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篇 第10章 无出名战绩

作品:《雪鹰领主

    崇氏世家的高空上方,正隐藏着一艘扁平战船,战船底部有着一圈圈的法阵图案,无形波动弥漫下,它完全隐藏着,连下方崇氏世家都没有丝毫察觉。当然这艘战船也没有进入崇氏世家的法阵探查范围。

    战船内。

    有着七道身影站着,目光透过战船看着下方古老的崇氏世家。

    七道身影,为首的是一名金袍金发男子,身后则是六名血袍人。

    “崇老鬼运气可真好,竟然得到传说中的真神器。”金袍金发男子惊叹道,跟着露出冷笑,“不过他也该死,得到真神器,竟然不献给圣地,还想要独自占有。”

    “真神器,据说炼制非常难,我们这一纪元都没有能炼制的。”身后血袍人们也在说着。

    真神器。

    在神界深渊虽然珍贵,却价值没到离谱的地步,毕竟主宰们一般都能炼制,像尊者中第一炼器高手‘涟君星主’辛辛苦苦也是能炼制出的。可是在这个世界又没有主宰,想要出现一个懂得炼制真神器的太难太难了。

    要知道涟君星主能炼制,也是有乾合娘娘等前辈指点才成的。

    所以在这个世界,真神器要比神界深渊中要珍贵的多!连炼制真神器所需的材料资源,这个世界,也远远无法和神界深渊相比。

    “动手。”金袍金发男子冷笑。

    这一艘扁平战船陡然爆发出恐怖气息,底部的一圈圈图案也迸发出耀眼的蒙蒙金光,金光浩浩荡荡朝下方碾压下去,只见崇氏世家的镇族法阵也立即迸发威能,轰隆隆一层层庞阵在整个家族显现,黑色的能量仿佛浪潮般笼罩着家族,抵抗着上方的金光。

    “谁!”一声暴喝令天地震动,一道身影冲天而起,正是一袭紫袍的崇氏家族首领。

    崇氏老祖抬头看着上方显现的扁平战船,脸色也一变。

    不但是他。

    家族内的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这三位地位极高的大能者,也立即辨认出了天空中的那艘扁平战船。

    “镇宫之宝‘金煞火云船’。”崇氏世家的老祖以及三位大能者长老都感到心中一沉,‘金煞火云船’的威胁且不说,单单它的出现,代表对方乃是三大圣地中的‘天火宫’,按理说崇氏世家是和天火宫最亲近的,天火宫应该庇护崇氏世家,怎么会攻打?

    “不知道是哪位使者?”崇氏老祖抬头看着上方,朗声道,三位大能者长老也飞到了老祖身旁,而整个家族内的四重天界神长老、客卿们,以及其他大量家族子弟、护卫侍女等等,个个都有些不安的看着高空中的一幕。

    “哈哈哈”

    伴随着张狂的笑声。

    七道身影出现在了扁平战船的下方,为首的金袍金发男子嗤笑着:“崇老鬼,连我都不认识了?”

    崇氏老祖等四位都感觉不妙。

    眼前出现的乃是一位天火宫的一位刑罚使和六位执法使!足足七位大能者!要知道天火宫因为绝学相对更多,大能者实力平均要比崇氏家族要更强。

    “愿来是盛刑罚使。”崇氏老祖眉头微皱,“为何盛刑罚使你压制我家族法阵?”

    “别废话。”

    金袍金发男子冷笑,“你得到那件至宝,以为谁都不知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交出那件至宝,第二个,我今天就将你们崇氏家族连根拔起。”

    崇氏老祖心中一惊,表面上却是愤怒:“什么至宝,你听谁说的?而且盛刑罚使你应该知道,我等都是有分身的,本尊分身都不会留在一处!你要毁掉这家族所在容易,可要灭杀我崇氏世家四位大能者却根本不可能。”

    他也在警告对方。

    “还有,你这次来,左宫主可知晓?”崇氏老祖问道。

    “我奉是右宫主命令。”金袍金发男子撇嘴,“你以为有左宫主为靠山,我们就不敢动你?”

    崇氏老祖也憋屈无奈。

    强大的三大圣地之一‘天火宫’内部也有派系,最主要就是左宫主、右宫主两大派系,据说还有较为低调的第三派系。

    “交出来吧,否则你崇氏家族所在就没了。”金袍金发男子冰冷道。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崇氏老祖冷笑,交?怎么可能交?那是自己突破跨入尊者级的希望!

    “我倒要看看你身上有没有。”金袍金发男子冷笑,“给我杀!”

