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篇 宇宙神 第19章 追错了!

作品:《雪鹰领主

    “他怎么会是毁灭魔族?不是原始古圣界破碎后,混沌虚空边缘才诞生出毁灭魔族么?”东伯雪鹰看着远处气势变得邪恶无比,体表更长出一层鳞甲,体表腾绕着热浪的圣主。天籁小『说ww』w.』2

    原始古圣界破碎,随后,才有毁灭魔族。

    而圣主……是在原始古圣界最早期就存在了,从时间上来看,根本不可能是毁灭魔族。

    除非——

    “他不是混沌虚空这一个时代的生命,他是之前某个时代的生命,那之前时代的毁灭魔族。”东伯雪鹰瞬间做出猜测。

    混沌虚空的不断扩张,以及孕育出毁灭魔族,都让东伯雪鹰感应到整个至高规则在推动着这混沌虚空进入大毁灭!大毁灭之后,方才迎来新生!那将是另一个时代了。

    ……

    “什么!”

    “毁灭魔族?”

    “圣主,是毁灭魔族?”

    透过破界传送术遥遥窥伺到这幕的虚空始祖、天愚老祖、剑主、刀皇、巫祖、界祖都震惊了,界祖虽然是石老怪徒弟,石老怪虽然知晓,却也没多说。因为在石老怪看来,说不说意义都不大!

    在这一方源世界中……

    也只有石老怪和圣主两个,能够在大破灭中硬抗下来,活到下个时代,乃至下下个时代。

    像混沌虚空的一整个时代,石老怪几乎都是在沉睡,偶尔醒来几次,收几个徒弟罢了。然而他的徒弟们一般都很难修行到宇宙神究极境界,无法扛过大毁灭。所以石老怪对一切都很淡然,看惯了生生死死。所以他很少和圣主真的斗起来。

    圣主一般,也不会去招惹石老怪。

    两个究极之境的存在,走的是两条路,在没必要的情况下,很少真正搏杀,一般关键时刻才会‘碰撞’下。像原始古圣界破碎,便有‘石老怪’暗中掺和。虽然他们俩走的两条路,可如果看到圣主接近成功,石老怪也会去‘破坏’下,拖一拖后腿!

    毕竟他可不愿眼睁睁看着圣主成功。

    圣主虽然愤怒,却也无可奈何,石老怪是求自身,根本不在乎外界,一心埋头修行,圣主想要破坏石老怪的路都没法破坏!可显然修自身的路也是最难的路。

    “怎么会是毁灭魔族?他可是原始古圣界最早期就诞生的强大存在。”

    “难道……”

    “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毁灭魔族?”

    宇宙神们都不傻,很快推测出来,不由心中骇然。

    面对活了不止一个时代的老家伙,他们都感到压力。

    “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估计我师傅也知道。”界祖暗道,师傅石老怪早就告知过他,必须跨出那一步达到究极之境方才能在混沌虚空大破灭中活下来。

    嗖!嗖!

    圣主和东伯雪鹰一前一后一飞冲天,朝古圣界外飞去,圣主原本度就极快,显现真身后更是度飙升。

    “嗤嗤嗤”圣主身体表面的鳞甲上灰色闪电流转,黑色气息在身体周围翻滚,他手持着一杆古旧斑驳长矛,长矛上不断汇聚着远处‘古圣塔’加持的力量,更有灰色闪电在上面流转。

    “来了。”东伯雪鹰一惊,看了眼上空,“离飞出古圣界还有好远。”

    古圣界实在太庞大,即便一直往上飞,又无法瞬移,要飞出去,也需要盏茶时间。

    “死。”

    圣主体表鳞甲无数秘纹亮起,毁灭气息陡然暴涨,他过去温和的眸子中此刻都是冰冷,古旧斑驳长矛气息都变得恐怖异常,看似轻飘飘的就刺过来。

    毁灭魔族,生来,就为了毁灭!

    而达到究极之境的毁灭魔族,天赋更是进化到完美地步,攻击力更是恐怖。

    “万千世界,生!”东伯雪鹰飞遁逃的同时,也转身双掌施展浑源战法。

    哗!

    只见东伯雪鹰双掌微微一旋转,身前立即诞生出了一个个巨大的仿佛画卷般的世界,一层层世界在身前不断诞生,世界如画,极薄,且有亿万里广阔。一瞬间,便是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成千上万的世界在东伯雪鹰身前。

    噗噗噗噗……长矛刺来,一层层世界,层层被贯穿!度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仿佛刺肉串一样,一杆长矛纵横千万里,刺穿了万千世界,依旧杀来。

    “转!”东伯雪鹰咬牙。

    努力扭转虚空。

    赤云战法,虚空扭转,然而周围乃是圣主的领域,甚至整个古圣界都是圣主的地盘,浩浩荡荡的力量压迫下,东伯雪鹰感觉整个空间凝固的仿佛无尽大山,扭转难度太大,勉强才动了些许一丝。

    这一丝,还不是针对的那一杆恐怖的毁灭长矛。

    如果要扭转那长矛?简直就是蚍蜉撼树了。东伯雪鹰扭转的这一丝虚空,扭转的是自身!

    让自己在关键时刻,尽量避让。

    “噗!”

