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第十八章 元初主人

作品:《雪鹰领主

    摩雪国主和女儿团聚后,也不急着投胎转世,虽然他临近本尊神心溃散,可以他的境界拖个百万年还是很轻松的,他还想将一些事好好安排下,再去投胎转世。

    “都跟我来。”东伯雪鹰带着火铖尊者、余靖秋、摩雪国主,迅的穿行在湖心岛的内部洞穴内。

    飞行了近半个时辰。

    终于抵达了一处巨大的山腹空洞内,东伯雪鹰先是挥手将余靖秋他们个个都暂且收入自己的内世界中。

    “还请湖心岛,送我出去。”东伯雪鹰朗声道。

    顿时一股威能降临。

    哗。

    东伯雪鹰直接被裹挟着,沿着一条无形规则构成的通道,直接扔了出去。

    作为毁灭军团士兵,对外征战的时候,当然不用辛辛苦苦穿过那遥远的湖水层!甚至在毁灭洞天内就有办法直接送出去,并且在湖心岛内,也有诸多地点可以挪移传送。

    “出来了。”

    东伯雪鹰看着眼前广阔的虚空,转头就看到了后方远处那巨大的银白水球。

    那巨大的银白水球,就是湖心岛!当初穿过湖水层抵达岛屿上,就耗费了十一年时间,出来却是一刹那。

    嗖嗖嗖。

    余靖秋、摩雪国主、火铖尊者他们三个也出现在一旁。

    “就这么出来了?”火铖尊者惊叹看着远处,“就算是我,进出也得辛苦穿越湖水层,东伯,你成了湖心岛自己人,这进出却容易多了。 要看”

    “直接被挪移送出来了?”摩雪国主则是道,“看来,湖心岛内部还在运行啊。”

    “嗯,宇宙大毁灭,都毁不掉湖心岛。湖心岛自然内部还在运行。”东伯雪鹰点头,之前和统领他们交谈就知道。湖心岛内部也是有秩序的,他是允许他们这些后来宇宙纪元的生灵去探索的。如果禁止的话,恐怕血刃神帝都无法登上岛屿。

    “我们现在直接去血刃神廷?”东伯雪鹰问道。

    “不急,我师尊马上就到。”火铖尊者道。

    东伯雪鹰一惊。

    火铖大哥的师尊。那可是神界深渊第一位主宰。

    只见旁边虚空裂开,一道朴素衣袍老者从中走了出来,他身上没有丝毫威压,就仿佛凡俗中田地中劳作的老农,气息温和。他的一双眼眸更是普普通通。可就这一个怎么看都很普通的老者,周围时空等一切天地规则在他面前都失效了,他的度似乎很慢,却一步就已经到了东伯雪鹰他们面前。

    摩雪国主震惊激动,余靖秋则还有些不解,她并不知道火铖尊者的师尊是谁!而摩雪国主活的久,还是知道些隐秘的。

    “师尊。”火铖尊者喊道。

    “拜见元初前辈。”东伯雪鹰强压激动,连恭敬行礼。

    摩雪国主、余靖秋也立即连行礼:“拜见元初前辈。”

    “东伯,火铖能够从毁灭洞天出来,多亏了你。若是有空闲,可去我的元初世界走上一走。”元初主人说道。

    东伯雪鹰连应着。

    元初

    他听火铖大哥介绍过,他是最早成真神主宰,虽然平和的很,可骨子里却是神界深渊当中最孤傲的一个!平常都懒得搭理其他大能者,便是万花宴等等一些聚会,他都不参加,在最早期的时候,他曾经自号‘元初道人’,因为他是神界深渊第一个开辟且掌握自己道的。

