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篇 第23章 三年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最担心对方会影响自己修行,最终五年内没能掌控黑葫芦,被强行排斥出这世界,那就太冤了。

    幸好。

    眼前的三位尊者,须皇尊者、金焰宫主、魔影府主他们三位并不知道这点,他们也认为东伯雪鹰说的有道理。

    “我们根本一点希望都没有,他能够像魔影一样遁入他自己开辟的世界,到时候我们寻常攻击都碰不到他,竭尽全力也最多骚扰骚扰,根本不可能杀掉他。”金焰宫主传音道,“而且他正面实力,比我,比须皇都要更强些许,就算正面搏杀我们也赢不了。”

    “他杀不了我们,可我们也杀不了他。”魔影府主也皱眉。

    “可我们一旦分开,一对一,我和须皇都有身死之危。”金焰宫主则道。

    须皇尊者沉默着。

    他不愿承认,甚至无法接受看守了漫长岁月的古神殿内的至宝‘黑葫芦’被这飞雪界神给弄走。可是他内心也明白,他们的确拿‘飞雪界神’一点办法都没有!五个围攻都没有希望抢夺到那黑葫芦。

    “哼哼,对于统领这个世界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我有兴趣,在很久以前我就会建立新的圣地了。”东伯雪鹰随意道,跟着眼眸中露出期待色,“过些时日,我就会离开这一世界前往更浩瀚的外界宇宙。那才是我所期待的。”

    三位尊者们听的同样心中一松。

    即将离开?

    也好!

    而且这飞雪界神的确很低调,实力那般强都甘心当崇氏世家的一个小小客卿,更从未建立圣地,显然并无野心。

    三位尊者彼此传音暗暗商讨,连又损失一次分身的绯火宫主、剑皇尊者也因果传音商讨,最终他们都做出决定既然没有希望,那就没有必要和这位飞雪界神死拼。

    “飞雪界神实力比我们预料的要高,这一场战斗的确没必要进行。”须皇尊者朗声道,“那我们就此罢战,不知道飞雪客卿多久离开?”

    “快则数年,慢也最多万年吧。”东伯雪鹰道,“我之前收了一个徒弟,再认真教导一番我便会离开。”

    “嗯。”

    三位尊者都满意。

    最多才万年,这点时间对他们而言都很短暂。

    “飞雪界神。”金焰宫主微笑道,“我想问一问,我之前听闻你之前使用的是剑,怎么又改用枪了?”其他两位尊者也都看着东伯雪鹰,是啊,之前一直都是用的剑术,且威力非凡。这一次竟然用这黑色长枪,且威力明显更大更霸道。

    “我最擅长的一直是枪。”东伯雪鹰咧嘴一笑。

    “那之前?”金焰宫主疑惑。

    “为了参悟截杀六剑式。”东伯雪鹰随口道,当然这并非真正dá àn,初来这个世界,东伯雪鹰担心这世界顶尖存在能够窥伺外界宇宙,知晓‘东伯雪鹰’的存在。防止暴露,所以才略微改变容貌,连兵器都更换。可后来得到黑葫芦了解了一切,知道他们根本无法窥伺外界宇宙,自然不担心了。

    “截杀六剑式?”三位尊者微微点头,只是还有些不解,就算参悟绝学,战斗时也依旧使用剑?

    东伯雪鹰笑着容貌都略微变化。

    “这”他们三位一愣。

    “这才是我真实模样。”东伯雪鹰微笑道,“之前进入崇氏世家,担心有谁见过我,所以略微改变。”

    “原来如此,飞雪界神对那崇氏世家实在太客气,只要飞雪界神展露实力,他们哪里不恭恭敬敬将绝学奉上?”须皇尊者则道。

    “重要是过程。”东伯雪鹰一笑,“诸位,事情已了,那我先走了。”随即一个瞬移便消失无踪。

    三位尊者们彼此相视。

    面对这位飞雪界神还真有压力!毕竟从头到尾都没动用神秘的‘黑葫芦’。

    “希望他万年内离开。”魔影府主低沉道。

    “最近万年我们就暂时待在一起,别被他逐个击破。”须皇尊者则道。

    他们三位对这结果也愿意接受,只是心情并不算多好,他们这次联手而来,准备也很充分。只是东伯雪鹰一个照面施展出的五枪就吓住了他们,枪法这么凶残?还能瞬移?他们顿时对原先计划没信心了,加上东伯雪鹰也不愿斗下去,他们自然借坡下驴。

    大山深处,一座山峰之巅。

    一身黑色衣袍的东伯雪鹰出现在这,微微一笑,一挥手,远处山下的一片竹林立即有无数竹子飞起,在空中无数枝杈就被切割光滑的很,一截截竹子落到山巅迅速的就形成了一座竹屋。

    同时上亿里范围的深处的地脉都开始移动变化,一座庞阵才逐渐形成,令这上亿里范围和外界完全隔绝,外界有谁走进来只会陷入幻境中。有幻境法阵,那五位尊者一旦进来都会立即被自己发现。

    “他们不知道我还需要参悟法门,最怕打扰,简单两三句就让他们放弃了。”东伯雪鹰心情很好,能让对方放弃,也和自己一开始就全力以赴展露强大实力有关。如果自己没瞬移手段,对方五个一定会联手再加上一些宝物拼命一搏的,毕竟他们都有本尊分身。

    “这一法门。”

    东伯雪鹰进入了竹屋内,竹屋内也有竹床,有竹条案。

    盘膝坐好,拿出一瓶酿造好的果酒倒下一杯,心情极好的饮了一杯酒。随即才一挥手将黑葫芦放在竹条案上,开始凝神参悟虚空行者所留法门。

    识海内,一个个金色字符在闪烁。

    每一个字符的波动都颇为玄妙,东伯雪鹰这一次定下心,开始静心参悟起来。远在外界宇宙‘物质界’内的白衣本尊也在全力以赴参悟。

    这个世界暗中的形势也在发生变化,大能者们都在打听消息,飞雪界神和五位尊者在‘须皇国国都’半空中一战的场景,看到的人很多,其中就有大能者。所以略一打听就能够了解当时发生的一切。

    一个照面。

    两位尊者战死!金焰宫主等三位尊者最终妥协?

    虽然他们大多不知道‘黑葫芦’落到东伯雪鹰手里,可单单那一战的场景,就惊住了无数势力。甚至有大能者们主动想要求见东伯雪鹰。

    连崇氏世家也都传音给东伯雪鹰。

    对此东伯雪鹰的应是:“对建造圣地我并无兴趣,我如今正在闭关,都别来打扰我。”

    日升日落。

    风吹,雨水飘。

    山顶上的杂草绿了黄,枯荣交替。

    一年,两年,三年。

    不管是在这世界的分身,还是在家乡夏族世界的本尊,都完全闭关,甚至都告诉妻子靖秋,没有天塌了的大事别打扰他。

    “轰咔”

    乌云密布的天空中雷蛇肆虐长空,大雨倾盆。

    东伯雪鹰站在竹屋前,站在山巅悬崖旁,任由倾盆大雨浇在身上。

    “三年了,还没练成,我悟出的法门已经多达数千种,可全部错,都是错的!怎么悟都是错!”东伯雪鹰抬头看着远处天空的雷电,眼中有着焦急暴虐,“到底怎么事,到底哪里错了?”

    焦躁的情绪,恐怖的意志让远处半空中的雷电都猛然凝固,跟着蓬的完全湮灭消解。

    天空乌云全部消失,雨水消失,露出了一片晴朗白天。

    东伯雪鹰站在山顶就这么看着天空,冷漠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