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篇 第30章 耀眼

作品:《雪鹰领主

    “魔祖,这个东伯雪鹰是和你来自同一个宇宙吧,这个小家伙挺厉害啊,来太虚天宫还没多久,竟然就能在太虚天宫内真神弟子中进入前十。”

    “剑主跨入终极层次,魔祖你也是早早达到混沌境,不知道你们这个同宇宙的小家伙将来能达到哪一步。”

    旁边的一些殿主们也夸赞。

    魔祖眼中虽然有着赞许满意,不过嘴上还是说道:“他才真神主宰,还早的很,都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成内殿长老。”

    “内殿长老?”

    其他殿主们也笑笑没再多说。

    开玩笑!

    内殿长老何等之难?

    按照太虚天宫内部的地位划分,宫主、殿主,紧接着就是内殿长老了!再其次是外殿长老。

    就算是金衣弟子突破成为虚空神的,大多数都是外殿长老,想要成内殿长老太难了。‘太虚天宫内殿长老’,拿出去都足以震慑一方的!就是混沌境巨头都得重视对待。

    坐在最高处的天愚老祖、剑主虽然颇为赞许,可内心中都平静的很,毕竟到了他们这一层次能够让他们起波澜的太少太少了。

    幽界场中一场场挑战在继续。

    东伯雪鹰获得第七后,又到了石柱上盘膝坐着,非常低调的观看着一场场战斗。和其他真神弟子不同,东伯雪鹰观看每一场战斗极为认真,甚至仔细分析对方战斗运用的种种奥妙,虽然有些师弟师妹们实力比他弱些,可对规则奥妙的运用还是让他眼睛一亮。

    理解越多,对‘灭世十三剑’的第二剑也会偶尔有所领悟。

    对其他弟子而言排位战,决定了他们的地位!

    对东伯雪鹰而言,却是汲取经验的地方,毕竟他见过的规则奥妙实战太少了!如果是混沌境巨头战斗,他根本看不懂,反而这排位战是最适合他看。

    一年年过去。

    七百多名弟子一场场挑战,要么近乎分出生死,要么一方主动认输,如果战斗分不出胜负,‘幽界场阵灵’就会插手判定胜负!比如一方逃命能力强,一直逃命,另一方一直追杀。那阵灵就会判定,一直逃命的一方战败!

    一方保命能力强,完全处在下风,却靠保命能力一直硬抗,无法反击。最终也会被判战败。

    战斗很激烈。

    可东伯雪鹰却一直没有挑战,非常专心的在观战,倒也有几次其他弟子主动邀战他,结果都是东伯雪鹰获胜,他的实力也得到公认。

    “这一次排位战已经持续了八年之久,嗯,该挑战了。”东伯雪鹰站了起来,“我有三次战败机会,当然得珍惜这些机会。”

    排位战。

    一是为了进入前十得到宝物,这个目的暂时已经实现!排在第七的位置还是很安全的,毕竟前面的有谁被击败,他也仅仅往后退一位。

    二是为了汲取经验,让自己成长提升!

    想要帮助妻子靖秋和玉儿,自己就得成长的更强!越强越好,实力强大了,才能更容易得到一些极珍贵辅助之物。

    观看无数战斗,是有帮助!

    而实战,帮助则更大!

    “嗖。”

    东伯雪鹰陡然飞了出去。

    “是东伯雪鹰。”

    “他又出来了。”

    众弟子们精神一震,金衣弟子层次的战斗才更吸引他们。

    “狡龙师弟,请。”东伯雪鹰手持着长枪,看着远处的一位金衣弟子,正是排在第八位的金衣弟子。

    “挑战我?”狡龙师兄是一位顶着鳞甲头颅的强者,他本是异兽,虽化作人形,可他还是觉得自己的真身头颅模样最美,虽然一直顶着这鳞甲头颅,他声音雄浑浩荡,“哈哈哈,东伯雪鹰师兄,你排在第七,却挑战我这个第八的,若是胜了却还是第七,败了你却反而要降到第八了,这战斗你可一点好处都没有,难不成要赌战?我可不会和你赌!”

