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第五章 符牌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哼哼哼,怎么刚被元初主人列入了宇宙神魔榜,就来找我了?”金霄老祖直接传音冷笑道,“哦,我差点忘了,你排名还在我之上!”

    东伯雪鹰心中疙瘩一下。

    这个金霄老祖,语气不太对啊。

    神界五凶,为何被称作是‘五凶’,而不是‘五圣’等其他称呼。就是因为他们五个也是出了名的凶残,便是为首的‘庞依’在最早先的时候也是凶残出了名的,毕竟他们都是神界生物出身,天生就极为凶残。还是后来庞依才逐渐改变,他最大的转折点就是被青君仅仅一拳就重伤。

    到如今,庞依已经变得非常平和,也没听说他成主宰,可是元初主人却将他排名定的比深渊三大主宰之一的‘血腥主宰’还高一位!

    不过庞依平和,其他四位可依旧凶残的很。

    庞依如今的身份自然不会再折腾了,神界五凶就剩下四位了,这四凶就是以金霄老祖为首,金霄老祖为了绝学心剑图辛苦了数千亿年之久,更得到四份心剑图残篇。最后一份心剑图残篇所在的遗迹的危险也被他带着同伴辛辛苦苦破解的差不多,却被当时余靖秋无意中都没经历什么危险就得到了。

    金霄老祖早就气疯了!

    以他的遁逃之术,如果再得到这一门完整的威力极强的绝学心剑图,金霄老祖自问都有望和逻魔主他们比一比了,甚至运气好,从绝学中有所触动,开辟出自己的道,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不管怎样。

    这一门绝学就差了最后一点,功亏一篑。

    金霄老祖原本猜测余靖秋应该投胎转世失败了,也只能抛之脑后。可前些年,他得到消息,东伯雪鹰竟然进入湖心岛不惜一切救下了摩雪国主!并且余靖秋和摩雪国主都居住在了血刃神廷的殷石别院,最重要的是余靖秋竟然是四重天界神!

    一个从物质界出来的余靖秋,竟然比东伯雪鹰还更早成为四重天?这么快的速度,怕是都超过了历史上修行成四重天的记录了吧。

    又听说。

    余靖秋擅长剑术?

    金霄老祖不傻!略一推测就明白,余靖秋定是投胎转世的,加上她擅长剑术以及和摩雪国主关系,定是摩雪国主的大女儿。

    “金霄老祖。”东伯雪鹰却非常平和,因果传音道,“我并无他意,只是刚刚师尊封我为五方帝君之一,我以后将定居在黑雾海,所以也在这开府,自然也举行一场开府之宴,宴请各方朋友,开府之宴就在三个月后,希望金霄老祖能在三个月后能够大驾光临。”

    “哦?好,老祖我到时候一定到!”金霄老祖声音有些尖厉,随即便断绝联系。

    东伯雪鹰微微一笑。

    自己是希望化解仇怨,不过自己的好脾气也是有限的,是敌是友,到时候还得看金霄老祖自己选择!

    三祖中的‘毁灭君主’‘庞依’,东伯雪鹰则是透过血刃酒馆内部系统直接传讯过去,不管怎样都是血刃神廷一方的,表面上还是得邀请的!不过东伯雪鹰估摸着到时候他们来的可能性较低。毕竟尊者们一般很少屈尊掺和的。

    连师尊血刃神帝,东伯雪鹰也邀请了下。

    血刃神帝倒是直接应:“到时候,我让你五师叔过去,他喜欢热闹。”

    这等场合。

    血刃神帝自然不会出现。

    “五师叔?”东伯雪鹰纳闷,是谁?

    “就是你黑鸟师叔。”血刃神帝道,“他这个贼鸟总是自称‘五殿下’。”

    “黑鸟师叔?”东伯雪鹰暗暗嘀咕,他第一次听神帝说黑鸟是自己师叔!还以为只是一个特殊点的宠物呢,现在看起来,神帝和黑鸟几乎兄弟关系了。

    接下来的日子。

    先是原本在监察使府邸的亲卫军以及夏族神灵们都尽皆搬迁过来,神廷那边也派人过来布置安装好的时空传送阵!

    庞大的宫殿群也构成了豪奢的府邸,府邸正门之上自然是‘东伯’二字,从此这里就是东伯府。

    “到了。”

    一身白衣的东伯玉从时光传送阵中走了出来,在他旁边还有一名绿发女子‘奚薇’。

    奚薇道:“玉殿下,你父亲和母亲都等你等急了,说半个月来,却一直拖着。这才命我过去将你接来。”

    “嗯。”东伯玉轻轻点头。

    “这么,来到黑雾海,看到东伯帝君府,你就一点都不开心?”奚薇笑道。

    东伯玉和奚薇二人飞行着,同时遥遥看着远处庞大的府邸,东伯帝君府的确非常庞大,毕竟到了东伯雪鹰、余靖秋这一层次,单单要试验招式或者研究法阵所需要的空间都是很大的。府邸自然就更加庞大了,几乎占据整个陆地的十分之一的大小。

    府邸的正门院墙,同样高大巍峨,物质法阵等多重法阵加持。

    正门豪奢且大,上方两个‘东伯’二字是东伯雪鹰亲自写的,两个字便隐隐让整个东伯帝君府变得幽深不可测,仿佛一个庞大世界。

    这种感觉并没有错,这两个字,便是一个超阵的核心!也是东伯雪鹰建成府邸后花费了一个月才布置而成,是一个‘世界法阵’,一个东伯帝君府就是一个浩瀚世界。

    “父亲亲自写的?”东伯玉抬头看着。

    “当然,帝君厉害吧。”奚薇赞叹道,她也是敬称东伯雪鹰为帝君,她是眼睁睁看着东伯雪鹰崛起,如今已经站在比当初红尘圣主还要高的高度了。

    “嗯,厉害。”东伯玉脸上略有了一丝笑容。

    奚薇暗暗嘀咕。

    总算笑了!

    她找到东伯玉的时候,东伯玉竟然独自一人在买醉,明明可以靠神力解酒,却一直在喝酒。

    “得告诉帝君和夫人。”奚薇暗暗道,“玉殿下看样子受刺激了,难道是因为,还是其他之事?”

    “拜见殿下。”

    “拜见殿下。”

    门口的守卫们恭敬行礼。

    他们都是亲卫军老人了,都认识东伯玉和奚薇,他们如今也都得意的很,毕竟东伯雪鹰地位越高,他们亲卫军影响力也不一样。

    在地下殿厅内。

    东伯雪鹰盘膝坐在一冰蓝色毯子上,毯子柔软散发着清凉弥漫全身,此刻周围隔绝一切规则探查。

    “嗯?”东伯雪鹰手中正拿着一暗红色符牌,这就是那被冰封的尊者级尸体遗留的暗红色锋利残片和三首神山内发现的另一残片结合成的符牌,东伯雪鹰低头仔细观看着上面的纹路,“单单这古朴花纹,看似普通,实则深不可测。”

    之前是残片,还看不出什么。

    而现在完整的古朴花纹,越是体会越是觉得玄妙,高深程度远远超乎自己如今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