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第十六章 火铖尊者

作品:《雪鹰领主

    “这个东伯雪鹰实力竟然到了这一程度。”泽诺君王贴靠着黝黑石壁,心中却是掀起滔天巨浪,“力量完全碾压我,远乎我!即便境界上比我弱许多,可单凭这份恐怖的力量,他也足以匹敌大能者了!可是,他才三重天界神啊!三重天界神就匹敌大能者,四重天界神还得了?”

    四重天界神,才是实力提升最快的时候,因为会触类旁通,掌握一门门一品神心,甚至境界上都能提升的和大能者相当!所以四重天界神越阶而战是常见的事,历史上一些极为强横的,像天云帝君等一些,甚至能够四重天斩杀大能者!

    而传说中的存在竹山府主!那更是以四重天界神之身,在血刃神廷一方势力中被尊为三祖之一,连寿命都长的离谱。

    “这个东伯雪鹰太厉害了,将来脱成大能,估计都不是难事。相信都有望成为尊者级存在。”泽诺君王暗暗道,他心中对东伯雪鹰的想法态度都生变化,除非真的有让他脱希望的宝物,否则他真的不愿得罪东伯雪鹰。

    毕竟这次他也是帮九阳宫主,真神器他也是不可能夺取到手的。

    “东伯殿下,你这操纵火焰的秘术,可真是厉害啊。”一道沙哑声音带着奇异波动,荡在通道内,

    “是枯树老母。”泽诺君王立即知晓,却暗暗冷笑,这个枯树老母定是要吃大亏。

    咻咻咻咻咻咻!!!!!!

    一条条弯曲有力的灰褐色树根划过长空,天地都隐隐为之变色,仿佛每一条树根都内含无尽规则奥妙,东伯雪鹰一看就知道,这次是枯树老母的真身来了,她真身的实力要强的多,特别这些树根也都没有分出无数触须,仅仅都是主干围攻来,是扛得住自己的火焰的。

    “小心,不可硬碰硬。 ”泽诺君王还是连传音了下。

    “哼。”枯树老母拄着拐杖。她头分出的一条条巨大灰褐色树根已经围攻过去,她此刻满腔恼怒,要维护她大能者的脸面,根本不在乎泽诺君王的话。

    “枯树老母。为了九阳宫主,这么拼命值得吗?”东伯雪鹰长枪猛然就是双手一怒劈,怒劈下时,长枪也是急暴涨,浩浩荡荡。劈打过去,长枪周围有着一圈黑暗,黑暗外围却是无尽的光芒,可枯树老母却不屑一顾。

    论境界,和她差太远了。

    她的招数看似寻常,实则将众多规则奥妙融为一炉了。

    “啪啪啪”长枪怒劈下,那些树根也正面凶悍怒抽过来,还想要反过来缠绕住东伯雪鹰,擒拿下来。可是当长枪抽打在树根上时,那些灰褐色树根却一个个直接断裂开来。这让枯树老母脸色大变,连操纵一些灰褐色树根改变招式开始变得阴柔。

    长枪却已经碾压到枯树老母面前,毕竟强者出招,一招错便立即处于下风。她连挥动手中的木头拐杖前去抵挡。

    嘭

    枯树老母整个人都往后飞去卸力,随后有些踉跄落地,她惊骇看着远处的东伯雪鹰。如果说一开始她是大意的外,那最后使用拐杖抵挡是真的全力以赴,可还是被压制了。她立即明白:“这个东伯殿下,实力和我相差无几。在力量上更是强横。”

    说来缓慢。

    枯树老母真身出现,出招。而后被压制击退。却是一刹那的事!

    “我没有恶意。”枯树老母连喊道。

    东伯雪鹰一愣。

    只见枯树老母身边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这是一名笼罩在紫袍中的身影,他头上也罩着,脸上有着紫色神纹。一双眼睛却是金瞳,带着笑意:“东伯殿下,枯树的确没恶意,是我想要帮东伯殿下,躲避九阳的追杀。”

    “你是紫袍巫皇?”东伯雪鹰惊讶。

    紫袍巫皇。

    是神界三大势力‘万神殿’中的一位极为厉害的大能者,他也是从物质界崛起。在物质界凡人世界的时候就自号为‘紫袍’,似乎,紫袍在他的家乡有特殊的含义。他一直研究巫毒,很少出来闯荡冒险,在巫毒上造诣极高,甚至他以巫毒之术改造自己身体,拥有了极为强横的巫毒之躯。

    他也是公认的近乎尊者级的存在,和九阳宫主、古藏帝君一个个齐名!

