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篇 第二十八章 时光长河

作品:《雪鹰领主

    “去吧,尽快将血魔卷上卷原本取来。”寂灭大帝坐在那瞥了眼白君王,“你尽管放心,我在这,白老鬼不会耍诈。如果以后单独和他交易,你可得小心警惕些。”

    白君王哈哈一笑:“寂灭,你可别坏我名声。”

    说完后白君王有些疑惑看了眼东伯雪鹰。

    怎么还没行动?

    东伯雪鹰非常自然的坐在那,一翻手,手中便出现了一本血色籍,籍散发着无尽血腥邪恶气息,整个籍就仿佛无尽的血海:“这绝学原本我刚好就带在身上,就无需在去祁水世界来折腾了。”

    “你带在身上?”白君王吃惊。

    “竟然带在身上?”寂灭大帝也有些意外。

    他们都认为这位东伯雪鹰九成九都会将血魔卷上卷原本藏匿起来的,藏起来,那么主动权就在东伯雪鹰这。即便杀了他,也得不到绝学原本。

    可是东伯雪鹰竟然随身带着!

    是愚蠢自大?还是自信?

    “我都有些后悔,后悔刚才没全力出手杀了你呢。杀了你,原本就落在我手了。”白君王摇头感叹,“佩服佩服,竟有如此胆色,把我都骗过了。”

    东伯雪鹰一笑没辩解。

    如果不是意外得到那块符牌,自己的确不可能随身带着这绝学原本。

    “哈哈,也好。”寂灭大帝则是微笑点头,一挥手,一本黑色籍出现了,黑色籍的气息同样血腥邪恶,且更加浓郁。

    两本籍,气息同出一源。

    下卷要更为深邃内敛些。

    “都分别学了吧。”寂灭大帝毫不犹豫就直接开始一丝力量感应向血魔卷上卷原本,开始接受传承。

    东伯雪鹰、白君王、寂灭大帝他们三个分别依次学了。

    “呼”东伯雪鹰是第一次学这血魔卷,一次性将上下卷尽皆学了。

    如今他本尊神心更强,学习也更快。

    “魔祖所创,这个魔祖是谁,似乎很厉害。”东伯雪鹰默默道,“血魔卷,是他的六大传承之一?”

    血魔卷是一门非常邪恶的绝学,要修炼首先就得将身体进行转化,转化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纯粹靠自身,对悟性和毅力要求极高,修炼起来极为痛苦。另一种则是靠无数鬼魂辅助,难度要低上十倍。如果靠鬼魂,越是往后越是需要吞噬灵魂,越往后越难走,真神以下还算容易,可真神往上这一门绝学几乎无望大成。

    而纯粹靠自身,才算大道。

    法门虽邪恶。

    可自身力量却纯粹!

    如果能将血魔卷大成,生命形态完全改变,主宰都无法斩杀,身上散发的气息都不亚于邪恶巫毒。恐怕实力将直逼青君、寂灭大帝!

    “寂灭,怎么样?值得借鉴吧?”白君王一脸笑容,显然颇为开心。

    “借鉴?”寂灭大帝嗤笑,“魔祖这一门传承走的是身体改造之路,最终连生命形态都完全改变,如果真的全身心走这一条路,那才是走歪了路!你要知道,当初的魔祖有六大化身,这也仅仅是其中一个化身创出的传承,六大化身也就是六大传承!而魔祖本尊本尊却是包容一切的,更何况我自创的绝学,就比血魔卷更强!”

    寂灭大帝话语中有着绝对自信。

    在得到完整血魔卷,寂灭大帝了解后便不屑一顾。

    “是是是,寂灭你说的对,你可是我们深渊最接近主宰的。”白君王赞叹道,“我是没法和你比,我很有自知之明,能够再跨出一步成主宰我就很满足了,这血魔卷对我还是很有用途的。”

    寂灭大帝看了看白君王。

    白君王的话,十句只能相信一句。

    他说成主宰就满足?怎么可能!

    “这老家伙。”寂灭大帝暗暗冷笑,能让他警惕重视的尊者并不多,在整个黑暗深渊也就只有两位!一个是炼狱大统领,一个就是白君王。炼狱大统领非常了不得,已经让寂灭大帝吃过两次亏!不过这二者比较起来,寂灭大帝更警惕白君王。

    炼狱大统领,表面上没投靠主宰!可实际上他和深渊三大主宰之一的‘炼狱主宰’关系匪浅

    白君王不一样。

    他是真的没有任何靠山!却一直屹立不倒。

    “厉害,这血魔卷真是厉害,真是比预料的要好太多。”白君王心中却是狂喜,这次际遇比他预料的要好的多,“没想到啊没想到,血魔卷竟然和我自己开辟的道,几乎同出一源!”

    “东伯雪鹰,都学了?”寂灭大帝问道。

    “已经学完。”东伯雪鹰道。

    “白老鬼,从时光长河复活超凡吧。”寂灭大帝说道。

    白君王收获极大,看东伯雪鹰也颇为顺眼,也微笑道:“这是当然,我说过要帮忙复活的。”

    说着他起身,东伯雪鹰和寂灭大帝也都起身,他们三人都看向远处的半空。

    嗡

    操纵时空。

    前方原本是普通的云雾缭绕,可忽然就仿佛剥开了橘子皮露出了里面的橘子肉一样!这一层空间变得模糊,露出了更深层次的一条浩浩荡荡的长河!这条长河奔腾汹涌,它遍布整个浩瀚宇宙,奔腾在神界、深渊乃至物质界。

    每一个生命。

    上至四重天界神,下至都没什么智慧的蝼蚁,在时光长河中他们都在沉沦。

    这条时光长河和浩瀚宇宙仿佛不在一个层面。

    就像

    两层楼,神界、深渊、物质界是在同一层。而时光长河是在更深处的一层!时光长河记录下了每一个沉沦着生命的一切,从出生到死亡,只要未成超脱,都有记录。

    “真是难受。”东伯雪鹰也看到了自己,自己也在其中,体型庞大气息也强大。是浩瀚河流其中一段最庞大的身体!毕竟时光长河中沉沦的最强的也就四重天,而四重天界神中很难有比东伯雪鹰更强的,也就竹山府主。

    可竹山府主毕竟和他不在同一段河流。

    这段河流内。

    那巍峨身影庞大无比,周围也有无数沉沦的生命,亿万个环绕在东伯雪鹰周围。

    “东伯雪鹰。”在时光长河旁边的虚空岸边,有着两道身影,正是白君王和寂灭大帝。

    他们俩已经超脱,离开了河流,上了岸。

    站在岸边,白君王、寂灭大帝他们俩都看着河流中的无数生命,也看着东伯雪鹰。

    “你和池丘白认识,你查看你过去的时空,找到他。”白君王问道。

    “好。”

    东伯雪鹰掌握完整时空之道,即便在时光长河内也能够观看其他沉沦的生命,也能观看自己!自己后面有一片影子,影子层层叠叠正是自己从出生到如今的无数记录,其中就有自己和池丘白认识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