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第六章 《黑虫经》

作品:《雪鹰领主

    “好。”苍雍国主也不犹豫,堂堂血刃神帝是不可能降低身份贪墨这点东西的,双方既然谈妥,自然迅速开始定下誓约。

    誓约自然约定不可和东伯雪鹰为敌,毕竟苍雍国主如果实力提升更快,仗着流光虫反过来要挟逼迫。那可就麻烦了。当然东伯雪鹰认为等苍雍国主将流光虫培养成熟,自己也有应对的实力了。

    “这个小子,倒是运气不错,这应该是第五虫经吧。”在宇宙铜炉前的血刃神帝感应到誓约,立即知晓那里发生一些,不由一笑,“虽然培养虫兽是旁门之道,可第五虫经在阵图方面的确达到极高深境界,也有借鉴之效。”

    苍雍国主猜的没错。

    神帝陛下是根本瞧不上这一门虫经的,作为神界最强者,神帝陛下追求的已经远超苍雍他们的想象了。那是完全另外一个层次了。

    定下誓约,不敢违背。

    誓约的威力是很强的,就算有物质界的保护,在物质界内,三重天界神如果没立下誓约,倒是不怕血刃神帝。可立下誓约,神帝陛下借助誓约的攻击就强多了,透过物质界一样灭杀三重天界神。

    若是不在物质界!

    像神界、深渊!誓约威力就更强了,便是四重天界神乃至大能者们,都得小心翼翼,不会轻易立下誓约的。一旦立下就绝对不会违背。

    “哈哈哈东伯殿下,你可真狠啊。”苍雍国主得到了黑色球体,心情大好,当即笑道,“你提的条件我真是心疼,心疼啊。”

    东伯雪鹰也道:“和国主比,我这可算不了什么。得到这传承之物,对我实力也没什么增加。我只是想着让我子女后代也能学一学,让修行天赋弱的,也能有护身的手段。”

    这纯粹胡诌。

    东伯雪鹰可不想自己儿女走这种旁门之道。

    “东伯殿下对待子女晚辈可真是不错。”苍雍国主笑道,既然交易做了,他也不后悔,之前他已经有了准备,便是舍弃一切宝物乃至帝国都舍弃,都得弄到黑色球体。

    因为其他都是外物,黑色球体内的流光虫却可以让他匹敌大能者!

    “流光虫还没瞧过呢,让我瞧瞧吧。”东伯雪鹰道。

    “也好。”

    苍雍国主将黑色球体放在自己条案上,轻轻伸手抚摸着黑色球体上,顿时黑色球体的凹凸不平的纹路开始放出光芒,光芒映照在周围半空,显现出立体的阵图。

    这玄妙无比的阵图,此刻却渐渐发生变化,立体阵图的许多不同地方都发生变化。

    哗。

    立体阵图光芒收,黑色球体开始了内部变动,凹凸不平的许多纹路直接开始裂开,很快完全分裂开,露出了里面一共晶莹的光卵,光卵内正躺着一奇特虫子,虫子仿佛水一样的光芒,在不断的流动,偶尔就显现出虫子形状。

    东伯雪鹰只是看了便隐隐感到心悸,他仿佛看到这虫子纵横四方的威势,不由道:“流光虫给我的感觉,培育成熟后,恐怕不止匹敌大能者吧。”

    “也就大能者层次。”苍雍国主道,“除非让流光虫再次发生蜕变,可那样就太难了,东伯殿下你学了这传承之物后自然会明白。”

    东伯雪鹰点头。

    “那没事我就先走了,如果东伯殿下有什么吩咐我做的,只管通知一声。我可以为殿下不惜一切出手三次。”苍雍国主笑道。

    “好。”东伯雪鹰也起身相送,他知道苍雍国主按耐不住要早点去培育虫兽。

    监察使府邸的地下殿厅内。

    余靖秋如今也在这长期闭关修行,主要是成了四重天界神,她也没法大肆在外招摇!平常见儿子女儿,也只是凝聚天地之力身体。

    “东伯,你完全可以索要更多,那苍雍国主再心疼都得拿出来。”余靖秋打趣道。

    东伯雪鹰则是摇头:“差不多就行了,那流光虫不管如何,苍雍国主都不可能给我!没有培养法门,没有开启阵图法门,根本得不到流光虫竟然如此,多拿些宝物即可。我最看重的还是这一传承之物。”

    “古老的虫兽法门,培养出的虫兽甚至能匹敌大能者。单单那黑色球体映照的阵图都那般玄妙。”东伯雪鹰感慨道,“创造这法门的存在,境界上极高,他这一法门可以借鉴参悟,对我们修行也有很大帮助。”

    不同的道路,都有相通的地方。

    “那我先试试。”余靖秋也很好奇,这可是完整的法门。

    “你先吧,我们夫妻还在乎谁前谁后?”东伯雪鹰笑道。

    余靖秋当即意识渗透,顿时一时间她完全安静了,只是隐隐的波动显示她此刻正接受着大量的讯息,足足超过一个呼吸时间,余靖秋才恢复过来。

    “东伯,这次可真是赚了。”余靖秋惊叹道,“这法门当真玄妙无双,就算是旁门之道,也了不起啊。”

    “哦?”

    东伯雪鹰也立即意识渗透开始接受传承。

    轰!

    大量讯息涌来。

    无数的阵图进入脑海,还有各种文字,过了许久才完全学会。一时间东伯雪鹰的脑海中都显现出了一本奇特的黑色籍。

    黑色籍可以翻开,内有无数阵图,还有文字简单引导。

    这一本黑色籍就漂浮在识海的本尊神心前,本尊神心的小手还翻看着籍,黑色籍越是往后越是复杂玄妙,甚至其中有些阵图都超越了‘黑色球体’映照的阵图。

    “黑虫经?”东伯雪鹰学了也明白了这法门的名字,是专门培养虫兽的方法,其中最复杂的就是阵图。

    如果境界极高者,使用较普通的虫兽,都能培养的很厉害。

    当然像得到‘流光虫’这等恐怖虫兽就轻松多了,因为它自然生长都会很厉害,一旦刻意培育自然就更不凡了。

    “了不起。”东伯雪鹰称赞。

    “真是厉害啊,感觉一切天地规则都被随手揉捏,形成无数阵图。”余靖秋也惊叹。

    他们俩并不会去研究培养虫兽方法,可这阵图,却让他们对天地规则的结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这也是东伯雪鹰索要这法门的根本原因!

    任何一门顶尖的法门,都极玄妙,可用来借鉴。

    得到黑虫经法门后,东伯雪鹰和余靖秋许多时间也用来参悟这些阵图,甚至从中东伯雪鹰发现了自己枪法‘毁灭’的许多稚嫩之处。

    因为阵图中,就有一些代表‘毁灭’的阵图!这让东伯雪鹰很受触动。

    像自己的秘技‘世界牢狱’也开始融入了在阵图上的一些领悟,开始创造更厉害的秘技。过去东伯雪鹰经常研究太皓中的规则奥妙利用。可太皓至阳至刚是同一种风格。

    而黑虫经却堪称无所不包,黑暗、毁灭、生命、阴柔、诡谲、霸道种种阵图,让东伯雪鹰大开眼界。

    这日子才过去大半个月,就被打断了。

    “哼哼哼。”

    一位全身长着黑色毛发穿着甲铠的男子,正露出一丝笑容,站在监察使府邸正门口,直接道,“赶紧去传话,就说我魔焰帝君来拜访!”

    星期一,番茄拉一下推荐票!希望大家投票支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