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纵横 第十四章 未低头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夫妇二人看完整个府邸,也没其他现,当即走出了府邸。

    “哗。”

    站在府邸门口,身处在大峡谷底部,东伯雪鹰体表忽然有大量光芒射出,正是太皓之力。大量的太皓之力弥漫开去,迅的就将整个万里直径的陨石给完全包裹住了。

    “怎么样?”余靖秋问道。

    “陨石最表层许多地方都有些裂痕,大多都不显眼。比较显眼的裂痕一共有八处。”东伯雪鹰笑道,“走,我们试试看,看这八处的劫灭石精能不能剥落下来。”

    一迈步。

    夫妻二人度何等快,仅仅走了几步,便来到了陨石的一处地表,这里的一块地表的石头几乎完全裂开,和下方只剩下一丝丝残留。

    “这是裂痕最大的,几乎完全脱落了。”东伯雪鹰笑道,“这一颗陨石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修行者到来,所以才让我们现。”

    “我先试试看。”余靖秋说道,当即伸手一指。

    咻。

    一道道剑光射出,正是足足九柄细剑,乃是余靖秋的血炼神兵,这些细剑带着恐怖威势接连撞击在了那裂缝关键处,到了东伯雪鹰、余靖秋这一境界,他们对力量的操纵都到了极高地步。像‘劫灭石精’这等奇物周围还有水流环绕,如果纯粹蛮力,恐怕一百分力量只能挥一分力的效果。

    只有境界配合力量,才能挥奇效。

    “铛铛铛”一声声撞击,这一块石头明明都已经几乎完全脱落了,只剩下一丝丝,它微微震颤却就是不断。东伯雪鹰他们也不是要摧毁劫灭石精,仅仅是顺着裂痕‘顺势而为’,可作为四重天界神高手的余靖秋,施展血炼神兵竟然都没能弄断它。

    “我就不信了,让我再试试。”余靖秋心意操纵,只见九柄细剑在半空中开始形成一剑阵。

    “哈哈。慢慢来。”东伯雪鹰笑着在旁边看着,妻子的好胜心还挺强。

    “轰!”

    九柄细剑猛然爆,化作一道璀璨剑光,剑光一闪。留下了一道弧线轨迹,便猛然撞击在石头上。石头又摇晃了下,终于和底部连接的一丝丝完全脱落了。

    “成功了。”东伯雪鹰当即赞道。

    余靖秋一伸手,那一块劫灭石精原石便落在她手里,她感受了下。扔给东伯雪鹰:“你收着。”

    “我收着?”东伯雪鹰惊讶。

    “这可是我最大的一份战利品,给你当礼物了。”余靖秋笑道。

    东伯雪鹰拿着这块劫灭石精感受了下,点头:“有十二斤重,的确是你最大的战利品了。”就这一块石头,价值七八亿神晶,就抵得上那些新晋较为年轻四重天界神的所有财富了,当然一些实力极强修行岁月够久的三重天界神一般也能攒这么多。

    便是毒郢界神那种能贪的,也没贪到这么多。

    “走,去下一个。”余靖秋颇为开心,这种大肆得宝的感觉的确很爽。

    夫妻二人联手却仅仅剥落了两处的石头。第二处还是东伯雪鹰和妻子一同联手才成功,剩下其他六处裂痕也很明显,可想尽办法也弄不断。

    不过两块石头也过二十斤重了。

    “湖心岛遗迹就是不一样,还没降落到岛上呢,就得到这重宝了。 ”余靖秋道。

    “我们也是运气好,这颗陨石有前辈留下府邸告知我们这些,否则我们还现不了这点秘密。”东伯雪鹰道,至于这秘密,知道者极少。因为一来敢闯湖心岛遗迹的本就极少,恰好要登上陨石就更难了。

    毕竟湖心岛那巨大的银白水球。直径可是十八万亿里有余,上亿颗陨石在其中都很不起眼。

    对此,东伯雪鹰也没想过公开,他可没那么傻。天地万物。一切自有规则遵循,要想要获得,必须有相应付出。

    “呼。”

