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篇 宇宙神 第13章 我是东伯雪鹰

作品:《雪鹰领主

    迁移到‘东麟圣界’内的太虚天宫内,太虚殿依旧耀眼,光芒照耀整个空间每一处。

    在悬浮的庞大陆地上,天水殿内。

    “可笑可笑。”

    “堂堂圣地,强者死伤就罢了,连东伯兄的妻子都保不住,真是耻辱,耻辱。”深蓝衣袍的天水殿主独自坐在院内喝着酒,脸上有着痛苦愤懑。

    院门外有侍女看着,却根本不敢靠近。

    自从太虚天宫经历大变后,天水殿主就变得很是颓废,连弟子都不敢来劝。

    “挣扎,还能如何挣扎?”天水殿主低语着,那些弟子们还有斗志,可知道的越多反而越绝望,天水殿主早就没一点信心了,“面对圣主,我们一方所有宇宙神联手都只能处于守势。根本威胁不到他。内有圣主,外有毁灭魔族……并且混沌虚空不断扩张,终究要大破灭,哈哈,也好也好,东伯兄,牵翼兄,你等都先走一步,很快,我们也都来了。”

    天水殿主心中痛楚又内疚。

    对于当初的‘东伯雪鹰’,天水殿主是看着他一步步成长的,东伯雪鹰驻守混沌城,去的就是天水城。

    那般天才横溢……

    惊艳耀眼!

    东伯雪鹰修行岁月本就短暂,却花费万亿年岁月一直追杀毁灭魔族,更寻找到毁灭魔族的数个金甲级巢穴。立下了让宇宙神们都咋舌的大功!最后就算被圣主活捉,宁可选择死亡,也未曾将所谓的《破界传送术》告知给圣主。

    如此有大功劳者,如此天才者,早早陨落。可最后太虚天宫连他妻子都没保护好。

    “圣主,圣主。”天水殿主低声喃喃。

    混沌虚空毫无争议的第一强者,竟然能不顾脸面做那等无耻之事。

    “实力差距太大,我们一方根本威胁不到他。”天水殿主趴在桌上,酒不醉人,人自醉。

    渐渐的。

    他感觉意识瞬间沉沦。

    “不好——”

    天水殿主瞬间意识到不妙,跟着意识便完全沉沦了,他也低头趴在桌上,完全沉睡了。

    院外的侍女见状,都没意识到天水殿主已经中招。

    东麟圣界也有许多偏僻荒芜之地,如今也划出一大片区域由太虚天宫掌管,也建造了八座混沌城,其中便有‘天水城’。

    天水城,城主府内。

    在地底静室沉睡中的天水殿主化身,忽然起身,离开了城主府,跟着一迈步‘瞬移’便来到一座酒楼内。

    酒楼的一雅间内。

    天水殿主化身推门而入,雅间内便坐着戴着银色miàn ju的白衣青年。

    “天水兄。”东伯雪鹰看着天水殿主化身,一挥手。

    哗!

    五相封禁!这雅间和外界完全隔绝,甚至在外面都寻找不到这雅间了。

    天水殿主化身双眸平静,实际上他纯粹是被东伯雪鹰控制的,连‘瞬移’都是东伯雪鹰操纵虚空将他弄过来。

    “他本尊应该也沉沦,天愚老祖他们有可能已经发现。”东伯雪鹰暗想道,“也没什么,他们根本找不到这里,不会打扰我。至于事后?让天愚老祖知晓也没什么!”

    让他信任的宇宙神不多,天愚老祖是其中之一。

    “嗡。”

    东伯雪鹰看着天水殿主化身,开口:“这次得罪了,还望见谅。”

    天水殿主化身也坐下,沉默着。

    “你可恨圣主?”东伯雪鹰说道。

    天水殿主如今终究是混沌境八层的高手,并且是规则一脉,灵魂意志都非凡。东伯雪鹰又无秘宝,纯粹因为虚界幻境达到宇宙神境界,才能轻易控制住天水殿主。但是却做不到翻看天水殿主的记忆!只能引导对方说出许多秘密来。

    甚至一旦自己停止秘术离开后,天水殿主清醒,都能知晓刚才已经中招。

    “恨,恨不得他早死。”天水殿主面色狰狞,似乎看到什么愤怒场景,咬牙切齿道。

    东伯雪鹰根据此刻施展的幻境内的场景,判定天水殿主绝非叛徒。

    “当初圣主偷袭太虚天宫,太虚天宫损失如何?”这是东伯雪鹰心中极关心的,同时在天水殿主沉沦的幻境中开始引导其内心,令整个虚界幻境逐渐诞生出当初那一战场景。

    “太突然,圣主当时活捉了一群太虚天宫子弟,其中殿主就有四位!”天水殿主说道。

    东伯雪鹰听的面色大变。

    活捉四位殿主?

