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第26章 寒冰层下的灰袍男子

作品:《雪鹰领主

    “父亲,我和雪鹰既然来了,就没在乎过危险。一看 更何况我们俩也只是一尊分身而已,你无需担心我们。”余靖秋传讯道,“而且我们还现了一个地方,叫做血火之门。”

    余靖秋仔细介绍了一遍,这也是东伯雪鹰允许的。

    自己岳父,也没什么必要隐瞒。

    “通过筛选,在普通区域就不会遭到攻击,无意闯入重地,也仅仅只是先驱逐?反抗才会遭到击杀?”摩雪国主一惊,立即明白了这个宾客身份何等重要!

    “好。”摩雪国主心中也升起了生的渴望。

    有女婿帮助,自己或许真能逃出去,还能投转世投胎去搏一搏!

    “女儿,我太深入湖心岛,只能透过因果感应确定我大概的位置。且我逃窜时还进入一些极危险地方,九死一生才逃到这!我来的路,雪鹰他也不能沿着同样路线过来。”摩雪国主传讯道,主要是一开始九阳宫主他们追的太狠,摩雪国主才哪里危险就往哪里冲,那九阳国主他们都不敢去赌命。

    “父亲,你先将位置告诉我。”余靖秋传讯道。

    呼。

    穿行在湖心岛内部,周围处处都被冻结,层层冰层覆盖,东伯雪鹰却很轻松,因为没有遭到任何袭击。

    “这种感觉,真是痛快。”东伯雪鹰露出笑容。

    上一次自己战战兢兢经历一场场搏杀,若非犰玉帝君,自己和靖秋怕都抵达不了真神器隐藏的地方。那已经是摩雪国主刻意放置的较为安全的区域了。

    “嗯?”东伯雪鹰接到了妻子传来的地图。

    “这么深入?”东伯雪鹰皱眉。

    摩雪国主,和湖心岛外围边缘的直线距离过两千亿里!这是纯粹直线距离,而湖心岛布局玄妙,实际上要绕很远。

    “慢慢来吧。”

    因为自身很安全,东伯雪鹰完全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不断的朝摩雪国主位置逼近!一条通道走不通就换一条道!

    时间流逝。

    一天两天三天

    东伯雪鹰这次深入距离,是自己初次进来时的百倍都不止了,却一次战斗没生。

    “真是奇特。”东伯雪鹰看着前方,这条通道的尽头。是一个空间漩涡。东伯雪鹰没有把握也不敢乱钻,谁也不知道钻进去会被挪移到哪里去!显然这是一种空间通道,肯定通往某个地方。

    “转头。”东伯雪鹰毫不犹豫转身返,沿着之前现的一条岔道继续前进。

    湖心岛内部太庞大了。

    神界深渊来此的四重天界神、大能者又太稀少。 东伯雪鹰一个都没碰到!不过路过那么多地方,他也记录下了非常详细的地图。

    转眼已经一个月过去,东伯雪鹰即便经常绕路,因为他一直以最高在飞行前进,一些看似危险特殊的地方他都避让开。所以一直行进在普通区域,没有遭到任何麻烦,一个月时间,他和摩雪国主的距离也缩小到了五百亿里。

    “呼。”

    通体漆黑的通道内,东伯雪鹰在高飞行。

    通道内虽然有着厚厚冰层,但是透过冰层可以看到冰层深处的黑色材质。

    “蓬。”东伯雪鹰一挥手,白色流光射出,便轰碎了大片的冰层,露出了那幽暗的黑色廊壁,黑色廊壁上还有着简单朴素的纹路。却有着奇异韵味。

    “越是深入湖心岛,都能看到一些建筑了。”东伯雪鹰暗道,如今这些建筑都被冰封了。

    “那是什么?”

    东伯雪鹰猛然停下,转头看向刚刚路过的后方的冰层。

    那厚厚的冰层中,一道人影若隐若现,盘膝坐在那。

    “没有甲铠?”

    “盘膝而坐?”

    东伯雪鹰凌空而立透过冰层仔细观看着,冰层很厚,这是一名穿着灰袍的男子,盘膝坐着,却被完全冰冻住了。

    “我一个多月。也算深入湖心岛,见过极多了。可那些冰雕,个个都是穿着甲铠。”东伯雪鹰暗道,“这是第一个没穿甲铠的。”

    东伯雪鹰有一种冲动。要研究研究。

    “管他呢。”

    “就算这灰袍男子,真的是湖心岛内部的某个厉害人物。我无意中打扰,我宾客的身份,他应该也不会直接打杀我。”东伯雪鹰念头一定,当即一挥手,无数白色锋芒从手指尖飞出。直接撞破冰层撕裂冰层,哗哗哗,大片大片冰层崩塌。

    约莫上百米厚的冰层被完全撕碎,太皓之力非常巧妙的没有伤到灰袍男子一丝,便将他周围的冰层完全震碎,露出了灰袍男子的模样。

    他盘膝坐着,没有任何气息。

    “死了?”东伯雪鹰一感应就立即确定了,“本尊神心都没了?”

    东伯雪鹰操纵一丝太皓之力渗透进这灰袍男子尸体体内,的确空荡荡的,不过这具尸体却让东伯雪鹰暗暗色变,因为在太皓之力顺着鼻孔钻入进去的时候,却已经现了这尸体的肌肉筋骨乃至脏腑器官,都强大的恐怖。

    “绝对是大能者,而且是将身体修行到极高境界的大能者。”东伯雪鹰暗道。

    “不过他是谁?”

    东伯雪鹰仔细观察,“他身体的气息来看,应该是神界的大能者,而非黑暗深渊。而我神界历史上的大能者,包括死去的,我应该都知道。可是,我却不认识他。”

    东伯雪鹰皱眉仔细观看着眼前这位灰袍男子,一个陌生的大能者,历史上都未曾记载的大能者。

    “不过神界历史记载也并不安全,像湖心岛主人,也同样没有记载。”东伯雪鹰暗暗猜测。

    东伯雪鹰目光落在了灰袍男子的手腕上,那手腕上有一赤红色手环,当即一招手,那一赤红色手环便迅脱落飞了过来,这是灰袍男子尸体身上除了衣袍外唯一的一件宝物。他东伯雪鹰还不至于去剥死去修行者的衣服,即便那衣服是界神阶ji pin。

    赤红色手环是储物宝物,还是一件可用来战斗的特殊界神器。

    “有意思,虽然是界神器,可威力似乎很大。”东伯雪鹰暗暗色变,他炼化赤红色手环时,立即现了手环内部的古老法阵,那浩瀚法阵幽暗难测,让东伯雪鹰都有些心悸。法阵内部更是有一片固定的时空,“这是一件可以将敌人封存进‘时空’的兵器,只需要激这件兵器,就能将敌人收了进去,收入这时空内。”

    “这兵器内的奥妙,谁炼制的?我感觉洞天宝物红石山,都有些不如它。”东伯雪鹰皱眉,“而且这个灰袍男子尸体,我竟然辨认不出他的身份。”

    “算了。”

    想不通,只能暂时放在一边,不管怎样,这神秘灰袍男子早已死了不知道多久,且还是在湖心岛极深之处。

    “这里面还些物品,或许从这些物品,能现他的身份。”东伯雪鹰意识渗透,手环内部时空是分成近百层,其中一层时空就是存放物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