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篇 第5章 虚空河流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站在虚空中,感知着周围浩瀚十万亿里范围。

    “有十五颗星球,都是荒芜星球,没有生命。还有些虚空乱石,以及最特殊的那一条奔腾的虚空河流。”东伯雪鹰看着远处,那在虚空中奔腾的足足有千亿里长的河流,似乎是宇宙自然孕育而生,颇为特殊,自己的世界之力都无法探知。

    十万亿里范围,唯有那一条虚空河流是无法探知。

    “在魔祖所留古塔内,发现的古老星图标注的位置就在这一片,准确的地点,超过九成的可能,就在那一条河流内。”东伯雪鹰猜测。

    “至于其他地方?”

    东伯雪鹰心念一动。

    轰!!!

    十万亿里范围内虚空猛然震颤,十五颗荒芜星球、虚空乱石都瞬间震成粒子流,连普通的虚空都粉碎化作粒子流,仿佛煮沸的粥,无数的粒子流在流淌十万亿里范围内几乎处处都是这些粒子流在流动,唯有那一条奔腾河流还完好。

    “其他区域没特殊。”东伯雪鹰心念一动,一切恢复平静,虚空恢复,原先的荒芜星球、乱石也早就消失无踪。

    嗖。

    一个瞬移。

    东伯雪鹰就在这一条奔腾河流的上方,看着这足足百万里宽、千亿里长的虚空河流,无形‘虚界天地’弥漫开去,欲要探查整个虚空河流。

    虚界天地弥漫的范围勉强笼罩住了整条河流,河流泛着银白光芒,内部更有暗流在涌动,甚至有一些漩涡出现。

    “咦?这河流竟然毫无杂质?”东伯雪鹰疑惑纳闷,透过虚界天地观察,怎么看整条河流都是无数液体构成,没有其他物质。

    “难道说星图标注这里,这河流本身就是宝物?”东伯雪鹰猜测。

    他全身穿着灭极玄身甲铠,右手一伸,哗,巨大的手掌迅速便遮天蔽日,单单一个手掌就比这一条河流还要大,覆盖着黑色甲铠材质的巨大手掌直接抓向那一条河流,欲要整个抓走。可当手掌硬是抓住河流的时候,就感觉一只蚂蚁尝试去抓一条大蟒蛇。

    河流奔腾下,轻易就震开了东伯雪鹰的手掌,蚍蜉撼树,东伯雪鹰的手掌根本撼动不了河流丝毫。

    “好大的力量。”东伯雪鹰赞叹。

    人力有时穷。

    即便是强大如主宰,在面对‘太阳星’‘太阴星’那样能威能辐射整个宇宙的存在,也会感到自身的弱小,连太阳星、太阴星最深处都不敢进,一进都瞬间毙命。更别说要抓住太阳星、太阴星了,恐怕太阳星内含威能稍微迸发一丝,就震死主宰了。

    这就是‘宇宙天体’的力量!

    像自己居住的‘黑雾海’,那自然诞生的黑雾海,同样神秘莫测,也是宇宙中孕育的特殊天体。

    这河流,同样如此。

    “抓不走整条河流,那就多花费时间。”东伯雪鹰右手恢复正常,同时手中出现了一个玉瓶,玉瓶很小,尝试着去从虚空河流中舀一些‘水’。

    玉瓶进入。

    水流自然流淌进玉瓶。

    “嗯?”可当东伯雪鹰尝试将玉瓶收时,却遭到了强大的阻力,这进入玉瓶的少许水流和外界整个河流仿佛一体,怎么都收不。

    “有点意思。”东伯雪鹰笑了,宇宙中千奇百怪的事多了,其他大能者没他这样有耐心的对一条河流一次次尝试,可因为魔祖的星图标注,东伯雪鹰自然有耐心。

    “不能硬来,无法强行弄走,那就用笨办法,一处处查探,魔祖留下这星图到底什么意思?”东伯雪鹰直接朝下方走去,身体冲进了虚空水流中,因为藏身‘虚界天地’根本没发现什么特殊,那就亲身去感受,或许能发现其中的秘密。

    “轰”