    不算自己,太虚天宫一共才十二位殿主!

    “这四位殿主,都还活着吗?”东伯雪鹰问道。

    “当时圣主逼迫老祖他们交出所谓的‘破界传送术’,老祖和剑主都不交出。”天水殿主说道,“圣主当时便一个个杀死他活捉的弟子,四位殿主中的‘牵翼殿主’和‘魔祖’都在当时被杀。”

    东伯雪鹰心脏抽搐下。

    牵翼兄?魔祖?

    当初的其他十二位殿主,混沌殿主为首,还有问天殿主等一众殿主们,自己个个都熟悉,也称兄道弟。魔祖和自己因为来自同一个宇宙,关系更是特殊些。

    死了?

    就这么死了?

    “还有呢?太虚天宫损失如何?”东伯雪鹰问道。

    “当初那一战,除了活捉的弟子被杀了许多外,整个太虚天宫核心弟子死的就有三成之多。”天水殿主咬牙切齿道,“圣主是故意的,故意波及我太虚天宫弟子,虽然老祖和剑主努力庇护,还是死了许多。最让我等愤怒的是,为了那所谓的破界传送术,他还活捉了东伯兄的妻子‘余靖秋’。”

    东伯雪鹰脸色一白。

    最怕,最怕……

    最担心的还是出现了!

    “东伯玉和东伯青瑶呢?还有东伯雪鹰其他弟子呢?”东伯雪鹰连问。

    “东伯兄为我方立下大功,在他死后,剑主就收了东伯青瑶为弟子,巫祖也收了东伯玉为弟子。所以东伯兄的一双儿女倒是还好,他的弟子邢火荀一在那场大战中也没死。原本瑶光之主想要收余靖秋为徒的,余靖秋却是不愿,她一直留在东伯兄当初的洞府内,一直在那,不愿去他处,当时圣主第一个活捉的就是余靖秋!”天水殿主说道。

    “不愿去他处,不愿去他处……”

    东伯雪鹰心慌。

    别人不知。

    他自己知道,自己承诺过,将来会回来!自己有‘界心令’,会回来找妻子的!所以靖秋她一直守在那,等着自己。

    “余靖秋现在可还好?”东伯雪鹰问道。

    “圣主当时活捉了一群子弟,只有她和万象等两位殿主还暂时活着。”天水殿主道,“圣主将他们关押在古圣界,一直用刑罚折磨他们,逼迫我太虚天宫交出‘破界传送术’。我太虚天宫至今未曾交出,他们依旧还在沉沦受苦。幸好东伯兄当时没将《破界传送术》告诉他妻子,否则他妻子还有万象兄他们都死定了。”

    东伯雪鹰心痛愤怒。

    破界传送术……

    圣主就这么想得到?对自己动手外,更对整个太虚天宫下手!

    “靖秋他们还在沉沦受苦。”东伯雪鹰也明白,天愚老祖他们宁愿死,也不愿便宜了圣主!毕竟各方都担心一件事,圣主如果靠‘破界传送术’推演出分身术,那么局势将会更加恶劣。

    ……

    又仔细询问了些问题,更透过虚界幻境将许多场景衍变出来,了解清楚。

    “天水兄,这次得罪了。”东伯雪鹰看着眼前坐着的天水殿主化身,轻轻揭开脸上的miàn ju,露出真实面容,“我是东伯雪鹰!我的身份,暂且不要公开,不过你可以告诉天愚老祖,你告诉他,他就明白了。”

    说完。

    东伯雪鹰收了五相封禁术,便凭空消失无踪。

    天水殿主化身身体一晃,跟着便恢复清醒。

    “我,我中了幻境?”天水殿主化身吓得脸色发白。

    可跟着,刚才中了幻境经历的一切,甚至最后肉眼看到的揭开miàn ju的白衣青年的模样,让天水殿主愣住了。

    “东伯兄?他,他怎么可能活着?”天水殿主有些发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