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篇 第七章 母祖教的焦急

作品:《雪鹰领主

    蛏云护法脸色变了,飞刀单纯威力是不及血蛇枪的,不过飞刀是从虚界天地直接出现在他的眉心前,而后轰击!威力是没有任何损耗的完全爆发,而血蛇枪攻击的时候,先是遭到无数发丝的纠缠,又遭到蛏云护法全力的防御抵挡,威力自然不断衰减,仅仅在他身上留下血窟窿。

    可飞刀,东伯雪鹰力量大涨跃迁了一个大级别,对‘杀戮道’参悟更深,蛏云护法毫无防御下直接遭到一击自然扛不住。

    “他的飞刀摧毁我头颅,部分血肉还能重生,可有些是真的完全湮灭。这一击,就让我生命之力损耗了百分之一。”蛏云护法看了看身上一个个血窟窿,这些血窟窿伤口周围的血肉以及蕴藏的生命之力都有‘血蛇毒’盘踞,最好的解毒办法,就直接将这些血肉尽皆挖出放弃掉!

    可身上的这些伤口血肉全部挖掉,蕴含的生命之力也都全部放弃,生命之力损失至少三成!身体如此重创下,他根本无法维持此刻爆发状态。

    到时候东伯雪鹰就会追上来,一枪枪刺中,击杀他。

    “我现在强行压制巫毒,维持身体运转,可他的飞刀还是会一次次重创我,让我生命之力不断损耗,损耗太多,我将无法再爆发。”蛏云护法急了,“而且被轰击重创,也会影响我飞行速度。”

    “这么下去”

    “我可能会死在他手里。”

    蛏云护法慌了急了。

    死亡?

    来到这一修行者宇宙,他想过可能会死亡!可要死的有价值,到时候教内自会补偿他,甚至帮他再度来到这一修行者宇宙。

    “如果我死在东伯雪鹰手里,我什么都没得到,死的太不值了。”蛏云护法焦急,“一旦死了,我可能永远无法再来这一修行者宇宙,不,我不能死,绝对不能。”

    他受到飞刀重创,心中却是浮现诸多念头。

    同时开始联系教主:“教主,教主,救命,速速让祸烛大哥他们来救我。”

    遥远的母祖教在修行者宇宙的老巢所在。

    巍峨青铜殿厅内,殿厅内许多地方都有着斑驳痕迹,在殿厅中央,那名青褐色皮肤仅仅裹着几块破布的獠牙巨汉盘膝坐着,此刻却是露出惊色:“蛏云护法,你连逃命都做不到?”

    “他的兵器中蕴含巫毒,我的身体只能勉强压制都无法驱除,他的真神器飞刀更是阴险,从虚无中出现,出现时就已经到了我的眼前,根本来不及抵挡!而且那飞刀,不单单只是轰碎我的头颅,蕴含的杀戮力量还湮灭了我头颅的部分生命之力。”

    “每次遭到重创,我飞行速度也受到影响。”

    “这么下去,我很可能会死在他手里。”蛏云护法急切传讯求救。

    “好,不过祸烛他们离你比较远,你尽量撑住。”教主连道。

    “让他们尽快。”蛏云护法焦急道。

    教主毫不犹豫就立即给同在血魔洞天的另外四位护法下令:“祸烛,你们四个立即出发,去救蛏云!必须救下他,我们的每一份力量都很珍贵,必须要保住。”

    教主眼眸中有着怒意。

    这一次太失策了。

    “修行者宇宙的生命,死掉一个分身轻易就能复活。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教主低语。

    “东伯雪鹰,他到底什么实力?”

    教主压抑着怒火。

    “教主,我已经透过时光长河查探,东伯雪鹰在时光长河中体型庞大无比,身体宽度就有整个时光长河的十分之一,可以肯定,他现在依旧是四重天界神,不过却开辟出了道路。就像竹山府主一样。”一道讯息传递过来。

    “修行才百万年?开辟出道路了?”教主愈加愤怒焦急,“刚开辟出道路,就威胁到蛏云的生命?”

