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篇第25章 离开(本篇终)

作品:《雪鹰领主

    行者秘藏第二十层令东伯雪鹰的虚空遁行本就极厉害,能悄无声息遁行到敌人身边,又加上虚界天地的遮掩就更加厉害了,至少‘百首吼’还真没察觉到。

    一柄银色长枪陡然从虚无中出现,刺向百首吼的其中一个头颅的独眼,长枪就仿佛一道模糊影子,太快太突然!可‘百首吼’作为虚空神层次还是本能的头颅一动,原本刺向独眼的一枪,便刺在了它那一头颅的面孔上。

    它皮肤极为坚韧,天生有无数细小纹路,令东伯雪鹰感觉到仿佛一枪刺在虚无,且还有种种混乱力量引导。

    “噗。”它的面庞被刺进去了少许,算是破了皮,随着长枪拔出,黑色血液飞溅。

    “吼”百首吼越加狂暴的怒吼,上百个头颅的血盆大口都喷出毒雾,毒雾和周围黑暗领域结合疯狂侵蚀毁灭一切,让远处那一尊wěi zhuāng的化身都扛不住直接溶解消散,这领域的力量甚至都侵入到虚界天地内。

    “虽然真神和虚空神是个大境界的跨越,可我行者秘藏第二十层,我的力量足以威胁虚空神生命了,虽然第一枪仅仅为了查看它的实力,没用杀招,可就算用杀招,最多伤它而已。”在虚界天地内,东波雪鹰看着百首吼,不由暗暗摇头,“情报不假,这百首吼虽然愚蠢,可要杀它,还是得诱导它喷出更多的毒雾,让它实力下降方才有望将它所有头颅灭杀。”

    杀死百首吼的方法,就是灭掉所有头颅!

    这已经算是比较简单了,一些强大的虚空神,像‘血刃神帝’擅长研究万物‘巫’的体系,都会将自身身体改变的非常强大,称得上是不死之身,保命能力可比百首吼强的多。

    世界一片黑暗,毒物弥漫处处。

    百首吼悬浮当空,无数触手笼罩各处,它上百个头颅扫视四面八方,却没有继续喷吐毒物。

    东伯雪鹰出现了。

    不过他身体若隐若现,他感觉到外界黑暗领域的恐怖压迫力,这压迫力足以震死青君、炼狱主宰他们!毕竟青君他们的身体比行者秘藏第十一层都要弱些的。

    “你就这点手段,也想杀我?”东伯雪鹰哈哈笑着,顿时周围也显现出了无数血色波纹。

    血色波纹朝四面八方弥漫,每一道波纹都仿佛一道丝线,无数血色波纹丝线交错犹如一个整体冲击着四面八方。

    杀戮之域!

    ‘杀戮道’‘波动道’早就达到主宰境,并且又参悟混沌级绝学无影天罗,将其中一些波动的运用手段融入到杀戮之域中,令‘杀戮之域’的威力急剧暴涨。

    杀戮之域虽然在努力冲击,可在周围黑暗领域压制下依旧支离破碎。

    “虚空!”

    东伯雪鹰又操纵虚空的力量,第二十层的虚空操纵威力也同样恐怖。

    “轰!!!”虚空力量和杀戮之域完美结合,朝四周碾压冲击。

    “轰轰轰”血色波纹领域竭力朝四周冲击,而黑暗领域则不断压制,令杀戮之域范围只能维持过百里,无法再继续外扩。

    “没想到杀戮之域和虚空力量结合,在领域的碰撞上,我依旧处于下风。”东伯雪鹰暗道,“主宰和虚空神的差距终究太大。”

    旁边观战的白发老者则很吃惊,主宰竟然能在领域上和一位虚空神碰撞,虽然是比较弱的虚空神,可也很了不得了。

    “给我死。”百首吼咆哮着,说出未知的语言,可东伯雪鹰一听就明白对方的意思。百首吼咆哮着继续喷出毒雾,黑暗虚空和毒雾结合起来,似乎威势都在变强,并且‘嗤嗤嗤’诡异的不断侵蚀着东伯雪鹰的杀戮之域。

    “毒雾能侵蚀我的领域?”东伯雪鹰暗暗忌惮。

    “这点手段对我可没用。”东伯雪鹰依旧大笑,刺激着对方。

    当百首吼化作幻影扑杀过来,大量触手来攻击时,东伯雪鹰就借助虚界天地和虚空挪移进行逃跑,他一次次挑衅,就是让百首吼碰不到他。甚至偶尔东伯雪鹰还是施展出化身去偷袭!还施展飞镖偷袭!甚至真身去偷袭!

    不过每次偷袭,都施展部分实力,防止百首吼警觉。

    这些偷袭勉强也就能让百首吼破皮,可足以让百首吼更狂暴了,这个弱小的主宰竟然这么能逃,它追杀不到这个敌人,于是就喷出更多毒雾,想要借助领域困住敌人。

    白发老者一直在旁边观战,看着百首吼喷出更多毒雾后逐渐虚弱,一直隐藏实力的东伯雪鹰随着一次次偷袭终于确定能够斩杀了,这才爆发,施展出道风波,攻击明显强大的多。

    以极为恐怖近身搏杀成功斩杀了百首吼的一个头颅,百首吼这才惊醒。

    这个该死的主宰,竟然隐藏实力!

