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第九章 大事件(下)

作品:《雪鹰领主

    “别急,摩雪国主生什么事了?”东伯雪鹰现妻子情绪不太对劲,身为四重天界神,妻子很少这么失态的。

    余靖秋努力平静心情,这才声音略有些颤道:“是这样的,我父亲留守帝国的一尊身体遭到了围攻,已经被杀。”

    “什么!”东伯雪鹰吃惊道,“摩雪国主留守帝国的分身?他的实力可是匹敌大能者的,又是留在自己老巢内,连逃命都做不到,还被杀了?”

    “嗯。”余靖秋点头,“动手的一共有五位,三位大能者,两位极强大的四重天界神。分别是狱龙皇、枯树老母、九阳宫主、红浮女皇、泽诺君王。”

    东伯雪鹰听的色变:“岳父他惹得这么多强者联手对付他?而且连黑暗深渊还掺和进来。”

    五位中,红浮女皇、泽诺君王都是四重天界神!

    其中‘泽诺君王’还是黑暗深渊的熔岩巨人,实力极强大。虽说神界和深渊一般很少有来往,如果是界神敢闯黑暗深渊,都会遭到围杀。可是一般‘大能者’层次战力反而会经常一起行动,一起联手进入一些古老遗迹。

    若是到了血刃神帝层次,连深渊主宰都愿意和他们jiāo you,血刃神帝的‘血刃酒馆’都能开遍整个黑暗深渊。

    “狱龙皇、枯树老母就罢了,那九阳宫主可是时空岛主的亲传弟子,有绝学在身,实力极强,都接近三祖了。”东伯雪鹰道,“他竟然也会不顾脸面和其他四位联手对付岳父?”

    余靖秋轻轻点头。

    “岳父他另一分身呢?”东伯雪鹰问道。

    “暂时还好。 ”余靖秋有些不安。

    东伯雪鹰略松一口气,连道:“那他们五位为什么围攻岳父大人?”

    “父亲知道我达到四重天界神境,你又短短五千年就成就二重天界神,被神帝收为亲传弟子。”余靖秋道,“父亲顿时完全放松了,他因为临近本尊神心溃散,他决定在投胎转世前。好好拼一拼。去极危险的古老遗迹‘湖心岛’中探上一探。”

    东伯雪鹰轻轻点头。

    古老的遗迹,残存至今。

    其中危险程度也有高有低,像苍雍国主现的那一遗迹算是危险程度较低的了,而‘湖心岛遗迹’在大能者。在四重天界神中却是声名赫赫!这是非常恐怖的遗迹,便是神帝陛下、时空岛主他们一个个也无法真正探索明白。

    漫长岁月,四重天界神们以及一些大能者们都前赴后继去闯。

    当然大家都是一尊分身前去闯。即便战死,好歹还能修炼来!

    湖心岛遗迹有许多特殊的地方。

    比如自成‘规则’。

    湖心岛遗迹内的规则,是很特殊的。神界的运转规则都无法影响它。

    “我父亲当时就是和九阳宫主、狱龙皇他们一起行动的。”余靖秋道,“后来父亲现了一件真神器,便立即带着真神器迅逃窜,惹得九阳宫主他们立即追杀而湖心岛遗迹中危险重重,我父亲如今冲进了一漩涡中,身陷湖心岛极深处。倒也暂时摆脱了九阳宫主他们的追杀,九阳宫主他们五位就联手灭了父亲的一分身,而湖心岛遗迹自成体系,父亲困在里面,都无法投胎转世。 要看他们现在正在湖心岛遗迹,追捕我父亲。”

    东伯雪鹰轻轻点头。

    湖心岛遗迹,它内部的规则,是和外界完全隔绝的!不管是神界、物质界、黑暗深渊的规则都影响不了它。所以在湖心岛遗迹内,投胎转世都做不到。因为灵魂根本无法离开湖心岛遗迹!