    “不赌战,只是蛟龙师弟也是修炼灭世十三剑,所以觉得手痒。”东伯雪鹰说道。

    “好,痛快。”狡龙师兄大笑。

    他喜欢这样的战斗。

    输了对排名没任何影响,这东伯雪鹰和他挑战纯粹为了比拼灭世十三剑。

    “嗖。”

    狡龙瞬间划过长空,手中一轮弯刀划过妖异的弯月,弯月呈紫色,迷蒙而美丽,可却带着极为恐怖的毒辣。

    他和东伯雪鹰一样,虽然修炼灭世十三剑却是转化为擅长的刀法中,学绝学,学的主要是其中‘杀戮道’的运用。

    “轰轰轰”

    周围虚空一次次震荡炸裂。

    东伯雪鹰和狡龙一次次比拼,他们俩都打的兴起,甚至后来狡龙都化作真身,东伯雪鹰也爆发出了虚空行者身体力量,打到最后,狡龙重伤下还是痛快喊道:“哈哈哈,不打不打了,我认输!”

    东伯雪鹰转头则看向了排名第六的金衣弟子:“千阙师姐,请!”

    “还战?”

    观战的许多弟子们都很是惊讶。

    千阙师姐穿着雍容华丽的明huáng sè衣袍,金色长发披肩,一双眸子遥遥看着东伯雪鹰,她依旧冷着脸,只是手中却出现了一张古琴。

    凭借杀戮之域削弱对方的领域压迫,而后借助虚界道增加保命能力,东伯雪鹰颇为艰难击败了排名第六的千阙师姐。

    随后再挑战排名第五的金衣弟子!杀戮之域、化身之术尽出,疯狂搏杀下勉强获胜。

    再挑战排名第四的弟子。

    “蛰去蛹师兄,请。”东伯雪鹰朗声道,声音响彻整个幽界场。

    此刻幽界场其他战斗都暂时停下了,所有真神弟子们都在盯着东伯雪鹰,甚至连外殿长老、内殿长老、殿主乃至‘天愚老祖’‘剑主’两位也不再闲聊,而是饶有兴趣的开始观战。因为东伯雪鹰竟然一个个挨着挑战,挑战的可都是金衣弟子!

    “竟然开始挑战排名第四的蛰去蛹师兄了。”

    “蛰去蛹师兄实力非凡,要击败他可不容易。”

    虽说金衣弟子差距比较小,可排在第四的,比第八第九还是有着较为明显的优势的。

    “轰”

    战斗在进行。

    蛰去蛹化作了原型,乃是一头极为罕见的虚空生物,是仿佛蛹状的生物,它的头颅相对整个身体比较小,可有着密密麻麻无数爪子。他高速飞行在空中,追杀着东伯雪鹰!虽然周围有‘杀戮之域’缠绕束缚,可他身体飞行时,体表无数爪子时刻在撕裂着杀戮之域,速度几乎没什么减慢。

    它忽然低着头直接朝虚无中一撞!虚无中也有枪尖出现,和它头颅碰撞。

    “轰”

    这撞击,蕴含的正是宇宙级绝学守界的奥妙。

    “噗。”东伯雪鹰从虚无中出现,一口鲜血喷出。

    “蛰去蛹师兄果真厉害,再接我一枪。”东伯雪鹰觉得战斗足够了,他已经感受到这头罕见虚空生物的天赋配合宇宙级绝学的威力了,手中的长枪动了。

    长枪旋转着滚滚而出,枪杆旋转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的漩涡,掀起了周围杀戮之域的无尽波动,整个杀戮之域的波动这一刻都被这一杆枪杆所扯动吸引,尽皆旋转着涌向了长枪,恐怖的威能不断的蓄积,尽皆缠绕在长枪上。

    东伯雪鹰都感觉到手中的长枪越来越沉,威势也越加恐怖。

    他在‘时光殿’第一次闭关时,就将灭世第一剑和波动道结合成功了!不过在接下来的岁月,参悟灭世第二剑时,随着境界提升,他也一次次完善着灭世第一剑和波动道的结合,直到如今,东伯雪鹰依旧觉得还不够完美!

    毕竟,自己在波动道上的成就,和灭世第一剑差距太大。只能一次次完善。

    “嗯?”

    高空中观战的天愚老祖、剑主以及一群殿主们忽然眼睛一亮,仔细观看着下面东伯雪鹰施展出的这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