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篇 宇宙神 第20章 终团聚

作品:《雪鹰领主

    绿色衣袍瘦小的界祖一双大手朝下方一伸,哗,浩浩荡荡,一双手臂急剧暴涨仿佛两根天柱一般,朝下方降临。天『籁小『说

    白飘飘的‘剑主’则是拔剑,在他旁边金袍的‘刀皇’更是挥出璀璨夺目的的刀光。

    剑光纵横亿万里,降临古圣界。

    刀光更是霸道无匹!

    而体表有着条条锁链环绕的巫祖却是酝酿施展着招数,只见无比庞大遮蔽了整个天空的巨阵在古圣界上空出现……

    “该死。”圣主见状脸色难看。

    剑主、刀皇都是属于战斗极强,因为修行道路的缘故,他们保命方面虽然弱些,可攻击的确够恐怖,直逼宇宙神三层。

    巫祖则是手段全面,领域、束缚、正面战、化身……种种手段配合其他人,让圣主也会头疼。

    界祖虽然没有虚化极致,可却是石老怪教导,肉身强横,要杀界祖,除非动用重伤石老怪的招数……燃烧古圣化身,消耗殆尽汇聚力量于最强一击。可一来,他一般不会让古圣化身离开古圣界!二来,他也不愿惹怒石老怪。三来,shā shou锏不用掉才叫shā shou锏!用掉了,就没威慑力了。就像现在,面对极为想要抓住的神秘高手,对方都跑进古圣界了,可惜他古圣化身积累却没了。

    “早知道,就不逼东伯雪鹰太狠了。”圣主暗道,“和石老怪拼一场,损失太大了。”

    嗖!嗖!嗖!

    东伯雪鹰三个分身继续遁逃。

    圣主也是依旧盯着一个追!

    上方的界祖他们虽然施展攻击,可因为距离太遥远,还需一点时间才真正降临。

    “咦?”东伯雪鹰忽然露出喜色,因为他感觉到周围空间对自己的压迫竟然完全消失了,一股浩浩荡荡的力量将古圣界世界之力尽皆排斥压制。

    “领域!巫祖的领域!”东伯雪鹰露出喜色。

    巫祖施展招数看似慢,可是法阵一成,却是瞬间笼罩下方亿万里。比那杀来的剑光、刀光,以及降临下的手臂都要快的多!

    最重要的是,古圣界世界之力被排斥在外。

    “能空间扭转了。”东伯雪鹰露出喜色,圣主在虚空方面虽不如东伯雪鹰,可造诣也颇深,依旧令虚空冻结无法瞬移,可到了东伯雪鹰这层次,‘虚空领域扭转’相当于短距离瞬移了,都无需破界传送术,他操纵着虚空扭转,因为巫祖法阵领域范围内,至高规则都被逼迫开。

    东伯雪鹰的虚空扭转不受任何压制,直接一个扭转,就来到了界祖、巫祖他们身边了。

    “刷刷刷。”

    三大分身,都遁逃到了古圣界外界边缘。

    圣主停下来看着,心头暗恼:“不是破界传送术,在虚空冻结下,直接扭转虚空?这个神秘高手,在虚空方面的造诣真高。”

    ‘赤云领域’,乃是赤云战法核心招数,当初赤云尊主最擅长群战,就是赤云领域的缘故。

    境界到,不代表能施展。

    比如同样的宇宙神一层虚空道高手,即便九脉尽皆悟透,想要自己创出‘五相封禁术’都很难。创出‘浑源问道’更是笑话!境界代表的是基础,而许多秘法……乃是运用之法。像混沌境就能施展分身术,如赤眉山主。可是像圣主他们一个个都不会。

    没办法,圣主在虚空道的造诣,也只是混沌境极致。都不如东伯雪鹰、虚空始祖、古亓、九云帝君他们。自创分身术?岂是那般容易的?

    “可是东伯老弟?”巫祖传音道。

    “雪鹰?”剑主也看着东伯雪鹰。

    “是我。”东伯雪鹰也没隐瞒,传音回道。

    但是巫祖、剑主、刀皇、界祖个个露出笑容。

    “我们走。”

    各自给了圣主一个好看后。

    当即一众人等,潇洒的离去,还是虚空始祖在另一边主动打开的破界传送术通道。

    刀皇城,一座殿厅内。

    东伯雪鹰、界祖、巫祖、剑主、刀皇五人从扭曲的空间漩涡中走出,另一端便是虚空始祖和天愚老祖。

    “雪鹰?”天愚老祖看着东伯雪鹰。

    东伯雪鹰揭开了miàn ju,露出了容貌,微微一笑。

    “能施展毁灭之花?”天愚老祖还是问了句,其他人一个个也看着东伯雪鹰。

    东伯雪鹰一笑,一伸手,虚幻世界中凝聚九叶花,九叶花从虚化降临真实。这融合了虚界道、杀戮道的奥妙的九层招数,再度显现。

    看到这一朵九叶花的出现,在场个个笑了。

    其实之前种种原因结合起来,他们已经有过九成把握了,而混沌境九层招数要创出本来就难,‘九叶花’更是虚界道杀戮道相融合,除了东伯雪鹰这个创造者,如今都没其他人会!

