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篇 第13章 目瞪口呆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灵魂比过去强大的多,学习一门完整绝学也轻轻松松,思维速度受到的影响都很小。

    “和我预料的一样。”东伯雪鹰心中有着压抑着的狂喜,“这的确是一门杀戮道的绝学!”

    之前仅仅是透过外界的传说进行判断,虽有七八成把握,却也担心判断错了。

    “截杀六剑式”

    东伯雪鹰双眸中隐隐有都无数剑光在闪烁。

    截杀第一剑式、截杀第二剑式迅速的开始参悟学会,他乃是开辟出杀戮道的,从一门绝学的前五式他初步一看就领悟不少,学起来更是迅速。

    “好一个截杀。”东伯雪鹰心中赞叹,“杀意深藏蛰伏,在战斗的时候也不着急,寻找关键时刻,毫无征兆的施展出杀招,出乎敌人所料,瞬间斩杀敌人。”

    截杀六剑式创造者,东伯雪鹰都不由佩服。

    自己悟出的杀戮道,是将威能凝聚于一刹那迸发!

    而截杀六剑式的核心思维,首先不是杀敌,而是‘深藏蛰伏’,杀意深藏,连剑招威力也在悄然蓄势,在某个时刻,陡然展露出恐怖獠牙,一击毙命!

    旁边的崇氏老祖有些惊愕看着旁边的东伯雪鹰,如今东伯雪鹰拿着灰色布帛,双眸中剑光闪烁,恐怖杀意时而深藏,时而迸发,深藏时崇氏老祖都感觉不到丝毫杀意,可迸发时,崇氏老祖都不由自主的心颤和恐惧。

    “好恐怖的杀意。”崇氏老祖感觉到内心中不由滋生出的恐惧,“这位飞雪客卿,在面对盛刑罚使他们的时候,根本就没出全力吧。”

    “也好,他越强,对我崇氏世家也帮助越大。”崇氏老祖心中安定,“如果要对付我崇氏世家,他早就动手了,这么长时间没动手,又教言儿这么久,和言儿估计也有感情。”

    对这位神秘且恐怖的飞雪客卿,崇氏老祖也只能寄希望对方为人了。

    “好一门截杀六剑式。”东伯雪鹰眼中剑光消散,恢复温和,随手将手中布帛交给了崇氏老祖,“崇氏族长,天火宫恐怕不会罢休,甚至三大圣地另外两处估计也会关注这里。你得到的重宝能引起天火宫的贪婪,恐怕也能引起另外两处圣地的贪婪之心。”

    “是。”崇氏老祖点头。

    “是什么重宝?”东伯雪鹰问道。

    “一件真神器。”崇氏老祖也不隐瞒,毕竟天火宫都知道了,已经不是秘密了,没必要隐瞒飞雪客卿,让飞雪客卿不快。

    “哦。”东伯雪鹰点头。

    崇氏老祖见状则有些紧张,他怕飞雪客卿也因此起了贪婪之念,连道:“飞雪客卿如果想要查看真神器,我也可以让客卿的化身前去查看。”

    “不必。”东伯雪鹰淡然道。

    这个世界极重视的真神器,东伯雪鹰的确不在乎。

    神界深渊,真神器虽然也很珍贵,可以他的层次还是能接触一些的,单单他本人手中就有三件,且两件都是蕴含永恒道!妻子余靖秋也有一件。而且得到真神器后他也明白一点真神器的确对开辟‘道’有帮助,可帮助也很有限。

    如果能够轻易开辟一条条道,那血刃神帝、青君也不会仅仅掌握三条道了,时空岛主、万神殿主也不会仅仅才掌握一条道了。

    悟出的道,一般都是和自身非常契合的。

    东伯雪鹰超凡时就悟出‘世界真意’,且世界真意中的‘虚界真意’分支是他最早掌握的,对这方面本就有天赋,加上诸多机缘辅助,才最终开辟出‘虚界道’。

    像超凡时悟出的二品真意中,最早的就是‘极点穿透真意雏形’,他悟出的杀戮道,也是汇聚威能于一点迸发

    对世界、情感、万物的认知,以及修心的境界,这些都会影响修行方向。

    外在机缘只是推进。

    所以如果得到一柄适合自己的真神器,或许有帮助。如果得到的不适合自己的,如‘时空神殿’就是放在东伯雪鹰面前,让他一直参悟,他恐怕也很难开辟出‘时空之道’。

    “真不需要?”崇氏老祖忍不住问道,“客卿对我崇氏家族有大恩,查看真神器也只是小事。”

    “不必。”

    东伯雪鹰道。

    他觉得‘虚界道’‘杀戮道’就足够自己钻研了,暂时他内心中并无对其他道的渴望。

    “我说了,天火宫和其他两大圣地怕都会关注这里,我帮你崇氏家族,也会和他们对上,所以我希望对他们了解更多。”东伯雪鹰说道。

    “这是自然。”崇氏老祖连点头,连主动叙说,“三大圣地我先说天火宫”

