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第七章 开府之宴

作品:《雪鹰领主

    ct;修行者要么最早期就有了挚爱,结为夫妻,要么就会很晚很晚,甚至永远不会动情。 棉花糖

    因为真正踏上修行路,沉浸在天地规则上,他们一次闭关就很久,很少谈情说爱。越是强大修行者心境越高越是冷静,甚至不愿有感情干扰,他们想要多少女人都有。可要动情?难。不过有一种情况会让修行者们情动,就是陷入瓶颈长期无法突破。这时候心境受到影响,又会选择行走各方寻找机缘……

    甚至面对感情,修行者反而会主动放开。对他们而言,感情历练或许也是突破的机缘?

    当然感情上一旦沉沦,那将超越生命。

    “那女子怎么会和玉儿分了?”余靖秋连问道。

    “就是瞧不上玉儿,觉得玉儿一直不努力修行,荒废修行,所以就分了。”东伯雪鹰笑道。

    “看来这女子并没有真正沉浸进去。”余靖秋道。

    “对。”东伯雪鹰道,“这也是好事,也是对玉儿的一个磨练。”

    很简单的感情挫折。

    又没有什么生死离别,太过重大打击。东伯雪鹰夫妇二人并无丝毫担心。毕竟儿子修心这么多年,经历极多,不可能那么脆弱。估计儿子心中早就看透了,买醉也只是内心苦闷故意发泄罢了,毕竟是他第一段感情,又是持续万年之久。

    ……

    转眼。

    已经到了开府之日。

    一位位大能者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贺喜,毕竟东伯雪鹰实力强大,是有近乎尊者级战力。在修行者的世界是非常现实的,实力强自然更受敬重。

    哗。

    一艘星域飞舟从星空的时空通道中飞出,在飞舟甲板上正有着三道身影,为首的是一名鹰钩鼻老者,在他身侧正是两位年轻界神,正是当初和东伯雪鹰一同参加万花宴的‘醉孤客’和‘九舍’。他们俩都是大能者羽公的弟子。

    羽公此次到来,身边就带着这两位。

    醉孤客如今已经是二重天界神,而九舍依旧是一重天界神。

    “东伯帝君当初也是和你们一同参加万花宴。”鹰钩鼻老者‘羽公’道,“不过那时他应该是一品真意超凡,故意隐藏实力。转眼他的实力已经在我之上!”

    九舍、醉孤客乖乖听着。

    羽公带着两个弟子来,也是为了能和东伯雪鹰更亲近!因为今天来的大能者肯定很多,如果不带着两个弟子来,他羽公也只是众大能者之一,东伯雪鹰恐怕还不一定重视他。

    “走,下去。”羽公道,而九舍、醉孤客心中都复杂万分,九舍本就心胸狭隘更加悲愤。毕竟他在羽公门下也不受重视,都不是亲传弟子。如果不是他和东伯雪鹰曾一同参加万花宴,这次羽公也不会带他来。至于醉孤客感到差距的同时也有着更强的斗志。

    很快他们降临下去,来到了东伯帝君府的正门,恢弘的府邸,以及法阵带来的无形气息更让九舍、醉孤客都屏息起来。

    正门大开。

    一眼能看到里面不远处,一对气息非凡的夫妇二人带着较为弱小的一男一女正在迎接宾客。

    “哈哈哈,东伯帝君之名,我早就听闻,只是黑暗深渊三首神山一战,帝君可是让我瞠目结舌啊。”羽公带着两弟子走上前去笑道。

    东伯雪鹰一眼就认出了羽公背后的醉孤客和九舍。

    “醉孤客和九舍两位兄弟当初和我也一同参加万花宴,也是安海府当初排在前三的,可他们俩都拜在羽公门下,不是一般的巧。”东伯雪鹰说道,旁边余靖秋和东伯青瑶、东伯玉也微微行礼。

    “缘分,缘分。哈哈哈……”羽公道,他注意到后面又有一道汹涌澎湃气息到来,不由心中微微一惊,当即道,“我就先进去了,帝君今天可忙碌的很。”

    “请。”东伯雪鹰当即目送羽公他们离开。

    随即才立即主动上前去迎接:“火铖大哥。”

    “东伯兄弟。”来的正是火铖尊者,其他大能者都带着两三个手下,火铖尊者却是独自到来。可他无形的气息却早就让那些大能者们个个屏息。毕竟是整个宇宙包括主宰在内都能排在前二十的存在。

    ……

    一位位大能者到来,东伯雪鹰带着妻子儿女都去迎接。

    少的简单聊两句。

    多的聊个盏茶时间都很正常,只要有新客人到,也都会自然结束谈话,东伯雪鹰去迎新客人。

    这时

    一位胖乎乎男子带着两名女界神走了过来,这胖乎乎男子双眸幽深难测,气息非凡。正是血刃神廷的大能者。今天来的大能者……大多都是没投靠势力的大能,毕竟属于血刃神廷的大能也就二十位左右。

    “东伯帝君。”胖乎乎男子走来连道。

    “猎风神君。”东伯雪鹰则是笑道,猎风神君乃是兽类成的大能者。

    “黑暗深渊众多君主围攻帝君一人,却都奈何不了帝君,最后帝君以一敌三,还斩杀了一位黑暗深渊的大能者。想想都觉得热血沸腾啊。”胖乎乎男子简单吹捧几句,跟着又夸赞东伯雪鹰的妻子儿女。

    而在胖乎乎男子的身后,跟随的两名女界神,其中一位正是白英界神reads;。

    白英界神看到了东伯玉。

    东伯玉也看到了白英界神!他自然早得到许多界神的情报,一眼就认出了白英界神。

    “白英界神?凤语就是她家族的吧。”东伯玉暗道。

    白英界神颇为拘谨。

    毕竟这场合非同一般,她师尊‘猎风神君’在这也只是寻常一员。忽然白英界神注意到了东伯玉。

    “东伯帝君的儿子?”白英界神微微一愣,她长居白英星,也曾看到过东伯玉和族内一女子在一起。虽然只是远距离扫了眼。可界神何等的记忆力?自然记得清清楚楚,“和凤语那丫头在一起的是东伯帝君的儿子?”

    “哈哈哈,天助我也。”

    “凤语那丫头真是好运气,她竟然和东伯帝君儿子在一起。”白英界神满心欢喜,她地位太高根本不知道‘凤语’和东伯玉已经分了。

    白英界神还朝东伯玉笑了笑。

    东伯玉略有些尴尬。

    忽然

    一道霸道凶戾气息从正门外传了进来。

    胖乎乎男子往后一看,当即连道:“我就先进去了,不打扰帝君了。”当即带着两名女弟子先走开。

    东伯雪鹰则是看着远处正门中走进来的那一道身影,那一道身影通体金袍,有着一双锋利凶戾的金色眼眸,正是神界五凶中的‘金霄老祖’。

    金霄老祖目光一扫,扫过东伯雪鹰,而后在余靖秋身上落了下来。

    “金霄老祖。”东伯雪鹰面带笑容主动上前迎接。

    “东伯帝君,这位是帝君夫人?”金霄老祖也走了进来,嘴角隐隐带着些许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