    他焦急,却也没办法。

    因为下三洞天,他根本没法进去,而就算进去一般也只能慢慢飞。因为‘六道天轮’和其他遗迹一样都镇压天地规则,除非悟出凌驾在天地规则之上的手段才能够以极快速度前进。比如‘时空岛主’在六道天轮内、三首神山内都能够穿梭时空前行。

    像东伯雪鹰也能够借助‘虚界天地’以超快速度前行。

    可惜。

    母祖教这些护法们,境界都很低,因为‘境界’本就不是他们所擅长的。像他们这般力量滔天如果境界再跟上去,那么修行者宇宙就根本没法斗了。

    血雨洞天另一处。

    五座石屋外的荒地上正有四道身影齐聚,正是祸烛护法他们四位,他们中三男一女,气息也是诡异不同。这支队伍的首领就是‘祸烛护法’,像蛏云护法他们四位都是普通护法,而祸烛火法却已经算是顶尖层次,和巫蛐帝君交手都能轻易安然离开。

    他们四个先接到蛏云护法传讯,不过,蛏云护法地位较低,不可能轻易命令动他们四位,毕竟他们四位还在炼制药液,这药液也是他们为了‘血魔洞天’一处危险之地准备的。

    “药液还没炼制成功。”一名灰袍女护法低沉道。

    “先放在那,救蛏云兄弟最重要。”祸烛护法双眸隐隐燃烧火焰,“我们每一个来到修行者宇宙都不容易,必须得保住蛏云兄弟。”

    “走。”另一名碧眼男子则是干脆道。

    “我已经尽量维护好药液,希望我们来时,药液还完好。”灰袍女护法叹息道。

    “出发。”全身裹着紫袍仅仅露出一双眼睛的老者说道。

    嗖嗖嗖嗖。

    他们四个在祸烛护法带领下,化作了一道火焰虹光,以极为恐怖速度迅速朝蛏云护法处赶去。

    母祖教一方在全力以赴想办法救蛏云护法。

    而东伯雪鹰同样也在全力以赴,他是在全力以赴杀死对手!他的‘全力以赴’有点wěi zhuāng,因为他没有动用虚界道!从战斗到现在,东伯雪鹰都没有施展‘虚界道’的手段,就算是真神器飞刀,那是飞刀本身就蕴含虚界奥妙。

    不动用虚界道,东伯雪鹰自然是有更深的谋划。

    “呼。”

    东伯雪鹰此刻是超高速飞行,同时再度扔出手中的飞刀。

    飞刀一扔出就消失不见。

    “该死。”在前面疯狂逃命的蛏云护法,看到东伯雪鹰手中飞刀消失就心中一紧,可是当飞刀从虚界天地中进入正常天地,却是直接进入了蛏云护法体内。

    蓬!!!

    蛏云护法肚子炸开,身体都分裂成两截,不过紧跟着两截身体迅速合拢恢复,他连那些有血蛇力量盘踞炸开的血肉都努力收,尽量节省生命之力。

    “这次损失近百分之二的生命之力?”蛏云护法心中发苦,立即拼命逃努力拉开距离,可每次被飞刀轰中对他速度影响都很大,东伯雪鹰都能趁机拉近距离。

    很快东伯雪鹰手中又出现了那一柄飞刀。

    飞刀穿行在虚界天地内速度可快多了。

    “去。”

    一刀又一刀。

    蛏云护法努力逃命:“晚了晚了。”

    他知道,祸烛护法他们来不及了,因为他之前赶来耗费了两天多时间,祸烛护法虽然速度比他快的多,可也要花费近一天时间。

    可他呢?半个时辰都撑不住了。

    “不。”当再一次中了飞刀,体内生命力量再度损耗,因为部分生命之力再压制‘血蛇毒’,剩下的力量根本无法再爆发了,他速度立即开始下降恢复到平常状态。而东伯雪鹰身体强横程度和他相差本就不大,境界又高的多,飞行速度此刻却比蛏云护法还快了。

    “你死定了。”看到自己速度比对方快,东伯雪鹰露出了笑容。

    “晚了。”蛏云护法心中悲愤欲绝。

    东伯雪鹰此刻只有要击杀对方的期待,他并不知道击杀一个护法意味着什么!在东伯雪鹰看来,即便杀死对方,对方应该还有本尊修炼来!所以最多弄些宝物罢了。

    可他错了,他根本不知道两个宇宙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