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篇 转世 第19章 湖边飘雨

作品:《雪鹰领主

    为了活命,肥胖大汉‘乾干泶’开始准备刺杀计划,甚至不惜代价花费宇宙晶做各种准备,购买毒液,甚至邀请到‘黑魔大泽’中的shā shou……他准备的越来越充分,连刺杀计划都准备了好几种,可是让他傻眼的是……

    火烈侯府那位雪鹰小公子,自从购买了那一杆秘宝兵器长枪回到侯府后,竟然不出来了!

    “我就不信了!”

    “他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家伙,心性未定,怎么可能静得下心修行?肯定会再出来的。”乾干泶望眼欲穿的等着。

    十年,百年,千年,万年,十万年……

    乾干泶蒙了。

    他背后的‘主人’同样惊愕,因为在他们看来,出生血脉再尊贵,可心性还是需要经过诸多磨练才会渐渐越加不凡,才能静下心闭关数十万年百万年。哪有这么年轻小家伙就闭关那么久的?

    “主人,他,他不出来,怎么办?”乾干泶惶恐不安上禀主人。

    “等!难道你的耐心还不及一个小家伙?”

    “是。”

    乾干泶也松口气。

    主人也算明智,没有逼迫他进入侯府刺杀。毕竟侯府内法阵重重戒备森严,就是自家主人要进去刺杀怕也会失败。

    火烈侯、母亲戎星兰也都劝说过东伯雪鹰,修心也很重要,无需一直埋头修炼。东伯雪鹰嘴上应着,实际上却是一幅‘修行狂魔’的模样,一次闭关便是数十万年百万年,刚出来些时日,就又进去闭关修炼了。

    没办法。

    东伯雪鹰终究不是一个年幼小家伙,他是真灵投胎转世,心境达到‘我心为天心’,且在最为艰难的规则奥妙体系中自创出两大九层级数招数的大高手!以他的心性,一次闭关百亿年都是很随意的。至于心性磨练?

    难道再来一场爱恨纠葛?悲痛欲绝,来磨练所谓的心性?

    东伯雪鹰真没那闲情逸致!好在无数修行者中,也是有些修行狂魔的,他只能将自己扮作修行狂魔。

    转眼,已是五百万年后。

    火烈侯府,雪鹰公子的府邸内。

    “轰隆”

    虚空神塔的塔门开启。

    一位白衣俊美少年从中走出,天地间细雨蒙蒙,不过这白衣少年走出来时,雨水却离他体表一尺外便自然避让开,无法近身。

    “公子。”

    “公子。”

    在外看守的众多护卫仆人都连恭敬道,整个府邸很快就热闹起来,田易芝和那两头黑流云犼以及九名亲卫也都连赶来,在他们赶来时,东伯雪鹰却已经到了旁边不远处的一座湖泊旁。

    湖泊旁,有一亭子。

    亭子内放着一蒲团,东伯雪鹰盘膝坐在蒲团上,一旁的侍女颜瑜却是将酒水恭敬放在条案上,也帮忙将酒壶给温热,颜瑜好奇看着自家公子:“公子出生不凡,不过从来没见他喜欢任何女子,也从未去过烟云楼享乐,待人平和,几乎一直在修行。”

    “难怪,难怪有些修行者强大逆天。我出生远不及公子,却还各种贪玩享乐,公子却如此勤奋。”颜瑜暗暗道。

    “呼。”

    东伯雪鹰右手一伸,一杆长枪出现在手中,平放在膝盖上,作为秘宝兵器,单单枪头蕴含的凶戾气息就让一旁的侍女颜瑜感到心头一窒。

    嗡!