    崇氏老祖主动说,东伯雪鹰也很快就明白了这个世界的势力构成。

    三大圣地,都是有尊者级存在。

    天火宫、须皇国都有两位尊者级存在,而三大圣地中的‘魔影府’则只有一位尊者。

    这一座世界,一共五位尊者,他们占据了最高层,并且也搜刮了许多宝物、绝学,使得他们的统治地位愈加稳固。

    这个世界的‘绝学’数量却颇多。

    都是之前一个个纪元流传下来,并且这些绝学都没有限制,只要完全悟出了,就能够进行传授!创造出新的原本,传授。所以有不少绝学,在一个个纪元传承下,都不止一个原本。

    “魔祖的那份古星图引领我这,到底因为什么?”东伯雪鹰疑惑,了解越多。

    这个世界。

    因为规则压制,正常是无法瞬移、空间穿梭的。除非自己开辟出道,超出正常的天地规则。如东伯雪鹰的‘虚界天地’才能做到瞬移!所以他们赶路都很慢,从崇氏世家到天火宫,就算乘坐金煞火云船全力赶路,也得花费五年多时间才能抵达。

    当然,他们在赶路的同时,他们的化身却已经禀报了一切。

    “飞雪客卿?”天火宫内,一位全身隐隐有火焰弥漫的红发男子皱眉。

    盛刑罚使以及六位执法使,个个都是化身显现,恭敬无比。

    “宫主,那飞雪客卿实力深不可测,一招就能击杀执法使,五位执法使联手围攻,也是极短时间就被杀了三位剩下两位跑的快,才躲进了金煞火云船。如果跑的慢点,这一次我们恐怕会被全部击杀。”金发盛刑罚使恭敬禀报。

    “太厉害。”

    “他的实力远超我等。”一个个执法使也连道。

    弥漫着火焰的红发男子皱眉点头,挥手:“你们下去吧。”

    “是。”

    个个化身直接消散。

    这时候另外一道身影走了过来,是一名黑发金袍男子,他眼眸中隐隐有着金色火焰,微笑道:“怎么,失败了,我就说了,一件真神器而已,何必硬是要去逼迫抢夺?”

    “兄长。”红发男子却皱眉,“真神器极为罕见,我们都开辟出道,那真神器对我们帮助有限,可我们天火宫还有诸多大能者,真神器这样的宝物,哪里是崇氏家族能够占为己有的?”

    黑发金袍男子摇头一笑,没有再说。

    虽然天火宫内分出派系,可实际上他们两位本身关系却极好,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中仅有的两位开辟出火焰之道的存在,自然彼此论道,相互辅助。

    “那飞雪客卿实力这么强,不太像是四重天界神。”黑发金袍男子道。

    “我也觉得不像,可能是某个新冒出来的尊者,故意wěi zhuāng的。”红发男子也有些担心,“兄长,如果新冒出来一位尊者,那影响就大了。”

    “去时光长河瞧瞧,如果他是尊者,已经超脱了,那么就不会在时光长河内。”黑袍金发男子说道。

    “嗯。”红发男子点头。

    呼。

    他们俩都看向远处的半空。

    这一层空间开始变得模糊,甚至显现出更深一层次的空间,那一层次有一条浩浩荡荡奔腾的河流。

    天火宫的两位宫主看着这一条时光长河,时光长河内起起伏伏有着无数生命,他们能循着因果找到无数生命。

    “飞雪客卿。”他们俩都循着自己和飞雪客卿的因果进行寻找。

    很快。

    因为东伯雪鹰来到了这一世界,在这一世界对应的‘一段时光河流’中也能够找到东伯雪鹰。

    “嗯?”

    天火宫两位宫主有些惊愕看着眼前这一幕。

    在这一条时光河流中,有一无比庞大巍峨的身影在河水中,他太庞大了,他的腰粗就几乎占据这时光长河宽度的十分之一,他双手伸开,恐怕就能够笼罩时光河流的一半。就算是正常的四重天界神体型在这样巍峨巨rén miàn前,也仿佛蝼蚁般微小。

    “这,怎么这么庞大?”天火宫两位宫主目瞪口呆。

    “他的确没超脱,可怎么会”

    看到时光长河中如此庞大巍峨的体型,天火宫两位宫主隐隐感到了威胁。

    别说是天火宫的两位宫主,就是三大圣地的‘须皇国’‘魔影府’也都从时光长河查看,想要看着飞雪客卿是否真是四重天界神。

    这一看,他们也呆滞了。

    “这体型?”

    “在他面前,时光长河都是小溪流了。”

    须皇国的两位皇者,魔影府的府主,都蒙了。

    他们之前都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连历史记载中都没有!他们这世界,就从来没出现过四重天界神就开辟出道的,所以都有些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