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篇 第90章 落幕(下)

作品:《雪鹰领主

    “嗖。”

    融入虚空本质的感觉很奇妙。

    东伯雪鹰漫步行走,身体周围扭曲旋转,无数黑雾球体粒子环绕自己,自己仿佛它们中的一份子,很快就漫步来到了那显得有些疑惑,小心谨慎观看周围的金甲士兵旁边。

    “轰。”

    毫无征兆。

    一模模糊糊的五道气流形成的大手掌突兀出现在金甲士兵头顶!根本不给金甲士兵丝毫抵抗的机会,直接一巴掌拍下!

    看似是拍下,实际上是五相封禁空间直接收缩压迫,五种十层级数招数完美结合下,整个空间的压迫!硬生生要将敌人摧毁,这是绝对蛮横正面碾压的招数。像雷霆王莫潮的十层的天剑不灭体都扛不住,夏皇给金甲士兵强大的攻击招数,身体自然防御也不会太逆天。

    若是太逆天,难度就太高。

    毕竟第三波第四波,一接下来,都是难度逐渐提升的。终究考验对象是针对的混沌境!总要留下能完成希望的。

    “嗯?”

    东伯雪鹰自己略有些惊讶,五相封禁术完全爆发下,敌人在措手不及,来不及抵挡下,直接被一招灭杀,“身体保命能力不是太逆天嘛。”

    金甲士兵一死。

    周围的冰冷尽皆消散。

    从虚无中……东伯雪鹰身影才显现出来。

    ……

    看着洞天世界内,从虚无中显现出的白衣少年,樊一迁、樊三原、樊墨竹、萨隆王他们四个,包括夏氏、苍氏的混沌境们都目瞪口呆。

    消失无踪?一招灭杀?

    “之前赢下第三波,他竟然还隐藏实力?”宣将军震惊万分,他可是机缘下拜在‘元师’门下,虽然谦逊,可内心实则骄傲。可现在却是完全被打蒙了!

    “这才是他的实力?难怪能成上客卿。”樊三原甚至觉得,混沌境逆天到如此地步,樊氏能邀请来当上客卿,都是运气。

    要知道……

    自从第二次古国战争后,三大家族举行的‘三族之争’,历史上最惊艳的也只是赢下第四波。并且很艰难。哪想这个应山雪鹰如此轻松?

    “哈哈哈!”

    撕天大尊直接站起来,朗声笑道,“干的好!干的漂亮,不愧是我樊氏上客卿。”

    他的笑声回荡在殿厅内,眼角还故意扫了旁边的夏氏、苍氏众大尊一眼!之前那些大尊们那些调戏之语还犹在耳边,作为如今整个樊氏的主持者,撕天大尊者此刻才真正大笑,故意打脸!到了他们这一层次,因为是同一古国并不会自相残杀,反倒是意气之争、脸面之争更常见。

    “漂亮。”

    “厉害。”

    “这是虚化极致?混沌境练成虚化极致,匪夷所思,了不得。”

    “他哪学的虚化极致法门?混沌境就要练成,南云国有这样的法门?”

    “你管他哪里学的,能施展成就是好事。”

    樊氏的宇宙神们个个喜笑颜开,撕天大尊、红莲教主他们一个个心情都极好,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赢下第四波很轻松!这个逆天的掌握了十层幻境招数、五相封禁术以及虚化极致的应山雪鹰,绝对是三族之争有史以来最恐怖的一位混沌境,怕是第五波也拦不住他!

    第五波只要赢下,那么樊氏就真的赢了。

    到时候进入源界神殿的机会,就归他们樊氏了!撕天大尊他们一个个已经在想,接下来和其他五位的谈判了。

    “选他,真是选对了。”撕天大尊很庆幸。

    一万大功,就让樊氏赢下一次进入源界神殿的机会,太值了!便是三万、五万大功,都值!

    他却不知……樊祖早就允诺东伯雪鹰了!

    ……

    而在最高位置上。

    夏皇、苍帝、樊祖都有些惊讶,虚化极致?

    “他竟然能练成虚化极致?混沌境就能练成?恐怕他真是某个投胎转世的强大宇宙神。”夏皇他们一个个都忍不住这么想,因为混沌境要练成太难了,像古亓身为虚空一道成就的宇宙神,都有明确的法门《行者秘藏》在手,只要练到六十层圆满就是能虚化极致,可他依旧没练成。

    可见虚化极致的难度。

    艰难程度,还在《永夜界》《三世法》《七色火》等之上,绝对属于已知的混沌境法门中最难一级别了!是许多宇宙神都梦寐以求的,毕竟这保命太逆天。要破开源世界樊笼太难了,便是最擅长虚空的强者,要破开都难。更别说那些擅长其他道路的了。

    “混沌境练成,难度太高。不过他应该是投胎转世的,他前世成就或许就极高。”夏皇他们如此认定,如果应山雪鹰前世就是南云国主这种级数的强者,有底蕴在,wěi zhuāng成混沌境,仅仅动用混沌境奥妙要练成虚化极致,也是有望的。

    “他哪来的混沌境虚化极致法门?”

