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篇 第20章 黑葫芦和虚空行者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看了眼四周,整个须皇国国都一片慌乱,高空中的战斗余波虽然被规则削弱,又被国都法阵抗住,可国都内的无数修行者们却亲眼看到在他们眼中实力无敌的‘须皇尊者’竟然直接被一位持剑的黑衣青年给斩杀了!

    “他们五位离这都挺远。”东伯雪鹰借助因果一感应,五位尊者离这最近的都超过了三万亿里,以他们赶路速度,短时间内没谁能干扰自己。

    嗖。

    东伯雪鹰当即化作流光飞入了古神殿,很快,进入内殿中。

    抬头看向阶梯最高处,黑色葫芦依旧隐隐泛着暗红,散发出的波动令周围都虚空扭曲,外围更是有白色雾气翻滚。这样的威势,恐怕已经持续了好几个纪元了。

    “周围已经没尊者了,虽然须皇国内还有大能者,可他们恐怕都无法在内殿站直了。”东伯雪鹰很确定,连崇氏老祖只能在外殿门槛处跪伏下,须皇国内的尊者就算再强也是有限的。

    “呼”

    东伯雪鹰长呼一口气。

    他让自己本尊神心恢复平静,为接下来登阶梯做准备,之前中途被破坏了,可就算没破坏,自己能走到阶梯尽头吗?就算走到阶梯尽头,能拿起那黑色葫芦吗?自己并无把握。

    略一感应,五位尊者中‘魔影府主’正在高速的不断瞬移,正在朝天火宫方向赶去,并没有朝须皇国直接赶来:“知道实力不够,所以他们准备一个个联手?”

    东伯雪鹰轻轻一笑,并未将他们当成威胁。

    一迈步。

    咚!

    左脚踩在阶梯上时,也仿佛踩在灵魂上,本尊神心一阵轰鸣。不过早有经验的东伯雪鹰不为所动,平复本尊神心震动后,就跨出了第二步。

    一步一步又一步

    不断的往上走。

    的确,没有任何大能者敢来破坏,甚至都没有一个敢走进古神殿的,因为须皇国两位尊者的死,给他们带来的震慑太大了。

    在阶梯上走的越来越高,离黑葫芦越来越近,扭曲的虚空波动也冲击在身上,温度越加炽热,灵魂冲击也越加强,可东伯雪鹰依旧咬牙往上走,甚至渐渐的,东伯雪鹰只感觉周围一切都在轰鸣。他知道,实际上周围还比较安静,是自己的灵魂在轰鸣。

    无比的炽热!轰鸣不断!

    东伯雪鹰走路都开始有些摇晃,可他还是咬牙撑着,‘心意如刀’,他的意志贯彻整个本尊神心,他即便摇晃依旧在前进。每次停歇一会儿,再前进一步。

    终于,走到了黑色葫芦最近处。

    忽然

    黑色葫芦表面隐隐的暗红忽然消失,散发出的恐怖炽热和波动都消失了,跟着,它飞了起来,飞到了东伯雪鹰怀里。

    “这?”东伯雪鹰有些发蒙的抱住飞到自己怀里的黑色葫芦,“就这么得手了?”

    他想过很多困难。

    担心黑色葫芦太炽热,是不是得隔着虚空将它取走。

    担心会不会还有更恐怖的冲击?

    事实上,走到它面前,它便飞入怀中。

    “这黑葫芦?”东伯雪鹰抱着黑葫芦,一丝太皓之力尝试渗透进去,可刚一渗透,太皓之力就碰触到了无比恐怖的炽热,瞬间就焚灭化作虚无。

    “小子,这黑葫芦不是你能控制的。”一道略微尖利声音响起,虽然声音比较高,听起来却很好听,仿佛美妙音乐。

    同时

    一道蒙蒙虚影出现在了东伯雪鹰的正前方的半空中。

    东伯雪鹰抱着葫芦,有些吃惊看着眼前半空中的虚影,这是一名长相很奇特、着装也很奇特的生命,给东伯雪鹰的感觉也很特殊。他chéng rén形,全身的衣袍仿佛皮肤一样贴近全身每一处,衣袍主要是银色、金色两种颜色搭配。

    脸部皮肤是绿色,露出是双手也是绿色。

    头发是垂下的银白色,扎成了一条条小辫子,眉毛也是银白色,而且仿佛两柄剑,头部则是长出了三根金色尖角,眼睛也是金色的。

    显然。

    这是东伯雪鹰从来没见过的长相,单单长相就罢了,毕竟什么异族没有?

