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篇 第11章 追杀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瞬间冲出,手中神剑化作一道夺目剑光刺向了火焰谷主。

    火焰谷主脸色顿时一变,修行者们寿命悠久,就是因为大多都很小心谨慎,在没有一定把握的情况下,是不会轻易插手和自己无关的战斗的。否则生死搏杀下一不小心丢掉了性命,那可就一切皆空了,要再多宝物都没用!

    “你要了宝物,也没命享用!”火焰谷主一拳震退天剑山宗主之时,翻手就是最凶猛的杀招袭来。

    轰

    东伯雪鹰只感觉眼前一亮,刺眼夺目的火焰中有着重重拳影,带着一股股连绵不绝的威能袭来,一些弱小的合一境,就是上百个都会被这一拳尽皆轰成齑粉,而东伯雪鹰也是大惊,施展出的剑光划过一道弧线去挡住这恐怖的连绵拳影。

    随着轰然碰撞,东伯雪鹰也被震得往后飞去,身体都撞击在一处山峰上,蓬,半座山峰都直接碎裂崩塌,东伯雪鹰一口鲜血喷出。

    “不好。”旁边观战的三位峰主都急了,“这位高手的实力,比之火焰谷主似乎要弱些。”

    “就凭你也想坏我的事?给我留下你的小命吧!”火焰谷主气势冲天。

    而原本想要借此机会压制灵魂内银丝牵魂毒的天剑山宗主见状,也是一急,连传音道:“小心,这火焰谷主攻击极为狂猛,不过在身法方面、精妙方面都有所欠缺,你不可和他硬碰硬。”

    天剑山宗主,不动如山,剑法防御足够厉害才敢硬抗。

    所以单单表面看天剑山宗主和火焰谷主的交战,根本看不出火焰谷主的攻击何等之凶猛。

    “我且和你联手先解决了他。”天剑山宗主也有些明白,这个神秘高手一对一要获胜都难,便只能咬牙继续硬撑。

    “好。”

    东伯雪鹰也传音回应道。

    他也是故意wěi zhuāng,他早给自己有了定位,就是一个擅长领域以及身法的剑客,实力定位在星辰塔第四层次!因为这一层次,在九云大6还是有不少的,如果自己展露出星辰塔第五层的实力,天剑山宗主他们恐怕也会透过传讯告知他人,相信很快会传开!

    任何一个星辰塔第五层实力的冒出来,都会引起三大圣界、两大教派的重视!

    因为这一层次的,整个九云大6都极少!冒出一个就值得怀疑,除非是本土强者有成长轨迹可循,否则陌生强者,两大教派、三大圣界都不会这么放任不管的。

    “我刚刚只是试试他的实力。”东伯雪鹰再度杀来,这一次无形波动弥漫迅就包裹住了火焰谷主,让火焰谷主脸色一变,因为他飞行移动度立即大减,这还是东伯雪鹰已经故意隐藏实力了,只挥出盘波图如今一成威力而已。

    “哗哗哗。”

    天剑山宗主杀来,只见道道剑光仿佛群山般碾压而来。

    火焰谷主感觉自己一举一动都受到束缚,他只能一掌迎上,可如今这一掌明显慢了且威力大减,连绵犹如群山的剑光扫荡过来,火焰谷主倒飞开去,胸口都有伤口鲜血飞溅。

    “嗯?”天剑山宗主都有些吃惊,正面碰撞他竟然占上风,跟着他就感到脑袋眩晕,不过他一咬牙,继续施展剑法。

    咻。

    而远处东伯雪鹰身影一闪,直扑火焰谷主。

    “好强的领域束缚,是这个神秘高手?”火焰谷主也有些急了,他一面应对天剑山宗主再次攻来的剑法,可东伯雪鹰的剑光一闪就已经划了过来,火焰谷主本就不擅长身法如今又被束缚,又分心抵挡天剑山宗主,虽然单掌去挡,可那一道剑光依旧劈在了他的身体上,半边身体都被摧毁湮灭,不过他火焰般的躯体迅又生长。

    “不好。”火焰谷主脸色大变。

    “趁机杀了他。”天剑山宗主却有些激动。

    “好。”东伯雪鹰似乎也杀意凛冽。

    “这个神秘高手,正面攻击弱了些,可领域极厉害,剑法也颇为玄妙。”火焰谷主急了。

    “这位朋友,不就是为了宝物吗?这天剑山宗主已经中毒极深,只要你和我联手轻易就能斩杀他,到时候他的宝物全部归你,我也愿意献上价值八十颗源界石的宝物赠与你。”火焰谷主连忙道。

    天剑山宗主心中一紧。

    远处的三位峰主也紧张起来。

    这个神秘高手,比较贪财,为了宝物都掺和到同层次的生死搏杀中来。而天剑山宗主一对一和火焰谷主是处于绝对下风的,如果他真的帮助火焰谷主那么战斗结果将毫无疑问,甚至战斗起来更加轻松简单。

    “你也太小瞧我了。”东伯雪鹰声音浩荡,手中利剑却丝毫不停。

    “价值一百颗源界石的宝物,这是我全部宝物了,都给你。”火焰谷主喊道。

    刚刚心情一松的天剑山宗主他们也顿时紧张起来。

    天剑山宗主更是焦急,因为他所有宝物加起来都不足一百颗源界石啊!

