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篇 转世 第79章 一嘴泥

作品:《雪鹰领主

    朴素灰袍男子樊三原也看了眼在最边上的白衣少年:“我夏风古国疆域无边,强者无数,整个黑魔四国加起来,也只是夏风古国的一小片旮旯而已。我樊氏作为夏风古国三大家族,有诸多宇宙神指点我等,有种种宝物辅助,更有最适合的直指巅峰的秘传!如果还击败不了一个黑魔四国的小家伙,那便真是我樊氏这一代年轻子弟的耻辱了。”

    樊三原,虽然温和,可心中却孤傲的很。

    他性子更像夏氏子弟,不喜屠戮杀戮,可对待外在国度,一样有本能的蔑视感!如果不如外在国度强者,那便是耻辱!

    “一迁擅长以力破法,最是克制他,先借此看看他实力吧。”樊三原暗道。

    很快。

    奎辰君主带着五人回到了住处,降落在山顶。

    “数月后,便是三族之争。”奎辰君主目光一扫,“尔等定要尽心尽力,你们两位客卿,若是失败,便是承诺的赐予也将大大削减。”

    东伯雪鹰、萨隆王内心都是充满战意。

    自然得尽全力成功。

    当初谈的事成之后才有一万大功,樊氏的规矩一向是门客、客卿接了任务,任务若是成功自然得到全部奖励,可若是失败,樊氏可不会依旧那般大方。任务失败,一般是没功劳。有些任务特殊,没功劳也有苦劳,像这次东伯雪鹰和萨隆王都有各自任务,若是失败,赐予的大功便只有一成!

    奎辰君主说完,化作流光,直接离去。

    东伯雪鹰则是转身回到自己宅院。

    萨隆王也是回自己宅院。

    而樊氏的三位核心子弟却彼此相视。

    “萨隆王。”青甲瘦弱男子樊一迁开口喊道,便直接进入萨隆王的宅院内,萨隆王在庭院内都有些疑惑看着闯进来的青甲瘦弱男子:“不知何事?”

    “嘿嘿,来自冰原部落?似乎挺厉害嘛,敢和我交手?”樊一迁嗤笑着,脸上自然带着蔑视,这不是故意挑衅,而是他性子本就如此!

    萨隆王见状脸色微微一沉,眼眸隐隐有凶光。

    他纵横冰原众多部落连宇宙神都战过多个,在混乱的冰原部落,已经很久很久没谁敢瞧不起他了。

    这是樊氏!整个界心大陆都最顶尖恐怖的大家族,所以萨隆王自认为很低调了。

    可既然踩到他头上了,他岂会避让?

    “好。”萨隆王低沉咧嘴笑道,“那我就陪一陪你。”

    “哈哈,痛快。”

    樊一迁一声大喝,手中便出现了一根青铜色古朴长棍,直接便挥棍,长棍上有着汹涌的雷霆,几乎一瞬间,长棍就已经砸到了萨隆王的面前。

    轰隆隆

    这是一场极为凶戾蛮横的大战。

    他们一个是樊氏如今混沌境中最霸道蛮横的一个,以力著称!蛮横程度,还远在樊天宠之上!

    另一个,则是纵横冰原诸多部落,是靠真正的杀戮铸就威名,甚至令樊氏高层主动邀请。

    “嗯?”在自己庭院内,东伯雪鹰耳朵动了动,便感应到在旁边不远处萨隆王宅院内正有恐怖动静,不过那宅院内也有法阵运转,将一切动静余波都给抵挡住了。倒也没有外泄出来。

    “在外面有樊三原和樊墨竹,那么此刻和萨隆王交手的是樊一迁?”东伯雪鹰暗道,“樊一迁,修行是某种神秘的雷霆一脉的绝学典籍。”

    樊三原、樊墨竹擅长的绝学,东伯雪鹰都知道来历。

    如樊三原的无相妙法,是樊祖所创。

    樊墨竹的绝学三千剑,是夏皇所创。

    樊一迁,修炼的典籍外界情报中都没记载,只知道是一种很逆天的雷霆一脉典籍,以极为蛮横著称。

    在界心大陆的确有一些神秘典籍,比如已经陨落的恐怖存在遗留的典籍,如果典籍中没记录下创造者,还真不知道创造者是谁!像樊氏等一些大势力,真正最重要的典籍,一般都是很神秘的,在外界都很难找到多少介绍。

    名字不公开!创造者不公开!有哪些恐怖之处,也不公开!只有经过战斗感受,才能逐渐猜出部分威能。

    吱呀。

    萨隆王宅院的院门开了。

    “哈哈哈”瘦弱的樊一迁走了出来,脸上却满是笑意,得意大笑,笑声朗朗。

    而宅院内,身体完好无损的萨隆王却是脸色阴沉:“竟然强到这等程度,可惜庭院范围太我能避让范围太如果范围够大,他击败不了我。”

    萨隆王纵横冰原部落,是很擅长逃窜的。

    这次他们俩是在庭院内交手,交手时庭院法阵运转,是避免破坏了庭院,也让交手范围缩小在小小庭院内!

