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篇 第7章 镇守任务

作品:《雪鹰领主

    “他们优势是那些宝物,可弱势也非常明显,他们无法吸收天地间力量,战斗消耗力量都得靠神晶恢复,可能一些异宝也能强行吸收能量,可吸收速度终究很慢。如果他们战死,要再修炼出一个分身来,代价就更加高。”庞依说道,“而我们则相反,我们能量源源不绝,即便战死也能迅速再修炼分身出来。加上血刃让我们都多修炼出一个分身令我们整体实力优势更大,战争到如今,他们很少发动攻击了。”

    东伯雪鹰点头。

    血刃神帝则道:“除了这一根石柱,你顺着石柱彼此法阵联系仔细查看其它区域?”

    “哦?”东伯雪鹰连仔细查看,一查看就发现,脚下的这一根黑色石柱威势浩荡,法阵层层叠叠弥漫万亿里,可依旧勾连虚空连接着遥远的另外地方。以东伯雪鹰如今的感应力,迅速就循着联系查看。

    “两根,三根,四根,五根”东伯雪鹰很快发现。

    围绕着母祖教老巢,天上地下,前后左右,距离较为遥远的不同区域,一共有足足十根黑色石柱彼此勾连,形成了无比巨大的法阵。威势浩浩荡荡,每一根石柱都有大量锁链,这些锁链仿佛透过虚空缠绕住了那母祖教老巢。

    “根据你给我的万物图录,我从中发现了一法阵,叫做十二元辰柱。”血刃神帝道,“我借助我们已有的材料宝物炼化出了这十二元辰柱。虽然材料差了些,可炼制方法布阵等等却都完全一样,威势应该有原版的五成。”

    十二元辰柱?明明十根石柱,法阵却叫十二元辰柱?

    东伯雪鹰疑惑。

    “法阵本身有十二根元辰柱,可是法阵极复杂,每布置一根元辰柱都需花费不少时间。”血刃神帝道,“母祖教也不傻,他们也会出手阻止我们布阵,如今我们仅仅布置出十根元辰柱,无法再布置第十一根就是因为我们缺人手。十二元辰柱一旦布成,将会完全困住母祖教。那老巢完全被封锁,就仿佛囚牢。让他们无法再出来。被困在里面,得不到资源,得不到能量,无法修行,又出不来,等于已经战败。”

    “所以他们会全力阻止我们布阵。”

    “可是十二元辰柱在没有形成完整的法阵之前,每一根元辰柱威力较弱,都需要有主宰镇守才能防住母祖教的攻击,没有主宰镇守母祖教大群教主们联手轻易就能将一根元辰柱的法阵给破坏。”血刃神帝说道,“被破坏一处,我们只能重新布置,最重要的元辰柱一旦被夺去一根,重新炼制就很麻烦。”

    “所以必须有镇守者。”

    “如今,炼狱、青君、元初主人他们三位各有两个分身,他们分散开便镇守了其中六个元辰柱。”血刃神帝道,“深渊始祖的两个分身合力镇守一根元辰柱,庞依也是两分身镇守一根元辰柱。”

    “时空岛主和万神殿主他们俩联手镇守一根元辰柱。”

    “这最后的第十根元辰柱平常我来镇守。”血刃神帝道,“不过一旦要布置第十一根元辰柱我的本尊分身都必须一起行动,并且还有黑鸟帮助我,我才能在抵挡母祖教攻击的情况下依旧布阵成功,可那时候这第十根元辰柱就只能乾合娘娘来镇守,乾合娘娘守不住,所以一直无法去布置第十一根元辰柱。”

    乾合娘娘无奈道:“元辰柱的镇守者,需要正面迎战,对实力要求极高。我正面战斗太弱。”

    “我和时空岛主彼此都是两个分身,一共四个分身联手才能守住一处,乾合娘娘,这可怪不得你。”万神殿主则是道。

    东伯雪鹰听的完全明白了。

    血刃神帝本尊分身加上黑鸟五师叔,需要联手去布置新的元辰柱

    镇守者只能是其他主宰!

