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 决战 第十章 战巫神

作品:《雪鹰领主

    “口气还真大。”东伯雪鹰也不废话,当即身影一动手中的饮血枪猛然挥劈而出。

    轰

    饮血枪枪杆都有些弯曲,枪杆周围更有着巨大的黑暗星辰虚影在缓缓旋转,混洞碾压这一杀招再度施展,周围空间都开始粉碎,所过之处一切都开始粉碎化作沸腾的粒子流,无数的粒子流仿佛沸腾的米粥,恐怖的威力波及上万里范围,劈向前方的巫神。

    波及这么大范围,也是东伯雪鹰故意的

    只要擦到金袍巫神,以对方仅仅半神极限的威能,瞬间就得死

    其实星塔世界操纵着天地威能也在攻击金袍巫神,只是金袍巫神站在那,似存在,似不存在。天地威能都碰不到他一丝。

    “好强的威力。”金袍巫神皱眉,他不怕东伯雪鹰和他比技巧比境界,因为那些枪术对他而言就是过家家,可是靠恐怖的威能巫神就头疼了。

    “哼。”

    金袍巫神一声冷哼。

    他一迈步前行。

    周围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时间、空间开始模糊,天地威能在他面前都变得模糊,不管是阴影、虚界都变得模糊扭曲似乎天地间万物都变得模糊扭曲,唯有金袍巫神是这天地间唯一清晰的。他行走而来,东伯雪鹰那恐怖的一枪碾压过来,却和他仿佛处在不同的空间。

    长枪扫荡而过,威能依旧是模糊的,他却是真实清晰的。

    “这,这”

    东伯雪鹰很讨厌这种感觉。

    仿佛自己参悟的一切都是笑话。

    时间、空间、虚界、引力、天地之力自己寻常能够感知的,在金袍巫神面前,似乎都开始模糊。似乎都无效了似乎自己辛苦参悟的一切,都是笑话。

    “不对,这是错觉他给我的感觉再厉害也是半神极限威能。我的枪法。只要威能碰到他一丝,他就得死。”东伯雪鹰努力劝说自己。

    可是自己所能感受的一切。

    包括自己的身体。似乎都变得模糊,自己耳朵也听不到声音。

    “死”

    天地万物间唯一清晰真实的金袍巫神,已经到了自己面前,一掌拍击而来。

    他的手掌干瘦,直接无视了神器甲铠,穿入东伯雪鹰身体内部。

    “轰”

    一股恐怖的攻击,在东伯雪鹰体内爆发。

    跟着金袍巫神收手,迅速退去。

    东伯雪鹰能够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漩涡在自己体内。似乎要粉碎扭曲一切,让一切都毁灭。不过那漩涡也受到更加恐怖的规则压制那是整个物质界的规则连大能者们也无法违逆的规则,漩涡规则奥妙再恐怖,威能也仅仅半神极限。

    就仿佛一根针,就是一个孩童拿着都能刺入成年rén pi肤。可如果扛着针的是一个蚂蚁,它的力量太小,想刺破皮肤都很难。更别谈更大威胁了。

    一个道理。

    万劫混元体仿佛巍峨高山般不可撼动,这恐怖的灰色漩涡根本没能损坏东伯雪鹰身体的一丝。

    “嗯”

    金袍巫神退到远处,皱眉看着东伯雪鹰。

    “这,这真是”东伯雪鹰挥出长枪。这才收回,眼前一切也恢复正常,天地景色也真实了。这让东伯雪鹰心中震惊,“这就是一品神心吗”

    境界上差距也太大了。

    自己的招数,自己的防御,明明力量威能上高那么多,可连碰都碰不到一丝。

    自己和二品神心的超凡交手,感觉相差无几,甚至还能获胜。

    可一品神心面前,自己就仿佛是个笑话。

    “再试试。”金袍巫神有些不甘心。

    轰。

    天地间一切依旧真实无比,可金袍巫神却变得完全模糊了。他仿佛超然于这个世界。

    模糊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东伯雪鹰的肉眼甚至已经看不见了。他是透过星塔世界的探查,才能发xiàn jin袍巫神瞬间到了自己面前。东伯雪鹰再一次施展枪法,依旧是力量著称的混洞碾压,一时间周围尽皆开始粉碎。