    “撕拉。”

    又是一道剑光,和天剑山宗主联合下,再度重创火焰谷主,令火焰谷主身体被湮灭过半,这一次他身体恢复起来就明显慢多了。

    “撤!全部撤离!”火焰谷主非常不甘心,不过还是给自己麾下尽皆传讯,他自身却是在受到天剑山宗主攻击时顺势往后猛然暴退,退出了规则领域范围后,就立即一个瞬移。

    嗖。

    迅遁逃。

    “逃?”东伯雪鹰连循着对方虚空轨迹追了过去。

    论虚空穿梭,作为虚空行者在合一境中简直就是傲视无敌的,完全媲美许多混沌境巨头水准了。

    “呼,呼。”天剑山宗主却停下来一闪就降落在一座山峰上盘膝坐着,连全力以赴压制体内的银丝牵魂毒,他真的不敢再追了,因为他硬撑到现在伤势太重,再撑下去,他恐怕会在战斗的时候就直接昏迷过去。

    一旦昏迷过去,无法压制,那么魂毒会继续渗透,他将必死无疑!

    他可不想死!

    “给我护法。”天剑山宗主吩咐三位峰主。

    “是。”三位护法立即保护在四周,天剑山宗主便不管外界全力以赴开始压制魂毒。

    而整个天剑山上,原本处在下风只能借助地利的天剑山弟子们有些惊愕的现,火焰谷一方的高手们竟然大规模迅撤退,一批批都和合一境高手汇合,迅瞬移退去。

    “逃了?”

    本以为整个天剑山宗派即将覆灭,现在敌人开始逃了。

    “我恨,恨啊。”

    虚空穿搜逃跑中的火焰谷主却是满腔怒火不甘心。

    为了这一次,他准备了多久!

    自从师尊被天剑山宗主给阴死,他就一直想要报仇,在外冒险闯荡达到和天剑山宗主相当的实力他才敢回来,重整火焰谷!辛辛苦苦才得到银丝牵魂毒,安排自己在外界收到麾下的陌生高手以供奉身份进入天剑山,逐渐渗透

    一步步,一直到今天才完全爆!

    为了报仇,为了灭掉整个天剑山,他付出太多。

    而且为了完成母祖教教内的任务他也需要铲除天剑山,可现在一切都失败了,都是那个神秘高手。

    “轰。”虚空震荡。

    “不好。”火焰谷主脸色大变,他被强行排斥了出来,面前出现了一名白衣白银色miàn ju男子。

    “他虚空穿梭比我厉害这么多?”火焰谷主吃惊,如果瞬移相当的话,是很难lán jié下来的,除非有比较明显的优势,不过一想到对方擅长领域,又擅长身法在虚空方面比他有优势也很正常。他却不知,如果不是为了隐藏实力,东伯雪鹰甚至可以让火焰谷主都无法瞬移!

    “受死。”东伯雪鹰施展盘波图压制着对方,并且迅近身搏杀。

    火焰谷主本就度慢,又被束缚,很快又中了一剑。

    “原来他实力比我还高些,一开始硬碰硬才吃了些亏。”火焰谷主有些明悟,他不敢恋战,努力要逃出规则领域范围就瞬移,但很快东伯雪鹰就又lán jié下。

    “我所有宝物给你,你饶我一命!”开始绝望的火焰谷主求饶了,对方贪婪,或许能活命。

    “哼。”

    东伯雪鹰却丝毫不停。

    “轰”又是一道剑光破开了火焰谷主的慌忙抵挡,迅摧毁他的躯体,不过东伯雪鹰的剑光控制极为精妙,包裹住了对方的灵魂。

    “封禁。”

    火焰谷主身体完全毁灭,只剩下灵魂残留,还被封禁起来。东伯雪鹰挥手就将火焰谷主宝物都收了起来。

    “饶命,饶命。”火焰谷主的灵魂还在求饶。

    “嗡。”

    东伯雪鹰冷漠看着他,施展秘术探查。

    火焰谷主的灵魂顿时浮现出泛着绿光的烙印。

    “你,你是”火焰谷主吃惊,他终于知道,眼前人乃是和母祖教、古圣教为敌的三大圣界一方的高手。之前的一切wěi zhuāng都是假的,现在才露出真面目!

    “还真是母祖信徒。”东伯雪鹰冷漠道。

    探查是必须得小心的,因为对方会察觉,察觉后会立即透过传讯宝物上禀!

    所以东伯雪鹰封禁了对方灵魂,令对方无法上禀。更何况对方的传讯宝物也被自己都收了。

    “轰。”东伯雪鹰跟着一翻手,无形波动扫过火焰谷主灵魂,对方灵魂直接湮灭消散。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