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第36章 五师叔的来历

作品:《雪鹰领主

    虽然时空岛主冷漠站在一旁,东伯雪鹰依旧保持微笑,高高在上的主宰‘时空岛主’可以给他脸色,可他还是得保持最基本的尊重的。当然内心中他依旧不喜欢这位时空岛主。

    “雪鹰。”血刃神帝放下酒杯,说道,“召你过来,是因为竹圣者之死,他死的很蹊跷。”

    “师尊不会怀疑是弟子干的吧,弟子可没这实力。”东伯雪鹰连道。

    现在外面传言纷纷,暗地里猜测是自己干的还真不少。

    “当然不是你。”血刃神帝笑了。

    “东伯小子,如果你能做到,你就是主宰了。”旁边的深渊始祖也哈哈笑道。

    东伯雪鹰一愣。

    主宰?

    难道背后动手的是主宰?整个神界深渊的主宰一共才几个,而且主宰地位何等的高,去对付一个竹圣者?恐怕稍微一声吩咐,竹圣者恐怕都得主动束手就擒请罪去了,哪里需要暗中杀死。

    “找你,是因为他积攒的诸多宝物在前些日子到了你手。”血刃神帝道,“我们对竹圣者的身份有些怀疑,想要看看他遗留之物。”

    “弟子正随身带着。”东伯雪鹰连禀。

    “拿出来,让我们瞧瞧。”血刃神帝吩咐。

    东伯雪鹰也不犹豫,一挥手,就将从竹圣者那得到的所有物品,包括神晶、信仰石、珍材、兵器、衣袍等等尽皆拿出来。当然其中少了已经给赤火老祖的,不过那本就属于赤火老祖,应该没关系。

    “嗯?”血刃神帝、深渊始祖、时空岛主他们三位目光都落在这些物品上。

    黑袍黑发冷厉的时空岛主忽然看到那些黑色金属板,一招手,其中一块黑色金属板落在他手里,他随意看了看,嗤笑道:“母祖教这些蠢货,还算有些悟性,对我们宇宙的修行体系竟然也有如此见解,琢磨的角度虽然古怪了些,可这金属板记载者应该也达到‘开辟境’了。”

    血刃神帝、深渊始祖也都分别拿起了一块黑色金属板看了起来。

    “嗯,母祖教的那些家伙们虽然蠢了些,可实力在那,研究我们的修行体系能有如此参悟,也很正常。”血刃神帝评价道。

    “这些家伙蛰伏起来,暗中学习我们的修行之法,实力也在提升,将来恐怕会成祸患。”深渊始祖则担心道。

    “那些蠢货不足为虑。”时空岛主则是不屑。

    血刃神帝一招手,那一盏青铜灯飞了过去,血刃神帝看了看冷笑道:“他们来到我们这,还在传教。”

    东伯雪鹰在旁边乖乖听着,心中则浮现诸多念头。

    母祖教?

    我们宇宙的修行体系?

    “雪鹰,这一盏灯我就拿走了,你带着对你并无好处。”血刃神帝说道,“其他你就自己收着,母祖教对于天地规则的认知较为独特,也算从另一角度剖析,对你还是有些帮助的。”

    “是。”东伯雪鹰一挥手便将一切收了起来。

    时空岛主、深渊始祖也都不再观看,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最特殊邪恶的那一盏灯神帝已经拿走,剩下的就普普通通了。

    “好了,你也可以走了,不过记住,以后碰到母祖教的要小心些,他们经此一事可能会盯上你。”血刃神帝说道,“这些家伙仿佛蝗虫,搜集我们宇宙的各种珍材,竹圣者漫长岁月搜集的各种稀奇古怪珍材应该就是为他们搜集的。现在落在你手,的确可能盯上你。”

    血刃神帝也就一说。

    他这个徒弟乃是物质界领主,并无根本性的性命之虞。

    “盯上我?”东伯雪鹰忍不住道,“师尊,母祖教是什么来历?”