    虽然竭力避让,原本刺向东伯雪鹰胸膛的一矛,依旧刺入了肩部,枪尖处早就撕裂源世界樊笼,经过虚化极致的削弱,依旧贯穿东伯雪鹰的肩部肌肉。

    “喝。”

    东伯雪鹰肩部肌肉猛地扭动,故意扩大伤口,身体则是迅倒飞摆脱那一杆长矛,摆脱后,肩部的血窟窿迅合拢。

    “还好,比我预料的威力还弱些。”东伯雪鹰心中却一松,虽然刺了进来,可肉身强横到他这一层次,被刺出再多的窟窿都没什么。重要的是……是否伤到自身生命力。这一矛之威,虽然伤到自身了,可伤势较轻。

    圣主刺出这一矛,也感应到自己这一矛给这银色miàn ju高手的伤势并不重。

    “哼,若非古圣化身积累消耗殆尽,我何必显现真身?”圣主看着远处遁逃的银色miàn ju青年,心中暗恼。

    古圣化身,才是他最强手段。

    古圣化身和本尊合二为一,战力飙升,都压着石老怪打,打的石老怪重伤。

    至于毁灭魔族真身?战力是提升了三四成,可却是不如古圣化身的,古圣化身那是飙升数倍的。对圣主而言,毁灭魔族真身擅长的主要是保命方面。没办法,他最强手段没了。只能动用弱些的手段了。

    “伤他百次千次,看他还能抗住,就算杀不了,也得尽量困住他。”圣主暗道。

    神秘的高手。

    虚空道如此厉害,又有恐怖肉身。自从‘古圣化身’消耗殆尽,圣主就明白在混沌虚空如今这一个时代,他想要执掌至高规则,希望是渺茫了。得等到下个时代……重新来过!不过对他而言最珍贵的,就是一些他渴求的法门。

    比如分身法门,比如炼体法门,总之,对圣主而言,多多益善。他有无穷时间可以慢慢修炼!

    ……

    “哗哗哗。”

    圣主施展着恐怖玄妙的枪法,不求杀东伯雪鹰,却是要拖延住他,让他逃不掉。

    “你逃不掉,我劝你还是和我合作,我也不会杀你。”圣主拖住东伯雪鹰,不让他逃,同时劝说着。

    “好厉害的近身战。”东伯雪鹰本以为有了《赤云战法》《浑源战法》在手,近身战上威力且不说,技巧方面应该能斗一斗,可实际上差距很明显。

    没办法,界祖他们来,也是被压着打。

    “五相封禁。”

    东伯雪鹰突兀施展五相封禁术。

    嗖。

    他便消失无踪,他所在的一小片空间都消失。

    “又来这一招?”圣主见状,当即长矛怒刺向那空间消失的一‘点’。

    轰!

    那一点陡然爆炸开来,三道流光同时朝三个方向飞去。

    “什么?”

    圣主都略微惊愕了下,因为那三道流光,个个都是戴着miàn ju的白衣青年,甚至施展的虚空道手段,飞行的度都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任何区别。

    “谁是真身?”圣主蒙了下,但是紧跟着他就有所猜测,眼中更是有着炽热,“或许都是真身?是分身术吗?”

    他渴望很多法门。

    分身术绝对是排在最前列的!

    “哗,哗。”圣主立即选择了其中一个分身追着,同时他一念,直接以古圣界世界之力凝聚出两尊化身!两尊化身分别在另外两个白衣青年身旁进行阻拦。

    化身要达到宇宙神战力,对圣主的心力也是极大的消耗,他也最多维持数个罢了。

    “追我?”

    三个分身在遁逃,他们其实区别并不大,只有最主要的身体是修炼了浑源炼体,且带着余靖秋等一众人等。

    “去。”“去。”“去。”

    遁逃中的东伯雪鹰三个身体,几乎接连施展出了同一招。

    五相封禁!

    轰,轰,轰。

    圣主以及他的两尊化身,分别都被五相封禁术困住了。

    “轰。”圣主本尊自然瞬间破开,可他的两尊化身陷在五项封禁空间内却是一时间挣扎不出了。

    “我本尊有十成实力,两尊分身虽然灵魂稍弱,但是施展五相封禁术却是不难。”东伯雪鹰暗道,他如果愿意,可以让本尊维持巅峰战力,其他八尊身体个个维持五成实力。

    “三尊分身,你都追错了。”东伯雪鹰暗笑。

    是的。

    圣主追杀的……

    并非携带着余靖秋的最主要分身,其实也很正常,毕竟三个身体一模一样,气息一样,施展招数一样,从表面看不出任何区别,要选对是完全凭运气。

    “就算走运选对了,我的洞天宝物内还有其他五大分身。”这才是东伯雪鹰觉得有九成把握的原因。

    自身保命厉害!配合此次来的八大分身!

    即便是在古圣界老巢,东伯雪鹰觉得希望也很大,甚至他都没觉得太难。

    主要是传说中最恐怖的‘古圣化身’没出现。

    “嗯?”遁逃中的东伯雪鹰三个分身同时抬头看去。

    圣主也遥遥看去。

    古圣界高空最外围,临近混沌虚空了,那里出现了扭曲的漩涡通道,从中飞出来了四道身影,他们一个个气息浩荡,甚至气息之强还在东伯雪鹰之上,每一个都是宇宙神二层巅峰。正是界祖、刀皇、巫祖、剑主他们四位存在,刚出现,他们四位便已经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