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篇 宇宙神 第7章 缘分

作品:《雪鹰领主

    一切谈妥。

    “《心界》,你可去樊氏魔山学得。《浑源问道》,直接去夏风古国皇宫,自有接待你的。”夏皇手持着东伯雪鹰亲笔所写的那一份原本,当即凭空消失不见。

    晋云殿内,只剩下三位侍女和东伯雪鹰、南云国主。

    南云国主也松口气,面对夏皇还是很有压力的。

    “雪鹰,如果你有更厉害的法门,那就赚更多了。”夏皇感慨道。

    东伯雪鹰一笑:“还需和我宗内商议。”

    普通法门是不值钱的,像《浑源问道》,是夏皇这种无敌存在,以源世界之外的‘浑源之力’融入虚空道创出的恐怖法门,号称同层次最强!仅仅只有两层,学一次就十万大功。若是有原本,可以源源不断的传授,绝对要比九转不灭术卖的贵多了。

    可惜……

    越强大、罕见、难得的法门,创造难度也越大!

    “现在可要联系其他五大古国?”夏皇看着东伯雪鹰。

    “不急,我先修行这两份秘传,再做决定。”东伯雪鹰道,九转不灭术的买卖,一定得谨慎。很长岁月,自己怕找不到第二份适合卖的。

    当天。

    夏风国都。

    “呼。”

    从城门进入,一袭白袍的东伯雪鹰,飘然行进在夏风国都上空,作为虚界幻境的大高手,气息虚幻缥缈,旁人难看出实力。只是稍稍有些眼光的都能判定……这位白衣少年实力怕是极恐怖。

    “嗯?”本打算先去樊氏魔山学了《心界》的东伯雪鹰,忽然眉头微皱,转头看向一个方向。

    “因果?”东伯雪鹰低语。

    一座宇宙,相对要小,内部运转,无数生灵的因果是较为容易窥伺的。

    而源世界要大不知多少,‘至高规则’更是高不可攀,宇宙神都有大堆,‘因果’感应的难度就大大提升了,不过在成为宇宙神后,自成‘宇宙规则’,自身所在区域,至高规则退避,自己能够探查一切痕迹,也包括因果!

    探查因果有很多难的地方。

    比如距离越远,探查难度会提升。

    比如实力越强,探查也变得很难。像东伯雪鹰的灵魂融入了源世界之外的‘浑源之力’气息,想要探查东伯雪鹰的因果,难度更是极高极高,远超寻常宇宙神。便是无敌存在们,也并非个个都能寻踪到东伯雪鹰。

    这也是圣主,都找不到赤眉山主分身的缘故!

    “我感觉,就在夏风国都内……和我因果纠缠的一个小家伙,似乎有dà má烦?”东伯雪鹰凝神感应,转头遥遥看向一个方向。

    哗。

    一迈步,东伯雪鹰悄无声息便消失了。

    ……

    在夏风国都,樊氏魔山边缘的‘藏风谷牢狱’。

    “呼呼。”

    风阴冷蚀骨,呼啸在峡谷中,峡谷崖壁上有着一座座洞穴牢狱,里面关押着一个个犯人。

    其中一个洞穴牢内。

    巴妥晨正盘膝坐在洞穴最里面,头发披散着,整个人脏兮兮的,沉默在这。

    “咚。”一名守卫走到牢门外,扔进来一堆奇异金属,数量之多,足足堆成一座小山。

    “一个月内,尽皆淬炼精纯。”守卫在外怒喝道。

    巴妥晨阴冷眸子抬头看了眼。

    牢门,并非是实质的门,而是无形法阵禁制。

    “小子,谁让你得罪了海公子,自认倒霉吧。”守卫嗤笑一声迅速离去。

    巴妥晨看着眼前堆成小山的奇异金属,心中熊熊怒火在燃烧,眼中闪烁着恨意。

    当初。

    巴妥氏家族被灭,妻子竟然故意潜伏进他们家族,巴妥晨就已经心中有些扭曲。不过因为被东伯雪鹰所救,更送到了夏风古国,让他看到了希望!他心态才算恢复些,可是……短短一年时间,他见到了界心大陆最庞大城池‘夏风国都’背后的黑暗一面。

    “还不是时候!”

    “等我出去,总有一天,一个个,都要死!”巴妥晨心中在咆哮,他耷拉下眼皮,一招手那些奇异金属尽皆飞到他面前,他开始老老实实隐忍的淬炼起这些奇异金属来。

    呼。

    巴妥晨忽然若有所觉抬头看去。

    洞穴无形法阵禁制外有一名白衣飘飘的少年,踏着虚空而来,仅仅两三步就走到了这牢门外,笑吟吟道:“哈哈,巴妥小子,怎么弄的这么惨?”

    巴妥晨愣愣看着外面的白衣少年,喃喃道:“应山雪鹰前辈。”

    “呼。”

    东伯雪鹰一招手,施展破界传送术,打开一条通道直接连接洞穴牢狱内部,同时吩咐道:“还不出来?”

