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篇 第9章 千年岁月

作品:《雪鹰领主

    管家更是悄然传音:“老祖说了,只要能让七殿下成为界神,飞雪客卿就能学截杀六剑式。”

    “老祖果真用心良苦。”东伯雪鹰微笑,他也是当父亲的,所以很明白崇氏家族老祖的心思,也因为这事,东伯雪鹰对这位老祖好感大增。

    “师傅,你就收我吧。”七殿下跪在那抬头,眼巴巴看着。

    东伯雪鹰轻轻点头,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肃然道:“既然拜我为师,那我也不会娇惯你,从今往后,你在我面前就不再是七殿下,而只是崇言。”

    “是,以后弟子认打认罚,绝无怨言。”七殿下崇言抬头高声道,孩童声音清脆悦耳。

    “磕头拜师吧。”东伯雪鹰吩咐道。

    “砰砰砰。”

    七殿下立即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弟子崇言,拜见师傅。”

    旁边的管家见状有些不喜:“这个飞雪客卿,七殿下只是年龄太小死活要拜他为师,这才没办法拜在他门下!今后真正教徒,主要还是老祖亲自教,他一个四重天界神哪里能够和老祖相比,没想到这一收徒,他倒是摆起了当师傅的架子。”

    “好。”东伯雪鹰微笑点头,“起来吧。”

    七殿下连一屁股站起来。

    “小七,今日且去歇息,明天一早来见我。”东伯雪鹰吩咐道,连话语也直接称呼‘小七’。

    七殿下也满心欢喜,小大人一般的恭敬行礼:“是,弟子告退。”

    随即乖乖离去,没有一点骄纵。

    旁边管家看了看东伯雪鹰,没说什么连跟着七殿下离去。

    东伯雪鹰却微笑看着自己那个小徒弟离去:“当初叶青那孩子刚刚碰到我,也和他差不多大吧,不过叶青当初生活困窘,身体瘦小,实际上却是比小七要大不少,也懂事的多。这却是我刚接触的最小的一个小家伙了。”

    八岁年龄。

    说懂事,也懂,各种礼节,甚至看人脸色,也都会。

    说不懂事也的确稚嫩单纯的很,甚至在崇氏世家被哄着,连人间险恶都没怎么见过。

    “他是崇氏老祖成了大能后才有的孩子,天资非凡,教导他成界神?”东伯雪鹰并不认为这有难度。

    时间流逝,一年年过去。

    崇氏家族最受宠爱的‘七殿下’崇言,也的确非常听话,也很奋进,按照东伯雪鹰的指点一步步修行。虽说暗中‘崇氏老祖’也会指点自己儿子,可东伯雪鹰却懒得管,他一切按照自己教导的来,作为开辟出两条道的尊者级存在,东伯雪鹰对道的认知可深的很,知道该怎么更有效的引导教导。

    转眼就千年过去。

    “师傅。”一名白衣少年背着一柄剑,颇为兴奋的来拜见东伯雪鹰。

    一身黑衣同样背着神剑的东伯雪鹰站在一旁,散发着冷厉气息,不过在看向徒弟时却有着温和:“小七,看你如此信心十足,有所进步啊。”

    “师傅所传追光剑弟子已经全部练成。”白衣少年说道。

    “练给我瞧瞧。”东伯雪鹰站在一旁吩咐道。

    “是。”

    七殿下崇言立即拔出背后神剑,开始施展剑法来,剑光瞬间就化作了光线,快且带着幻影。

    东伯雪鹰默默看着露出笑容,看着徒弟不断成长,也挺有成就感的:“如今已是神级中期,看来万年内成界神有些吃力,怕得需要数万年。不谈和我相比,就是和我三徒弟迦云相比,小七受过的挫折都太少太少,也是没办法,虽然派他出去做一些事,可暗中崇氏老祖也派遣高手保护他儿子,最多遇到些小挫折,真正的大苦难并未经历过。”

    不经历雕琢,哪里能成器?

    既然都有神之分身,何必还那么保护着儿子?

    崇氏老祖自然也明白这道理,可却总是牵挂子女,忍不住派遣高手暗中保护。

    “在崇氏世家,崇氏老祖的意志不可违逆。总不能为了教徒这点事,和他对上。”东伯雪鹰轻轻摇头,他已经尽力在教了,崇氏老祖也很满意,因为在他诸多子女中七殿下‘崇言’是修行速度最快的,崇氏老祖对东伯雪鹰都亲近许多,还亲自说过,七殿下崇言成界神之日,绝学截杀六剑式就会奉上。

    “三圣地”

    东伯雪鹰默默道。

    这上千年时间,他也是虚度的。

    因为和崇氏老祖关系走的近,也论道数次,提到过三大圣地,从只言片语中东伯雪鹰也推测出更多。

    “三大圣地虽然厉害,可从崇氏老祖看来,虽然忌惮,却也并非毫无反抗。”东伯雪鹰默默道,“根据诸多言语判断,三大圣地应该有尊者级存在,但是应该没主宰。”

    如果有主宰。

    以主宰的强大,崇氏老祖他们早就乖乖当孙子了。

    普通大能者,和主宰的差距太大太大。

    所以三大圣地应该都没有主宰!这一推断,让东伯雪鹰也松口气,同时也觉得理所当然:“虽然这个世界修行法门、绝学更容易得到,在肆意传播,每一个凡人几乎都能得到法门,可终究世界就这么大!危险磨练也就那么多。”

    “没有足够多强者的碰撞,没有足够多危险险境的磨练,没有像湖心岛、六道天轮、初始之地等一些更强大前辈的指引,要开辟出‘道’都很难,更别说成主宰了。”东伯雪鹰在这生活千年,也知道这个世界和外界整体上还是弱了许多。

    就算在外界,能得到更强大前辈留下的指引,能够前往其他宇宙磨练,有血刃神帝、时空岛主等一个个已经成主宰的亲自的指点,可要成主宰依旧非常难。

    惊艳如‘青君’,三条道都修行到瓶颈,都只差最后一丝。

    连庞依,也是最终修行法创出,才成主宰。

    显然极难极难。

    在这个世界成主宰的难度,比外界怕要难上十倍都不止!

    站在那看着徒弟练剑,东伯雪鹰心思飘动,想着自己的事,对这个世界了解越多,他才能走出更‘适合’的举动来!因为太过莽撞而死在这个世界,就太冤了,神界深渊的许多情报记载,许多强者身死大多都是因为‘大意’。

    像母祖教两位护法的死,也是因为大意,小瞧了东伯雪鹰。

    所以东伯雪鹰丝毫不敢小瞧这个世界的力量。

    “师傅,怎么样?”七殿下崇言看向东伯雪鹰。

    “练算是练成了,可你不觉得,你的剑招彼此都没怎么连贯吗?”东伯雪鹰笑着反问。

    崇小七顿时有些尴尬。

    他倾尽全力练成,哪里还顾得了一招招的连贯完美。

    “再练练,所有剑招宛如一体时再来见我。”东伯雪鹰笑着吩咐道,忽然他脸色微变抬头看向外面,“嗯?竟然有敌人敢对付崇氏世家,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