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 决战 第十八章 地狱沉沦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真的很痛心,从他进入凡这个群体,池丘白便处处照顾他,仿佛兄长。看到

    可现在,他死了!

    他不愿背叛夏族,所以选择背叛了大魔神!

    “长风。”

    一道道身影接连赶来。

    贺山主、陈宫主、司空阳、晁青、步城主他们一个个身体投影来到这,他们看着盘膝坐着那却已经没了气息的池丘白,个个都痛心无比。他们曾经对池丘白寄托了无尽的希望,甚至在东伯雪鹰崛起前,他们认为池丘白会是夏族第一人。

    “长风,你,你怎么……”司空阳声音都有些颤抖,“唉!”

    “一旦忠诚于大魔神,选择背叛,那将比死还痛苦。”晁青也摇头,“长风的灵魂已经被抓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的灵魂恐怕将会受到永远的折磨!”

    “都是这场战争!”陈宫主也咬牙痛心,“如果不是因为这场战争,大魔神哪里会这么用心的勾引我夏族凡,还刻意将长风的妻子也引导在黑暗深渊……唉!”

    “一步错,步步错……”太叔宫主低沉道。

    “选择忠诚于大魔神,就等于将灵魂交给了大魔神。”司空阳声音颤,他是真的很痛心,在他眼里,池丘白就是下一任水源道观观主,他一直无比器重,简直当做自己的孩子。

    东伯雪鹰沉默站在一旁。

    “长风大哥不会白死的。”东伯雪鹰轻声说道。

    ……

    在星塔的一座厅内。

    红袍东伯雪鹰正盘膝坐在这,一道身影在旁边凝聚,正是余靖秋的虚影,她已经停止操纵星塔开始歇息了。

    “雪鹰。”余靖秋走过来,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靖秋,辛苦你了。”东伯雪鹰起身。

    “没什么,和你们比,我这不算什么。”余靖秋轻声道,“我看到了长风大哥的信,我在想。如果雪鹰师兄你的灵魂被大魔神引导进黑暗深渊,为了和你团聚永远在一起……恐怕当初我也会和长风大哥做出一样的选择。毕竟当初也不知道大魔神会想要灭掉整个夏族。”

    东伯雪鹰点头:“历史上魔神会一代代,虽然自私,可最多争夺信仰。却未曾要覆灭整个夏族。”

    “长风大哥一步沦陷,再无回头路。”余靖秋透过星塔看着外面,“我在想,现在长风大哥的灵魂是不是正遭受折磨,还有长风大哥的妻子。是不是也一样在遭受折磨!”

    东伯雪鹰轻轻点头,心中却沉甸甸的。

    想救,却无力。

    余靖秋道:“自己灵魂永远遭受折磨,这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自己的决定,让自己的挚爱灵魂也永远受折磨。这才是最让人悲痛愧疚的。”

    东伯雪鹰一怔。

    对。

    自己还没意识到这点,选择背叛大魔神!池丘白却也让他的挚爱灵魂永远受折磨,恐怕这才是池丘白心中最大的痛。

    “该死,该死,都是因为这场战争!”东伯雪鹰低沉道,“巫神和大魔神。为了红石山,在他们眼中我们夏族根本就是蝼蚁……不管怎样,绝对不能让他称心如意。这一场战争,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们都必须得赢。”

    “一定会赢的。”余靖秋握着东伯雪鹰的手,“我相信你一定能破开那朵黑色花。”

    在遥远的黑暗深渊。

    大魔神达尔豪正坐在自己的王座上,面色阴冷,他很清楚池丘白对妻子是何等重视,他觉得握住池丘白妻子的灵魂,池丘白一定会乖乖为他做事。不可能背叛的。可事实却给了他狠狠一巴掌。当然这一场战争如今他们占据绝对优势,达尔豪依旧能够保持冷静。

    在他的身体内,正有着看似很小的一点,那一点却是广阔的世界。

    作为界神。体内的神海早就演变出了一座世界,这也是界神能够接引灵魂的原因。

    “啊”

    一名黑衣女子正被绑缚在一个架子上,正遭受这鞭刑,她乃是灵魂体,抽打的鞭子上也流动着神纹,一次次抽打。让她痛苦哀嚎。

    而在她对面仅仅百米外正漂浮着一个水晶球。

    水晶球内有着无数火焰在燃烧,里面隐隐有一个人影,正是池丘白的灵魂。

    遭受地狱火焰的灼烧,疼痛让池丘白战栗。

    “不——”池丘白看着对面那遭受鞭刑的女子,不由难以置信喊道,“不,不要……”

    “池丘白!我要让你日日夜夜永远看到你的挚爱受无数折磨。放心,她看不到你的,她永远看不到你。你也永远无法和她说一句话!我会让你一直受各种折磨,哈哈哈……放心,现在才刚刚开始,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我很想看看,你这么忠诚于夏族,在我的折磨下会不会变成一个冤魂厉鬼,哈哈……”

    大魔神的声音回荡在这水晶球内。

    水晶球的池丘白看着远处被刑罚的女子,痛心无比,他多么想要自己去替代。

    “小希。”池丘白伸出右手,喃喃低语,“对不起,对不起……”

    ……

    时间一天天流逝。

    转眼便已经两年时间过去。

    星塔、堡垒、黑色花朵依旧在那片广袤沙漠上,东伯雪鹰的斗气分身也尝尽办法,甚至亲自出手,可是没有饮血枪的斗气分身威胁真的很低。任凭东伯雪鹰如何挣扎,斗气分身也就撑了近一年时间,最终还是消散了。东伯雪鹰本尊被困巫陀罗圣花内,每天都在练枪法。

    虽然巫神吹奏乐器,声波影响,让东伯雪鹰无法静心去推演真意奥妙,可他不管不顾的去练枪,就像当初中了巫毒无法静心修行一样,全身心去练枪法!

    可是……

    两年时间。

    自己还是没能破开这黑色花朵,三门真意,自己都没能达到神心境。他有些感受到当初梅山主人、剑皇、辰九他们被困在瓶颈,一直无法突破的焦急感了。

    “呼呼”巨大的半透明黑色花瓣,层层叠叠,构成了方圆三千里的巨大黑色花朵。

    东伯雪鹰停下练枪,看着这庞大的花朵。

    这就是困住自己的囚笼。

    “已经两年了,我却一直没能突破,星塔撑不了太久了。”东伯雪鹰握住枪杆。

    呜呜呜……

    巫神吹奏的声波回荡在这黑色花朵空间内,东伯雪鹰转头冰冷看了眼远处红叶空间内的巫神、大魔神,随即又继续练起了枪法!他这些日子早就练枪如疯魔!

    因为有太多太多肩负在身上……

    番茄已将将画手画的‘池丘白’的原图在了公共微信上,经过多次修改,番茄觉得算是符合心中池丘白的模样了。

    大家加番茄的公共微信,搜‘我吃西红柿’加入即可,就能看到池丘白tu piàn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