    “雪鹰,你真回来了。”天愚老祖露出笑容。

    “太好了。”刀皇感慨,“虽然听说过界心令的神奇,可你之前明明都魂飞魄散,说会回来,我们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界心令到底有何神奇?”一旁的巫祖忍不住道,“你实力突破为宇宙神我不奇怪,可你如今,我等如今知晓的……就有空间隔绝、虚化极致、分身术诸多手段了,而且你还有如此强大的肉身,你也修行炼体一脉了?”

    东伯雪鹰解释道:“界心令是神奇,能够让我一缕真灵投胎转世到另一个源世界。并且还有机会返回家乡。”

    “另一个源世界?”

    “哦?”

    在场的巫祖等人又期待又震撼。

    “我在那学了些法门。”东伯雪鹰说道,“可惜,界心大6的许多法门也有限制。学到就很难,更是限制外传!不过我还有分身在界心大6,将来若是学到可以外传的法门,自然可以外传给诸位。”

    混沌虚空面临大破灭之危。

    对剑主、巫祖、刀皇他们一个个,如果能传授,他也会传的。

    “可惜界心令是看缘分的,缘分不到,在眼前,都看不到。”刀皇在一旁感慨,他早从他师傅罗城主那知晓这一点。

    ……

    洞府,地底深处一静室。

    东伯玉正在盘膝而坐,身前有着巨大复杂的法阵悬浮着,法阵不断在变化衍变。

    父亲东伯雪鹰被圣主所杀,母亲被囚禁在古圣界……这让东伯玉有着疯狂的变强渴望,虽然巫祖也很用心帮助了,可东伯玉如今也只是合一境罢了,离合一境五层都差的远。救母亲?报仇?连师傅巫祖他们都没把握去救人。

    虽在苦修,可东伯玉内心深处一直有着绝望彷徨。

    “我是东伯雪鹰的儿子。”

    “我不能给父亲丢脸,父亲当初修行条件不如我,如果他活着,成宇宙神都不难,我也能做到,一定,必须做到。”东伯玉强烈的渴望,可实际上巫祖都对此暗暗摇头,因为东伯玉的心境连第三层次都没到,想要成混沌境都希望渺茫。

    忽然——

    “玉儿,来刀皇城。”巫祖的声音在东伯玉脑海中响起。

    “是。”

    东伯玉停下修行。

    “去刀皇城?”东伯玉有些疑惑出关,巫祖早就安排手下进行远距离传送,送东伯玉过来。

    片刻后。

    “姐?”

    “弟弟?”

    东伯玉、东伯青瑶在刀皇城的‘沧湖宫’宫门外碰面了,沧湖宫是刀皇一般接待好友的行宫之一。

    宫门开启。

    “两位,请。”侍者在一旁引领。

    “我师傅让我过来。”东伯青瑶道,“弟弟你呢?”

    “我也是。”东伯玉纳闷。

    “奇怪,什么事不能直接说,让我俩来刀皇城?”东伯青瑶和弟弟传音说着,在侍者引领下一同进入了宫殿,在宫殿内不断前行,很快,来到一片湖泊前。

    湖泊岸边,有条案,宇宙神们三三两两坐着。

    有巫祖界祖他们,也有魔山始祖、云蛇大帝、瑶光之主他们……一众宇宙神中,一名白衣青年和一位淡蓝衣袍的女子仿佛神仙眷侣在一起,东伯雪鹰正笑着和其他宇宙神说着,偶尔和身侧余靖秋说几句,余靖秋则是在一旁笑吟吟听着。

    忽然东伯雪鹰和余靖秋都转头看来,看向了远处在侍者带领下走来的两人。

    东伯玉、东伯青瑶愣愣看着远处的白衣青年、淡蓝衣袍女子。

    “父亲。”

    “母亲。”

    东伯玉、东伯青瑶难以置信看着,都情不自禁停下来,眼睛都红了。

    一家终于团聚了。

    番茄也求下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