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纵横 第十五章 十一年

作品:《雪鹰领主

    余靖秋在旁边看着,东伯雪鹰这盘膝一坐就是半个时辰,随即才缓缓睁开眼,他的目光都锐利不少。

    “雪鹰,怎么了?”余靖秋这才问道。

    东伯雪鹰起身看向了那死都抬着头盯着阵图看的天云帝君尸体,说道:“心,就像一面镜子。修心,就是让这面镜子越加明净,甚至还要常常拂拭,常常警醒自己。否则落上尘埃,也会逐渐晦暗。天云帝君求道之心如此强,也让我明白这点,明白自己的求道之心不够强!”

    “明白归明白,可修心,却要靠脚踏实地一步步走,来证我道心。”东伯雪鹰道。

    余靖秋感觉到东伯雪鹰眼眸中蕴含的锋芒,不由一震!她的道心也很坚定,却并无东伯雪鹰、天云帝君这种‘一往无前’‘舍我其谁’的锋芒和霸气。

    “我如今意志不如他,不过将来却不一定。毕竟他是经历了过百亿年的磨砺。”东伯雪鹰一笑,随即走上前去靠近亭子,仔细观看那悬浮的光球。光球乃是白色、红色二色形成,两色无数光芒构成球形阵图,无数交叉的节点都在变幻。

    东伯雪鹰又仔细看了看周围,道:“靖秋,这阵图显现,应该是天云帝君布置阵法激发出来。”

    “对。”余靖秋也道,“我刚才也观看了一会儿,深不可测。”

    “嗯。”

    东伯雪鹰也仔细观看那阵图。

    意识一渗透进去。

    便感觉自身迅速缩小,成为庞大阵图内部的一个小不点,环顾周围,只见周围遥远处有着一颗颗星辰在旋转,上亿颗星辰时时刻刻都在变动,看似每一颗移动的都很缓慢,却有着特殊的美感。上亿星辰的不同的移动,更构成了一种浩瀚感。

    有一种面对整个物质界的感觉,仿佛物质界内无数的凡人世界在旋转。

    甚至这法阵的感觉,比物质界还多了一些霸道!正面碾压的霸道!仿佛面对这法阵。谁都不可撼动!

    物质界浩瀚的规则感觉如果是一个普通人,那么这个法阵,就仿佛穿上甲铠手持兵器的战士!

    “嗯?”

    东伯雪鹰看着无数星辰的运转,忽然心中一动。他隐隐感觉到一种恐怖的‘毁灭’意境。甚至自己在师尊血刃神帝身上感应到的毁灭气息都无法和这法阵相比!那上亿颗缓缓移动的星辰,便蕴含着无比恐怖的杀机,杀机在酝酿。

    一旦爆发,将天崩地裂。

    东伯雪鹰的三大秘技之一正是秘技‘毁灭’,此刻不由沉浸其中。一沉浸进去,却已经忘记了时间。

    一天天过去。

    余靖秋也沉浸在阵图中观看,偶尔也会醒来,作为四重天界神她在这法阵内看到了更多,也震撼不已:“难怪天云帝君临死前,都选择参悟这阵图,做最后一拼!这湖心岛遗迹的上亿颗陨石构成的法阵,越看越是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俩这一看便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雪鹰,雪鹰。”

    似乎很遥远的声音在传来。

    蓬。

    东伯雪鹰陡然惊醒,这才感觉到身体的剧痛。旁边余靖秋这才收起手掌,连焦急道:“你怎么了?”