    后来他开辟出元初世界。长期呆在元初世界,则是自号‘元初主人’了。

    可不管怎样,这是一位实力深不可测的存在!和血刃神帝、时空岛主他们并肩的存在。

    “他是谁?”余靖秋虽然也在旁边恭恭敬敬,可满心纳闷。

    摩雪国主则是立即传讯告知自己女儿。虽然元初主人想要知道,也能够知晓他们传讯的讯息。可到了他这一份上,是不屑干这种事的。

    “什么?和血刃神帝、时空岛主他们同等的存在?”余靖秋震惊,她前世只是三重天界神,对神界深渊的了解终究是差了些。

    “看你胡来。”元初主人看向了火铖尊者,摇头道。“当初一分身已经陷在了湖心岛,你竟然还敢让本尊去救朋友,本尊身体一死,你困在湖心岛都出不来了。幸亏东伯小友救你,否则你被困到宇宙大破灭也是很正常的事。”

    火铖尊者连点头陪笑。

    “这是你的真神器。”元初主人随手一扔,是一柄巨大的散着无尽炽热的大斧头,当初他本尊身体死去,元初主人出手直接为徒弟拿了这件真神器。

    “我运气好,碰到了我东伯兄弟。”火铖尊者嘿嘿直笑。

    “你的一分身如今还被囚禁在毁灭洞天,死都死不了,只剩下这一分身在外行动,以后别太大意。”元初主人吩咐。

    “没事,死了分身,再让东伯兄弟去毁灭洞天接我分身。”火铖尊者看向身旁东伯雪鹰,“东伯兄弟,到时候麻烦你,你不会拒绝吧。”

    “一定。”东伯雪鹰道。

    元初主人轻轻摇头:“走吧,去血刃神廷。”

    说来也可怜。

    他虽然是神界深渊第一位主宰,可麾下却仅仅只有一位尊者‘火铖尊者’,当然就是因为他太孤傲,也不愿收什么手下。

    呼。

    元初主人带着东伯雪鹰他们,周围形成一条模糊的通道,都不足一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从这条模糊扭曲的通道中走出,远处就已经是漂浮在星空中的那一座血刃神廷6地了。

    “东伯,你和火铖,随我去见血刃。”元初主人淡然道。

    “是。”

    东伯雪鹰连应道,同时连嘱托旁边的妻子和岳父,“靖秋,你带着岳父先去殷石别院我的洞府住着。”这也是商量好的,毕竟真神器太重要,足以让四重天界神,让大能者们为之不顾一切动手。所以,还是在血刃神廷内最安全。

    在这,可以安心参悟真神器。绝对不担心谁敢来抢夺。

    嗖嗖。

    余靖秋和摩雪国主立即朝远处飞去,很快降落向那片6地。

    而元初主人则带着东伯雪鹰、火铖尊者一迈步,就划过长空,直接降临向血刃神廷的核心之地了。

    “这是?”东伯雪鹰惊讶看着眼前场景。

    一座古老的木屋,木屋外,一身暗红色长袍的血刃神帝正站在那等待客人,他的肩膀上正有着那一只黑鸟。

    呼。

    朴素衣袍老者‘元初主人’也沿着小院的木门走了进来,东伯雪鹰和火铖尊者正跟在后面。

    “雪鹰,到我这来。”血刃神帝吩咐道。

    “是,师尊。”东伯雪鹰连过去,站在了自己师尊的身旁。

    血刃神帝看了眼东伯雪鹰,脸上有着一丝没有掩饰的满意之色:“三重天就能够进入湖心岛的毁灭军团,你修行又如此短,不错。只是你如此实力就敢去闯湖心岛,有些太胆大了,过了自己实力极限,就不是磨砺,而是送死了。”

    东伯雪鹰不敢吭声。

    “东伯小友是很不错,多亏了他,才救出了火铖。”元初主人也开口道。

    血刃神帝也看过去。

    两位神界深渊最巅峰的存在。

    一个,是最古老的,第一位成就主宰的。

    另一个,则是现如今隐隐最强势的。

    “一起去古洞府瞧瞧?”血刃神帝嘴角有着笑意,这次的确是突如其来的大好处。

    元初主人轻轻哼了声:“你得谢谢你这徒弟。”

    “这你不用你费心了。”血刃神帝的笑意越加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