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篇 第27章 邀战

作品:《雪鹰领主

    “挺年轻。”白发男子剑主俯瞰下方,露出一丝笑容。

    一旁的天愚老祖也注意到了东伯雪鹰,笑道:“我当初创造五个宇宙,初始宇宙中你和魔祖那一宇宙纪元颇为了不得,诞生出了你们俩!不过之后,就很一般了。这个东伯雪鹰能在宇宙内通过金衣弟子考验,至少颇有潜力。”

    剑主点点头。

    对于来自家乡宇宙的后辈小家伙,剑主、魔祖也会自然有些偏爱,所以剑主这次也来参加盛会,看看这个后辈有何实力。

    “开始吧!”天愚老祖忽然开口,声音雄浑在整个幽界场荡。

    他和剑主以及众混沌境殿主们、内殿长老们开始喝酒闲聊,对他们而言就是一场聚会,平常大家都有各自事情,这等盛会也可借机聚聚,顺便看看后辈小家伙中有哪些颇有潜力的。

    而下方。

    一根根石柱上,一个个真神弟子们却都已经蓄势以待。

    “辰弢师兄,请。”一道身影飞出石柱到了半空中,直接主动邀战。

    “哼。”

    被邀战的另一位紫衣弟子冷哼一声,直接飞出去应战。

    真神弟子排位战也是有规矩的。

    每位弟子最多挑战比自己排名高20位的!挑战次数不限制,但是如果战败三次,将再无挑战机会。

    而‘被挑战’失败,不算在‘战败三次’内。

    赢了,则占据胜者的位次。

    战败者,位次往后挪移一位。

    像排在700名之后的,每次挑战比自己高20位的,想要杀到第一,最快也要战斗三十多场。而在场有这么多真神弟子可以彼此挑战,所以战斗场数将会非常多,一次‘真神弟子排位战’持续十年都是非常正常的。

    当然。

    观战者不管是天愚老祖、剑主、众混沌境殿主们、内殿长老们,还是其他外殿长老、其他没资格参战的真神弟子们,仅仅十年时间对他们都不值一提。

    “赤师兄,请。”伴随着一声冷厉声。

    顿时不管是旁观的大批弟子们、内外殿长老们,还是在石柱上的金衣弟子、紫衣弟子们,大多目光都投了过去。因为‘赤师兄’是金衣弟子,排名第九,也是这次真神弟子排位战第一次挑战金衣弟子。

    如果赢了,对方就能占据第九位了!

    “凤云师妹,你又来挑战我?”伴随着雄浑的笑声,一名高大魁梧的赤红皮肤光头男子的金衣弟子飞出,他手中一伸,就出现了一柄黑色大锤。

    “你可小心了。”银眸女子眼中有着滔天战意。

    话音刚落。

    银眸女子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红色羽翼飞禽,这飞禽有着一双银色眸子,羽翼周围自然形成了滔天火焰。轰汹涌的火焰立即席卷了周围,也笼罩了远处的‘赤师兄’,赤师兄却是咧嘴一笑,陡然挥出手中的大锤。

    手臂暴涨,大锤变得巨大仿佛一座山压下来,看似朴素简单的一招,却有着极为玄妙感,这一刻周围的空间、周围的一切威能都似乎汇聚在那大锤上。

    排第九的赤师兄,施展的是宇宙级绝学守界,这是一门偏向防御的绝学,是天愚老祖所创的三大宇宙级绝学之一!不过赤师兄却是将其用在大锤上,一样用来进行攻击。

    赤师兄,还将守界融入到修炼身体的法门中,修炼出强大的身体,力量之强,东伯雪鹰估摸着得有‘行者秘藏’第十六七层的实力。且赤师兄的身体最擅长的就是防御。

    凤云师妹,上次排名第十五,本是一头天赋了得的虚空生物,拜在太虚天宫门下,悟出的绝学配合天赋,实力极强。可运气有所欠缺,一直没能进前十。

    这一战,足足战斗三个时辰,凤云师妹仗着速度身法优势一直在搏杀,不过最终还是赤师兄获胜!

    一场场战斗在继续。

    东伯雪鹰盘膝坐在石柱上观看着战斗,看的颇为兴奋。因为每一个弟子都是主宰级规则奥妙,却能爆发出超强实力!对许多规则奥妙的运用,让东伯雪鹰都眼前一亮,他就看到了一些擅长杀戮道的,也有擅长波动道、虚界道的

    虽然东伯雪鹰有信心获胜。可别人也有长处,汲取他人之长,融入己身。

    转眼,这场盛会便进行了半年。

    东伯雪鹰却一场战斗还没有!