    巴妥晨看着眼前出现的扭曲空间通道,却是没有进去,而是连道:“前辈,我得罪了甫琊家族的‘海公子’,那位海公子是拜在樊氏的一位宇宙神‘碧蛇君主’门下,前辈不必救我。”他如今早打听清楚了,应山雪鹰前辈,是南云国的一位混沌境十层大高手,天资妖孽无比,比大多数混沌境十层都要恐怖。

    可再怎样。

    那也是外在国度的!在夏风古国是受歧视的,更别说‘海公子’还是樊氏的碧蛇君主门下。

    巴妥晨虽然在一年的折磨下心理扭曲,可他对‘应山雪鹰’却是真的感激,因为这是他处于黑暗中真正帮他不求回报的。

    “让你出来就出来。”东伯雪鹰轻声喝道。

    声音一出。

    巴妥晨便情不自禁起身,沿着通道走了出来,待得出来后他才精神一震清醒过来,巴妥晨心中震惊万分,回头看了看牢狱,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出来了?被控制了?

    “主人,这位应山雪鹰极为恐怖,宇宙神在他面前怕也任由纵!我现在还太弱,感觉到极大威胁,所以我只能在你灵魂中完全收敛气息。”一道声音在巴妥晨灵魂中响起。

    “应山雪鹰前辈对我没有恶意。”巴妥晨灵魂交流。

    “好大的胆子!竟敢闯我樊氏的藏风谷牢狱!”远处传来一道大喝声,一名黑衣壮汉从远处飞来,身后也跟着其他守卫。

    那黑衣壮汉愤怒无比看向了逃出来的巴妥晨,冷笑道:“巴妥晨,你能熬过‘炼魂’不死算走运了,没想到还妄图逃窜,我樊氏的牢狱也是你能逃掉的?还有,这是你帮手,有点手段啊,能够潜入我樊氏牢狱?都给我上,一并杀了他们。”

    黑衣壮汉率先便挥动了一鞭子。

    哗。

    鞭子带着雷霆霹雳划过长空,划过一道巨大的弧线,最后狠狠的抽在了黑衣壮汉自己的身体上,抽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黑衣壮汉哀嚎了一声,脸上却露出了兴奋色:“知道厉害了吧,哈哈。”

    嘴上喊着,又继续挥舞鞭子。

    啪啪啪啪……

    一鞭鞭,却都是抽在他自己身上,他抽的哀嚎不已,却又一幅激动色。

    旁边的其他守卫们目瞪口呆,甚至一个个传音给这位同伴,可都没用。

    “这……”旁边的巴妥晨目瞪口呆看着这幕,这黑衣壮汉是藏风谷牢狱内专门针对他的,因为也是海公子吩咐的。可现在这位黑衣壮汉在自己抽打自己?好歹也是混沌境强者啊。

    东伯雪鹰站在洞穴外半空中平静看着。

    他也不想开杀戒,还是得给樊氏面子。

    更懒得去表露身份和这些守卫叽叽歪歪,之所以教训一顿这黑衣壮汉,是东伯雪鹰‘看’得出,黑衣壮汉和巴妥晨因果颇重,显然有仇怨。

    “来了。”东伯雪鹰抬头看去。

    远处一道黑色衣袍男子出现,让东伯雪鹰露出惊讶色:“撕天大尊。”

    他来学心界,的确通知了撕天大尊。来藏风谷牢狱救人也和撕天大尊提前说了!救的仅仅只是一个合一境的小家伙……撕天大尊立即就同意了。这根本就是不起眼的小事!

    “嗖嗖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迅速出现。

    藏风谷牢狱的真正最高层,包括一位宇宙神和其他一些混沌境,个个紧张出现!大量的守卫们,包括自己怒抽自己的黑衣壮汉都恢复清醒,他们也看到了远处的‘撕天大尊’。

    “见过大尊。”

    个个齐刷刷连恭敬行礼。

    撕天大尊地位太高了!他更是整个樊氏的主事人,地位比其他五位大尊还要更特殊些。他竟然来到藏风谷牢狱?这是在魔山最外围边缘的牢狱,地位很低的一座牢狱了。真正重要的囚禁重犯的,那关押可森严多了。

    “飞雪上客卿。”撕天大尊微笑看着远处的东伯雪鹰。

    东伯雪鹰也迈步而来,他也无形中操纵虚空带着身后的巴妥晨。

    “也就帮一个有些缘分的小家伙而已,没想到大尊亲自来此。”东伯雪鹰连道。

    “哈哈哈……既然都在樊氏魔山了,我自然来见一见。”撕天大尊笑道,看向旁边的巴妥晨,“这就是你救下的小家伙?”

    巴妥晨更紧张万分。

    他灵魂中的另一个存在,更是完全屏息。

    撕天大尊!

    樊氏的第二号存在!仅次于樊氏老祖的恐怖存在啊。单单撕天大尊都是站在整个界心大陆顶端了。

    “现在进魔山?”撕天大尊问道。

    “好。”东伯雪鹰点头,转头看向巴妥晨,“巴妥晨,你打算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