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第十三章 开天辟地

作品:《雪鹰领主

    辰九紧跟着立即反应过来,连低声问道:“东伯雪鹰,你中的巫毒?”

    通过浮空岛陨石桥这最基本的考验,是会得到赠与的一份礼物,可也只是一份而已。△东伯雪鹰竟然选了‘开天辟地’,那解毒?

    “解不了。”东伯雪鹰摇头,“奚薇前辈说了,鬼六怨巫毒是神级巅峰的巫毒,解药太过珍贵,远远超过一份礼物的价值。”

    “可你这不是原始巫毒啊。”辰九追问。

    “就算是削弱的,解药价值依旧远超一份礼物。”东伯雪鹰摇头。

    旁边其他一个个,梅山主人、金衣青年剑皇、白袍少女等一个个都看向东伯雪鹰,虽然都有些同情,可也都没说什么。

    “巫毒,唉,毕竟恐怖的很。”辰九叹息,他的挚爱就是中巫毒死去,他飞剑山庄也没法救,“更何况鬼六怨巫毒还是神级巅峰的巫毒,如果是原始巫毒,神级巅峰强者中了都会受折磨,想要求救,付出的都超过神阶ji pin兵器了。”

    神器,从大的层次分,也是分成‘神阶’‘界神阶’乃至更高。

    像巫神剑、雪前辈这类,都算是神阶ji pin!正常的神阶ji pin,半神们是无法催发的,他们催发的都是些神阶下品。

    而巫神剑和雪前辈……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血炼神兵!和主人一起成长的,都是从神阶下品逐渐成长到‘神阶ji pin’的。因为兵器本身材质等多方面限制,神阶就是他们的极致。因为是血炼神兵,所以才可能让半神操纵。

    不过对灵魂要求极高,需要和血炼神兵的最原始主人灵魂很相近,才能催动。

    “所以擅长巫毒的神级强者,在神界也很可怕。”辰九道,“只是我没想到,他巫神剑携带的比较弱的巫毒……在红石山。也没能解。”

    “毕竟是神级巅峰巫毒。”梅山主人在一旁开口道,“诸位难道没发现,这红石山给与的礼物其实花费都很低,连一件神器都是不肯给的。都是半神级的宝物!价值极高的‘观看开天辟地’和‘修行洞天’,对他们而言又没任何损失。”

    在场个个点头。

    是,真正给的宝物,价值都不高。开天辟地?看看而已。修行洞天?去修行下对洞天又没任何影响。

    “对,就是靠‘开天辟地’和‘修行洞天’吸引人呢。”辰九摇头一笑,总要给半神们足够的吸引力,否则来冒险的会很少很少。

    “当初在神界。红石山吸引了无数半神去,连神灵都有去的,当然神灵去考验,都是神级巅峰强者了。”福叔在一旁也说道,半神来的都是半神巅峰,神灵的考验,自然也都是神级巅峰了。

    “不能怪红石山小气。”

    东伯雪鹰道,“无数半神乃至神级去闯,如果付出的礼物太多。时间久了,红石山也扛不住。自然得控制礼物的价值极限。只有开天辟地、修行洞天这类不需要什么付出的,才能大方点。”

    “嗯。”

    在场个个点头。

    一个半神,就送一件神器。整个神界何等广阔……上亿年。通过基本考验的半神得多少亿?送神器得送多少?那都是很恐怖的数字。送礼物的价值肯定严格要求的。

    “东伯雪鹰,没想到没解毒,都如此看得开。”旁边金衣青年剑皇道,“佩服佩服。”

    东伯雪鹰一笑。没解释。

    之前自己也有些焦急不甘,不过晁青前辈成神的事让他心情大好,轻松许多。所以也就看开了,人总得往前看,不能总是奢望运气。

    ……

    巫马海在峡谷内观看着‘开天辟地’,半个时辰后,就是白袍少女进去。

    大家轮流着进去,也都不急。

    每人都是半个时辰!

    东伯雪鹰是最后一个来到的,也就排在了末尾。

    “哗!”

    眼前有无形力量笼罩的峡谷,忽然力量分开不再阻碍,此刻峡谷口外就剩下东伯雪鹰孤零零一个了,他迈步入内。

    峡谷寂静,也没多长。

    东伯雪鹰也看到了前方远处正站着一名黑袍老者。

    “年轻的超凡。”黑袍老者看向东伯雪鹰,冷漠道,“观看开天辟地没多久,一般观看后都会陷入感悟中,不过半个时辰后我依旧会将你挪移送回到奚薇那去,这点你得明白。”

    “是,前辈。”东伯雪鹰恭敬行礼。

    “这就是开天辟地印记。”黑袍老者指向峡谷旁边的一面崖壁。

    东伯雪鹰转头看去。

    崖壁上有着无形力量阻挡,可跟着这无形力量迅速撤去,露出了崖壁上一个巨大的凹坑,这凹坑还有着手指纹路,东伯雪鹰一眼就能判断……这应该是一根巨大的手指点在这崖壁上的。

    “无需多想,精神去感应。”黑袍老者道。

    “是。”

    东伯雪鹰盘膝坐下,随即灵魂力量弥漫,渗透向那一凹坑。

    当碰触凹坑的刹那。

    “轰!”

    东伯雪鹰‘看到’了。

    那是一片广袤寂静的黑暗虚空,虚空中正站着一名红发红袍老者,这老者整个人就仿佛一团无比耀眼的火焰,他的头发眉毛胡须尽皆都是火红色,一双眸子都是火红色。他站在那,那无形的威压就让那黑暗虚空在震颤,东伯雪鹰即便透过印记‘看到’,都发自内心的敬畏恐惧。

    这红发红袍老者伸出的右手的食指,朝前方黑暗虚空点出。

    他的食指仿佛急剧变大,似乎充斥视野。

    又仿佛很小很小,渗透进黑暗虚空的最极致内部。

    “极点!”

    东伯雪鹰瞬间明悟,他从这一手指点出,感觉到了‘极点’,那一根手指的指尖……就仿佛一颗极点!代表万事万物的终结,也代表万事万物的起始的极点!

    “轰”

    一指头点出,虚空裂开,无数天地初始能量涌动,一座世界在这‘一点’下开始逐渐扩张成形。

    时间、空间,开始在这世界内显现。

    还有一丝神秘的波动,弥漫在整个世界。

    当然还有最最耀眼的火光,笼罩整个世界……

    世界开始形成。

    这是一个庞大的炽热的世界,植物开始生长,奇异虫兽开始诞生,虽然是迥异于夏族世界的另外一种极为炽热的世界,可那个世界一样有万事万物。

    “哗。”

    一切结束。

    崖壁上再次出现无形的力量,阻挡了东伯雪鹰的继续观看。

    东伯雪鹰盘膝坐在峡谷内,则完全沉迷了,刚才显现的整个天地世界的诸多最根本的规则奥妙,特别是自己颇有钻研的‘极点穿透’,那位红发红袍老者就是一手指头开天辟地的!东伯雪鹰脑海中一时间生出无数的想法,他情不自禁的手指在面前一次次施展挥动,或是手指犹如枪尖刺出,或是一掌拍击而出……

    旁边的黑袍老者看着这一切,面无表情,他早就习惯了。在神界,不知道多少超凡,甚至是神灵在这观看,而后如痴如魔。

    总之,甭管多么沉迷,半个时辰一到,即便会打扰到他们,他依旧会强行将他们挪移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