    嗖嗖嗖嗖嗖嗖。

    他身旁的六位血袍人同时俯冲下去,个个体表都出现了燃烧的火焰,高速飞行下,火焰都被扭曲的弧形。

    “犯我崇氏世家者,死!”崇氏老祖也满心杀机,身旁的三位大能者长老也都同时动手。

    天空中瞬间爆发出恐怖波动。

    这个世界有无形规则压制,速度受到压制,连攻击威力越强也会受到压制,所以动静并不算夸张,远无法和神界深渊相比。加上崇氏家族镇族法阵在和‘金煞火云船’硬碰硬的同时,依旧庇护住了家族的修行者们。

    天空中。

    那位刑罚使操纵着整个圣地镇宫之宝‘金煞火云船’辅助,将原本实力比他还高些的崇氏老祖都给正面压制。

    “族长,我们扛不住。”

    另外三位大能者长老则辛苦吃力。

    六位执法使整体实力比他们强,又以多打少,仅仅片刻最弱的三长老就被一斧头劈的粉碎,身体很快被完全绞杀灭绝。剩下的大长老、二长老就更吃力了他们俩全力保命,都不敢反攻,他们两位联手下勉强还在支撑。

    “你们两位对付他们,我们去解决下面那些小家伙,毁掉整个崇氏世家。”很快四位血袍执法使朝下方俯冲下去。

    “崇老鬼,你们家族的三长老已经死了,大长老二长老也就多撑一会儿。”金袍金发男子一边战斗一边说着,“乖乖交出那件宝贝吧,何必呢?你看,你们家族的四重天界神,还有客卿,都在一个个战死呢。”

    崇氏老祖憋屈无比。

    这次天火宫‘右宫主’一派系准备很充分。

    右宫主将镇宫之宝都派来,麾下力量几乎倾巢而动,一位刑罚使、六位执法使他们崇氏家族根本斗不过。

    “唉,来当个客卿,都遇到这样的事。”拿着酒瓶喝着酒的红鼻子男子‘酒鬼’苦着脸。

    “束手就擒,饶你性命。”一名血袍执法使喝道。

    “既然加入崇氏世家,岂能随意就认输?”酒鬼却抬头,“我倒要看看天火宫执法使到底多厉害。”

    “你会知道的。”

    血袍执法使冷笑。

    仅仅片刻。

    酒鬼坚持不住,被一刀撩断了身躯,他眼中也露出唏嘘色:“和大能者差距还真不小。”

    很快,酒鬼身体完全被摧毁,当场战死。

    客卿们除了两个转头就逃外,其他都是正面战斗。毕竟大家都只是一个分身在这!战死,也只是损失一个分身而已。

    “盛刑罚使。”崇氏老祖眼睛都红了,看着下方几乎一边倒的战斗,毕竟那四位执法使都是大能者,且都有圣地的绝学。整体比四重天界神们强的多。同样一门绝学,就比如太皓,四重天界神最多修炼到第四篇四转功成,甚至天赋不够逆天的,怕只能第四篇三转之境。

    而大能者,则都是修炼到第五篇的。

    所以同样修行绝学,大能者比四重天界神占有优势。

    “你挡不住的,你的家族,你的那些孩子们,都得被灭。”金袍金发男子看着下方。

    东伯雪鹰看着高空中的四位血袍执法使冲下,体表有雷火环绕,简直一边倒的杀戮,其中一个执法使更是迅速直接冲到了这里。

    “崇氏老祖的第七子崇言?”血袍执法使冰冷声音响起,“小家伙,要怪,就怪你父亲,让你整个家族覆灭吧。”

    白袍少年崇言拳头紧握。

    他愤怒,他焦急。

    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八岁孩童了,他知道,他尊敬的师傅也只是四重天界神。面对这样的绝境,师傅恐怕也没办法吧。

    “一个大能者,对付一个小家伙,是不是过分了?”东伯雪鹰一迈步,站在了弟子崇言前方。

    “哦?”

    血袍执法使看着东伯雪鹰,“过分,今天是要屠灭整个崇氏世家,自然包括这小家伙。你是崇氏世家的客卿‘飞雪界神’吧,情报中记载,你还是这个崇言的师傅?哼哼,怎么,在徒弟面前要显示一下骨气?”

    这位执法使根本不在乎对手,而且如今整个战场局势完全是一边倒。

    “飞雪界神,四重天界神,无出名战绩。”血袍执法使嗤笑念出情报中的记载。

    “师傅。”崇言紧张万分。

    “小七,你在旁边看着。”东伯雪鹰冷漠的拔出了背后的神剑。

    “锵。”

    神剑出鞘。

    手持一柄剑,东伯雪鹰看着血袍执法使,冷漠道:“我是没出名战绩,不过从今天起,我就有出名战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