    “父亲和我说,就算投胎转世,成神恢复记忆的可能都很低。他也活够了,所以拼死也得夺得这件真神器。”余靖秋低声道,“父亲告诉了我他藏匿真神器的地点,是在湖心岛遗迹的深处的一处地方。父亲虽然还在逃窜。可他身上并未携带真神器。九阳宫主他们就算追到父亲,也根本不可能得到真神器。”

    余靖秋声音很低,眼睛都有些泛红。

    东伯雪鹰暗暗感慨。

    这位岳父为女儿可真是拼了。强者要藏匿一件真神器太容易了。隔绝一切探查的宝物,摩雪国主随手都是能拿出几件的。只要隔绝真神器一切气息,隔绝一切探查。在庞大的‘湖心岛遗迹’中藏匿在一处。别人怎么可能现?

    “真神器,难怪九阳宫主个个疯啊。”东伯雪鹰感叹道。

    “嗯。”余靖秋点头,“我劝父亲,可父亲不肯低头,可是在湖心岛遗迹内。父亲根本无法投胎转世,虽说投胎转世成功可能较低,可还是有希望成功的。我不是就成功了?父亲说,用他快本尊神心溃散的命,拼一件真神器,也值了。可是”

    东伯雪鹰完全能理解摩雪国主的心思。

    真神器。

    何为真神器?

    按照修行境界划分,修行者,可分为凡、神灵、界神、大能者!而大能者还有一个称呼,叫做‘真神’。

    只有从时光长河中脱,真正永恒的神,才有资格被称作是真神。他们已经真正掌握自己命运,脱于天地规则之上了。甚至开始自己编织规则了。

    就像界神器之于界神!

    真神器,对大能者而言也很重要。

    因为神界深渊,有无数的界神,其中自然有精通炼制兵器的,甚至还有大能者存在!所以炼制‘界神器’是非常容易的事。

    可是‘真神器’就很难了。

    那些普通大能者们一般根本炼制不了真神器,他们最多炼制内含完整天地规则的‘洞天宝物’。洞天宝物不需要用来战斗,仅仅内部开辟一个天地世界。所以这是最简单的真神器。一般让大能者们拼命争夺的,是那些用来战斗的‘真神器’。

    那些真神器,每一件都蕴含完整天地规则,拥有毁天灭地之威。

    可就是炼制太难了。

    一般也就血刃神帝、时空岛主他们这一层次耗费许多精力才能勉强炼制出来,所以,在神界,真神器数量很少。大能者中,十有,都是没真神器的。

    “能够让大能者都疯狂的,你父亲他不愿意放弃,也很正常。”东伯雪鹰道。

    “这是一柄古朴神剑,父亲知道我钻研剑术,所以更不愿放弃。”余靖秋痛心道,“可是,可是就这么放弃投胎转世机会?”

    投胎转世,那等于是崭新人生的机会。

    虽不是必定成功,可一旦放弃,那就是必定失败。真的要死了。

    “父亲。”余靖秋有着痛苦之色,“雪鹰,如果我不隐藏身份,早点公开,让他们知道东伯雪鹰的妻子,就是摩雪国主的女儿!他们会不会有些忌惮,不会做的这么绝?”

    “别想那么多。”东伯雪鹰轻轻抱住妻子,“就算你公开身份,那五位也不会在乎我的。”

    余靖秋道:“对了,我父亲将他的宝物都藏在了一颗寒冰星辰上,我们先去取了。”

    “好。”

    吩咐了下手下,让他们有事传讯禀告自己。随即东伯雪鹰便带着余靖秋悄然离开了。

    乘坐星域飞舟一路前行。

    离开了血刃神廷疆域范围,有摩雪国主ti gong的详细星图,很快这艘星域飞舟来到了一颗寒冰星辰。

    “呼。”收了星域飞舟,东伯雪鹰和带着miàn ju的银女子落在这颗冰冷的星辰地表,余靖秋在外行动都是要隐藏身份的,否则让别人知道东伯雪鹰的妻子是四重天界神,肯定会引起许多关注。说不定就会被‘金霄老祖’识破。

    那样又是一个dà má烦,自然能避免麻烦就避免掉。

    “就在前面。”余靖秋观察了一下左右,便带着东伯雪鹰前行,一步便是万里,仅仅走了数步,便来到一处幽暗大峡谷的极深处,余靖秋目光一扫就确定了一片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