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篇 第41章 岁月

作品:《雪鹰领主

    第二层塔楼的阵图,的确更深奥,东伯雪鹰一幅幅剖析理解,虽遇到些困难,可他多耗费点时间便参悟明白,在踏入第二层塔楼的一千余年后,东伯雪鹰已经悟出了八幅阵图,在参悟第九幅阵图的时候,他忽然一愣。

    “三脉融合?”东伯雪鹰心底虽然惊喜,可突破本身倒也不奇怪。

    要知道,虚空道可是足足九脉,在达到宇宙神二层境界时,一般前期融合都较快,三脉四脉融合难度都不算太高,可越往后越难,到了最后的‘九脉融合’更是阻挡住一位位绝世大高手。

    自己基础浑厚,又参悟了一朵‘世界花’从绽放到枯萎的整个过程,到如今也过千万年,达到三脉融合也算水到渠成。

    可是……

    “是阵图,我在参悟阵图时,有所领悟,却刚好突破了最后一点瓶颈,让天相、地相、空相完全融合成功。”东伯雪鹰惊喜万分看着眼前圆柱上的一幅幅阵图,“这些阵图,除了是考验,实际上也是一种指引,引领我提升?”

    阵图,的确越来越深奥。

    可正因为如此,自己在参悟的同时,对虚空道的领悟会越来越深,境界就自然而然提升了。

    “浑源塔,除了是考验,本身就是引领修行的机缘。”东伯雪鹰心中欢喜。

    虚空九脉。

    天相、地相、暴相、雾相、本相、空相、线相、多元相、寂灭相。

    像南云国主传授给东伯雪鹰的《破苍穹》,核心就是空相一脉!以空相一脉为基,吸收其他四相,方才能够达到圆满之境。当然东伯雪鹰如今是借助南云圣体方才能够发挥圆满境之威。

    “继续。”

    东伯雪鹰刚三脉融合,灵感如泉涌,且让家乡混沌虚空的分身巩固境界,而界心大陆这边分身继续参悟这些阵图。

    第九幅阵图、第十幅阵图,都很容易,实际上这两幅阵图依旧是指引‘天相地相和空相’融合,如今都已经融合成功,这两幅自然迅速就参悟透了。

    “指引我修行?”东伯雪鹰欢喜万分,之所以在第一层塔楼他没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他当时在世界花修行,积累浑厚,第一层塔楼十幅图他迅速就参悟透了,没感觉对自身有多大帮助。第二层塔楼他沉浸在修行中,没想太多。

    在突破时他才发现……这些阵图对他达到三脉融合的帮助!

    “世界花,是罗城主赠与我的机缘,而且听意思,怕也是他赠与我唯一的大机缘了。”

    “浑源塔,也是界心令拥有者,第一次进来才有机会得到的大机缘,且一生也只有这一次。”

    “这两个大机缘,都是仅有这么一次。”

    东伯雪鹰很清楚,这可能是自己在宇宙神阶段提升最快的阶段,毕竟是两大机缘在身!不过,自己的提升越快越好!因为错过了这次,将来恐怕再也难寻这样突飞猛进的机会。

    ……

    时间流逝。

    在浑源塔中,东伯雪鹰倾力在修行,参悟着那些阵图。他在两座源世界的分身,都没有一刻松懈!

    而在界心大陆,当初进入界心神宫的一个个高手,也有许多被逐了出来。

    像夏风古国公开四个名额争夺到手的‘阜春岛主’,在进入界心神宫仅仅三千余年,就被逐出来!也是夏风古国进去的十二位强者第一个被逐出来的。

    第二位,则是界心神宫开启的千万余年后了,是夏风古国苍氏的一位宇宙神一层高手‘眉风主人’被逐出来,显然有三大家族的尊主级高手们帮忙,一个宇宙神一层能撑到现在算了不得了。

    随后就接连有被逐出来的。

    第五千余万年后。

    ‘戮天大尊者’‘火魔尊主’同时被逐出来。

    这时候夏风古国还在界心神宫的并不多了,除了夏皇、苍帝、扶乙大尊外,剩下的便是普宿大尊、妖剑尊主、巫华君主(夏巫华),以及唯一的客卿飞雪帝君‘应山雪鹰’。

    “巫华君主就罢了,他是夏氏核心成员,疑似转世投胎者,不但有详细情报,更有三大家族高手庇护。那飞雪帝君可没详细情报,只能盲目行走,连火魔尊主都被逐出来了,他竟然还在里面?”

    “同样是客卿,没详细情报的‘阜春岛主’在里面仅仅三千余年,就被逐出来了。”

    “他在里面待了五千余万年?”

    进入界心神宫,可是有六大古国强者。

    自然六大古国的高层都很关心,其他古国对于‘飞雪帝君’能在里面待这么久,只是啧啧惊叹!而‘夏风古国’的高层们对此就滋味复杂了,因为按照常理,非三大家族在界心神宫一般都坚持不了多久的,这次应山雪鹰待的也太长了。

    ……

    “我这徒弟,难道有些未知的手段?他这么想要进界心神宫,是有所依仗?”南云国主也忍不住惊叹。

    待在里面五千余万年。

    太难了。

    “希望他越强越好吧。”南云国主随即苦恼皱起眉头,看着手中的卷轴,“唉,我这位师傅太能折腾,就怕波及到我南云国啊。”

    他和师傅并无感情。

    可是当初为了得到‘两界刀’,他是立下大誓的!誓言还很苛刻。

    像正常收徒,师傅对弟子要求并不会太高,像他收东伯雪鹰为徒弟,要求就非常宽松,如果要求立下很苛刻的誓言……恐怕东伯雪鹰会直接转而拜樊祖为师了!

    “我当初没得选。”

    “两界刀,是我当时唯一翻身的依仗,并且当时我以为他已经陨落了。”南云国主摇头。

    这位便宜师傅,太可怕,太邪恶,他的名字便代表了死亡。

    他定下苛刻誓言,很符合他行事手段。

    只是没想到他没死!还回到了界心大陆。

    “要这么多奇特材料,数量还很庞大。”南云国主看着卷轴上的列表,“许多材料都和死亡有关,数量如此庞大,到底用来干什么?”

    南云国主有些心惊肉跳。

    没办法。

    当初‘不死冥帝’威震界心大陆时,声名最盛!甚至隐隐是当时界心大陆第一强者!当然,夏皇当时的实力还没现在强,当初的夏皇也只是和苍帝、樊祖相当。

    不死冥帝当初以一己之力,和其他诸多无敌存在为敌,搅的界心大陆大乱,那还是第一次古国战争之前的事了。

    “当初他便那般肆意,漫长岁月过去,如今归来,实力深不可测,怎么可能一直低调下去?”南云国主摇头,他之前还希望不死冥帝去断牙山脉,死在断牙山脉呢!可惜,不死冥帝已经从断牙山脉归来,还扔给他一份清单。

    让他搜集这些材料。

    南云国主心中发苦!他被绑上了这艘大船,除非他做好违背誓约的准备,以及让不死冥帝震怒的准备……否则只能乖乖听话。

    可是,不死冥帝如果真的再掀起大风浪,不死冥帝实力恐怖自然能应对一切危机,可整个南云国,却很可能遭到殃及。

    “真不爽啊。”

    南云国主心中憋屈。

    他何等骄傲之人。

    如今只能忍着。

    ……

    而在界心神宫中。

    浑源塔的第六层中,白衣少年模样的东伯雪鹰正盘膝坐着,闭眼默默修行中。