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篇 第15章 魔祖现身

作品:《雪鹰领主

    五大圣界以及混沌虚空,能够达到‘混沌境’的非常少,个个都足以震慑一方成为一方老祖,让无数修行者臣服追随。甚至他们和‘宇宙神’也是一种合作关系,因为宇宙神的经验,对他们用途也不大。

    否则达到终极境界‘宇宙神’的也不会那么少了!

    像仅仅两百多块混沌陆地,仅仅击杀些‘初生境’虚空生物就惹出一位混沌境存在,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天哭门主。”东伯雪鹰情报详细,一眼认出眼前这位恐怖存在,正是骨祖派系的三位巨头之一的‘天哭门主’,像骨乾罗那种圣子死了,骨祖眼睛都不眨一下。可对于‘天哭门主’,就算是骨祖也会笑脸相迎和和气气,这可是他的左膀右臂。

    骄傲如罗海此刻也说不出话来。

    天哭门主看似干瘦的都能看出全身的骨头,可他的一根根骨头都非常的粗壮,仿佛比一些虚空神兵还要坚不可摧,即便站在那,他这近乎骷髅之躯散发出的气息,就让旁边的五位合一境虚空生物感到窒息。

    合一境,到混沌境,明明只是一步,实力差距却是比‘尊者’和‘主宰’的差距还要大!

    “一群废物,我修炼秘术让你们驻守这一带,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天哭门主冷漠道。

    五位手下都紧张恭恭敬敬,甚至不敢辩解。

    天哭门主跟着目光落在了远处的东伯雪鹰、罗海身上,到了他这一层次反而不会愚蠢的随便动手杀戮,因为他明白在五大圣界、混沌虚空中是有些恐怖存在是他惹不起,他背后的骨祖也惹不起的。

    连作为宇宙神之一的虚空行者古亓都因为大敌,狼狈逃窜,甚至都曾重伤差点身死。可见越是实力强大,越是小心谨慎。

    “嗯?”天哭门主先看向罗海,因为罗海之前身体太能抗了,“好强的身体,我门下的普通虚空神没有一个能及得上他的,旁边这个真神主宰,身体也比较特殊,应该修炼过虚空类的极强的秘术。”

    让身体偏向虚空方面的秘术很多,天哭门主倒也无法确定就是虚空行者。

    “两个小子。”

    天哭门主一伸手。

    轰

    周围凭空显现了无数黑色雨滴,这些黑色雨滴形成了巨大的大手,瞬间就抓住了东伯雪鹰和罗海。他们俩逃都来不及逃,甚至东伯雪鹰都无法催发手中的保命符牌,因为天哭门主出手时,无形的压迫早就令他灵魂都有些停滞了。

    东伯雪鹰感到意志压迫下,自己呼吸都困难,都无法控制体内的真神力,眼前都模模糊糊,耳边都轰鸣。

    死亡,死亡的气息在逼近。

    “难道就这么死了?”东伯雪鹰绝不甘心,虽说离开家乡宇宙他就做好了身死的准备,毕竟修行路上本就重重危险,可自己刚离开家乡,都还没抵达任何一个圣界,这么死了也太冤了。而且这么肆意扫荡也是有罗海劝说的缘故,罗海可是罗城主的儿子,以罗城主在东麟圣界的地位应该没问题。

    “告诉我,你们的来历!这是你们唯一活命的机会。”天哭门主的声音直接传进东伯雪鹰的灵魂中。

    东伯雪鹰感觉到自己有些不受控制的主动开口说道:“太虚天宫金衣弟子,东伯雪鹰。”

    “我,起源大陆”罗海也有些不受控制的刚开口,跟着他眼中金光一闪,强行挣脱了控制。

    “起源大陆?”

