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篇 第5章 杀无赦

作品:《雪鹰领主

    “有一位虚空神收敛气息潜伏,抓住他。”东伯雪鹰直接传讯给一位外殿长老,并且还附带上了地图标示以及那位隐藏气息的虚空神的模样tu piàn。

    东伯雪鹰跟着便直接瞬移。

    整个金翼国明面上的虚空神并不多,其他情报上未曾记载的陌生虚空神,有一个抓一个!至于是否会抓错?等全部抓住了再慢慢筛选。

    每次只能探查五十余万里范围,跟着瞬移到其他区域继续探查,整个金翼国有足足千万里范围,要探查一个遍东伯雪鹰需要施展盘波图探查数百次,每一次都得非常仔细探查,要探查遍,估计需要小半个时辰!

    “轰”绳索降临,直接笼罩向成收敛气息的丑陋男子,丑陋男子见状露出惊愕色,顾不得其他连化作流光要逃窜。

    绳索纵横千里虚空,迅速就缠绕上了丑陋男子,将他重重捆缚住。

    天水城的八位特使看着这一切。

    “还真是一位隐藏潜伏的虚空神。”

    “太厉害了。”

    “东伯长老真是厉害。”

    “他的探查秘术比我们高明太多了。”两位外殿长老、三十位执法组成的特使队伍本来还略有些怀疑,可不敢违背内殿长老命令。可当他们真的动手的时候,发现一抓一个准!

    在那座隐秘府邸内。

    紫发黑袍男子还抱着异兽坐在那,忽然他脸色变了。

    “圣使,有一位低阶圣徒被抓,应该是天水城的队伍。”

    这是第一道消息。

    紫发黑袍男子刚接到消息还有些不敢相信:“不可能,我们才动手一个月,从混沌城天水城赶来,就算是乾余长老亲自带领队伍都不可能怎么快。难道是天水城长老团第一高手春戊长老亲自出发?怎么可能,这种小事,春戊长老不可能动。”

    他很清楚。

    天水城长老团地位最高的两位,一个是春戊长老,那是合一境中近乎无敌的存在。另一个乾余长老仅次之,也极为恐怖。

    不过想要在仅仅一个月就赶到金翼国,也只有春戊长老才能虚空穿梭如此之快吧!可长老团第一高手是不会轻易离开天水城的。

    “圣使,有两位低阶圣徒被抓,一定是天水城队伍,有合一境存在,而且他们联手战力极强。”

    “圣使,有一位低阶圣徒被抓”

    “已经有足足九位低阶圣徒被抓了。”

    一道道消息传来。

    紫色长发黑袍男子脸色变了,太快了,一个个低阶圣徒都是虚空神层次,个个都有古圣教所传的收敛气息的秘术,他们潜伏起来是很难被发现的。如今天水城队伍刚刚才到,竟然潜伏在金翼国各处的一个个圣徒被不断发现,这,这绝非平常的天水城队伍。

    “不妙。”虽然他怎么推断,都认为不可能春戊长老到来,可他还是明白,事情不可为了!

    “传我命令,所有圣徒分成三支队伍,尽快汇合离开。”黑袍男子连下令。

    随着他一声令下。

    金翼国内部的圣徒高手们都开始有行动了,其中懂得瞬移的三位圣徒分别行动,迅速一次次瞬移去带其他同伴,好尽快汇聚。之所以分成三支队伍可就是因为圣徒中懂得瞬移的只有三位。

    他们分成三个聚集点,开始迅速汇聚高手。

    其中黑袍男子的地方乃是最核心的聚集点,这里平常的虚空神就有八位常驻,此刻更多虚空神愿意来这!因为生死时刻,跟随圣使是最安全的。

    黑夜,金翼国高空中。

    东伯雪鹰凌空而立释放着无形波动,查探着一切动静。

    忽然一道身影穿梭虚空路过了他探查的区域。

    “嗯?”东伯雪鹰眼睛一亮,“虚空穿梭?”

    他立即悄无声息追踪。

    这一道身影虚空穿梭赶路抵达一处,就立即将一位同伴给收入洞天宝物内。跟着继续赶路,又带走另一个同伴。

    “他们准备逃了?”东伯雪鹰也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吞噬类魔头们一般更自私,逃命的时候不会太在乎同伴。

    “他们这么汇聚一起逃,不怕被一锅端?”东伯雪鹰暗道,“是有自信?”

    他悄然在后面跟着。

    借助盘波图的探查悄然追踪。

    很快。

    对方进入了一座府邸内,一进入后便立即放出了被他救来的三位虚空神,一查探这座府邸,便让东伯雪鹰眼皮一跳,因为这座府邸,普通虚空神竟然足足有十五位,合一境的也有两位!甚至还有大量主宰被囚禁在牢笼内。

    “嗯?”在东伯雪鹰探查的时候,黑袍紫发男子怀里的异兽猛然抬头,发出了呱的一声刺耳叫声。

    “不好。”黑袍男子脸色大变。

    他知道有恐怖敌人暗中探查,他作为圣使都没能察觉,这种探查手段就太恐怖了。

    “破开法阵,赶紧走。”黑袍男子连下令。

    “是。”

    轰

    府邸内立即有一道刺眼的黑光冲天而起,直接冲击在金翼国城池上空的巨阵上,不过因为东伯雪鹰早就下令,这护国法阵早就全力以赴维持,一时间,黑袍男子他们没能直接破开法阵。可如此恐怖的动静,立即惊动了整个金翼国。

    在不远处的九麒执事率领的队伍立即发现这里,他立即穿梭虚空赶来,仅仅眨眼时间便已经赶到。

    “这么多?”九麒执事有些兴奋,都无需探查,便发现下方府邸内有一群虚空神,这些虚空神如今都没有收敛气息,显然要合力破开法阵。

    “杀!”