    可这虚影给东伯雪鹰的感觉也很特殊,即便一个虚影,也依旧有着气息弥漫,这种气息不同于过去感受的任何一种气息,不是常见的威压,也不是青君那样让人臣服,也不是庞依那种让人感到亲近。而是一种‘虚无’,仿佛他就是天地虚空中的一员,浩浩荡荡,完全的虚无。

    它仿佛是天,又仿佛是比天更高,更空旷。

    “这黑葫芦内的火球,论威力是和你们这一宇宙的太阳星同一个层次的,可以这么认为,这葫芦内藏的是一颗太阳星。”这位银发金角人笑眯眯道,“你傻乎乎的去控制它?就是你们中的主宰都没办法。”

    东伯雪鹰惊呆了。

    什么?

    黑葫芦之前散发的温度是恐怖,可里面的‘火球’是和太阳星同一个层次?

    太阳星是什么?每一个纪元,都有太阳星月亮星!他们的核心,主宰胆敢进去都是瞬间毙命的。在威能层次上,太阳星、月亮星都是远远超越主宰的。

    “它,它”东伯雪鹰抱着眼前的黑葫芦,低头看了看,都不敢相信里面藏着一个媲美太阳星的恐怖存在。

    “你连简单控制都做不到,更别说炼化了。”银发金角人说道。

    东伯雪鹰乖乖听着。

    师傅去过其他两个宇宙算什么,自己竟然碰到一个恐怖存在,将一颗类似太阳星的存在放在黑葫芦内?

    “我被迫离开家乡一路漂泊,也路过很多宇宙。”银发金角人笑道,“忽然一天我意识到,我竟然一个徒弟都没有。所以决定收徒,炼制了六个葫芦,六个葫芦被我扔在了六个宇宙内,都布置下重重考验,经历了重重考验才能成为我的徒弟,成为虚空行者一员。”

    “虚空行者?”东伯雪鹰此刻满心疑惑。

    “虚空行者是很特殊的修行体系,和你们这一宇宙体系并不同,当然可以兼修。虚空行者这一脉修行起来极苛刻,所以我才设下重重考验。虚空行者一脉,数量极稀少,所以我才留下六个葫芦,这六个葫芦也是你们的‘护道之宝’,希望能在你们弱小时尽量保护你们。”银发金角人摇头,“不过我估计,六个徒弟能到我这程度的,能有一个,我就偷笑了。”

    “别着急,你还不是我徒弟。”

    “你们宇宙的第五纪元,我来到你们宇宙,发现这一宇宙是‘天愚’老家伙所创造,并且这一宇宙还诞生过一个很妖孽的修行者,竟然能够闯进天愚老家伙留下的初始之地,看来你们宇宙修行者还颇有潜力,所以才在这留下一处传承。”

    “我在那个叫‘魔祖’的炼制的六道天轮内,放了星图,能够通过他的三魔殿考验且足够年轻的,才能在宝库内得到那份星图,星图我一共放进去了十二份。”银发金角人说道,“得到星图,才会被允许放进这一世界来。”

    东伯雪鹰终于确定。

    之前他就纳闷,不管是魔祖还是湖心岛主人,在神界深渊留下的绝学都不算多!怎么这个世界的绝学怎么多?

    原来,星图根本就不是魔祖留下的。

    是这位‘虚空行者’放进魔祖的宝库内的,随手炼制的六个葫芦之一的‘黑葫芦’就强成这样。可是这位‘虚空行者’竟然是被迫离开家乡?他还认识初始之地的老祖‘天愚老祖’,天愚老祖还是这个宇宙的创造者?

    这么多秘辛,让东伯雪鹰有些发蒙。

    “拿到黑葫芦,仅仅是第一重考验。”银发金角人微笑道,“我现在传你一法门,借助这一法门可操纵黑葫芦,你需要在五年之内练成这一法门。这算是第二重考验!至于第三重考验,就是你自己想办法记住,自己想办法,不得求任何外人,在百万年内炼化黑葫芦。”

    “三重考验通过,你到时候自会知道传承之地,去接受传承。”

    “失败,黑葫芦会到这里,等待下一位有潜力的小家伙,我可留下了足足十二份星图!”

    银发金角人微微一笑。

    同时他身影化作了无数字符,无数字符都钻进了东伯雪鹰的眉心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