    “啊。”东伯雪鹰捂着脑袋,头痛欲裂,甚至鼻子都有血迹流出。

    不但是这一分身剧痛,连在夏族世界红石山的白衣本尊也都流鼻血,脑袋剧痛。不过同样红石山器灵也几乎同时唤醒了东伯雪鹰。

    “我发现了这法阵中的‘大毁灭’的一面,就一直潜心参悟,越是参悟,感受越多。却不知不觉,被法阵中的恐怖杀机伤了本尊神心。伤势都映照在身体上。”东伯雪鹰摇头,“不但是这一分身,连在夏族世界的本尊也受伤了。这杀机太可怕,我仅仅参悟就因此被它所伤。”

    余靖秋也感到吃惊:“伤神心。伤身体?连在物质界的本尊也一样受伤?大能者能一念击杀遥远处的敌人,靠的是因果!可这法阵并没有刻意引起因果攻击,竟然也能伤到你的本尊。”

    “并非因果。而是我分身和本尊都在参悟法阵,于是都被伤了。法阵太强,我觉得不亚于整个物质界运转规则。”东伯雪鹰摇头,“我不能再参悟了。对法阵‘毁灭’方面的参悟已经达到我的极致。再参悟,只会要了我的命。”

    “我还好。”余靖秋道,“可能我参悟的不是毁灭方面。我准备留下一界神力分身在这参悟。”

    “好,我就无需参悟了,准备出发,赶紧去湖心岛。”东伯雪鹰道。

    随即东伯雪鹰看向旁边盘膝坐在那的天云帝君尸体,便一挥手,旁边立即有无数泥土石头凝聚诞生,无形力量裹挟着天云帝君的尸体,将其移到了一旁,无数泥土岩石将其掩盖,形成了一个坟地。

    “天云帝君,入土为安吧。”东伯雪鹰轻声道。

    东伯雪鹰带着妻子离开了这座陨石,以太皓之力渗透在无尽水流中探路,而后开始高速飞行前进。

    这巨大的银白水流直径超过十八万亿里。

    太过庞大。

    这水流内又无法穿梭空间,只能不断飞行,一路上,他们夫妻二人历经艰险,曾经遭到‘紫剑鱼群’等一些水流中的特殊生物,这些生物都是湖心岛遗迹自诞生起就存在的,他们曾被追的疯狂逃窜,甚至故意弄出神力分身迷惑敌人。

    暗流也经历多次。

    甚至到后来他们越来越有经验,根据水流涌动的速度快慢,就能远距离判断暗流的靠近。甚至能够大概判断一些恐怖生物的靠近。

    足足十一年时间!

    是的。

    巨大的银白水球,从它表面飞入进来,穿过漫长的水流阻碍,东伯雪鹰他们整整花费了超过十一年时间,这才终于开始接近那最核心的那一座岛屿。

    “轰”

    穿过一层无形阻碍。

    水流都被隔绝。

    黑衣青年、银发白衣女子都惊叹看着眼前巨大的岛屿,岛屿周围将水流隔绝在外,整个岛屿通体一片银白色,被无数冰霜所覆盖,冰冷寒气让东伯雪鹰夫妻二人都情不自禁有些发颤。湖心岛范围自然远不如那银白色水球,不过按照情报,也有上万亿里之广。

    “靖秋,真不容易,总算抵达这座湖心岛了。”东伯雪鹰摇头,“在穿过水流层的路上,我一次次以为自己要丢掉小命。”

    余靖秋也点头,这一路的确太艰辛。

    “我们来的很巧,如今整个湖心岛一片冰霜,相对要安全的多。”余靖秋道,“我们得抓紧时间,赶紧找到我父亲!找到那件真神器,对了,我父亲他们之前走的那些常走的路径我们不能走。枯树老母、九阳宫主他们都在盯着,我们得尽量避开他们。”

    “一切你来决定。”东伯雪鹰道。

    “希望在湖心岛变得炽热前,救走父亲。”余靖秋道,湖心岛的温度是变化的,会逐渐变得极冷极冷,达到极致后又慢慢变热,乃至达到极热!

    极冷和极热两种极端。

    那些来进入湖心岛遗迹的修行者们,即便是大能者这等实力,也不愿在‘极热’情况下进入。因为那时候湖心岛的危险程度将急剧暴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