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篇 第11章 我真是瞎了眼

作品:《雪鹰领主

    混沌飞舟外的星空中,血刃神帝原本还充满期待的看着,他已经看到了希望,嘴上还说着:“幸亏寂灭不惜一切逼他们用了那件兵器,如今我们的确有了胜”话刚说到一半,脸色陡然一白。

    他惊愕难以置信看着混沌飞舟内部正在发生的那一幕场景。

    竹山府主的右手毫不留情贯穿了涟君星主的胸膛,涟君星主的身体在毁灭雷霆下都化作飞灰

    “该死!”血刃神帝猛然一声怒喝。

    “叛徒!”旁边的元初主人更是脸色涨红,身体发颤。

    就在同一刻

    血刃神廷疆域范围内,紫竹海。

    这里是竹山府主修行的地方,紫竹海,无数的竹子随风起伏,一名紫袍男子正负手而立观看着这片紫竹海,默默看着,他狭长眸子中一片平静。

    “轰!”

    一股恐怖气息降临。

    紫袍男子‘竹山府主’转头看去,便看到了暗红衣袍翻滚犹如血云的身影血刃神帝!血刃神帝此刻眼眸中有着滔天杀意,整个天地都为之变色,散发的恐怖凶戾气息还在那位神秘的混沌飞舟主人‘骨乾罗’之上!杀意早就席卷笼罩了整个紫竹海。

    即便是竹山府主在这股杀意下都不由心中战栗。

    “陛下。”竹山府主开口道。

    “主持那法阵的九位尊者,都是我定的!我真没想到,真没想到”血刃神帝的声音中满是怒意以及痛恨,他恨眼前这叛徒,也恨自己!

    “我对不住陛下,对不住”竹山府主说道。

    “死!”

    血刃神帝猛然一声怒喝,眼眸中的杀机犹如刀锋。

    伴随着他一声怒喝。

    “轰轰轰!!!”

    无形力量瞬间爆发,整个庞大紫竹海猛然震颤了下,跟着就尽皆完全分解,连原本站在紫竹海中的‘竹山府主’也是瞬间身体完全分解。

    一刹那。

    眼前万亿里范围全部分解湮灭,丝毫不存。

    “你死一万次都不足以谢罪。”血刃神帝无形杀意依旧席卷着天地,弥漫亿万里,“背叛整个族群!我看错人了,我真是瞎了眼!”

    外面血刃神帝暴怒,他在血刃神廷的本尊第一时间就去斩杀了竹山府主的身体。

    而在混沌飞舟内部世界内。

    修行者一方的尊者们也同样瞬间都愣住,都不敢相信这一切,这是两个宇宙族群的战争,两方都是没有退路的。一旦让母祖教立下祭坛,无数凡俗无数生灵尽皆灭绝,就算强大者也会被强行排斥出这宇宙,也没有活路。

    即便邪恶如黑暗深渊的尊者们,都从来没想过背叛!

    “竹山!”北玄宫主、火铖尊者、水魔王、炼狱大统领他们一个个都发出了愤怒怒喝,个个睚眦欲裂。

    “竹山!”东伯雪鹰也是怒喝,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虽然透过黑葫芦,他对血腥主宰尼罗实力比较怀疑,可是他对竹山府主真的很信任,他没想到这个平常很是孤傲的男子会投靠母祖教,会成为叛徒!他和竹山府主是如今这一宇宙纪元仅有的两个四重天界神开辟出了道,二人交情一直很好。

    尊者中,算得上朋友的,第一个当时火铖尊者,接下来就算是竹山府主了。

    “哈哈哈”

    原本在黑暗漩涡中的母祖教护法们,三位圣护法以及身体极强大还残存的五位顶尖护法都露出了惊喜色,金毛猿猴更是大笑起来,因为九位主持法阵的尊者一背叛一死,这复杂的法阵自然就立即溃散了,那些重伤的五位顶尖护法身上伤口都在迅速愈合。

    “呼!”毒钩尾巴女子眉心处的碧绿色晶石陡然亮起,她的尾巴却是一闪,就已经到了数百里外卷住了古老的圆形石盘,同时尾巴尖端又刺入了掌控法阵的两位尊者的身体内,魔凰尊者这才反应过来,连一个念头,带着其他尊者迅速瞬移逃离。

    毒钩尾巴女子的偷袭太快。

    当初她的偷袭,让东伯雪鹰都受伤,让炼狱大统领、苦行者他们都身死过!而那些都是寻常的偷袭,如今她最后激发眉心的碧绿晶石,速度要快的多。

    “哈哈哈。”虽然眉心中的碧绿色晶石完全消耗光,毒钩尾巴女子依旧笑了起来,她的尾巴已经将那圆形石盘给缠绕着抓到了面前,她跟着一个念头就收入了洞天宝物内。

    魔凰尊者、北玄宫主等一共五位尊者都出现在了东伯雪鹰、水魔王的身旁。

    “是我,是我刚才有些愣住了,被那母祖教抢走了法阵石盘。”魔凰脸色也很难看。

    “不能怪你,竹山背叛,我们也都惊呆了,那母祖教那位女护法偷袭又太快。”北玄宫主说道,“而且就算被不夺走,我们短时间也没法再找出尊者来替代竹山。”

    这法阵非常复杂。

    需对法阵颇有参悟的九位尊者倾力才能催发,他们之前都参悟了许久。现在母祖教只有停留十个呼吸时间就能获胜,十个呼吸时间,哪能让新的尊者悟透法阵?

    “他们刚才一直在红光区域内,我们只剩下五个呼吸时间。”水魔王冷声道。

    “五个呼吸”

    东伯雪鹰他们一个个都看着远处,目光都落在了远处落寞站在半空中的竹山府主身上。

    竹山府主直接降落来到了母祖教护法当中。

    “蝉二姐。”竹山府主开口道,“虔老哥,逵兄弟。”

    “你是”

    金毛猿猴、毒钩尾巴女子、持杖壮汉都有些惊喜看着竹山府主,他们丝毫不怀疑,毕竟如果不是竹山府主他们都要败了,而且这熟悉的称呼让他们立即有所了猜测,金毛猿猴连喊道:“梅二?”

    “是我。”竹山府主点头。

    “梅护法!”

    “是梅护法。”其他一个个护法都露出笑容。

    “没想到竹山府主竟然是母祖教的护法。”远处的火铖尊者压不住火爆脾气,吼道。

    竹山府主转头看去,看向那一群尊者们,那些都是他非常熟悉的尊者们,有些他都曾推杯换盏,交情极深,而此刻他们一个个都满是怒意恨意看着他。

    “对,我本就是母祖教护法!”竹山府主点头,“我本就是来自于母祖教宇宙,我的族人们要活,我必须得出手。”

    “哈哈哈”火铖尊者大笑,笑声疯狂,面色狰狞,“你是母祖教宇宙的,你们族人要活?难道我们修行者就不要活了?你竹山,在我们这修行,受我们修行者的指点,现在你反咬一口。说你们的族人要活?难道你们族人要活下去,就能心安理得的将我们整个修行者族群给灭绝?”

    竹山府主面无表情:“是,我是对不住你们,可必须得抉择!”

    “对不住?说对不住有用?”炼狱大统领都冰冷道,“你说对不住,因你此举将死去的无数生命,就会复活?”

    “动手!”

    伴随着北玄宫主一声愤怒叱喝,所有修行者尊者们都一同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