    刚进入虚空河流内,东伯雪鹰就感觉到了些许阻力,水流处处都有阻力,千亿里河流形成的整体性力量自然匪夷所思。

    “处处都是水流液体,星图为何标注这里?”东伯雪鹰在虚空河流中飞行,一处处查探,用手去触摸,用身体去碰触。

    时间流逝。

    一天两天三天一年两年三年

    东伯雪鹰一直在虚空河流内不断飞行,一处处查探,可是不管查探多久,永远只能发现这些水流液体!那些‘暗流’‘水中漩涡’威能也很强,当然还威胁不到东伯雪鹰,可是永远没有任何发现,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枯燥了。

    水流液体或许特殊?再怎么查看也只是较为特殊的一种物质,又无法分割带走。

    一百年两百年

    如果是其他大能者们,或许因为这一处‘宇宙天体’的特殊查探下,可没有丝毫发现,恐怕很快就会放弃。

    可东伯雪鹰一直在坚持!他相信,古星图标注这里,定有原因!

    “魔祖也知道,每一个纪元,宇宙都会发生变化。可他还是留下星图,显然标注的这个位置应该不受宇宙纪元变化影响。”东伯雪鹰对魔祖有信心,所以一直在坚持着探查,经历过‘岁月劫’以及漫长修行时间,他也不急躁。

    转眼在这条虚空河流,他就探查了五千三百年。

    “呼。”

    这一天,东伯雪鹰依旧在一处处探查着,甚至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去触摸一处处。

    边飞行边探查。

    忽然

    “嗯?”东伯雪鹰忽然感觉前方隐隐有着光亮,这让他精神一震,因为这是五千三百年以来他第一次发现这虚空河流有特殊之处。

    循着光亮。

    东伯雪鹰在靠近,靠近的时候水流阻力似乎都大减,并且时空都在扭曲变化,穿过一层层时空,东伯雪鹰不断逼近,眼睛都发亮,终于,东伯雪鹰停了下来,周围已经没有水流了,水流在外围环绕,保护着这一片区域。

    这一片球体区域并不算大,目测直径仅仅百丈。

    这片区域中央,是一个深银色球体,约莫常人头颅大小,它自身表面隐隐有液体在滚动,同时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芒,光芒温暖照耀四面八方,也渗透进了虚空河流中。

    “星图标注的目标,就是它?”东伯雪鹰站在这,都感觉到眼前这深银色球体散发出一阵阵波动,波动冲击在身上,以东伯雪鹰的身体都感到一阵压力,可这深银色球体却又有莫名的吸引力,在吸引着东伯雪鹰,让他去靠近。

    “我的虚界天地无法发现它,它是凌驾在虚界天地之上的。”东伯雪鹰很清楚这点,“看看它到底是什么。”

    右手持着一柄战刀,朝前方伸了过去,对这未知之物显然得更小心点。

    越是靠近,银白色球体散发波动产生的阻力就越大。

    “破。”东伯雪鹰一声低哼,体内强大力量完全爆发,抓着的战刀强行继续前进,离银白球体越来越近,当彼此距离剩下十丈时。

    “嗡”

    时刻散发波动的银白球体,再度释放出波动。

    波动隐隐有肉眼可辨的涟漪,涟漪波荡,却碰触到了东伯雪鹰抓着的那一柄战刀。

    “哗。”

    碰触的一刹那。

    一股恐怖的吞吸力量透过战刀,瞬间就传递到了东伯雪鹰全身。

    “什么。”毫无反抗的就被一股恐怖力量给拽的,嗖的整个人就超高速飞向银白色球体,并且飞向时身体急剧缩小。

    在东伯雪鹰视野中。

    银白色球体却是急剧变大,越来越大,简直肉眼都难以看到边缘,原本还是球体!可因为距离越来越近,在视野中庞大到无边无际,它已经变成了一座广袤的大陆。

    “那是”

    东伯雪鹰看到了,以他恐怖的视力终于看到,在这片广袤大陆上,甚至隐隐有无数人类在生存。

    嗖。

    跟着东伯雪鹰就完全坠入了这座广袤大陆中去。

    有些卡文,今天就一更了明天三更补欠,先抱头闪人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