    这三位也好奇。

    因为如今也就众界古国、夏风古国,拥有混沌境练成虚化极致的法门!应山雪鹰按理说都学不到才对,还是说是他前世在另一个源世界学到的?

    樊祖一笑,这无需太在意,外在源世界有强者也正常,像众界古国的五祖都是投胎转世者。

    不管怎样应山雪鹰这次是帮的他樊氏。

    “第四波解决了。”樊祖微笑看向旁边的夏皇,“第五波还是开始吧。”

    夏皇、苍帝相视一眼,这一对老兄弟也都笑了起来。

    “还以为这次能让樊兄再创出记录,樊氏连输六次呢,可惜啊,被一个小家伙给破坏了。”夏皇打趣道,说着他已经降下第五次敌人,他当然不会故意提升太高难度,他何等身份地位?能够让樊祖、苍帝愿意辅佐他,除了实力,这基本的公平,夏皇当然能做到!甚至很多时候他还故意给好处给樊氏、苍氏。

    ……

    轰!轰!轰!

    第五波是两名金甲士兵,不过这次应山雪鹰是挥出赤云神枪,其实‘五相封禁术’本就是五相凝聚运转,可附在手掌上,附在其他兵器上,甚至凭空都可施展。施展方式可以直接将敌人封在空间内部进行压迫。也可以有一座空间之威正面冲击!

    东伯雪鹰这次便是施展兵器,将五相封禁术附在长枪上,令长枪沉重无比,轰然怒砸。

    一名金甲士兵直接被一下砸的溃散湮灭!另一位则是被砸了两下才湮灭。

    “呼。”

    赢下第五波后,东伯雪鹰便直接沿着洞天世界的入口走了出去,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赢下了即可。自己一个外在国度的,在夏风古国不必太出风头。

    “哈哈哈,飞雪上客卿,做的漂亮。”撕天大尊亲自走下,两三步便到了东伯雪鹰面前,递给东伯雪鹰一杯酒,热情道,“来,我敬你一杯。”

    东伯雪鹰有些受宠若惊。

    在这等场合,撕天大尊直接来敬酒?要知道樊氏六位大尊,撕天大尊地位隐隐最高,毕竟他是主事的。

    东伯雪鹰当即接过:“谢大尊。”

    当即二人都饮下。

    “好。”

    旁边除了樊氏的宇宙神们叫好夸赞外,还有些非三大家族的宾客们也夸赞,夏氏、苍氏也惊讶看着东伯雪鹰,彼此悄然谈论。既然樊氏赢了,他们也就坦然接受了!毕竟历史上三族之争,本来就是三大家族有输有赢。

    “撕天大尊,应山雪鹰为了你樊氏立下如此大功,可不能亏待了。”夏氏的一位背着神剑的男子朗声道。

    “这是自然。”

    撕天大尊哈哈笑着,随即看向东伯雪鹰,直接传音道,“飞雪上客卿,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虚化极致这一招,不知道你这法门,是自己所创?还是你前世源世界的强者所创?”

    东伯雪鹰一愣,却明白对方认定自己是投胎转世了。

    也对。

    自己修行岁月如此短,悟出五相封禁术就够逆天。再悟十层虚界幻境招数,如今还会虚化极致?

    这都不是投胎转世,而是自己今生从无到有修炼出来的,怕是夏皇、樊祖他们一个个都不会相信。

    撕天大尊如此客气,甚至主动敬酒……怕是认定了东伯雪鹰是投胎转世,而且前世是极强的一位宇宙神,才会如此礼待。如果真的只是一位混沌境,撕天大尊如此重身份礼节的,还真不太可能如此屈尊降贵。

    “机缘下得到。”东伯雪鹰传音道,暂时还没到暴露公开的时候。

    “你前世源世界,看来挺强。”撕天大尊也不怀疑,毕竟创出如此法门太难了。

    如果让外界知道。

    一个混沌境,能创出法门,绝对会吓蒙的!因为学会本就极难,创出的难度还远在这之上!界心大陆,也就两大古国才有,南云国主他们一个个都创不出。虽然有东伯雪鹰观看陌古将军鳞甲,有直接参照的缘故,可别人有法门都学不会,他能创出,依旧足以看出悟性何等之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