    二人行走在陨石表面,跨过一条条大峡谷。

    “在深处。”东伯雪鹰的太皓之力弥漫开,早现了天云帝君留下的那座亭子以及他的尸体。

    在一座大峡谷深处,有一巨大圆形阵图缝隙。阵图的纹路都是缝隙。

    “我们进去。”

    东伯雪鹰带着妻子,立即化作流光钻入了缝隙内,沿着巨大的阵图缝隙朝深处潜入了三千多里,这才进入了一巨大的空洞内。

    这巨大的空洞,足有千里。

    在空洞的中央处有一座亭子,亭子内正有一道身影正盘膝而坐,正抬头看着眼前,他眼前悬浮着一光球,光球由银色、红色组成,绚烂无比,形成了无比玄妙的光球阵图。这光球阵图有上亿的节点,无数节点还在不断运转。

    “天云帝君。”东伯雪鹰、余靖秋走了过去。

    盘膝坐在那的,正是天云帝君。

    不过是他的尸体!

    天云帝君是一个很雄伟高大的男子,即便死后,盘膝坐在那宽阔的背部,雄壮的身躯都散着无尽霸气。他的意志已经和身体融为一体,即便死了过两千亿年,这股恐怖意志依旧久久不散,这种意志让东伯雪鹰他们也暗暗色变。

    “这!”当东伯雪鹰走近了,看到了天云帝君的面孔时,不由镇住了。

    “他怎么,怎么”

    “连死的时候,都未曾闭眼,未曾低头?”东伯雪鹰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盘膝而坐的天云帝君,正抬着头看着眼前的阵图虚影,他眉毛很粗,双眸有神,眼神中有着恐怖的渴望。要知道在死时,已经本尊神心溃散了,能够在本尊神心溃散时目光还盯着阵图,还在拼着,还在拼着最后一丝希望。

    “在死时,都没放弃。”东伯雪鹰默默看着。

    绝世天骄人物。

    本尊神心溃散依旧在看着阵图,昂着头,甚至都未曾闭眼。他的双眸中强烈渴望,完全能感受到。

    “这样的意志。”

    “这样的道心。”

    东伯雪鹰默默道。

    死了两千亿年,意志依旧存在这片空间中,这样的人物是东伯雪鹰平生仅见。他见过很多四重天界神,可没有一个让他如此震撼。便是见过慧明大师兄,见过赤火老祖,见过好些大能者。可他得承认,那些大能者那种意志威压都没有这么强。

    也就万花宴上像深渊主宰、神帝陛下,还有三祖他们,都是当初的自己看不透的。

    可正常大能者,东伯雪鹰觉得,意志、道心上绝对不如眼前这位的。也对,毕竟他可是打的毁灭道君最终都开始怕了,甚至不顾脸面去求神帝索要宝物,暗算天云帝君了。

    “意志,意志”东伯雪鹰默默道。

    他也在一旁空地上盘膝坐下,闭上了眼,

    “雪鹰?”余靖秋在旁边,也震撼着天云帝君尸体都释放着的恐怖意志波动,可忽然现自己丈夫盘膝坐下闭眼修行,不由疑惑,不过她也不敢打扰。

    东伯雪鹰闭眼坐着。

    他明白了。

    自从拜在师尊神帝门下,他耀眼夺目,可这次他主动提出要带妻子来湖心岛遗迹。就是因为他觉得安逸的生活在腐蚀他的意志。

    之前只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可此刻看到天云帝君的尸体,那死时都昂着头,都睁着眼。东伯雪鹰被触动了。

    他明白自己和天云帝君的差距。

    “求道之心!”

    “那股决绝的意志。”

    “我年少至今,为弟弟,为父母,为了夏族,为了妻子,我一往无前,甚至成为了一品真意凡。可是之后呢?拜在师尊门下后,虽然我修行很快,可也是因为极点、混洞、世界,这是我在凡时就喜欢的三条路。自然一气呵成,可实际上我的求道之心并没有那么强烈了。”

    “现在我缺少了锋芒如刀的意志。”

    “缺少了如此强烈的求道之心。”

    “和天云帝君比,我还差的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