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篇 第25章 随手涂鸦

作品:《雪鹰领主

    黑袍男子佝偻着身子,一挥手就扔了块符牌给东伯雪鹰:“炼化符牌,只能你一人使用,哪天你杀了足够的古圣教高层,在九云大陆范围内就可以激发符牌,直接被传送到这宫殿内,和我索要相应价值的宝物。”

    东伯雪鹰接过当即炼化。

    “跟我来。”黑袍男子转身前进,沿着走廊往宫殿深处走去,东伯雪鹰在后面跟着。

    到了宫殿隐藏的阶梯,沿着阶梯往下走,终于进入了一隐秘的修行静室。

    “这是主人修行的静室。”

    黑袍男子步入静室,东伯雪鹰跟着进入。

    一眼看去,静室很大,简直媲美太虚天宫万象殿,其中静室的最前方有着一座座书架,书架上摆放着大量典籍原本,书架占据的空间占整个静室的约莫三成。

    后方,则一片空荡荡。

    只有一蒲团放在地面上。

    “书架上都是主人搜集以及自创的一些典籍。”黑袍男子指着蒲团,“主人平常都在这修行参悟。”

    “这静室内所有典籍你都可以学,如果完全学会,想要传授也完全可以。”黑袍男子说道,“这是每一个‘帮手’都拥有的好处。等学完了,你打算离开了,就告诉我。我会送你离开这。”说着黑袍男子转头朝外走去。

    “你在宫殿内任何一处说话,我都可以听到。”黑袍男子说了句,就走出了静室。

    这静室内只剩下东伯雪鹰一人。

    东伯雪鹰毫不犹豫就立即走向书架,开始翻看着这些典籍,这些都是前辈修行者的智慧结晶,能被九云帝君搜集在这的也定不会平庸。

    “呜?”东伯雪鹰看着手中第一门翻阅的典籍。

    这是一门古修类典籍,名叫解灭之眼。

    如果古修刚开始修行觉醒的天赋就是眼睛一类的且偏向于进攻的,就可以朝解灭之眼方向进行修炼,有些古修是纯粹看运气的修行,而有厉害传承的也会刻意引导自身的进化‘先天’诞生的天赋很重要,‘后天’的引导培养也很重要。

    这一门解灭之眼,是直指宇宙神层次的古修其中一派系。

    双眸射出的解灭之光,看一眼,一座宇宙都会直接分解湮灭,便是宇宙神都不敢用身体硬抗。

    东伯雪鹰仔细看着。

    这里的典籍近半都是古修类的,最起码都是能修行到混沌境层次,有些则是宇宙神层次。而论实力,先天诞生的天赋很重要,后天修行也极为重要,二者都得足够完美,才能最终拥有大成就。圣主就是最强古修者。

    “或许我也可以兼修古修?”东伯雪鹰看了太多古修典籍,都忍不住升起这一念头。

    兼修不同修行体系,对于强者而言非常正常。

    像血脉修行体系到顶也就是混沌境巨头,肯定得兼修其他体系。一般选择兼修体系,都会尽量弥补自身弱点。

    东伯雪鹰之前没想过,可现在得到这么多古修体系修行之法且如果运气好,天赋就极高,是完全值得花费精力的。

    “不急。”

    “等我将靖秋他们的事情都安排妥当,有足够时间精力了,再试着修行。”东伯雪鹰暗道,太虚天宫也有不少兼修古修,真神弟子且不说了,就算是混沌境巨头像问天殿主就是兼修古修,所以他能够轻易探查无尽区域任何一处过去发生的事,且能够将东伯雪鹰轻易传送到九云大陆。

    这是属于古修中偏辅助的天赋,却也很逆天,毕竟混沌虚空太广阔,从七星海圣界到九云大陆那般遥远,宇宙神要赶来都很麻烦,问天殿主却能轻易将别人直接送来。

    古修的手段,有时候的确让人羡慕。

    花费了半年时间,东伯雪鹰翻看遍了所有典籍,其中对他如今修行有帮助的却只有零星的几本典籍,毕竟到了他如今这一境界,找到他和路线相似的太难了。不过却也开阔了他的眼界,甚至对自己的黑暗界第二式‘天罚之刃’一直无法施展的原因,也有所猜测。

    “恐怕,和心灵境界有关。”东伯雪鹰默默猜测。

    因为在他看的其中一绝学典籍中,就有类似的记载描述:第三重:涅槃火,若是未曾达到心灵第三境界,心境不到,即便悟透其中诸多关隘,也无法施展出涅槃火。要达到心灵第三境界,当需细细体会涅槃之意,或有所得。

    这一门绝学有相似情况,心境不到,悟透了也施展不出。

    就像凡人画画,技巧到没适合心境,是画不出足够层次的画作的。

    “可要达到心灵第三境界”东伯雪鹰也在思索,甚至他思索那一门绝学中所描述的涅槃之意。

    按照那一门绝学中的描述。

    当有大慈悲大奉献,愿为众生牺牲,毫无杂念,方才能够在奉献牺牲中领悟涅槃之意,死而复生,这也是掌握涅槃火的心境前提。

    东伯雪鹰枯坐在那参悟许久不可得,不由摇头,这心灵第三层突破不可强求。

    “该走了。”

    东伯雪鹰起身。

    既然看过所有典籍,也该走了。

    东伯雪鹰在静室内环顾左右,仔细观看每一处,他目光也落在了静室墙壁上的一些图画痕迹,这些图画痕迹,很多都是画到中途就停下了。竟然一个成品都没有!

    “九云帝君在这修行,应该是有所参悟,便随手在墙壁上画下。”东伯雪鹰猜测,强者在修行之地墙壁上随手涂鸦是很常见的。

    “一些真正完成的绝学,估计都书写成典籍。这些未曾完成的,就随手留在墙上了。”

    “走之前,将这些图画痕迹看一遍,或许就有收获。”

    东伯雪鹰仔细看着。

    看着看着就皱眉,因为太难了!连九云帝君都未曾完成的一些绝学,自然非凡。

    一处处看下来,偶尔能少许看懂的,也仅仅领悟点皮毛。

    东伯雪鹰边看,边沿着墙边走着,忽然来到拐角处,看着墙壁上的连续的图画,一共有四幅图,前三幅图是完整的,第四幅则是残缺的。显然这又是未曾完成的某种绝学。

    东伯雪鹰看着眼前这四幅图。

    嗡

    在东伯雪鹰的身前,顿时有无数丝线出现,隐隐勾勒成一复杂的立体阵图,显然东伯雪鹰已经在尝试琢磨了。

    东伯雪鹰一直很平静,可随着不断的琢磨研究,他渐渐露出惊愕色。

    “这,这是”

    东伯雪鹰一招手,远处的蒲团直接飞来落在身下,当即盘膝坐下,开始全力参悟,“这似乎和我虚空行者体系有些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