    这时候它密密麻麻的触手也开始拼命防护,竭尽全力了,不过东伯雪鹰的遁行太厉害,虽然斩杀头颅变得更艰难,可多花费点时间还是能成的,一次次偷袭袭杀,艰难的斩杀一个个头颅,当上百个头颅全部斩杀后,百首吼的尸体从高空坠落时,东伯雪鹰也松了口气。

    这一战足足持续了两天时间,九成时间都是在斩杀一个个头颅,因为每个头颅都要很久才干掉。

    “你赢了。”白发老者微笑看着东伯雪鹰,“不过你应该明白,如果不是主人给这百首吼傀儡定下命令,必须全力以赴要斩杀你。正常战斗的话,你要诱导它喷出如此多毒雾,也会更难。并且它发现不妙恐怕早就全力遁逃,这空间范围太小,它遁逃不掉。”

    “我明白。”东伯雪鹰点头。

    因为是考验。

    所以那傀儡百首吼早就得到命令,全力杀死来考验的主宰,所以才会那么容易被引导出毒雾。

    “幸好之前就有情报,否则要获胜就更难,这还是比较弱的虚空神。”东伯雪鹰也对自己有了认知,“不管怎样终究是个虚空神,我能做到这一步,至少有了越阶而战的实力!想要达到七星海圣界那些金衣弟子的实力,我还得再提高。”

    自己兼修虚空行者体系,通过考验都这么勉强,还是不能小瞧其他修行者啊。

    中央的那座茅草屋。

    “那是老祖曾经居住许久的地方,也是主宰级通过考验才能进去的。”白发老者说道。

    “嗯。”东伯雪鹰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在里面待了许久才出来,出来时身上穿着的依旧是一身金衣了,眼神中都略有些失望。

    金衣弟子的好处的确很大!让他大开眼界,对待金衣弟子的重视呵护不亚于虚空行者古亓对传承者的重视。毕竟虚空行者古亓是独行侠,也不懂教徒。反而太虚天宫要更全面些。

    “可惜,没有能帮到靖秋、玉儿的。”东伯雪鹰因此才有些失望,其实想想也对,太虚天宫对金衣弟子的赐予,自然是帮助金衣弟子。哪会帮助一个四重天界神超脱?

    “需要什么虚空神兵?”白发老者笑道。

    “枪。”东伯雪鹰道。

    “枪只有两杆,我拿来你自己挑。”白发老者说道。

    东伯雪鹰点头。

    兵器是外物,真正最重要的自己在茅草屋内就已经得到了。

    黑雾海,东伯帝君府。

    离开宇宙的事知道者极少,就算是好友池丘白、火铖尊者、慧明师兄、赤火老祖他们,东伯雪鹰也仅仅只是告知:“我有重要之事要远行,很久以后方才来。”至于去哪,他却根本没说。

    不过他告诉了妻子儿女。

    他们一家四口人正在东伯帝君府内一同走着,对于东伯雪鹰离开宇宙,儿子‘东伯玉’曾很激烈反对:“我能自己超脱!父亲,你无需出去拼命。”

    连余靖秋刚开始都反对:“雪鹰,我们已经相伴漫长岁月,就算我最后死,我也很满足,你无需为我继续去拼。”

    东伯雪鹰却丝毫不动摇。

    靖秋、玉儿能够坦然面对死亡,而不想他冒险。

    他如何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而不做一点努力?他做不到!

    东伯雪鹰的脾性,余靖秋、东伯玉也都知道,他们劝说不了,也只能接受,只能珍惜在一起的日子。

    “这一宇宙纪元结束前我肯定来。”东伯雪鹰笑道。

    余靖秋、东伯玉、东伯青瑶都担心。

    外面可更加危险。

    “我是太虚天宫金衣弟子,没那么容易死。”东伯雪鹰一笑,太虚天宫的存在,他也告诉了妻儿,不过让他们保密不得外传。

    “好了,该走了。”东伯雪鹰道,这时候另外两道身影出现,正是其他两个身体,三个身体瞬间合一。

    离开宇宙后,没有宇宙的庇护,将遭到整个混沌虚空的规则的洗练,必须生命圆满才能在混沌虚空中生存。所以像骨乾罗被杀死,那也是真正的死亡,所以骨乾罗当初才那般的绝望。

    呼。

    他一迈步就到了东伯帝君府的上空。

    余靖秋、东伯玉、东伯青瑶都抬头看着,上空中又出现了一道身影,正是早就在周围等候的血刃神帝。

    “雪鹰,一路小心,宇宙内的事都交给我。”血刃神帝道,他知道前往七星海圣界的路线图,知道这一路遥远且危险,不过知道徒弟成了金衣弟子,他倒是对徒弟有了些信心。

    “嗯。”

    东伯雪鹰挥手一划,直接划开了一道裂缝,裂缝外就是无比浩瀚广袤的混沌虚空。

    东伯雪鹰头看了看妻子、儿子、女儿,能留下的他都留下了。

    “我会来的。”东伯雪鹰默默道,随即朝着家人笑了笑。

    跟着嗖。

    直接沿着宇宙膜壁裂缝朝外飞去,这一幕场景让血刃神帝微微一惊:“竟然身体直接进入混沌虚空?一般虚空神才能做到的,主宰也能做到?我这徒弟的确际遇非凡。”

    东伯雪鹰飞进了那浩瀚的混沌虚空中,而宇宙膜壁则是逐渐的愈合。

    余靖秋、东伯玉、东伯青瑶抬头看着,余靖秋的眼中已经已经有了泪水,她心中一直怕,怕东伯雪鹰不来。

    “我会等你,等你来。”余靖秋默默道。

    本篇终

    第二十五篇结束,宇宙内的内容也正式结束,接下来的剧情番茄还要好好思考准备下,明天停更一天,后天开始下一篇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