    一是因为真神弟子们的确太多,七百多位。二来那些排名靠前的去挑战,也是直接挑战排在前十的!因为只有击败前十的才能取代他们,成为新的金衣弟子。至于东伯雪鹰虽然也是金衣弟子,可他是排在第十一位,待得排位战结束,这第十一位也只是紫衣弟子而已。

    正常情况下,金衣弟子是固定只有十位。

    当然一场战斗没进行,还有第三个原因就是东伯雪鹰看战斗,看的颇为兴奋!

    大开眼界!

    虽然翻阅众多典籍,可真正一群规则奥妙极为最了不得的主宰们拼命搏杀,还是让他收获极大,对杀戮道、波动道、虚界道感悟都更深,连灭世十三剑第二剑,甚至有些困惑都解了。

    修行,本就是积累,积累足够就会突破!现在东伯雪鹰观战就是一种积累!毕竟这些主宰们都太了不起。

    就算师尊‘血刃神帝’在主宰境,如果来参战,恐怕都进不了前一百!

    太虚天宫真神弟子的妖孽程度,可想而知。

    “东伯雪鹰师兄,请!”忽然一道声音响起。

    “呃”

    正观看远处另一场战斗聚精会神的东伯雪鹰,不由一愣才看到前方半空中已经有一名黑皮肤青年正看着自己。

    邀战?

    竟然有向自己邀战的?

    东伯雪鹰还颇为欢喜,不过就算赢了自己,也只是第十一位啊。

    “这位师弟,请。”东伯雪鹰也飞了出去。

    “嗯?”

    “东伯雪鹰?”

    “就是那个宇宙中出来的金衣弟子东伯雪鹰?”

    “和剑主、魔祖来自同一个宇宙的。”

    这一场战斗也瞬间吸引了大批弟子们的目光,因为其他十位金衣弟子们现在也没战斗,能挑战他们十位的都是排在前三十,所以金衣弟子战斗还是偶尔才会有一场。

    “东伯雪鹰这小子。”魔祖也俯瞰下方,最高处白发男子剑主也看了过来。

    对他们两位而言,对家乡后辈的战斗还是颇有兴趣的。

    黑皮肤青年站在半空中,开口道:“豹枭见过东伯雪鹰师兄,师兄之前说过,在真神弟子排位战时可以赌战,对吧?”

    东伯雪鹰一愣,面色微微一变。

    赌战?

    自己还奇怪呢,怎么会邀战自己!赢自己可进不了前十,原来是为了赌注!

    “是。”东伯雪鹰点头。

    “赌注是师兄的虚空神兵?”黑皮肤青年继续道。

    这一刻其他弟子们都颇为兴奋起来,赌战啊,当初这个宇宙中来的金衣弟子才抵达太虚天宫,想要赌战的有很多!不过毕竟过去了三千余万年,这个金衣弟子也在万象殿翻阅无数典籍,如今实力难料,赌注又太大,所以之前一直没谁去赌战。

    “豹枭上次排名第十六,他可是曾经当过金衣弟子的。”

    “他一个曾经的金衣弟子竟然要和这个东伯雪鹰赌战,太欺负人了吧。”

    “真黑啊。”

    “这东伯雪鹰应该不会愚蠢的答应赌战吧。”

    众弟子们都暗中议论。

    豹枭虽然上次排名第十六,可不代表就比十五弱!因为没进前十,后面的排名就没那么重要了。豹枭终究是当过金衣弟子的,实力自然极为了得。

    “你想要赌我的虚空神兵?”东伯雪鹰看着他,“那你拿得出二十五颗源界石或者等值宝物?”

    “当然拿得出。”黑皮肤青年看着东伯雪鹰,“师兄可愿赌战?如今众师兄弟都在,连两位宫主、诸位殿主们都在,这一开口,可是不容反悔的!”

    “那就赌战。”东伯雪鹰点头。

    黑皮肤青年一怔,随即心底狂喜。

    他毕竟当过金衣弟子,所以对冲进前十的渴望没那么强烈,因为拂灵心果他早得到,宇宙级绝学也得到过。反而他对于和东伯雪鹰赌战颇为眼馋,那可是一件上品虚空神兵!他要拿出二十五颗源界石宝物也是倾尽积累了,这一次要赚,可真的大赚了!

    其他当过金衣弟子的,或者要面子,或者认为东伯雪鹰不会愚蠢应战,总之都没开口邀战。

    他却开口了。

    东伯雪鹰竟然还答应了!这让一些曾当过金衣弟子的都懊恼了,这个东伯雪鹰还真这么自大?怎么我就不提前邀战呢?

    “不反悔?”黑皮肤青年再问一遍。

    “当然不反悔。”东伯雪鹰说道。

    这一刻,盛会的绝大多数都看向了东伯雪鹰他们两个,就算是魔祖、剑主也只是饶有兴趣看着,不会有丝毫阻止!修行到了东伯雪鹰这一等层次,又不是稚嫩孩童,任何一个决定都得自己去承担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