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篇 宇宙神 第22章 一缕波动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他们在这之前,还视圣主为最大敌人,现在才明白,他们最大的敌人是时间,时间一到,混沌虚空大毁灭,他们将尽皆灭绝。东伯雪鹰有分身在界心大陆倒是能活下来,可是将来他就算施展大破界传送术归来,无法投胎转世,也会被混沌虚空下个时代给排斥的!

    “不算太长。”石老怪看着眼前这群宇宙神们,又瞥了眼那强压下震惊的东伯玉、东伯青瑶这两个小家伙,才道,“混沌虚空越膨胀速度越快,在你们能够抵抗住毁灭魔族情况下,预估在十五万亿年到二十万亿年之间。”

    “什么?”

    “这么短?”

    在场个个大惊。

    东伯雪鹰天资够逆天,也耗费过万亿年才成宇宙神!

    剑主都色变:“这么短?”他悟性极高,不在外闯荡磨砺,只是埋头闭关修行达到宇宙神二层巅峰,也耗费近二十万亿年之久。剑主自己也明白,他要达到宇宙神究极境还需要突破数个瓶颈,每一脉融合都是一个大阻碍,最后诸脉合一,将杀戮道推演到究极是最难的。

    “难怪。”

    剑主还记得圣主曾经对他说的一句话“希望你能够在最终大限之前,达到第三层次,那样,世界就更精彩了。”

    圣主和石老怪一样,都活了不止一个时代,都能推演出大破灭的大概期限。在这期限内,圣主当时认为剑主是唯一存在一线可能的。至于他人?以圣主的眼光来看,根本没希望。

    “这么短?”东伯雪鹰焦急。

    “我虚空道是九脉尽皆突破到宇宙神境,积累极浑厚,相信跨入宇宙神二层不难,可是后面要达到究极境,却是要九脉融合,融合两脉都难,三脉、四脉……每一步都是槛。”东伯雪鹰微微摇头,便是师傅南云国主,创出分身术、大破界传送术,一样困在宇宙神二层。

    “至于虚界道,比虚空道更难。”东伯雪鹰暗叹。

    虚空道,好歹还有典籍!整个界心大陆,虚空道达到究极的,也是有的,比如夏皇!

    虚界幻境,界心大陆最高的也仅仅是宇宙神二层。

    ……

    一众宇宙神们心乱如麻,有了诸多念头,石老怪见状微微摇头。

    他习惯了。

    一个时代过去,眼前这群小家伙,恐怕都不在了。

    “石前辈。”东伯雪鹰开口,“前辈可知晓大破界传送术?”

    石老怪点点头:“我活到如今,也遇到过数位靠大破界传送术来我们源世界的外来者,有些也聊过。”

    “若是练成大破界传送术,将人带到其他源世界。等家乡孕育下个时代后,再返回来?可行么?”东伯雪鹰问道。

    “一,破界传送本就极难,还带人?”石老怪摇头嗤笑,“据我所知,带人进行破界传送,难度极高。”

    “二,你如果离开了,混沌虚空大破灭又孕育出新的时代,你再来,便是外来者,被排斥压制了。”石老怪道,“除非像我和圣主一样,在大破灭时也得硬扛住,在混沌虚空孕育出新时代时,我们就是其中一员。如此才不会被排斥。”

    “排斥?”东伯雪鹰轻轻点头。

    他明白。

    一旦被排斥压制,实力只能发挥到混沌境罢了。

    不过自己有分身在界心大陆,可以在界心大陆继续修行!至于妻子他们,实力最高能到混沌境,倒也没什么。

    “问题是,能带人进行破界传送。”东伯雪鹰暗道,怕是得达到虚空道究极之境,才能勉强带人离开。

    “前辈。”

    巫祖则是连问道,“洞天宝物、体内宇宙、随身空间等等手段,可有办法携带他人,一同扛过大破灭?”

    “若是可以,我之前几个时代的徒弟,也不至于都死光了。”石老怪摇头,“混沌虚空大破灭,是至高规则裹挟着一切生命湮灭。除非你能躲到源世界之外,至高规则无法触及之地。”

    巫祖轻轻点头,有些黯然。

    他也猜到了,只是不甘心。

    就算自己真的走运,达到究极,可自己牵挂的人呢?

    “难道,达到究极境,也只能一个人,这么活下去?”巫祖想到石老怪、圣主,都是孤零零的,不由心头发冷。

    “好好修行吧。”

    “时间短,我看,东伯雪鹰,剑主,你们俩修行速度够快,倒是有一线希望。其他人希望渺茫,不过说不定有奇迹啊。”石老怪感慨一句,“好好修行吧,希望大破灭之时,你们能有谁和我一同,观看破灭之境,观看重新孕育新源世界之景。”

    说完,石老怪便转头走去,踏着虚空便消失了。

    他继续去原始太阳星沉睡了。

    而在场的宇宙神们个个心中复杂,剑主、东伯雪鹰被认定为有一线希望,其他人是希望渺茫。

    ……

    古圣界。

    黑石床上,圣主盘膝而坐,闭着眼眸。

    他心宁静,却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

    “如今这一时代,高手越来越多,那神秘高手在我古圣界我都没能擒住他,要得到法门都难,就算到大破灭之时,古圣化身的积累依旧很少,这个时代,算是输了。”

    “还是看下一个时代吧!下一个时代,再拼一场。”

    圣主静心修行。

    经历古圣界一役,圣主反而低调了,就这么悄无声息便百亿年岁月过去。

    而在界心大陆。

    南云国,飞雪帝君威名赫赫,名震黑魔四国,倒也没谁敢来招惹,东伯雪鹰便一直在修行当中,毕竟家乡那边混沌虚空在不断膨胀,不断接近大毁灭,家乡那艘大船在逐渐沉没,这使得东伯雪鹰不敢有丝毫松懈。他必须在大毁灭前,达到究极境!

    “嗤嗤嗤”

    新建的静室内,一壶果酒被温热,白衣少年模样的东伯雪鹰坐在那,端着酒杯喝着酒,沉思着。

    周围则是一个个仿佛画卷般的世界,时而诞生旋转,时而破灭消散。

    “嗯?怎么回事?”

    忽然一股无形波动扫过大地,直接渗透静室,也扫过了东伯雪鹰,虽然波动玄妙,可东伯雪鹰还是察觉到,甚至不由心悸,让他生出恐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