他是能挡住的。

    可这巫毒……真疼啊!

    他没法绝对专注,只能勉强保持冷静罢了。

    “嗯?”

    在虚界,一样穿行在空间通道中的东伯雪鹰忽然眉头一皱,“他这空间通道,是通往红石山的?”

    在空间通道内,尤兰领主并不算快,因为遭到无形规则阻碍,主要这条空间通道已经深入地底,且在不断斜着深入,按照方向……似乎正是朝当初黑风老祖留给自己的‘红石山’的详细地图位置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