    金袍巫神的手掌依旧轻易钻入东伯雪鹰体内,在体内轻轻一点,跟着他模糊的身影已经逃到了万里外。

    “嗯”东伯雪鹰轻易发现体内有一无形的针尖刺在心脏上,欲要刺入,细小的针尖更是蕴含无尽规则奥妙,代表着天地至理。

    不过

    依旧没能刺动,针尖消散。

    金袍巫神气的直咬牙:“我修行漫长岁月参悟出一品神心,真正窥伺到天地规则的最本质核心一个小小超凡,在我面前就是个蝼蚁。可该死的物质界规则,硬是将我的力量压制在半神极限。这东伯雪鹰身体又强的离谱,根本就撼动不了”

    境界太低,空有力量威能,就像东伯雪鹰现在,根本碰都碰不到敌人。

    可如果没有力量威能,空有境界,就像金袍巫神,也撼动不了东伯雪鹰。

    当然

    正常情况下,境界一高,规则奥妙会自然引动天地威能。所以境界高者按理说威能都会极高。不过物质界有其规则,保护着凡人们。神灵都无法强行进入,就算是界神、大能者降临下神之分身也只能有半神极限威能。

    这点威能对付寻常的超凡,寻常的新晋神灵是够了。可遇到东伯雪鹰这种绝世超凡,就立即傻眼了。

    “我的境界还是太低。”东伯雪鹰经过短暂两招,也受到了刺激,“这是有物质界规则压制,如果没有压制,在巫神、大魔神面前,恐怕一招我就身死了。”

    “不行。”金袍巫神也压下不甘,“威能还是太弱,看来还是得靠巫毒。这东伯雪鹰每次都是肆意碾压,周围空间虚界都粉碎,化作混沌进行穿行也是危机四伏我不能出手太多次,出手次数多了,很容易中招。”

    “我成界神后,练就的最厉害的两种巫毒,一种孕育在血炼神兵内,一种必须靠界神力操纵。”金袍巫神皱眉。

    巫毒一道。

    也同样诡异浩瀚,越是强大的巫毒,生存条件都苛刻。显然就像越强大的血脉,诞生子嗣越少。天地间自然有规则引导万物,越厉害的巫毒,就越难操纵。

    金袍巫神,仅仅一个半神极限威能的身体,最多勉强操纵数种神级的巫毒。

    “不管怎样试试看吧,鬼六怨巫毒能解,不代表其他巫毒能解。”金袍巫神右手一伸,只见其中三根手指都隐隐泛起了不同颜色,其中一根手指泛着绿光,一根手指泛着黑气,一个手指则是有着紫色纹路缠绕,金袍巫神操纵巫毒显然出神入化。

    “化作混沌穿行,似乎更危险。万物归虚似乎效果更好”巫神再一次动了。

    天地间一切万物再次变得模糊。

    一切规则都开始模糊。

    唯有巫神真实。

    他迈步而来。

    东伯雪鹰咬牙不管似乎一切都模糊的感觉,肆意挥劈出饮血枪,依旧施展出混洞碾压,努力摧毁一切。只是他摧毁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模模糊糊。

    金袍巫神瞬间到了东伯雪鹰面前。

    他的眼睛盯着东伯雪鹰眼睛。

    这一刹那,二人彼此盯着对方。

    金袍巫神的右手插入东伯雪鹰胸膛,神器甲铠都是模糊虚无,完全没有阻碍之效。东伯雪鹰的护体真意秘技同样没有一丝护体之效。

    跟着金袍巫神迅速退去,到了远处紧张的看着东伯雪鹰。

    天地间一切恢复真实,可东伯雪鹰已经感觉到了体内的巫毒

    “巫毒三种巫毒”东伯雪鹰脸色微变。

    “一定得成功,一定得成功”金袍巫神焦急期盼,经过这次交手他认为就算大魔神出手,恐怕希望也较为渺茫,实在半神极限威能对东伯雪鹰威胁太低了。反而巫毒算是希望较大的。如果巫毒再失败,巫神都想不到该怎么办了。

    仅仅数秒后。

    “呼。”

    东伯雪鹰张口一吐,黑色、绿色、紫色三道巫毒气息便被吐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