    一股无形波动这枪杆弥漫开去,仿佛一汪平静湖泊,扔进一块石子,荡起无数涟漪。

    枪杆弥漫开的无形波动非常细微,轻易渗透在周围虚空中,虚空都被完全操纵,远处的田易芝、黑流云犼、亲卫们都在赶来,田易芝更是元神宫五层实力的大高手,更是能够瞬移!以他对虚空的感应敏锐,却都没发现周围虚空都在纵。

    东伯雪鹰盘膝坐在那,就仿佛蜘蛛在控制蜘蛛网,周围虚空尽皆纵,甚至一处处虚空都开始扭曲变化。

    扭曲变化,都很微小。

    近在眼前都难以察觉,除非身体碰触才会感觉到特殊。

    “哗哗哗”

    无数雨滴飘洒。

    一处处扭曲的微小空间,将雨滴从这一处位置挪移到数里外,将数里外的雨滴又挪移到另一处,无数雨滴都因为虚空的扭曲而挪移。然而无数雨滴被挪移,却又无缝连接,仿佛所有雨滴都没挪移一般,雨水一直在下。

    “公子。”田易芝、两条黑流云犼、九名亲卫来到亭子旁,因为东伯雪鹰操纵虚空避让开他们,明明操纵近在数丈之外,田易芝他们都没丝毫察觉。

    这种细微控制,若是让其他混沌境发现,都会震撼目瞪口呆。

    东伯雪鹰端着酒杯在那喝酒。

    依旧在操纵着无数细微虚空的扭曲,越是操纵他越是满意:“我买下这一杆长枪,真是买的太值了。”

    这五百万年……

    东伯雪鹰也在潜心修行,因为两座源世界的虚空道较为相似,便是从规则奥妙体系来说,在前不久,他的虚空道都达到了混沌境!至于血脉突破,更是早就能达到混沌境了。只是这么突破,实在太快了,再天才,也得在属于天才的‘正常范畴’内。

    虽表面上一直维持在合一境,可对虚空的钻研参悟,却是没停,随着境界提升他都开始钻研这一杆长枪了。

    探寻长枪的枪杆,仿佛看到仿佛扭曲的黑暗漩涡阶梯,一层层不断深入,每一层阶梯都是不同虚空的交错。东伯雪鹰反其道行之……若是自身为这漩涡核心,便可影响周围无数错乱虚空。

    而且这枪杆,本就蕴含这样的招数。

    虽然缺少了枪头,令这个秘宝蕴含玄妙有所缺失,但对东伯雪鹰也足够了。

    以他深厚底蕴,从中悟出领域操纵之法,一悟出,便有资格算是‘元神宫七层招数’。最重要的是,若是借助枪杆进行施展,虽然他现在许多还未曾悟透,凭空施展自然吃力。可借助枪杆催发施展,威力却是暴涨,足够算是‘元神宫八层招数’。

    八层招数的领域手段。

    “最重要的是,这枪杆蕴含的招数,本是宇宙神层次。我现在仅仅窥破一星半点罢了。”东伯雪鹰很满意,因为这枪杆蕴含的虚空之法,和《南云圣十二式》是不同方向。

    “可惜缺少枪头,我参悟起来,吃力的很。”东伯雪鹰暗暗感慨。

    在虚空神塔内,他可以肆意施展这领域的狂暴一面。

    而此刻在湖泊岸边亭子下,他却是施展领域的最细微的一面,悄无声息便已渗透各处。

    “界心大陆,底蕴的确比混沌虚空强太多。在那边,虚空一道,也就九云帝君、虚空始祖以及神秘的万界楼主一脉算是厉害。而在界心大陆,我在南云国这小地方,便接触到了两大恐怖高手所留手段。”东伯雪鹰暗暗感慨。

    一个是南云国主所创,另一个就是炼制出这原本长枪的虚空道高手。

    “收。”

    东伯雪鹰心意一动。

    领域瞬间完全收敛,所有雨水依旧飘洒,和之前似乎一模一样,旁边的田易芝、侍女颜瑜、护卫们个个都没丝毫察觉。

    东伯雪鹰一点都不担心被发现,就是火烈侯,恐怕也得借助自身的规则领域才能察觉。否则远距离感应,以火烈侯对虚空的敏锐程度,再怎么感应也不可能发现。毕竟严格算来,东伯雪鹰此刻已经是不亚于火烈侯的大高手。

    二者谁强谁弱,交手才能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