    九阳宫主、古藏帝君分别是时空岛主和血刃神帝的亲传弟子,所以才能近乎尊者战力。可紫袍巫皇却是真的一直靠自己,他埋头研究巫毒,一研究上百亿年都很正常。

    “没想到殿下也知道我的名字,哈哈,我已经许久不在外走动了,殿下,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我带殿下先离开,可好?九阳可马上就到了。”紫袍巫皇说道。

    “不必麻烦巫皇了。”东伯雪鹰微笑道。

    紫袍巫皇却是轻轻摇头:“不麻烦。”

    话音刚落。

    东伯雪鹰就感到一阵眩晕,幸好他修炼过灭极玄身,身体修炼的极为强横,比许多大能者都强横,承受力也强的多,虽然产生眩晕感,却还能保持着清醒,毁灭军团士兵也不是那么好擒拿的。

    “不好。”东伯雪鹰立即脚下一点暴退。

    “嗯?”紫袍巫皇惊讶,就是寻常大能者怕都立即昏迷倒下了,这个东伯雪鹰竟然抗住了?这身体抵抗巫毒能力也太强了吧。

    东伯雪鹰这一暴退,度直接飙升起来。

    紫袍巫皇想要再抓就得折腾时间了,而时间已经不够了。

    嗖。

    一名冷漠青年从远处瞬间飞来,面上带着煞气,扫视了眼那枯树老母,枯树老母却是站在紫袍巫皇身旁,连笑道:“老太婆有求于巫皇,所以宫主,对不住了。”

    九阳宫主冰冷看向紫袍巫皇,低沉道:“紫袍,你也要和我争?你一个钻研巫毒的,还抢真神器?”

    “每一件真神器,都有着属于它的道。我如今卡在瓶颈,苦苦无法再提升。只能借鉴一二,或许能有所触动让我跨出那一步。”紫袍巫皇满是紫色神纹的面孔带着微笑,“九阳,你有时空岛主所传绝学,可若真和我交手,恐怕最后带走东伯殿下的还是我,所以,我劝你放弃吧。”

    “是吗?”九阳宫主眼中煞气大涨。

    他们俩遥遥对峙。

    恐怖气机让周围的枯树老母、泽诺君王都心中紧,这两位可都是实力极强横,战力近乎尊者级了,寻常大能者根本无法和他们斗。

    “你应该知道,你希望很低。”紫袍巫皇依旧淡然。

    九阳宫主却是杀意越来越强。

    他知道,论战力二者是相当,可紫袍巫皇是真的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也没什么绝学在身。有如此战力靠的就是诸多手段,他的手段非常多!像一些分身手段就比他九阳宫主强的多,二人抢夺东伯雪鹰,九阳宫主心中也明白,他成功的希望恐怕都不足一成。

    “看来还是得动手啊。”紫袍巫皇的金瞳中开始有无数纹路流转,周围天地规则他都看的清清楚楚,杀机开始上涨。

    而在远处的东伯雪鹰也感到了威胁,传音道:“火铖大哥,这两位我可抗不住!”

    “呼。”

    在东伯雪鹰旁边就出现了一名身影,正是火铖尊者。

    “交给我,放心,很快的。”

    火铖尊者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嘴白牙。

    随即踏着虚空直接走过去,而远处的九阳宫主、紫袍巫皇同时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仿佛有一轮巨大的太阳星在靠近,他们俩连转头看去。只见远处全身沐浴在熊熊火焰中的身影正踏着虚空走来,他身形雄伟,穿着简陋,露出了皮肤一片赤红,红色的乱,红色的胡须,红色的眉毛,就仿佛火焰中的主宰。

    他的双眸看了过来,那一双眼眸中仿佛深藏着无尽的火山。

    “火铖尊者!”紫袍巫皇、九阳宫主都大惊。

    火铖尊者,那是极为古老的一位尊者级存在,师尊也是神界深渊中第一位主宰‘元初道人’。火铖尊者活的太久太久,实力也极为强横,在青君他们还未曾崛起时,火铖尊者当初就是最强大的几个尊者之一了,那时候庞依都得略微靠后站。

    “东伯雪鹰是我的兄弟,生死兄弟!”火铖尊者全身火焰熊熊,眼眸释放的威压铺天盖地。

    “是你们自己滚?还是我打的你们滚?”火铖尊者声音犹如雷声,滚滚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