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篇 第13章 先来送死

作品:《雪鹰领主

    母祖教护法们都很激动都在默默倒数了,因为只剩下最后一个呼吸时间。

    竹山府主看着东伯雪鹰走来,也是暗暗摇头:“还没放弃吗?东伯雪鹰,这个宇宙中极为最惊才绝艳的修行者,果真不到最后一刻都不放弃啊。可惜,大局已定。”

    忽然

    那走来的东伯雪鹰伸出左手,手中凭空出现了一黑葫芦,并且很自然的就拔出了塞子。

    “不好!”竹山府主脸色大变。

    “小心!”金毛猿猴、毒钩尾巴女子、持杖壮汉等一个个顶尖护法们虽然都不知道黑葫芦是什么,可到了这个关头,谁都能猜出这‘黑葫芦’定有不凡之处。

    “轰!!!”

    黑葫芦的葫芦口有一股浩浩荡荡无法抵抗的蒙蒙波动冲出。

    这股轰然喷冲而出的蒙蒙波动,乃是无数黑色波纹叠加,它们冲出葫芦口后就以扇形给扫荡开去,内部媲美太阳星的那恐怖火球蕴含的波动,在黑葫芦虚无法阵的约束下顺着这葫芦口喷出。摧枯拉朽的扫荡而出,它不是强者施展的攻击,而是类似于‘太阳星’这样恐怖的天体所自然蕴含的波动,其中蕴含的玄妙,如果参悟,开辟出自己的道,乃至达到主宰境都很正常。

    “这是”所有母祖教护法们都露出了惊恐色。

    太快了。

    他们彼此距离本就很短,这黑葫芦的蒙蒙波动完全可以在刹那就波及上亿里,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这黑色的蒙蒙波动已经席卷了他们!

    浩浩荡荡的蒙蒙波动仿佛黑色的风扫过他们。

    “嗤嗤嗤”身体坚韧无比的顶尖护法们一个个露出惊恐色,跟着身体就直接粉碎了,在这股恐怖波动下,他们身体都无法维持完好。

    竹山府主在母祖教护法的中央处,三位圣护法虽然都护着他,可这波动无处不在,竹山府主身体保命又不擅长都不及那些顶尖护法,也是一瞬间身体就完全粉碎,他的本尊神心也在粉碎,他狭长的眸子盯着远处的东伯雪鹰,看着那喷出恐怖威力的黑葫芦。

    “我竟然最终死在东伯雪鹰手里,也好,也好”竹山府主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闪过,跟着意识就完全灭绝。

    “啊啊啊”持杖巨汉在咆哮着,他并没有一瞬间就被灭杀,而是能够清晰的看到他的身体在被撕扯粉碎,血肉粉碎,骨头断裂,他的咆哮声甚至都无法传播,因为周围一切都在被这波动摧毁!他仅仅多撑了几个刹那,也同样完全灭绝。

    金毛猿猴想要逃,可在黑暗的蒙蒙波动下他根本动弹不得,身体也在逐渐撕裂,它的毛皮被撕扯裂开,血肉被撕扯,狰狞的面容也逐渐粉碎他比持杖巨汉多坚持了几个刹那,也最终被完全粉碎湮灭,连一个粒子都没有残留。

    唯有毒钩尾巴女子!她身体被撕扯的最是缓慢,身体逐渐出现伤口,她的身体每一处都仿佛兵器一样坚韧。

    她想要逃。

    可这波动是渗透进她体内每一处,在最深层次破坏着她的身体,她现在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当身体深层次被破坏的越来越彻底之后,终于轰的也完全消散。

    所有的母祖教护法,在恐怖的灰蒙蒙波动下尽皆湮灭,一个不留!

    毕竟黑葫芦的威势是足以撕扯开东伯雪鹰徒弟‘崇小七’所在世界的世界膜壁的,这也是虚空行者给传人留下的护道之宝,虽然现在仅仅只能短时间施展一次,再施展灵魂都会扛不住湮灭。可这一次之威都是足以让主宰们色变的,感到浓浓威胁的,更别提这些护法了。

    水魔王一屁股坐在那低垂着脑袋、白君王还在癫狂中、魔凰冷漠站在那、巫蛐帝君也盘膝坐着沉默,他们都已经绝望,都放弃了,因为浓浓的无力感早就笼罩他们。

    他们看不到希望。

    当东伯雪鹰拿出黑葫芦的时候,他们情不自禁看了过去。

    “这是?”水魔王、白君王、魔凰、巫蛐帝君都情不自禁注意了,因为过去东伯雪鹰从未拿出黑葫芦进行战斗过,难道是像寂灭大帝一样拿出了某种厉害的异宝?