    天哭门主听的微微有些疑惑,他觉得这个银袍青年可能来历更大,可是‘起源大陆’以他的身份却都从来没听说过,“难道是某一座普通的混沌陆地的名字?混沌陆地不可计数,或许就有些是未知的。”

    关于起源大陆,天哭门主脑中一掠而过,跟着目光就落在东伯雪鹰身上,这个本来不起眼的真神主宰的确让他一惊。

    “太虚天宫金衣弟子?”天哭门主冷声道,“好大的胆子,太虚天宫是七星海圣界的,你一个金衣弟子竟然来到东麟圣界坏我的好事,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东伯雪鹰无奈,我哪里知道会冒出来一位混沌境存在!他张口想说话,可无形压迫下他竟然说不出话,显然天哭门主根本不愿让他开口。

    反而罗海倒是能强行开口说话:“东伯老弟,挺厉害啊,太虚天宫的金衣弟子!听说金衣弟子都是太虚天宫的宝贝疙瘩,都是会倾力栽培的,谁敢杀,太虚天宫都会大群强者杀过去的。”

    东伯雪鹰只能露出挤出笑容,他说不出话。

    不过罗海说的没错。

    金衣弟子

    那都是太虚天宫的宝贝疙瘩,如果一些底层弟子普通弟子在外闯荡死就死了,毕竟经常会有冒险身死的,虽然也调查死因,可很少大动干戈,除非有太大冤屈。而像金衣弟子,一旦被杀,太虚天宫则会郑重的多,不会轻易罢休,毕竟整个太虚天宫的金衣弟子,如今算上东伯雪鹰也就十一个,这些都是太虚天宫的未来!

    所以要杀,得掂量掂量,是否能承受太虚天宫的怒火!

    天哭门主如果是在‘古圣界’,他绝对不怕,二话不说就杀了!因为太虚天宫根本不敢杀进古圣界。可是东麟圣界不同,太虚天宫和东麟圣界的几大势力关系都很好,也就和骨祖关系差。

    所以一旦杀了,太虚天宫一定会杀上来。而骨祖恐怕也有些扛不住!毕竟如今的太虚天宫,可比当初要强势多了。

    “敢冒犯我,就去我的‘鬼哭塔’内待上十万年吧,如果侥幸不死,便看在太虚天宫的面子上放你出去。”天哭门主冷漠道,鬼哭塔是他专门用来囚禁折磨之地,就算虚空神进去都会痛苦的嚎叫,所以称之为‘鬼哭’。

    一般都会被折磨致死,正常情况下东伯雪鹰的确撑不住十万年,不过天哭门主也就嘴上说说,他会狠狠折磨,发泄怒火,却会保留东伯雪鹰一条小命!金衣弟子如果没死,太虚天宫也不至于为此就大动干戈。

    “鬼哭塔?”东伯雪鹰有些懵懂,他知道情报虽多,但并不知道鬼哭塔是什么,可听起来不是什么好地方。

    “天哭,你可真够厉害啊,竟然让我太虚天宫金衣弟子去你的鬼哭塔待上十万年?”一道冰冷声音响起荡在周围浩荡虚空。

    只见远处一道身影直接从滚滚黑云中出来,法阵根本阻拦他,他穿着华丽黑袍,血色长发飘飘,一双冰冷眼眸让这些虚空生物们都发寒,他们都是喜欢杀戮的,可在这位存在到来时,他们都感到了心颤。

    “要不,我带你去我太虚天宫刑罚殿的炼魔狱,让你先尝尝滋味?”黑袍猎猎,血色长发飘飘,来人眼眸中的冰冷杀意,甚至开始强行朝天哭门主体内灵魂渗透,那是极致的冰寒、杀戮、酷烈。

    天哭门主面色微变,冷哼一声强行驱逐对方的无形压迫:“太虚天宫,魔祖?”

    砰砰砰砰砰。

    忽然旁边五位合一境的虚空生物,个个身体仿佛冰块碎裂,炸裂成了无数冰渣,跟着归于虚无。同时原本黑色雨水大手还抓着东伯雪鹰、罗海,可那黑色雨水大手却直接被冻结也粉碎了。

    东伯雪鹰、罗海都被控制着飞到了魔祖身后,东伯雪鹰看向魔祖的眼神中都充满惊喜,魔祖?

    魔祖站在那,甚至看都没看那死去的五位合一境,冷漠道:“两百八十九座混沌陆地,所有虚空生物一律杀无赦,这五个先顺便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