    炼狱主宰、青君、元初主人实力很强,他们一个人可以镇守两处。

    庞依、深渊始祖弱些,分别能镇守一处。

    时空岛主和万神殿主联手才能镇守一处。

    乾合娘娘实力都不如时空岛主、万神殿主镇守一处差的远了。

    “我原本还希望你是杀戮道成就主宰,那么战斗实力就强多了。”血刃神帝道,“虽然是新晋主宰,但是和乾合娘娘联手,在凭借元辰柱本身法阵之威还是有望守住的。现在你是虚界道成主宰。”

    其他主宰们也都有些低沉。

    虚界道成主宰,保命是强,可正面战斗却弱了。

    元初主人笑道:“先试试吧,终究多了一位主宰,或许能立下第十一根石柱。”

    “东伯实力可能还嫌弱了些,可和乾合娘娘联手或许能成。”庞依也道,“我们可不在乎体内的力量,有天地之力补充源源不绝。试试也没什么。”

    “试试吧。”血刃神帝也点头。

    东伯雪鹰无奈。

    他感觉到在场的主宰们对他都信心不足,可硬是要争说自己很厉害,也还真说不清,还是战斗中证明吧。

    “什么时候开始?”东伯雪鹰道。

    “挺期待啊。”深渊始祖揶揄道。

    “战意挺足。”元初主人也笑了。

    “别急,先看看之前母祖教攻击的一些场景,好心里有准备。”血刃神帝摇头,随即一挥手,旁边半空中出现了一副画面。

    那是一根巨大的元辰柱顶端,赤脚光头的青君一身宽松金袍,非常平静的看着前方出现的一艘木质战船,战船上还有着无数的根须盘结,这艘木质战船体型庞大威势轰隆碾压而来

    一场场战斗场景。

    东伯雪鹰算是见识了,母祖教根本就不和修行者一方一对一,他们完全动用积累的宝物在战斗,单论威势都超过主宰级了。难怪之前血刃神帝分身都战死过不止一次。这元辰柱也很是非凡,借助元辰柱,以青君的实力,一个分身就足以镇守一处。

    东伯雪鹰还多嘴问了句:“我们不是还有本尊在湖心岛?如果也来镇守,应该很快就布阵成功吧?”

    “不管到何时!我们的本尊永远不能参战!”血刃神帝非常严肃说了句。

    庞依也笑道:“我们不知道母祖教是不是还有什么恐怖的招数,本尊一旦动用,本尊分身尽皆战死那就真的死了!之前也有几次我们接近胜利,可最后都发现是母祖教故意you huo我们幸亏我们再感觉到you huo,都从未派遣本尊,所以我们永远占据绝对上风。他们的宝物越用越少,能量越来越少,必输无疑。”

    东伯雪鹰点头。

    越是感觉到you huo,越是不能去赌。因为修行者宇宙输不起!

    巍峨的元辰柱之巅。

    东伯雪鹰、乾合娘娘都站在那。

    “到时候必须抗住,尽全力,分身都一起上。”血刃神帝嘱托道。

    “放心。”东伯雪鹰点头,他的另一个身体红衣东伯雪鹰正在随身带着的洞天宝物内随时可出现。

    “嗯,我会倾全力尽快布阵,只要你们撑到我布阵成功,到时候我只要一个分身留守新的元辰柱。另外的分身和黑鸟都可以来支援你们。”血刃神帝嘱托,“好了,我去开始了。”

    东伯雪鹰点头。

    他看了看远处其他方向,其他每一个元辰柱上,都有一位主宰,青君、庞依、炼狱主宰、元初主人等一个个也都看向他,对他笑了笑。

    这一次,最重要的就是东伯雪鹰这边,因为其他方向母祖教都尝试过攻不破,肯定主攻这边。

    “东伯雪鹰,到时候看你实力了,当然我也会倾尽全力。”乾合娘娘说道。

    “乾合娘娘尽管看着就是。”东伯雪鹰看着周围星空。

    “小心,一旦他们发现血刃布阵,就会最快速度杀来。”乾合娘娘提醒,同时她也小心看着四面八方,她对东伯雪鹰信心不足,她自己当然也得尽力去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