    九麒执事一声令下。

    轰!

    他和身后的其他七名执事瞬间化作了一道耀眼的剑光,巨大的剑光瞬间朝下方冲了过去。

    “天水城队伍。”黑袍男子此刻正在引领手下欲要破开法阵,毕竟是金翼国经营多年的护国法阵,不知道加持了多少层,以他们的实力怕也要十次八次攻击才能破开,可没想到天水城队伍来的这么快。

    “先杀了他们。”黑袍男子立即眼中有着冷色。

    夺目的黑色光芒和巨大的剑光直接碰撞。

    东伯雪鹰则是施展盘波图隐藏在黑暗高空默默看着,他的探查能够轻易判定对方攻击的威势,知道威胁不了九麒执事他们的性命,毕竟九麒执事他们掌握的也是太虚天宫所传的联合法阵,专门用来战斗,实力极强,九麒执事更是合一境,也不是好惹的。

    轰

    两股威能碰撞,一时间摧枯拉朽扫荡过周围,府邸墙壁大量碎裂,一个个囚笼都出现了,囚笼本身防护极好,又有东伯雪鹰暗中庇护,那些囚笼内的囚犯们倒也没受伤。至于府邸周围也被东伯雪鹰操纵下,轻易将波动尽皆卸去,没波及到周围无辜生命。

    九麒执事他们八位飞高空,脸色都有些难看:“好强,似乎比我们还要强些。”

    而另一边。

    黑袍男子带领身后一大群虚空神,也看向四周,他们战斗的余波刚冲出府邸范围,就在无形中被卸掉。这让黑袍男子感觉到了压力,他知道,有一位高手在暗中看着这一切。

    “出来吧,就凭你手下的队伍可奈何不了我们。”黑袍男子冷笑道。

    远处高空中出现了一位白衣青年。

    九麒执事他们八位见状连飞过去个个都恭敬的很:“东伯长老。”

    白衣青年俯瞰过来:“敢在金翼国这么放肆,好大的胆子。”

    黑袍男子见状也松了口气,因为他看出来,白衣青年仅仅是初生境:“估计是某个外殿长老,应该修行了太虚天宫某种厉害的探查秘术。”

    初生境,他可不惧。

    “你们弄错了吧。”黑袍男子哈哈笑道,“那些魔头和我可没关系,如果我真的要大肆吞噬,金翼国挡得住我?”

    “是挡不住你。”高空的白衣东伯雪鹰点头。

    “对,所以你也冤枉我了。”黑袍男子说道,“要不放我离开,我可不愿趟进这浑水。”

    “那些魔头都该死,你们也该死。”东伯雪鹰说道。

    黑袍男子脸色变了,低沉道:“怎么,真的要斗下去?整个金翼国恐怕都会化作废墟,你带的手下恐怕绝大多数都会死去。”

    一片安静。

    九麒执事他们也看向东伯雪鹰。

    他们都看出来了,这绝非一般的魔头队伍,而是有组织的一股势力。甚至他们都隐隐有所猜测了,因为他们都看到了那些囚笼。

    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真的斗下去?

    他们这次仅仅是为了对付普通魔头实力不够强,恐怕斗下去会很惨。

    牢笼内。

    那一个个幸存者也看着这幕,他们看到了那一大群虚空神和黑袍男子。也看到了高空中的白衣青年和八位虚空神,双方在对峙。

    “难道怕了古圣教?不敢动手了?”他们都有些焦急,可也不敢开口。

    因为这层次的存在,不是他们能够多嘴的。

    “动手啊。”

    “杀了他们。”

    这些被囚禁的修行者许多都焦急万分,因为他们知道这段时间金翼国遭受了多大的劫难,一切的源头都是古圣教的这群存在。

    “你们继续杀哪些魔头,我们离开,怎么样?”黑袍男子又陪笑脸说道。

    高空的东伯雪鹰仔细看着:“我如果没猜错,你们是古圣教?”

    黑袍男子脸色变了。

    他身后的手下们脸色也变了。包括九麒执事他们个个都心中一紧。

    竟然直接说出来了?说出来可就没有转圜余地了。

    “我太虚天宫法规,古圣教教徒,一律杀无赦。”白衣东伯雪鹰说道,声音浩浩荡荡响彻天地。

    “杀。”黑袍男子怒吼,他带领一群手下便一飞冲天。

    白衣东伯雪鹰俯瞰下方。

    伸手一指。

    刷刷刷

    密密麻麻上千的兵煞化作深紫色鱼儿,上千条深紫色的鱼儿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直接笼罩向黑袍男子以及他的一群手下。

    那些囚笼内的修行者们都仰头看着,看着那名白衣青年伸手一指,大量深紫色鱼儿带着毁灭气息笼罩向那群古圣教高手,不由个个都激动期待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