    “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没有因果线的一些神秘高手。”血刃神帝说道。

    旁边的时空岛主则是嗤笑:“血刃,没因果线,可不一定是母祖教的。”

    血刃神帝一听也笑了,点头道:“没有因果线的,九成九是母祖教的,还有极为渺茫可能是其他宇宙的。”

    “其他宇宙?”东伯雪鹰更疑惑不解。

    血刃神帝也不隐瞒,显然他也觉得东伯雪鹰如此实力也会接触到这些:“嗯,母祖教是从另外一宇宙而来,修行体系和我们完全不同,他们并非修行内世界,也不是参悟规则奥妙。他们信奉所谓的‘母祖’,还从未修炼出匪夷所思的肉身,他们的身体比我们的修行者普遍要强太多太多,当然规则奥妙方面他们太差,玩弄他们还是很轻松的。”

    “不修内世界,不参悟规则奥妙,就能很强很强?”东伯雪鹰不解,毕竟修行这么多年,他所知道的就是悟规则奥妙,超脱,开辟自己的道,总之‘境界是根本’。可来自另一宇宙的母祖教,似乎截然不同。

    “你太年轻,经历的太少。”血刃神帝笑道,“等你实力越强经历越多,这些就不足为奇了。不同宇宙,都是截然不同。像你五师叔,就是我当初机缘下进入的一个宇宙中带来的,所以你也会发现,他也没因果线。”

    “五师叔?”东伯雪鹰看了看那黑鸟。

    他一直觉得五师叔很神奇。

    一根羽毛,都让自己觉得那般不可思议。可是他总是跟随师尊,又没因果线,东伯雪鹰甚至怀疑它是某种非生命存在。

    现在才知晓,原来是来自于另外一个宇宙。

    “哼哼哼,我主人身死,我寂寞的很,就被血刃给诱骗来了。”黑鸟嘀咕道。

    “是你贪吃。”血刃神帝也笑道。

    “好了,去吧,好好修行,先努力超脱。”血刃神帝道。

    “是。”东伯雪鹰点头。

    母祖教,五师叔,亦或是其他某个宇宙来客,这些自己的确没必要分心,先专注规则奥妙,先超脱再说。

    东伯雪鹰恭敬行礼后,当即离去。

    目送东伯雪鹰离去,时空岛主则是冷笑:“血刃,挺关心你徒弟的,一个四重天就告诉他这么多?”

    “你以为他会超脱不了?”血刃神帝淡然道,他对他徒弟还是很有信心的。

    时空岛主没再多说。

    即便是他,也认为东伯雪鹰这般修行速度,境界积累也如此浑厚,超脱的确是很轻松的事。

    “深渊始祖。”时空岛主转而看向深渊始祖,“你徒弟运气挺不错的,那一对神界生物竟然化作初始之地符牌。”

    “哈哈哈”深渊始祖也哈哈大笑,“运气好,没办法。”

    他的徒弟,先后收复两头神界生物。

    谁想这两头神界生物见面后,竟然同时化作两团耀眼光芒,彼此融合,化作一块符牌!因为当时有好些强者在场,自然瞒不住。一般修行者乃至尊者级存在,可能都不太明白那符牌意味着什么,只知道一定是某种珍贵宝物。可是主宰们却知道那是进入初始之地的钥匙。

    初始之地符牌,在分裂时是千奇百怪的,可能是两块破布卷,甚至是两头真正的神界生物,或者是较为珍贵的不同的珍材。

    可一旦不同部分聚集在一起,就会立即融合为一体,化作符牌。

    符牌认主,根本无法抢夺。即便斩杀,符牌也会凭空消失。

    要得到,是需要实力,更需要运气。

    “不过让他小心点,别第一次进去就死在里面。”时空岛主紧跟着道。

    旁边的血刃神帝则是笑道:“记得你说过,你当初也得到过初始之地符牌,可惜,开辟境时你的分身就死在里面,符牌消失,再无机会进去。”

    “哼哼,我好歹得到过,你可没得到过。”时空岛主转身就走,嗖的迅速飞离,在远处虚空消失不见。

    血刃神帝目送他离去,却轻声道:“我没去过,可我却比你强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