    “轰。”萨隆王看了一眼宅院的门,门便关上了。

    而外面。

    樊三原、樊墨竹都走去,都问道:“怎么样?”

    “赢了。”樊一迁颇为得意,不过跟着便无奈道,“不过他很厉害,他的音波之术让我头昏脑涨,近身战也难缠,我一怒下施展了禁术,力量完全爆发肆意横扫整个庭院,他无处可逃,硬是被我砸的认输了。如果不在庭院内,恐怕赢不了。”

    “逼你施展了禁术?”樊三原、樊墨竹彼此相视一眼,都很震惊。

    外界不知道。

    他们俩可知道,樊一迁修炼的乃是那位神秘的元留下的一门恐怖绝学典籍,樊一迁运气好,引起这典籍共鸣,方才能修炼。连大尊们都有些羡慕,元留下的典籍,是要看缘分运气,大尊们若是不引起典籍共鸣,也无法修行。

    樊一迁修行的这门典籍平常还算正常,只是力量极强横,可一旦施展禁术就逆天了!樊一迁说过,那一门绝学典籍拼命爆发共有三道禁术,他如今只能施展一道。如果施展两道禁术,会直接灵魂崩溃身死的。

    “我去找应山雪鹰。”樊一迁此刻斗志昂扬,走到东伯雪鹰的宅院门前,咚咚咚,重重敲门。

    樊三原、樊墨竹也看着。

    庭院中刚刚感觉到萨隆王那边庭院安静下来,东伯雪鹰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院门被重重的敲着。

    东伯雪鹰朝门口看去,看了一眼仆从魔龙。

    魔龙当即开门。

    哗。

    门外的青甲瘦弱男子樊一迁却是直接一步迈入,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嗤笑看着东伯雪鹰:“萨隆王已经被我击败了!现在轮到你了。”

    东伯雪鹰有些惊讶:“萨隆王被你击败?”

    “没听到我说么?轮到你了!”樊一迁嗤笑道。

    “何必呢。”东伯雪鹰开口,师傅早就传讯提醒过他,夏风古国三大家族,樊氏内部凶戾残酷,加上对周围国度拥有的自然蔑视感。如果自己太打脸,恐怕会引起接连的麻烦。自己在樊氏终究只是一个外在客卿而已。

    “哼,连一点胆量都没有?”樊一迁嗤笑,单手拿着青铜色棒子,重重敲击在地面上,喝道,“不交手,我在这是待定了,我看你这胆小鬼,能忍到何时?”

    “你怎敢”旁边的仆从魔龙忍受不了了。

    “闭嘴。”樊一迁暴喝,一股恐怖雷霆在他体表爆发,那些雷霆直接笼罩住了仆从魔龙,让魔龙感觉到死亡威胁,樊一迁咧嘴露出白牙齿,“你如果不是我樊氏邀请来的上客卿仆从,敢这么放肆,我早就一口吃了你!”

    东伯雪鹰眉头微微一皱,起身。

    樊一迁露出喜色看向东伯雪鹰:“怎么,你终于敢交手了?”

    “请吧。”东伯雪鹰站在那。

    “你先出手!”樊一迁持着青铜色棍棒,自信十足,他都准备好了,五相封禁术一来,他直接一棍子给轰破掉!

    “好。”

    东伯雪鹰点头,他的腰间显现了一金色铃铛,金色铃铛摇摇晃晃发出响声。

    “叮叮叮叮铛”

    悦耳的叮铛声音在樊一迁脑海响起,拥有着致命的勾引迷惑之效。

    樊一迁傻愣愣站在那,脸上甚至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

    没办法。

    魔心铃的两大招数,东伯雪鹰将迷音发挥到九层之威,这仅仅只能算是辅助勾引,而内含的幻境世界却是发挥到十层级数。两大招数辅助结合,樊一迁本就是以力量著称,在灵魂方面抵抗本就薄弱,堪称是樊氏挑选出的三个核心子弟中最弱的一个,一下子就中招了。

    “真是。”东伯雪鹰摇摇头,一挥手。

    蓬。

    无形波动直接拍击在樊一迁身上,樊一迁直接抛飞着而后摔在地面上,脸直接砸在地面上,嘴里都啃了一地的泥土,手中的青铜色棒子都砸在了脑袋上。

    樊一迁这才迷迷糊糊醒来,这还是东伯雪鹰收了幻境之术,否则他还陷入在里面。

    “我,我怎么了?”樊一迁还有些发蒙,他看到了自己趴在地面上,青铜色棍子摔在旁边,自己嘴里都是泥土。

    “我输了?噗噗噗!”樊一迁连把嘴里的泥土吐掉,心中却是震撼,有些惊惧转头看了看似乎还站在原地的白衣少年,他记得,刚才他听到了悦耳的铃铛声,然后就趴在地上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