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篇 第19章 道风波

作品:《雪鹰领主

    时间虽流逝,可始祖魔山却没有任何变化,周围永远黑色雾气环绕,永远冷冷清清,也就数十位强者在这潜修,剩下的就是专门服侍他们的傀儡仆从以及守山者了。

    山顶,洞府外。

    东伯雪鹰坐在那翻看着一本金色书籍,书籍乃是一张张奇异金属铸就,上面雕刻着密密麻má gu老的某一种文字,虽然不懂这文字,可文字却自然传递讯息进入脑海,多年来,这本书籍内部讯息早就全部记下,可东伯雪鹰还是将这本书籍拿到洞府,时常翻看。

    始祖魔山内的珍贵典籍很多,可以拿到洞府翻阅,但是禁止带出始祖魔山!

    “对波动的理解,这位异族前辈简直到了让我仰望地步,他若是天空星辰,我也就大地上仰望星空的凡人。”东伯雪鹰每次翻看都忍不住生出崇拜之情,这些乃是始祖留下的珍贵典籍,像这部仅仅孤本,缺少前面部分,也缺少后面大量部分的残缺典籍,东伯雪鹰连典籍名字都不知,只是从内部的讯息中明白写下这典籍的是叫‘天波岛主’的存在。

    “若无这些典籍,我的绝学想要创出就难的多了。”东伯雪鹰摇头。

    他有野心。

    很大的野心。

    像寂灭大帝是根据血魔卷下卷,然后创出适合自己的绝学。

    东伯雪鹰之前也根据宇宙使者体系中的秘术‘杀戮之域’,以杀戮道、波动道结合,构成了自己的‘杀戮之域’。

    这些都是参照前辈的思路进行创造。

    而因为‘波动道’‘杀戮道’都是非常适合战斗的,东伯雪鹰就一直想要将这两条道结合起来创造一门战斗的绝学!‘杀戮之域’毕竟偏向于领域方面,东伯雪鹰需要的战斗的绝学,甚至适合枪法施展!

    可没有类似的典籍,没有前辈这样做!或许有,但是始祖魔山这边的典籍中是找不到的,毕竟要同时精通杀戮道、波动道,还要结合的高深的战斗绝学,要找到也太难太难。

    因为没有参照,前方就是一片迷雾,前路该怎么走?

    就需要东伯雪鹰自己去创,需要他对杀戮、波动的理解达到更深或者更广的层次,也幸好是在始祖魔山,有大量珍贵典籍供他翻阅,让他眼界大开,看到了种种修行上的可能。

    种种典籍的滋养,杀戮道、波动道的基础,加上始祖魔山洞府内修行,效率也极高,再加上他的悟性,如今总算创造出了绝学道风波的第一篇,之所以是第一篇,是因为自己在两条道上都还没达到永恒地步,按照自己的想法,这绝学道风波还可以不断的提升。

    然后仅仅第一篇,东伯雪鹰就已经倾尽心力,仗此一篇就足以匹敌主宰!

    “呼。”

    远处一名傀儡女子走了过来,身影几次闪烁,就已经到了东伯雪鹰的近处。

    “东伯尊者。”傀儡女子恭敬道,“我奉我家主人猎殃尊者之命前来,告知东伯尊者,明日一战。”

    “猎殃尊者?”东伯雪鹰一亮,“终于来了!六百万年过去,猎殃尊者终于闭关结束了。”

    “好,那就明天一战了。”东伯雪鹰露出笑容。

    傀儡女子恭敬行礼,随即转身便离去。

    东伯雪鹰起身遥遥看着那傀儡女子离开,眼中却有着期待:“让我等了六百万年,我的实力可比当初刚进始祖魔山要强多了,猎殃,听说也击败过主宰。不知道他是不是我的对手。”

    在始祖魔山虽然修行上突飞猛进,可却一直没有战斗过。

    第二天。

    吱呀。

    木门推开,东伯雪鹰从洞府内走出,眼神平静,直接沿着崎岖山路前行,在山路上留下了道道模糊的残影。而傀儡老仆也恭恭敬敬的在后面跟随。

    “东伯,听说你要和猎殃一战了?”远处另一座洞府一位披着金甲,身上满是赤红鳞片的女子笑道。

    “殿下。”东伯雪鹰微笑,“我真要去战台。”

    眼前这位女子正是蛟云大帝三个子女中排行第二的‘蛟云蚕’,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个,远远甩开她的哥哥和弟弟,早就进入了始祖魔山。就算如今三殿下蛟云流也成了主宰,可和他的姐姐比,实力差距还是很明显。

    “要决出最强尊者了,一同过去。”这位蛟云蚕一迈步便到了东伯雪鹰身旁。

    “好,一同。”东伯雪鹰和这位蛟云蚕并肩而行。

    “那猎殃实力可是挺厉害,当初也是初一现身就迅速成为最强尊者,进入了始祖魔山的内层。连我都没进去过呢。你有把握击败他?”蛟云蚕容貌颇为美丽,双眉却犹如利剑,平常修行都是穿着金甲,从中也可看出她的性情。

    东伯雪鹰笑道:“不管有没有把握,这一战避免不了,而且我也很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强。”

    “似乎挺有信心。”蛟云蚕笑着。

    一路走过去。

    路上也有其他主宰们一同前往,毕竟决出最强尊者的一战除了排在第二排在第三的,败了后又挑战的较为无聊的战斗外!像这种一个纯新人冒出来和最强尊者战斗,还是非常罕见的。

    反而这种纯新人战斗,更有望击败最强尊者。因为他们突然冒出,实力难测,反而有希望。至于那些败过好几次的,再挑战希望也渺茫。

    “东伯,这一战可不容易。”

    “东伯雪鹰,那猎殃成最强尊者太久了,击败他。”

    当东伯雪鹰抵达战台时,一些早就抵达的主宰们更是高声说道,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在外层修行的主宰,自然倾向于东伯雪鹰这边。这些年,东伯雪鹰经常去借阅典籍,和一些翻看典籍的主宰们也都认识。大家对这个脾气较好的年轻尊者还是颇有好感的。

    战台,通体深绿色,是在始祖魔山的外层范围。

    东伯雪鹰抵达片刻后,这一次的另外一位主角也来了。

    “猎殃尊者。”东伯雪鹰遥遥看去。

    从雾气笼罩的始祖魔山更深处‘内层’中走出来的两道身影,走在后方的是那傀儡女子,而前方的便是一名穿着衣袍却裸露出双臂的男子,男子皮肤棕huáng sè,油亮油亮的。他有着银色的头发,银发结成了一条条细细的辫子,一眼看去,怕是有数十条辫子。

    他脚上没穿鞋,赤脚走来。

    不过他全身都隐隐澎湃着恐怖的气息,他大步走来,背后还有一柄战刀在刀鞘内,他双眸凌厉,带着压迫性。

    “东伯,他的模样和你类似,你和他是不是一个宇宙的?”坐在边上的蛟云蚕殿下喊道。

    “不是。”

    远处走来的猎殃尊者却主动开口,他双眸凌厉盯着东伯雪鹰,嘴角微微上翘,“我的家乡宇宙的尊者我都认识,他绝对不是!而且我们宇宙的尊者都有辫子,他没有!”

    说完,他直接一迈步,嗖的就窜上了战台,随即盯着东伯雪鹰:“来吧,东伯尊者,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好。”

    东伯雪鹰也是直接窜上了战台。

    当他们俩都站在战台上时,这古朴深绿色的战台表面的无数纹路立即光芒流转,周围半空中开始浮现了密密麻麻黑色的法阵,完全笼罩了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