    那黑色的,轰然的,让他们恐惧心悸的蒙蒙波动朝母祖教护法方向扫了过去。

    他们四位傻愣愣看着。

    看着母祖教的护法们直接粉碎湮灭,连竹山府主也同样直接粉碎湮灭了,那三位强大无比的圣护法虽然多坚持了下,但是也很快一一粉碎湮灭。甚至这股黑色蒙蒙波动所过之处,一切都在毁灭,陆地、山脉都化作虚无,连虚空都被撕碎粉碎,露出了背后无数的金色法阵纹路。

    这股威势,还在母祖教曾使用过的恐怖兵器之上。

    “卟!”东伯雪鹰连停止运行黑葫芦的法阵,顿时黑葫芦冲出的黑色波动消失,同时也塞上了塞子。

    脑袋内一阵阵剧痛传来,本尊神心内正弥漫着黑色气息,这些黑色气息一次次伤害着本尊神心,不过以自己神心的强大还能扛得住,只要随着时间逐渐消磨掉这些黑色气息,待得完全消磨掉后,那恢复起来就极快极快了。

    在混沌飞舟外的星空中。

    原本都已经放弃的主宰们,血刃神帝甚至都已经在想,接下来要应对母祖教的众多教主们以及这一艘神秘的混沌飞舟。他都在苦思到底该如何增加胜机了,可他也苦恼,因为他对混沌飞舟了解太少,根本很难做出适合的应对。

    “那是”血刃神帝等一个个主宰们虽然都放弃,可还是在注意混沌飞舟内发生的一切。

    东伯雪鹰站出来了。

    他似乎只是不甘心继续要战斗。

    可突然拿出了黑葫芦,拔开了塞子于是一切都变了!

    母祖教护法们完全被摧毁,即便是三位圣护法也被灭杀。

    “赢了?”

    “我们赢了?”

    时空岛主忍不住惊呼,乾合娘娘也难以置信:“这,这怎么”

    血刃神帝一双眸子发亮,情不自禁露出笑容:“没想到雪鹰还有这样的异宝,这异宝虽然使用起来,稍微蠢笨了些,攻击也太直接,缺少变化!可威势却很大。”

    “嗯,威势是很大,便是我等都不敢去硬接。”元初主人也点头。

    虽然嘴上这样说。

    可他们只是开心,觉得这是厉害的异宝,却并不觉得能威胁到自身性命。因为他们是主宰,都掌握了主宰境的‘道’,扛不住,还是躲得起的!一条道一旦突破到‘主宰境’那会有一个质的蜕变,像青君当初三条道达到瓶颈,彼此又完美结合,才仅仅匹敌故意隐藏实力的血腥主宰。

    主宰境的道,已经永恒,自成规则,形成领域,言出法随这就是主宰的强大。

    所以想要以尊者之身,匹敌主宰是很难的事。

    外界主宰们惊喜无比,混沌飞舟内的巫蛐、水魔王、魔凰、白君王也惊喜万分开口道:“东伯”

    东伯雪鹰虽然感觉到脑袋一阵阵剧痛,可还是露出笑容,赢了,总算没出意外。

    他当即就要去收母祖教护法们遗留的物品,毕竟寂灭大帝的异宝、古老石盘等等诸多宝物都在那。

    “幸亏我们够小心。”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远处凭空出现了四道身影。

    为首的是金毛猿猴,身旁是另外三位顶尖护法。

    “你们”东伯雪鹰一愣。

    “怎么,很意外?”金毛猿猴冷笑道,“这是两大族群的战争,我们没有退路,输了,我们会死,本尊身体也会死。这一场战争我们当然得不惜一切,所以不但是分身,我们本尊也得来!我们现在仅仅出来四位护法,还有其他众多护法,不过担心你的黑葫芦再来一次袭击,所以我们几个先出来陪你玩玩,先来送死我倒要看看你手中葫芦能够施展几次,能杀死我们多少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